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25章 保重

第一百二十五章 保重

“如果你想筑基,本座可以古接帮你冲破桎梏,强制筑基。直接提为筑基中期,甚至后期也有可能!就算你一个要求吧!”

七夜还未答话,左侧首位的燕天英忽然微笑说道。

“元婴大修士帮忙筑基?!”

殿内众人齐齐脸『色』微变,羡慕嫉妒看向七夜,有元婴大修士出手,不说七夜的灵根资质并不算差,就算是最低级的黄品灵根,硬轰也能轰上去,而且道基肯定不会差。

至于七夜想不想筑基,殿内众人直接无视,哪有不想筑基的修士?!?? 重生焚天125

“七夜谢过师祖青睐!只是七夜自知不想浪费一个要求,更想自己筑基!”

七夜微微一笑,脸『露』感激拜谢并应道。

“啊?!”

不只微笑看着七夜的燕天英神情一僵,便是殿内众人也齐齐石化,以为幻听!

元婴大修士亲自出手帮忙筑基,那是任何人祖坟冒烟,梦寐欲求之事,七夜竟然直接拒绝?!

不想浪费一个要求,更想自己筑基?!

脑袋被门板夹过了吧?!还是对决时被打傻了?!

七夜能提出什么比道基还重要的要求?难道要掌教之位?

“不错!有志气!其实称如今已经是宗派秘传弟子,只要在天南,敢动你的没几人,无须顾忌太多!”

燕天英终究是元婴大修士,瞬间错愕,立刻反应过来,眼神大有深意,似笑非笑上下打量着七夜应道。

“有些事……不是无须顾忌就行的……”

这一刻,七夜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燕天英看了个通透,苦笑了下,语气迟疑缓缓应道。

“明白!”燕天英淡淡应了声,直接闭眼!

“呃……”

殿内众人错愕,呼吸齐卒一敛,似乎怕惹怒燕天英。

元婴大修士的怒火,承受得起的没几个,至少大殿内不会超过三指之数!

同时,在场众人也是满头雾水,听不懂七夜的话。但隐约可以猜测到,七夜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所以不想筑基!

“称到底想要什么?”

关无玄颇具兴趣上下打量着七夜,微笑问道,很期待连元婴大修士帮忙筑基也拒绝的七夜,到底有什么惊人要求。?? 重生焚天125

“周天搬运大法、地心神石以及后山闭关十天!”

静!

寂静!

语不惊人死不休!

七夜再次震撼了在场众人!

一开口就要镇教魔功和镇教至宝,七夜还真敢开。!

不少人看向七夜的眼神,已经是赤『裸』『裸』的看白痴的眼神和戏渍看笑话的神情,至于关凤是如此。

“这算几个要求?!”

关无玄似笑非笑看着七夜问道,看不出心中到底如何想。

毕竟别的不说,《周天搬运大法》便是三部地品功法组成,其实完全可以当是三个要求了。

“三个!还可以再加上秘传弟子的身份,而且地心神石我只借十天,离开后山便会归还!”

众人的表现,七夜尽收眼中,却是脸无异『色』,满脸认真应道。

“你以为秘传弟子可以想当就当,不想当就不当?”

关无玄饶有兴趣紧紧盯着七夜,依旧脸带微笑问道,风轻云淡如闲聊,看不出心理如何。

七夜沉默!

“可以!这十天,你就随本座在后山修行吧!十天后代表本宗前往封神大赛,如何?”

蓦然间,燕天英忽然睁眼,面无表情,语气平静说道,最后的问话,却是看向关无玄。

…”

关无玄神情一僵,搞不懂师叔为什么如此厚待七夜!

殿内众人第三次神情僵化,眼神古怪看向七夜,偷瞄燕天英,心中暗自对比两人的相貌……

“有猫腻!肯定有猫腻!”?? 重生焚天125

,身为宗派封神大赛第一名,七夜本身不只是自动成为秘传弟子,已经也是此次阴阳宗参与封神大赛的首领,或者说领队人。

而关无玄之前随意提起七夜的修为,其实已经有录夺七夜“领队人”的意思,毕竟不管七夜战斗力如何,堂堂超级宗派,让一个凝神期弟子领队,也太丢人了!

“燕师叔都开口了,师侄哪敢有意见!”

关无玄苦笑了下,满脸无奈应道,表『露』出极度的不愿意心理。

“要不了多久,掌教师侄会庆幸自己做了个自从担任掌教后,最正确的决定!”

燕天英语气平淡说道,话落,大手一挥,直接卷起七夜,原地消失不见,………,

留下殿内众人面面相觑,神情古怪……

暗云山后山,阴阳宗太上长老等隐居潜修之地。

“此处是本座洞府,你尽可放心,即便是元婴大修士,也无法察觉洞府内一切!”

饶有兴趣看着恭敬站立一旁的七夜,燕天英若有所指微笑且自信说道。

“师祖慧眼如炬!七夜拜谢!”七夜心中一跳,恭敬万分躬身拜谢。

“这是本座亲自制作的禁神圈,至少得高出本座一个境界以上才能看穿,现在你还想筑基吗?“燕天英手掌一翻,一个『色』泽七彩璀璨,宛若储物手镯的圈子入手,看向七夜问道。

七夜沉默,坦然与燕天英对视……

“本座没别的要求!只要一个誓言,你一日为阴阳宗弟子,终生为阴阳宗弟子,即便宗派对不起你,你可以取而代之、改朝换代。若能飞升,也必须尽心尽力挑选适当接班人,全力保持阴阳宗的传承和名号!”燕天英眼神『迷』茫,脸『露』苦涩喃喃自语。

“师祖慧眼,七夜敬佩万分!看来粱国的覆灭,真没七夜想象中那般简单!”

七夜神情一僵,深深做了个深呼吸,发自内心敬重、敬佩躬身诚恳说道。

别看七夜隐匿断天山脉三年,入宗两年,似乎一直在静心修行,无视一切,其实一直都在暗中调查粱国覆灭的前因后果,〖真〗实缘由。

只是,四大超级宗派联手举行之事,哪是一个筑基期都不到的弟子所能调查得清楚的?

最后,七夜是重生转世之人,未来一百八十年的天下大势,尽在心中,了如明镜。

而燕天英,并未重生,修为也没到通天彻地,前知后晓的境界!

七夜可不认为,燕天英仅仅看中自己蛮仙兼修,灵根潜力而已,那些并不值得一个元婴大修士如此另眼相看!

大千世界,或许缺少很多因素,但是,从来不缺天才!

弹指十天!

旭日初升,天地泛白!

七夜身处忘情峰中,静站忘情潭边,闭眼回忆近月来的林林总总!

“再过一个半时辰,我就要离开阴阳宗,离开暗云山脉了。可能永远无法回来,微可能很长时间无法回来。我在忘情潭等你!”

无论如何,在自己最痛苦、最艰难的时刻,是小玉陪伴着自己1

不停开解自己,直至自己登上首席弟子的宝座。

虽然七夜也付出了代价,从未少给小玉一块灵石,但那份心意,那份感情,并非灵石所能交换。

即使,小玉确实是个…卖身卖笑的酒姬而已!

等待、等待……

七夜一直静静站立忘情潭边,闭眼享受忘情瀑布的轰击、杂『乱』、冲击、水花……

就剩一个时辰时间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获得封神大赛冠军了?”白光乍现,小玉回复道。

“呃?!”

七夜心中一跳,是啊,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在意小玉,为什么如此重要的事,竟然没通知她呢?

是认为如此轰动的事,1小玉肯定会知晓,无需通知吗?

小玉自己得知,和自己亲自告诉他,意义差别在哪?

七夜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并非爱上小玉,那种感觉、感情,很难用言语来描述,犹如亲情、恩情那般吧!

兰质蕙心,精明如鬼的小玉,察觉不出七夜的真正心意吗?

“对不起!这十天,我一直在闭死关!”回复了个传音符,连七夜都感觉自己的解释极为苍白、无力!

“哦!昨天喝了太多酒,现在还头痛,不想动!祝你一路顺风!”

足足柱香时间,小玉的传音符传至。

为什么喝那么多酒?!

是不想动,还是不想看到七夜?!

“当、当、当……”

回『荡』天地,响彻千里范围的阴阳宗钟声传至。

七夜一直站在忘情鼻边,宛若石雕,久久未动!

“保重!”

抬头,深深看了忘情峰顶一眼,七夜给小玉传出最后一个传音符!

转身,离去!

“叮叮咚咚……”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乐花易落:晚风干,泪痕残,欲传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

忘情峰顶,萧瑟悲凉的琴音悠扬飘渺,凄凉孤寂的歌声萦绕不绝,如歌如泣!

曲终人散!

那紫光幽幽,深邃冰冷的双眸并未敛去,原本宛若梦幻的紫目,变为现实,而且永远不会再改变!

灰『色』的世界,没有『色』彩的世界!

枯竭发黄,失去生机的草地上,晶莹剔透的泪水浸染大地,显得极为耀眼。

是清晨朝『露』,还是夕阳雨水?!

阴阳宗,暗云山,〖广〗场!

六大峰主,除了擎阳峰首座魏无风,全部到场,而代表擎阳峰到来的,是魏无风的妻子……杜玉娘!

此次带队者,除了封神大赛冠军获得者七夜,便是真阳峰首座燕无双、华阴峰首座妙无『露』两位金丹长老,还有十数位筑基巅峰的弟子。

以七夜、颜泰、慕容无情、陆少卿、关凤等十强为首,九十位百强弟子排列身后,数以万计的阴阳宗弟子,拥挤〖广〗场,送别封神大赛百强。

百强是百强,最后能回到宗派的强者,不知道能不能剩下十分之一!

百强,是荣誉,是机遇,也是劫数!

修行之路如炼狱,闯过了,笑傲苍穹,威震天下:闯不过,彻底湮灭,就此消失于滚滚红尘……

“你们!是阴阳宗的精英,是阴阳宗的希望,是阴阳宗的支柱……”“你们!代表的是顶级宗派阴阳宗,代表是宗派的荣誉和实力,代表的是你自己的人生……”关无玄站立台阶,声音柔和亲切,却是清晰传入在场每个人耳际,如慈母聆耳诉说、,丁咛、关怀。

『潮』水般的弟子涌入〖广〗场,拥抱热wěn者有之,抱头痛哭者有之,握手惜别者有

……,

原本应该喜庆激昂的场面,却是愁云惨淡,呜咽纷『乱』。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不管这百人到底为了什么而前往封神大会,最终能回来者,屈指可数!

“大哥!”

萧宇铭、陶雄、薛兰、叶萍萱、陶岚等人,缓缓走到七夜身前,一声呼喊,嗓子哽咽,无法再言语。

“拿着!心若在,希望就在!”

七夜翻手,一个储物袋入手,塞入叶萍萱手中说道。

“啊?!”

萧宇铭等人齐齐错愕,眼神复杂看向七夜。

“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用说!我们是兄弟!以后的路,就靠你们自己走了,大哥在前方等你们!”七夜大手一摆,阻止众人言语,『露』出灿烂微笑说道。

“呜、呜、呜过得好好的,大哥为什么要参与这事?!”天真单纯的陶岚掩嘴哭泣,双眼『迷』门g,幽怨万分看向七夜频声问道。

“为什么?”七夜扪心自问,太多的〖答〗案,反而一个都说不出来!

“七夜!”

柔和交o俏的声音起,衣裳洁白如雪,端庄贤淑而母『性』光辉绽放的杜玉娘,终于出现,一步一步,缓缓走向七夜。

“干嘛!”

叶萍萱扯了下陶岚,惹得陶岚一阵恼怒,随后便被叶萍萱、萧宇铭等人强制拉走。

“一切,都是〖真〗实的,没有谎言!过去,现在,未来我等你!”俏立七夜身前,杜玉娘脸『露』忧愁,双眼深情看着七夜,语气认真说道。

“你瘦了!保重!”

七夜右手一颤,终于缓缓抬起、抬起,轻轻抚『摸』着那永远无法忘怀的柔软n『色』n滑的脸颊,轻轻的话落,转身飞起,登陆悬浮半空的梦魇破空船“对不起!”

董谷芹樱c魂紧咬,缓缓来到杜玉娘身前,脸『色』苍白发青颤声道。

“傻瓜!我从来没怪过你,反而很感激你!别胡思『乱』想了,一定要回来!”

杜玉娘展颜一笑,语气诚恳说道,话落,抬头仰望:“保重!”

红尘路,女儿情,情缘所至,浮生若梦!

ml的心绪,宛若天际连绵的云朵,厚厚迭迭,无从释别,眸里尽是『迷』茫的云……

风,吹散了干涩的枯瓣,吹走了纷『乱』的花朵!

时光,永恒,不论千年万年!

摘一片花瓣,细捻,是谁在幽幽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