重生焚天

第116章 男儿的血

第一百一十六章 男儿的血

“喝!”

“阿难神拳!”

暴喝一声,晴天霹雳炸响!

颜泰浑身金光大作,肌肤金光流转,猛然一拳击出,隐约之中,磅礴法力化为凶猛黄金狮子,迎面扑至,势可破山碎岳,神威赫赫天地一矮,空间一缩!

在七夜的天地,一切消失,唯有眼前凝聚为黄金狮子形状的拳头。?? 重生焚天116

如此层次的战斗,躲避没有任何意义,唯一的办法,就是硬接!

“凤翼天翔!”

浑身火焰爆发,咧咧焚天,一掌拍出,凤翼凝聚,化为一只浴火凤凰,直朝黄金狮子扑去,势可焚天煮海,锐不可当!

“轰……”

“咔嚓、咔嘛……,…”

一阵震耳嗡鸣的爆响,坚硬如铁青曜石打造的擂台,爆出蜘蛛网般的无数裂缝。

黄金狮子vs浴火凤凰!

金光刺眼,烈火焚天!

巨掌包裹神拳!

时间霎那间停滞,似乎过得极慢:空间霎那间凝固,似乎产生了晃『荡』!

对峙!

沉默!

凶光对峙!

一出手就是绝技,彼此都想速战速决!

“咔嘛……,…咔嘛……,…”

强猛劲爆的力量,使得两人外裳衣物齐齐爆裂,宛若蝴蝶飘飞!

『露』出彼此结实强壮的肉躯,光泽流转!

猛烈的劲风震爆衣物,强力震响四面八方,沙石飞溅烟雾弥漫。

“啊、啊、啊、啊……,…”?? 重生焚天116

“嗷、嗷、嗷、嗯……,…”

无数尖叫声和母狼嚎叫声掠起,群情激奋,气氛沸腾!

“去……,…”

黄金狮子掠起,带起石块〖激〗『射』凌空悬浮,宛若烈日横空:“阿难之怒!”

无数金『色』光团刺眼,宛若流星雨疯狂砸落“得……,…”

足底一蹬,地面粉碎拔地而起,宛若大鹏展翼,火凤翱翔:“嗡……”

“鹏鸣凤泪!”

震响天地的鹏啸,火焰焚天,遮掩蔽日,无数火球托着漫长的火尾,狂风骤雨般坠落“砰、砰、砰、得……,…”

连绵不绝震耳欲聋的猛烈撞击声起。

金光璀璨,火光弥漫!

拳对拳,拳拳到肉:血对血,热血沸腾!

真正男儿的对决,热血疯狂的撞击力量和力量的对冲!

漫天金『色』光彩纵heng,漫天火红身形交错!

最直接的对决,最疯狂的对击,最热血的对冲“砰……”

“轰……”

一阵爆响,一道火红身形从天坠落,猛然砸入地面石块〖激〗『射』大地颤抖直接砸出数尺深坑,匍匐一动不动。

金光落下,屹立如山,『露』出颜泰那身材修长黄金比例的身躯,长发飘散粗喘如牛,赤『裸』的上身,青紫密布,鲜血淋漓“……”

静!

寂静!

死寂般的落针可闻!

“大哥!?”

“公子!”?? 重生焚天116

“师弟!?”

“七夜?!”

萧宇铭、薛兰、董谷芹、小玉、阿交o、宗门弟子等等,齐齐心中一沉,悲呼一声。

“七夜!七来……,…”

天上人佳的女人群,为首两个风情绝佳的女子语气坚定,高声交o喊。

“七夜!七夜……”

身后女人们,异口同声,跟随着不停呼喊。

“七夜!七夜……”

越来越多的声音,越来越多的呼唤!

无论是否共夜的兄弟朋友,无论是敌人还是陌生人,全都被气氛带动,一声一声,节奏清晰呼喊道。

境界的差异,终究是难以弥补!

论体力、论法力、论境界,七夜明显比不上天灵根的颜泰!

徒呼奈何!

“呼、呼、呼……”

砸入擂台,无声无息的七夜,那人大的数尺深坑,猛然冒出无数火焰,咧咧摇曳,宛若火坑!

缓缓站起,缓缓站起……

燃烧数丈,烈火熊熊中,一只浴火凤凰凝聚成形,状若翱翔,展翼飘动!

缓缓站起,缓缓站起“…………

浴火而起,闭目直立,双臂横张,宛若凤凰人立双掌平举,黝黑魔火和金『色』阳火摇曳生姿散『乱』的黑发,伤痕累累的身躯,鲜血淋漓的惨状不屈的意志!

缓缓靠近,缓缓靠近……

一丝丝紫『色』火焰不停滋生……

“嗯!?”

凛然站立,紧盯七夜的颜泰双眼一眯,战意高昂轻喝:“好!”

翻手间,一把通体黝黑,黝黑得渗人,宛若佛门浮屠之刀的黑刀入手,缓缓指向七夜,直指!

两人不是没武器,而是不约而同,默契地选择了肉搏!

紫『色』火焰的恐怖,颜泰亲眼见过,哪敢轻心大意!

激斗至今,双方已经打红了眼,激起了戾气,不死不休之势已成,一被紫『色』火焰粘身,神仙难救,就是七夜本身也无法控制!

“嗡……”

一声嗡鸣,通体赤红如血,狰狞恐怖的业火刀猛然飞起,自主悬浮闭目合掌的七夜头顶……

“得……,…”

“阿难浮屠!”

足尖一点,冲天而起,颜泰手中黑刀带着吞噬一切的翼雾,猛然斩落……

天地失『色』,空间『迷』失,一切消失!

唯有那开天辟地,灭绝一切的一刀……

“血海炼狱!”

七夜睁眼,双眼血光吞吐骇人,包裹周身的火焰爆发,化为火海弥漫四周,宛若血海弥漫。

密密麻麻无边无际的刀芒浮现“紫『色』火焰飚『射』而出,隐匿密集刀芒之中“嘶……”

擂台四周寂静一片,依稀凉气倒吸的声音起,所有人紧张万分睁大眼睛……

真阳峰颜泰擎阳峰七夜!

谁陨落了,都是任何人不想看到的结局!

“叮叮当当……”

密集连绵,清脆悦耳的金属撞击声起,火花四溅,金光混淆火光!

“啵……”

一件七彩内旱猛然掉落,紫『色』火焰弥漫,最后化为灰烬,彻底消失!

“呼……”

颜泰长长吐了口气,脸『露』侥幸、得意,幸好他及时放弃内甲挡住紫『色』火焰,斩断和内甲的联系,否则“不过,紫『色』火焰袭击无效,七夜还有什么底牌呢?

“厉害!”

七夜微微一笑,竖起大拇指由衷称赞道,随后业火刀落下,收起,拳头一握,挑衅『逼』视接道:“再来?!”

“呃……,…”

颜泰神情古怪上下打量了下七夜肉搏七夜明显不是对手而且看七夜,貌似已经是强弩之末,还来?!

先天而言,硬拼的话火灵根明显不是金灵根的对手啊!

傻了?!

“好!”

既然七夜要求,颜泰也喜欢拳拳到肉的快感翻手收起黑刀,爽快应道。

“嗡……”

“鹏鸣凤泪!”

“阿难之怒!”

漫天金光,流星坠落:漫天火光,火星点点!

直接而粗算的肉搏,再次爆发!

眼花缭『乱』,应接不暇!

“得……,…”

“轰……”

一阵爆响,一道金『色』身形从天坠落,猛然砸入地面,石块〖激〗『射』,大地颤抖。

红光落下,稳立如柱,长发散『乱』,粗喘如牛,赤『裸』的上身,青紫密布,鲜血淋漓……

一样的情况,只是对象对换了而已!

“……”

静!

寂静!

死寂一般的落针可闻!

可惜,七夜不给颜泰休息恢复的机会,缓缓走到浑身酸痛,无法起身而未昏厥的颜泰身边,俯身低声说道:“告诉你个秘密,相信你会保守!同样的招式,对我是无效的,第一次击倒我,你没趁胜追击,就注定了结局!你不是输在力量,而是运道!不得不承认,纯以力量而论,你确实比我强!”

“嗯!”

颜泰双眼一瞪,嘴巴一张想说什么,却是鲜血汩汩而出,无法言语。

“抱歉!我最近很缺灵石,只是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而已!”

众人视线中,只见七夜俯身下来,直接强制扒下颜泰的储物手镯,理所当然说道。

无数人傻眼,以为幻听……

怎么有这么俗,这么无耻的人呢?

如此热血,如此男人,如此疯狂的战斗,怎么能做这么粗俗的事呢?

“噗……”

颜泰脸『色』一黑,一口鲜血喷出,而后手臂撑起,头颅费力抬起,无奈摇了摇头,苦笑沙哑说道:“谢谢!”

这种情况,七夜就是把他杀了,也没任何人会指责什么,能指责什么,颜泰的一切,自然属于七夜,如今七夜只是拿走他的储物手镯,虽然颜泰有点意外,却也颇为感激。

“不用!我们是朋友嘛!”

七夜微微一笑,语气轻快说道,话落,晃了晃手中储物手镯接道:“这是我的战利品,你没意见吧?如果有无法放弃的东西,我等你赎回去!”

颜泰白得发青的俊脸一僵,再次苦笑摇了摇头。

七夜微笑点了点头,手臂伸出……

颜泰一愣,右臂伸出。

“啪……”

两人手掌一拍握住,七夜一提,微笑把颜泰拉了起来,并立擂台!

“呃……,…”

无数人嘴巴圆张,看不懂眼前的情形了。

“他赢了!”

脸『色』苍白发青的颜泰,转头看向擂台发愣的裁判,脸『色』黯然,声音沙哑说道。

“十强争霸!第一场,十号擎阳峰七夜!胜!”

裁判愣了愣,不知道天之骄子颜泰明明站着,还有一战之力,为什么认输,但擂台的规矩,亲口认输就是输了,只能按照规矩办事。

“嗷、嗷、嗯……,…”

“噢、噢、噢、噢……”

“七夜!七夜!七夜……”

“颜泰!颜泰!颜…”

母狼嚎叫,尖叫冲天,呼喊两人名字的声音,响彻天地,回『荡』不绝……

群情激奋,气氛高昂,这才是对决,这才是同门,这才是男人这场对决!

有胜利者!但是没失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