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21章 无缘筑基

第一百二十一章 无缘筑基

月上中天,皎洁温柔,如水月华把夜晚棋托得一片平静与祥和,月光洒落树丫,落下斑驳的黑影,零星得像挂在树丫的碎布儿。

“哎陆少卿也不过是猜测罢了,不一定是事实。但师傅对我恩重如山,数次关照扶持,却是无法磨灭的事实!”

七夜御器悬浮半空,远眺擎阳峰阑珊灯火,暗叹了口气,终究没有过去,转向天上人佳方向。

就如陆少卿所说,其实他点得那么白了,七夜不是不明白,而是不想明白。

无论如何,猜测终究是猜测,七夜做不到因为猜疑,而‘混’淆是非,欺师灭祖,忘恩负义。

何况,师傅魏无风和陆少卿比起来,七夜自然更相信师傅,陆少卿这种转眼就能把终日相处的师弟给卖了的人,他说的话,七夜都会多留个心眼提防。而师傅魏无风,只是行为乖张霸道,随心所‘玉’,目前七夜也没发现师傅做过什么丧心病狂之心,反而光明磊落。

七夜之所以还怀疑,陆少卿不过是揭开了那层朦胧面纱,直接点出因果,点醒七夜。但七夜并未深信,主要还是自己察觉到异常和蛛丝马迹了,只是不敢肯定而已!

万一其中有什么误会,或者事实并非如此,那七夜该如何自处?如何面对天下人?如何对得起天地良心?!

躺在柔软舒适,‘花’香呢喃的锦被上,举盏独饮,思绪复杂”眼神‘迷’茫看向窗外,皎洁月华流淌而入,芬芳悠悠,心绪悠扬“我在天字号繁竹房间,你过来陪我聊聊好吗?”

如何舒适的环境,也无法让七夜感到开心舒畅,莫名其妙的,又给小‘玉’发了个传音符。

沉默、沉默……

“嘶、鼻、嘶……”

久等没有回音,夜风吹拂,‘潮’湿而冰凉,独倚窗栏,纤纤细雨沾染,‘迷’离且‘迷’茫,飘渺且恍惚……

七夜不由得吹奏起萧宇铭帮忙收集而至的音谱《情‘玉’十三音》

中的哀之乐曲……月夜之哀!

“击鼓其铿”踊跃用兵。土国城鼻,我独南行。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

………”

七夜没有歌声随曲,那宛若月夜呜咽的箫笛之声,却是宛若夜风徐徐,萦绕不去,清晰可闻。

融化了明月,搅‘乱’了月光,粉碎了光线,

夜风吹拂”纤纤细雨打湿了衣裳,渗入了心房。

长长的头发,散‘乱’的心,垂落涟漪而伤动的心湖,如水月华透过绵绵细雨,落地碎成无数凄楚的笛声“1小‘玉’在上班啊?别想太多了,人字好写不好做,希望你能理解!”笛声消散,白光乍现,1小‘玉’回复道。

“我知道你在上班,所以问问你,陪我聊聊好吗?”七夜苦笑回复。

“今天太累了,1小‘玉’就不来了,公子早点休息吧!”此次小‘玉’回复得倒是很快。

……”

“嗯!我明白了,累了就早点休息了!”房屋之外,猛然炸响,一道耀眼的雷霍划破夜空,天地乍明。

今夜有雷,却只有纤纤细雨,因为今夜本就该是无雨的夜晚!

到底因为什刨!

七夜不明白,很想找小‘玉’问个清楚,好过做个糊涂鬼!

可是……,

需要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柔和温热的旭日光线划…入屋内,照在盘坐卧榻之上的七夜身上。

二三十个‘玉’瓶凌‘乱’洒落卧榻之前,赤‘裸’的身躯上,暗黑血丝遍布,宛若血甲遍布七夜体表,炸裂的肌肤皮‘肉’,更是触目惊心。

“哎……”

一声重重的长叹,七夜睁眼。

一夜苦修,连服二十四瓶聚神丹、五颗筑基丹,强制把法力修为提升到凝神期巅峰,到达前世的境界,如今七夜只需稍微前进一点,轻轻一捅,就能轻易捅破那层隔膜,进阶筑基期。

可就是那层薄膜,宛若不可跨越的沟壑横在前方,无论如何无法跨越。

筑基期,修行的基础,只有到达筑基,才真正算得上踏上了修行之路。

到时,宛若霉团的气海,周壁便会固化,形成真正的气海,‘精’气法力之海,能容纳更多、更‘精’纯的法力,而非之前薄弱飘渺的霉状。随后,便具有辟谷之能,晨饮朝‘露’,晚食‘花’果,主吞天地灵气,便能维持身体一切所需,更为接近适合修行的道体。

“筑基啊筑基!筑基如天堑,金丹无限长。此言非虚!”

七夜长叹,自古以来,对于所谓的筑基,并无明确具体的筑基之法,每个修士,都是不停积累法力,不停积累直到极限,然后有点机缘,便能筑基成功。

资质绝佳者,如天灵根,无需借助外力便可筑基:资质优秀者,如真灵根,一般一颗筑基丹便能筑基,这就是筑基丹的珍贵之处。而资质普通一点的,一般三颗筑基丹就是极限了,至于资质更差的修士,筑基就真是天堑了,无法筑基就无法筑基,如何强求也没用。

修士界有个说法,如果服食三颗筑基丹还无法筑基成功,便是与大道无缘!

七夜的资质并不佳,而且算得上优秀,比起真灵根也丝毫不差,,筑基并不难,真不知为什么,连服五颗筑基丹了,还是无法筑基。

这要是让外界知晓,不知会掀起多恐怖的滔天‘波’澜。

宗派大比夺冠的最后决战的天之骄子之一,竟然无法筑基?

“所谓凡事有得有失,我拥有特殊血脉和体质蛮仙双灿,却可能因此而无法筑基,难道这真的是命运?!天意‘逼’我成为巫修?!”七夜苦笑长叹,郁闷万分喃喃自语。

蛮族境界来说自己晋级巫兵之境,顺顺利利,水到渠成,谁知法力修为上,却是就此卡住了,完全没有道理啊!

偏偏,七夜前世也只是凝神期巅峰,一百多年也找不到筑基之法,只能等到大限来临,坐化。

“罢了!晋级筑基期也不过是可以辟谷,法力更磅礴浩瀚,灵识更凝实而已,没什么大不了!法力修为已至极限,唯今之计想要提升实力,就只能暂时主修巫法了!”

苦修一夜未果,七夜身上已经没筑基丹,‘肉’躯崩溃尚是其次,神魂,

意识也几近崩溃,过尤不及。

运转《三眼火神咒》……,………

到火熊熊包褒七夜浑身亮银刺眼宛若纯银打造而成。

修蛮之路上吸天地灵气,下吸大地之力,淬炼‘肉’身,不停积鼻力量直指化茧成蝶。

连绵不绝的天地灵气,从七夜浑身十万八千个‘毛’孔钻入渗透四肢百骸,不停被转化为火属‘性’蛮力三磅礴厚实的大地之力,不停从地面涌出,涌入七夜〖体〗内,不停转化为火属‘性’蛮力,淬炼‘肉’躯,使之宛若大地般凝实厚重。

烈火包集,内部亮银。

亮银光芒中,涟漪阵阵,无数漩涡涌现遍布全身,宛若覆盖全身的蛑甲。

蛮修第二步,凝力为甲,直到浑身遍布蛮力凝聚而成的鳞甲,使得防御达到“极限”‘肉’躯强横无匹,无坚可破,便是突破巫兵之境,达到堪比金丹期的巫将之境。

通俗易懂点形容,那些蛮力凝聚而成的蛑甲,宛若将军所穿铠甲,这就是“巫将”之境叫法的由来。

“啵……”

整整两个半时辰时间,极为细微的声响起,烈火摇曳,银光耀眼,一个细微漩涡凝实、躁动,最后凝聚为一个拇指指甲大的银‘色’蛑片。

这就是蛮力化虚为实,或者说蛮力高度凝实,气态固化。

“呼……”

七夜大松了口气,不由一阵苦笑,两个半时辰,方才凝聚为指甲大的蛑片。

按照这个速度和比率,要遍布全身,那等等到牛年马月啊?

还是从右手掌开始,整整一天两夜,七夜足不出户,就叫了次饭菜,其余时间便一直在凝聚火神甲。

幸好,第一次时间最久,之后的凝聚时间,依次有所递减,到第十片火神甲时,七夜就‘花’费了两个时辰。

一天两夜,七夜就凝聚为整整十二片,正好覆盖大半手背!

‘阴’阳宗主山,暗云山〖广〗场。

宽广〖广〗场的擂台绝大多数已经撤除,仅遗一座,虽然规模不变,却是加持上了芥子空间阵法。

〖广〗场中,人群拥挤,黑压压一大片,〖广〗场半空,密密麻麻的身形悬浮,千人盈野,万人盈城,远远看去,可谓遮天蔽日。

地面半空的修士身影,全部加起来,至少五万以上,也就是说,‘阴’阳宗在册弟子,来了三分之一以上,可想而知此次之轰动。

最后一战,无需裁判宣布,众人都知道两位对手是谁,其资料、功法、出身来历等更是被调查得清清楚楚,广为流传。

时辰接近,慕容无情就在数十位九‘阴’峰弟子拥簇下来到〖广〗场,冷酷傲然而立,周围更是聚集了大批拥护者。

至于七夜,虽然同样孤僻而低调,但相对面容冰冷,几无神情变化的慕容无情,更容易让人接受,拥护者却是多出许多。

“不会吧?都快开始了,七夜师兄怎么还不出现?都两天不见人了!”“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两天,七夜师兄一直待在“天上人佳”双灿练功呢!据说天上人佳三百六十五个酒姬轮流上阵”随着时间靠近,七夜一直没出现,虽然较为熟悉者,都习以为常,但各种各样的“传说”还是迅速在〖广〗场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