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17章 人生如戏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生如戏

“谢谢!”

胜负已分,七夜身形一晃,宛若大鹏凌空掠起,来到莺莺燕燕,百花争艳的众女阵势前,深深看了小玉一眼,微笑说道,顿了下,缓缓望去,朝阿交o和为首两位成熟女子点了点头,高声喊道:“谢谢你们!”

“嗷、嗷、嗷、嗯……,…”

“七夜真棒!”

“夜夜真棒!”?? 重生焚天117

“夜夜无敌!”

群花汹涌,花红飘香,滔天母狼嚎叫声起,响彻〖广〗场,这些女人可谓是目中无人,豪爽张扬得很,无视周围怪异的、如狼似虎的眼神,其中不少还摆首弄姿,媚眼纷飞。

“她们绝对是故意的!”

一听到她们又喊“夜夜”七夜心中咯噔一声,感受到无数古怪眼神『射』来,苦笑回应了下,暗自嘀咕道。

“给公子介绍下,问珊、乐霜,你可以叫她们姗姗、霜霜,都是小

玉的好姐妹,也是小玉的大姐、二姐!”

小玉笑靥如花,指着同排为首那两位成熟女子介绍道。

两女都是体态丰盈,风情绝佳的佳人,问珊内穿大红绣花以上,外批紫『色』轻纱,秀发盘结劈散,秀发左右各『插』三根玉钗,红宝石耳环垂肩,额头环着条宛若皇冠的项链,极有味道:乐霜身穿粉红霓裳,脖颈处戴着条金光璀璨的扁平项链,一个碧绿坠子直坠高耸深切高耸沟壑,眉心玟着朵粉红玫瑰,秀发垂腰,头顶盘结『插』着两朵粉红鲜花,看上去丝毫不显浓妆艳抹,反而气质高贵端庄。

“你们好!谢谢你们!”七夜再次真挚道谢。

小玉确实体贴人,知道自己如今正有孤单寂寥的自怜自艾又有点放纵,便拉了这么多姐妹来助威。

可以说,此次若非小玉等女人的出现、助威,七夜被颜泰一方的呼喊声所摄,情绪肯定有所影响,至少结局肯定不是眼前这般。

“厉害!”乐霜扬眉轻笑,声若玉石之音。

“男人!”问珊竖起大拇指,『性』感小c魂撅起美妙弧度。

“既然比赛完了,那我们要走了,现在也快开业了不能离开太久,不然回去会被管事骂死的!”

小玉俏皮眨了眨眼,柔声朝七夜说道。

……嗯!”

七夜嘴巴蠖动数下,想说什么,总觉得这么多女人冒着被骂的风险特意前来助威就这么让她们走了不大好,礼仪上也不能如此,又不知该说什么,最后点了点头应道。

“啪、啪、啪”问珊回身,玉掌缓慢轻拍,却是掌声清晰回『荡』使得无数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女人神情一正气氛寂静!

“姐妹们!打道回府咯!”乐霜朝七夜微微一笑,宛若春风拂面,光线大明,随即转身看向众女交o呼道。?? 重生焚天117

“嗖、嗖、嗖呃……,…”

花琴饰品等各种各样的法宝祭起众女纷纷御器腾空,直朝“天上人佳”方向飞去竟然全部凝神期以上,筑基期也不在少数。

小玉!”

众女纷纷离开,小玉刚祭出法宝,要御器飞走,七夜忽然出声喊道,引得小玉疑『惑』回头。

“她们辛苦特意赶来,就这么走了不大好吧?!你说我走到“天上人佳,请客,还是直接给灵石好?这些我也不大懂,你教教我?!”

七夜沉思了下,硬着头皮问道,毕竟人家就是做那种工作的,无非就是为了钱,为了欢乐,男人如果仗着自己比较风趣幽默,沟女本事强,或者自身条件好等等,那是绝对不会长久的。

笑靥如花的小玉,神情一僵,笑靥收敛,神『色』平静如水看着七夜沉默不语。

“这样吧!你看着处理吧,如何?”

小玉沉默不答,七夜一阵头疼,随后把从颜泰身上硬扒下来的储物手镯,硬塞到小玉手中传音道。

其实七夜众目睽睽之下,硬扒走颜泰的储物手镯,本就是为了眼前之事,颜泰好歹也是真传弟子,刚才七夜灵识一扫,估计储物手镯内诸物至少价值二十万。而七夜中午买了丹『药』后,所剩灵石已经不多了。

再说,颜泰虽然说是朋友,但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又不是很熟,七夜没下杀手,只是拿走储物手镯,颜泰就该庆幸感激了。

“谢谢公子!小玉会处理的。”

小玉深深看了七夜一眼,忽然展颜一笑,脆生生交o声应道,话落,身若蝴蝶掠起,迅速御器而去。

再也没有回头……

半空,晶莹『液』体飘洒,五彩缤纷,光霞炫丽,宛若夕阳晚霞般璀璨。

炙热的泪珠,滑过冰冷的脸颊,滑过冰冷的c魂,在风中飘洒半空烈风迎面袭来……

澄净如水的双眸空洞『迷』茫,不再流光溢彩,不再顾盼神飞“七夜!”

静静看着众女远去,看着掠空而走的小玉,七夜感觉怪怪的,有股萧瑟怅然的不舍情绪,耳边忽然传来阵呼喊声。

闻声转身,便看到颜泰带着几个男女正朝七夜走来。

七夜摇了摇头,扪心自问。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难道真对小玉动真情了?怎么连片刻的分离也这么舍不得?!

“不待这样的吧?你把我的储物手镯给他了,我怎么办?其他东西也就算了,我的阿难魔刀啊……”?? 重生焚天117

走到七夜身边,颜泰擂了七夜一拳,满脸苦涩叫屈道。

“你不会找她买去啊?!”

七夜翻了个白眼应道,都说了是我该得的战利品,怎么处理还得向你请示吗?顿了下,右手伸出摊开接道:“阿难魔刀,作价十万灵石不高吧?灵石拿来,我帮你赎回!”

“你个家伙!看来还是个堕落男出手这么大方!算上阿难魔刀,那可是我多年积蓄,三十万灵石都不止,你就这么送给酒送给她了?!”

颜泰无奈双手一摊示意自己身上如今一个灵石都没,哪来的十万灵石?颇为无语摇头叹道,幸得最后说到小玉,及时收回“酒姬”两个字,显然也是很体贴的人。

“别叫屈了!谁叫你刚好碰上我正穷呢,就当交个朋友的见面礼呗,请你喝酒?让你心理平衡点?”

七夜摇了摇头,颇为无语邀请道,顿了下看向颜泰其他师兄弟说到:“大家一起去!”

“行!不把你喝穷,我心里还真不平衡!”

颜泰转头看向身边师兄妹看没人反对,便爽快应道。

“好说!”七夜毫不在意应道,随后朝薛兰、陶雄、董谷芹等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到时全叫神1!仙倒。看你能喝多少!?

“第二场对决开始了”这些都是你我的对手,看完再去吧,现在还这么早!”

颜泰看了看天,烈日西斜,确实为时尚早,便看向七夜建议道。

“也好!”

看向擂台上激斗的两位”能晋级十强的”没有弱者”看一看有益无害,便应道。

天『色』昏暗,夕阳绽放,绚丽而温热。

“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十强争霸五场结束”七夜便传音给小

玉!

“不想出去!太累了,一点也不想出门。”片刻”小玉回音道。

“你没事吧?生病了?就和几个师兄弟吃个饭而已!”七夜回音。

“没事,不用了!真不想出门!”小玉回道。

“出来转转啦,叫上阿交o陪你呗!”七夜坚持!

“我们都不想出去!”小玉回道。

“不会生气了吧?”七夜疑『惑』。

“没有啊!只是不想出门。”小玉回道。

“出来转转,吃个饭而已,又不是要干嘛!”七夜还不死心。

“真不想出去!”小玉回道。

“莽好吧!”七夜无奈!

“要不我们还是去天上人佳吧?那里比较熟悉!”

众人正要前往坊市酒楼,七夜迟疑了下,试探『性』朝瓶泰、萧宇铭等人问道。

此次除了萧宇铭、陶雄等五人,还有颜泰及他的三个师弟,三个师姐妹,加上董谷芹一个,全部共十三人。

“嗯!都可以!”颜泰倒是很好说话。

“七夜师兄真厉害!1天上人佳,开业上千年,还没出现过如此多美女联袂到宗派内为某个男人助威呢,你是头一个,如今你可是轰动暗云山脉,甚至整今天南修士界了!晚上一定要帮小弟介绍个美女啊,1j、

弟的终生幸福就靠师兄了!”

真阳峰弟子魏杰伟眼神一亮,羡慕佩服万分赞叹道,随后凑到七夜身边,媚笑讨好要求道。

“去!”

七夜没好气啐道,那两三百个美女,自己也就认识小玉和阿交o两个啊?!

“我们快到“天上人佳,门口了!”快到天上人佳宫殿时,七夜再次激发传音符。

“小玉晚上有事得回去,无法陪公子过夜呢?!”沉默片刻,小玉、

回音道。

“嗯!没事!”七夜感觉小玉忽然怪怪的,不过还是体贴应道。

“好!”

七夜等人来到“天上人佳”宫殿门口时,一如既往的,还是只有小

玉前来相接,并无众人想象中那般一大堆美女等待的壮观场面。

“你哪里不舒服吗?我虽然没学过医,但是对治疗方面还可以,我无法治愈的伤痛很少!”

进入宫殿,走在前往包房的路上,七夜轻轻拉了下小玉,脸『露』关怀问道。

“小玉没事,谢谢公子关心!只是觉得有点累而已,没什么!别影响公子的心情了!”

笑靥如花,脚步轻快的小玉转头仔细打量了下七夜,柔声细语应道。

“嗯!没事就好,最近你确实没怎么休息,还得上班,是我拖累你了!”

想起这几天,小玉每天大清早就把自己叫起来,而小玉不像自己,她是得上班做事的人,心累、身累也是正常,七夜体谅点了点头。

“公子别这么说!是小玉该谢谢公子的青睐捧场才是!”小玉微微一笑,柔声应道。

“呃…”

七夜张了张嘴,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

一入包房,点菜、叫酒、召唤酒姬。看得出来,颜泰等人,即使没常来,对这一套并不陌生,一切显得轻车熟路。

很难想象,颜泰这种资质绝佳,容貌完美,气质阳光而魅力十足,无数女子暗恋疯狂的绝佳美男子,竟然也会来这种地方?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之余,气氛倒是极为热烈,便是小玉,七夜也看不出任何异样,还是一样的温顺乖巧,体贴热情。

“七夜师兄!说句你不喜欢听的话,你老可别发火啊!”

酒意正酣,真阳峰弟子范孝嘉,醉眼『迷』门g看向七夜,摇着酒杯嚷嚷道。

“嗯!你说!酒桌上,有什么不能说的?”七夜毫不在意笑了笑,爽快应道,不外乎是想说自己在“天上人佳”没他们想象中那般吃香罢了,这对七夜来说并不在意,毕竟白天的群女助威,主要还是小玉招呼而来。

“以我们的看法!你不可能胜得过三师兄啊,而你被三师兄打倒后,还能重新站起,扳回局面。三师兄被打倒后,比你还快站起,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为什么就认输了?你是不是耍了什么阴谋诡计啊!”众人侧目,范孝嘉胆气一壮,硬着头皮连声说道。

“呃…”

在场众人眉头大皱,白天生死相斗,晚上还能把酒言欢,这份感情确实不错,至少两人的心『性』都不错,范孝嘉这话失言了!

七夜毫不在意一笑,看向颜泰,看颜泰如何应答。

“胡说什么呢!七夜兄弟是耍阴谋诡计的人吗?我是那种轻易认输的人吗?别说那时候,我确实被七夜兄弟重创,已经法力枯竭,身疲力乏。就算是全盛状态,再战一次,输的一样是我!”

颜泰狠狠瞪了范孝嘉一眼,毫不掩饰地坦率说道,倒也光棍,输就输,丝毫不会有芥蒂,顿了下,举杯朝七夜示意:“承门g七夜兄弟手下留情,也给我留足了情面,我很感激!这个兄弟我交了!敬你一杯!”

“呵呵无妨!既然大家做兄弟,自然无话不可说!再说,我看你顺眼,你也对我手下留情了,我只不过投桃报李而已!”七夜微笑了下,坦然接受颜泰的说法回敬。

“说起这个!我承认,确实对不起大哥!”

忽然间,萧宇铭抬头,满脸愧疚自责看向七夜,陶雄、薛兰等人沉默,董谷芹脸『色』古怪,又听萧宇铭接道:“确实,当初得知大大哥说双毗对象是她时,我就知道她的身份了!但是看大哥对她情深意重,当时一时忐忑,不敢说出来!还有便是,其实大哥迂腐了,这种事,在世俗,在其他宗派,确实很难让人接受,但是在我们宗门,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师祖别、师徒、师兄妹、师姐弟等等,这种情况多得是,也就大哥无法接受罢了!”

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