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20章 岁月的代价

第一百二十章 岁月的代价

";轰隆隆……“

忘情峰瀑布之下,飞瀑震耳,水雾弥漫,水花绚丽,静了坐岸边四望,山清水秀,环境清幽秀美,使人的心境都得到极大洗涤。

“我胜了!就等后天的最后决战!”享受环境没多久,七夜就迫不及待给小玉传音道。

“恭喜!”回复很快,内容很简单!

“我在忘情峰瀑布下,出来吗?”七夜愣了愣,再次传音道。

“我那个来了,就不去了!”此次小玉的回复洌是很快。

“那个?!”

七夜愣了下,迅速反应过来,好歹也跟杜玉娘在一起近两年啊,不由没好气回道:“这大白天的,叫你出来,跟那个啥有关吗?好想你,其实要求真不多,能在一起聊天散心就够了。”

等待、等待……

“不了!小玉尝得公子还是当我的顾客比较好!”大约盏茶时间,一道白光掠至,小玉的传音符!

“咯噔……”

莫来由的,七夜心中咯噔一声,一阵抽痛,做了个深呼吸,回道:

“嗯,别误会,可不是求爱的意思,我知道不可能!约你会出来就行,就当我顾客吧!认识你,在我眼中,只是缘分;我没想过跟你怎么样,也没想过要对你怎么样!就是确实想你而已,就这么简单!”

“今天可能不行!有个朋友约小玉了!而且小玉现在在上班!”

大约数十息时间”上玉方才回复道。

“不是那个啥来了吗?还在上班?!”

收到小玉的最后回复,七夜颇为无语又颇具怨气想到随即反应过来……”上玉是酒姬,谁说酒姬一定要暖床的?

心情抑郁沉思片刻,七夜长叹了声回复道:“嗯,那好吧!你忙,别太累了!”

跟酒姬谈真悄……那本就是自己没事找抽!

“不好意思!”片刻后”上玉回复道。

迷茫望着飞流直下,宛若银河倾泻的飞暴,七夜心中苦涩一笑,回复道:

“我最不喜欢听这四个字……也不喜欢听对不起之类的话语,那表示有人做了什么伤害我的事了!你没做错什么,忙你的吧,就这样!”

“凤翼天翔!”

传音符射出,七夜猛然一掌挥向忘情潭……

“轰……”

一阵巨响,激流爆射,飘洒半空,在光线下五光十色,彩虹显露……水花四溅,浓溢水雾蒸腾。

喜、怒、哀、惧、爱、恶、欲。

色、声、香、味、触、法。

所有智慧生灵与生俱来的七情六欲,乃是本能。

不管是你重生,还是复活;不管你凡人,还是神仙;不管你实力通天,还是财压苍生。

这是苍天的玩弄?还是智慧的操蛋?或者是岁月的代价?!

“原以为七夜兄如今应该意气风发,志得意满才是。没想到会看到七夜兄如此一面……是什么惹得七夜兄如此愤怒呢?”

一个晃的声音起……七夜转头,便看到陆少卿出现在数十半外的树梢上,宛若翩鸿随着树叶起伏,潇洒飘逸,脸带邪笑戏虐道。

“滚!心情正不爽,别没事找不自在!”

七夜浓眉一皱……丝毫不给情面喝道。

“颜泰那疯子用三十万灵石,赎回了他的储物手镯!这里是三十万灵石,再劝七夜兄十万灵石,不知七夜兄可否愿意?”

陆少卿依旧脸带无害笑意,挥手一个储物袋扔向七夜,缓缓说道。

“有酒吗?”

七夜挥手接过……看也不看塞入怀中,随口问道,也没把陆少卿的储物手镯还他。

“还真有!我也正想找地方喝酒呢!七夜兄那一刀,斩得太狠了!”

陆少卿愣了下,从怀中掏出个兽皮酒袋,直接扔向七夜说道。

七夜最后那一刀,没要了陆少卿的命,却斩了他的高傲、自恋、狂妄,偏偏七夜的修为明明比陆少卿低,这让陆少卿很难接受,又无法否认。,

“我不喜欢欠债,特别是人情债!这袋酒我十万灵石买下了,一起喝?”

七夜接过酒袋,顺手把陆少卿的储物手镯扔回去,仰了仰头示意身边空位问道。

“好!”

陆少卿既没装模作样,也没文绉绉掉书袋,毫不犹豫爽快应道,身形一晃,缓缓落在七夜旁边。

“啪……”

“哗啦啦……”

“好酒!就是不够烈!”

七夜自顾自拔开酒赛,仰头狂饮,晶莹剔透的水珠跳跃肌肤之上,随后递给陆少卿,爽快嚷道。

“听说七夜兄是沙场出身?纵横沙场数十年,所向披靡,七夜之名,便是故国七夜覆灭,满城被屠而得?”

陆少卿接过,豪饮数口,畅快靠着背后巨石躺下,递出酒袋随口问道。

“嗯!”

七夜接过狂饮,又递回去,躺下,靠着巨石轻轻应道。

“以七夜兄如此的声威、修为、实力,能让七夜兄此刻郁闷之事,唯有男女之情吧?!”

陆少卿拿着酒袋狂饮,爽快舒了口气,脸带颇具魅力的邪异微笑问道。

“你知道吗?我很讨厌你那张脸,虽然你长得不错!”

七夜讶异看向陆少卿,没想到他还有这份细心,又迅速转头说道了

“呃……”

陆少卿神情一僵,想收敛笑靥,可脸部依旧带着邪异的笑容,根本无法收敛,不由苦笑接道:

“这正是我想说的,七夜兄的事,已经传遍宗派。在七夜兄眼中,魔道中人如何?或者说宗派内的人如何?”

“不知道!反正不是外界流传那般凶残而毫无人性……魔道中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只是性格比较突出,心性比较偏激吧!”

七夜沉默了下,迅速应道。

“在我眼中……魔道中人,其实都是带着面具在生活,几乎所有认识的同道都是如此。只有七夜兄例外,至少目前来说,我只看到七夜兄真实的一面!”

嘘吁感慨享受着飞瀑的狂猛躁动,陆少卿自言自语般缓缓说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七夜眉头一皱,懒得揣摩陆少卿的话,直接问道。

“在你眼中,你的师傅魏无风是个什么样的人?”陆少卿沉思了下……缓缓问道。

“我不想说,也不想在背后讨论我师傅的是非,比较他是我师傅,对我恩重如山!”七夜浓眉一皱,狠狠瞪了陆少卿一眼,直接抢过酒袋狂饮,四后接道。

“我不是要跟你讨论你师傅的为人,我对他也不了解,没资格评价什么!只是就我所知……自从你师傅担任擎阳峰首座,擎阳峰表面平稳宁静,却是暗流汹涌,从没消停过,你师傅魏无风……很不简单!至少和他的外号“真魔无风并不相符,也可以说极为附和!你明白吗?”陆少卿似乎意料到七夜的答案,迅速应道。

“不明白!”七夜直视遥远天际……缓缓说道。

“你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想明白而已!”陆少卿邪笑看向七夜,自信说道。

“在我的世界中,没有黑白飞对错、善恶等等,也管不了那么多,累不累?我心中只有恩怨两个字!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毁我一粟,我夺人三斗。男儿在世,无愧于心足矣!”

七夜甩了甩有点酒意的头脑,认真说道。

七夜跟陆少卿,并无恩怨……所以条件舞许的话,七夜不会下杀手……就这么简单。

“男儿在世,确实该当如此!我想说的是,这一切,并非你的错,你无须自责、愧疚!如果不幸被我说中了,就当是偿还七夜兄的饶命之恩的利息吧;如果我说错了,那七夜兄无视便罢!”

陆少卿深深看了七夜一眼,诚恳说道。

“你说中什么?我不明白!”七夜疑求看向陆少卿问道。,

“你明白的!”陆少卿自信应道。

沉默、沉默……

是不明白,还是不想明白?

“听说七夜兄出自皇室,纵横沙场十数年,铁骑无敌!不像是会被儿女私情困扰的人啊?早该习惯男女间那点破事才是!”不知过了多久,陆少卿忽然疑惑问道。

“出自皇室,就一定得生活腐败**w吗?出身不能当成放纵堕落的借口吧?!我国虽是大国之一,却是排名最末,国弱民危。我自幼便一心苦修武学,钻研兵略武蹈,欲振国威,十五岁匿名参军,从最底层士卒做起;二十岁晋级先天,任一军之将;二十三岁创立玄甲魔卫,担任一军之帅;二十八岁亡国,现在三十四,你说我哪有时间和心情去谈情说爱?”随着聊天的继续,七夜心中也慢慢接受了陆少卿,不由苦笑一声,老实应道。

“如此说来,杜……“她是你的初恋?也是你第一个女人?“

陆少卿神情一僵,难以置信般看向七夜脱口而出。

七夜沉唉……

沉默就是默认!

“呼……”

“好算计!好心计!厉害!”

陆少卿长长做了个深呼吸,语气震撼嘘吁赞叹道。

“什么啊?”七夜翻了个白眼问道,最讨厌讲话拐弯抹角,累不累啊?

“知道我宗不传秘法之一的《移经化脉换血大法》吗?”陆少卿呼吸加促,忽然问道。

七夜眉头一皱,沉默不语。

“你的身份来历,虽然宗派极力遮掩,严禁提起,但真要调查……”并不难。四大超级宗派联手覆灭世俗界粱国之事,如此轰动,哪里遮掩得住!?”

陆少卿深深看了七夜一眼,感慨看向远处飞溅瀑布缓缓说道,停顿冷笑了下接道:“你是阿修罗王在人间界唯一的血脉,不但几近不死之身,半蛮半人,而且战斗天赋极佳,越战越猛,成长极快,加上你十几年沙场生涯,战斗天赋可谓举世无双。不过,这只是你血脉的优势,谁得到就是谁的……”

说到此处,陆少卿就不再说了,已经说得够清楚了!

“是吗?那又怎么样?”

七夜眼皮一跳,语气微颤,脸色顾作镇定哂道。不死之身?几近不死的是修罗魂灯,关修罗血脉什么事?

古籍记载中,阿修罗王不死不灭,那是他修为通天,已是半步圣人,又没狂妄挑衅圣人的缘故,可不是修罗血脉的关系!不过,修罗血脉的战斗天赋,倒是事实!

凡事有利有弊,具有修罗血脉者,英勇善战,杀伐果断,骁勇彪悍,却也失去了很多,比如情商迟钝?比如性格冲动?善战而不善治等等。

“明白了?有空调查下《移经化脉换血大法》,分析一下,你就彻底明白了!说不定还能反将一军,从中获利!”陆少卿微微一笑,诱惑般说道。

“呵呵……”

七夜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沉默、沉默……

陆少卿也不骚扰七夜,两人静静地你一口,我一口,巨头狂饮。

“所料不差,你最后一战,肯定是跟我师弟慕容无情,要不要我帮你分析下我师弟的强处和弱点?他可是我们这一辈,唯一被刻并带有,无,字的弟子,而且跟我关系最近,他的一切,大部分我都清楚!”

忽然间,陆少卿嘴角邪笑,语气诱惑问道。

“不会吧?!他可是你师弟,还跟你关系最近,那么信任你?!“

原本还以为陆少卿为人挺不错,至少够坦白、有耐心,更重要的是对自己确实不错,没想到转眼就把自己的师弟给卖了,七夜眼神古怪脱口而出。

“我刚才就说过,魔道中人,全都带着面具生活!我认识的任何人都是,如今就你例外!他是跟我关系最近,可不代表我跟他关系最近;我清楚他很多事,可不代表他就信任我!别的不说,以今日的情况,如果他是你,绝不会手下留情,也不会有丝毫犹豫!反正我欠你一条命,蒙你分享了价值十万灵石的美酒,就当回报吧!”

陆少卿冷哼一声,自嘲一笑,毫不在意连声说道,顿了下,猛然站起,猛然掷出手中空荡荡的角袋,高声喝道:

“什么同门?!什么师兄弟?!什么人性,都见鬼去吧!”

话落,停顿了下,看了眼七夜笑意绽放接道:

“男儿在世,可以是非不分,黑白颠倒,正魔不理,阴阳分校,却不能恩怨不明!无愧于心……“足矣!”

“不会想借刀杀人,让我们同归于尽吧?”

七夜心中警惕,暗自毁谤道,他可不相信仅仅一袋酒,就能让陆少卿对自己,比对他师弟的感情还好!

第二更到,大章求票!!!每天三更万字以上,早、中飞晚从未懈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