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29章 鸟尽弓藏

第一百二十九章 鸟尽弓藏

“各位道友请止步!”

关凤和董谷芹为首,其余弟子紧随其后,刚到达城北上空,五位身穿道袍的修士忽然升空,为首一位身穿白色道袍的中年人客气拱手嚷道。

“嗯?!”

关凤、董谷芹等人齐齐一愣,随即转身看向七夜看他如何处理!

“五位道友有何贵干?!”

功聚双目打量了下,五个道袍修士竟然都是筑基期,七夜心中疑惑,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各位道友请见谅,最近蛮妖两族的探子猖獗活动,前段时间更是袭击了不少宗派弟子和坊市。所以本坊市已经戒严封锁,杜绝任何修士进入!麻烦各位道友移步他处可好?”

白色道袍的中年人再次客气拱手,脸带歉意说道。

“呃”众人齐齐一愣,不少人更是脸带怒意。

没见众人所穿都是超级宗派阴阳宗的服饰吗?而且最低也是核心弟子,七夜所穿更是蓥金黑袍,代表的是秘传弟子的尊贵身份,竟然当众人是蛮妖两族的探子?

眼睛瞎了?还是故意挑衅?!阴阳宗在此可是也有分舵的,叫来验证下不就得了?

“不管称们什么人,什么居心!现在让开!”

七夜眉头一皱,朝后方做了个手势,御器前进数步,双眼凌厉直视那中年人喝道。

“嗖、嗖、…”

一见七夜手势,众人神情一凛,迅速移动起来,直接摆出“五魔轮回阵”各种法宝等入手。

不少人更是脸露〖兴〗奋,跃跃欲试,因为众人沿路熟悉、训练战阵和默契,谁知道五天来,竟然一次袭击也没,更没机会动手。

“道友且慢!”

看到此状,白袍中年吓了一跳,连忙摆手劝道。

他身边四人更是招出法宝,如临大敌,毕竟七夜等人并非低级修士,这五十几个最低凝神后期的修士齐齐出手,他们五个一个回合也扛不住啊!

其实他们哪里认不出七夜等人的身份来历,更没怀疑七娄等人假冒阴阳宗弟子。

“不知各位道友前往坊市所欲何事?若是要什么收购物资,在下可以代劳,还能优惠,还请各位道友体谅在下难处!”

喊住七夜等人,白袍中年连忙客气说道,深怕七夜等人直接发起攻击,毕竟阴阳宗可是魔道之首,并非正道,更是凶名在外!

“…”

白袍中年如此识相,七夜等人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貌似己方等人无理取闹,仗势欺人般。

“肯定有什么阴谋,否则怎么不敢让我们进去!”此时关凤偷偷瞥向七夜,低声嘟嚷道,看似声音不大,众人却是清晰听闻。

白袍中年神情一僵,脸色微变,却又不知如何应答。

“大师兄!你看有军队在调动!”颜泰忽然指向东南方说道。

“嗯?”

七夜转头,隐约可见长龙般的黑影在跑动,仔细听闻,更有沉重而有节奏的脚步声,这是大量军队在移动的声音,七夜哪会听不出来?

“政变?!”

这里是楚国首府,如此大规模的军队调动,再加上白袍中年一副送瘟神般的行为,出身军旅的七夜第一时间反应道。

随即便是一阵疑惑,没道理啊!看楚国气运悠长凝实,并无虚弱异动之状,难道自己看错了?

“各位道友猜到了吧?不过这是世俗间的事,还请各位道友行个方便,我…我等感激不尽,必有厚报!”

看七夜神情,白袍中年以为七夜已经看出,不由苦笑说道,原本想抬出宗门,随即想到这些是阴阳宗弟子,还能抬出什么宗派压制他们?说不定还会起反效果!

“这个……”

世俗之事,修士确实不宜过多参与,何况楚国如何,跟自己一毛钱关系都没。七夜不由迟疑起来,因为无法进入坊市,自己的部分安排就搁置了。

“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你们是替我们采购物资?还是我们自己采购?采购完就会离去!”

揣摩片刻,七夜看向白袍中年问道。毕竟如今是非常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多谢道友体谅!还请道友稍待片刻,需要什么物资,在下替各位道友跑一趟吧,还能多点优惠!”

白袍中年大松了口气,连忙拱手道谢,措词说道。

“大家有什么想买的,汇总下!”

七夜点了点头,看向众人问道,原本七夜在之前战斗中收集到不少尸骸,且转化为两仪魂气,打算淬炼些材料卖灵石,现在是不行了!

毕竟身为首领,也不是那么好当,至少得考虑众人的衣食住行等!

“还请各位道友稍待片刻,失礼之处还请海涵!”

片刻后,七夜把一玉简扔给白袍中年,那白袍中年接过道了个歉,连忙转身射向坊市,貌似颇为急迫。

“真倒霉!还想逛逛世俗城池呢!”关凤忿忿不平嘟嚷道。

留下的四位道袍修士一阵苦笑,碰上七夜等人,他们更倒霉!

一柱香时间转瞬即逝!

“拜见魔帅大人!拜见魔帅大人……”

七夜等人等待之际,正观察丹阳城,一个洪亮而回荡半空的呼喊声忽然掠起,不停回荡。

“咦?!”

众人疑惑看向七夜,他们自然清楚大师兄七夜曾是世俗界的魔帅!

循声望去,却是个身穿亮银盔甲,身材修长,相貌俊朗的年轻人,此时正站在下方一处楼阁楼顶,运气高喝。

“擒龙魔手!”

七夜想了想,似乎在哪见过此人,右手虚空一抓,化为巨大魔手抓落,直接把那年轻人摄到半空,落于宝器业火刀之上,疑惑问道:“你认得我?找我什么事?”

“小人楚国大将军李子雄座下,银衣血卫统领李信,拜见魔帅大人!当年小人有幸见过魔帅大人纵横无敌的英伟雄姿!”

脸色发白站立业火刀之上,李信强制压下忐忑惊惧情绪,以军礼拜见道。

“哦?怪不得我觉得似曾相识呢!”

七夜恍然大悟点了点头,确实应该是见过,不过当年的银衣血卫统领,并非李信,估计那时候李信也就是个普通血卫或小队长之类!

话落。沉默看着李信不语这年轻人不错,看年纪也就二十三四已经是先天中期了。不过,别以为拍拍马屁,自己就会轻易承诺任何请求。

“还请魔帅大人看在当年元帅的缘分上出手救元帅一命,小人做牛做马,必抱魔帅大人之恩!”

李信颇为苍白的脸色一定,咬了咬牙硬着头皮鞠躬请求道,双眼期待万分盯着七夜!

“你是想说恩德吧?别忘了粱国可是李大将军率军覆灭的认真说来,我跟李大将军还有灭国之仇才是!”

七夜似笑非笑颇具兴趣看着李信说道。

“魔帅大人贵人多忘事!当年夜迦城皇宫一战是元帅敬重魔帅威名才能,下令大军放过玄甲魔卫残部,才让大人得以喘息,恢复伤势!”

李信脸色大变苍白如纸,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随即似乎下了莫大决心,出声提醒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忘恩负义咯?!”七夜毫不在意微笑问道。

判…人不敢!魔帅大人和元帅,一直是小人最敬重的两大名将,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只是希望魔帅大人能念当年情谊和缘分,伸以援手,这对魔帅大人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李信咬了咬手,脸色坚定,神情肃然说道,不卑不亢,颇具名将之风!

当耸天南五大元帅,分别是楚固大将军李子雄,燕国大将军慕容虚,卫国大将军石柏仓,鲁国大将军姬伯禽,粱国大将军魔帅。

七夜年纪最小,也是排名最末,李子雄是五大元帅之首,号称军神,却非年纪最大!

而天南五大元帅,粱国夜迦城一战后,就剩下楚国大将军李子雄一个。

“李大将军是你什么人?!以李大将军心性,应该不会派你前来找我吧?”回想当年铁血生活,七夜颇为嘘吁,忽然问道。

“是小人的父亲!小人所为,确非父亲所指派,而是一位与家族交好的散修指点的唯一办法!”李信毫不犹豫应道,倒是毫不隐瞒。

“你要我怎么做?!”七夜面无表情问道,看不出任何情绪。

“此次李家浩劫,缘自我三姐,如今的李太后秽乱宫廷的可笑借。!其实不过是五大元帅,只剩其一,鸟尽弓藏加功高震主罢了!魔帅大人只需带走我父便可!”

李信自嘲一笑,神情苦涩落寞解说道,说到最后,却是眼神期待,只是那深藏的悲哀,任谁都看得出来。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自古以来,这种车层出不穷,没什么好奇怪!

毕竟楚国本就是天南最强帝国,粱国已灭,其余主伐粱国的燕、

卫、鲁三国元气大伤,自保不足,楚国霸主之位稳固!而五大元帅,唯剩劳苦功高的军神李子雄,加上李家家大势大,又掌管着楚国最强精锐部队银衣血卫,不灭李家灭谁?

“原来那些军队的调动,是为了覆灭李家啊!你认为带走李大将军,楚皇就会放过李家?还是以为带走李大将军,将来能为李家复仇?

你认为李家覆灭,李大将军还会独活吗?!或者你打算,让我救下李家,带走你父只是个借。?你认为我有能力救下庞大的李家吗?”

七夜恍然大悟,语气平缓说道,说到后面,越来越严厉,双眼死死盯着李信!

“我苍天为鉴!小人只是不想父亲一生劳苦,为了楚国鞠躬尽瘁,居功至伟,却落得如此下场而已!”

李信脸色一僵,张嘴无言,随即苦笑一声,脸露绝望说道,毕竟七夜所说,也是事实!

当时,好友偷偷传来此法,李信便立刻赶来,哪里有想那么多!

“走吧!你家府邸在哪?”

李信绝望之际,身躯一晃,差点摔落,被七夜一把抓住,微笑说道。

“大师兄!?”陆少卿惊讶喊道,便是其他人也是疑惑惊讶万分,不过事情起末,大概是了解了!

“这是我的私事,你们无需跟来!”

七夜摆了摆手说道,顿了下,看向同样疑惑且惊喜看向自己的李信说道:“如你所说,当年夜迦城一战,确实可以算是李大将军饶了我一命,回报也是应该!”

“这么热闹的事,哪能不参与!”李信还未回答,关凤却是神采飞扬嚷道,好像碰上了什么好玩的事!

“还记得你说过的一句话,男儿在世,最起码必须恩怨分明!你是大师兄,大师兄的事,就是大家的事!”

陆少卿苦笑,随即语气一转,认真应道。

“各位道友!”四位道袍修士大惊喊道。

却是没人理会,全都随着七夜直朝东南方向而去,留下四位道袍修士面面相觑,却没多少惊慌之色!

丹阳城李府,占地数百里方圆,宫殿辉煌,楼阁连绵,建筑规模宏大,布局格调严整,宫殿精致美丽,排列井然有序,更有青山绿水,1【、

桥竹林,宛若皇宫,即便是次点的国家,估计皇宫也没这规模、规格。

“就这府邸,楚皇哪里睡得安稳!不灭你们灭谁?!”

随着李信所指来到李府上空,俯瞰李府规模格局,七夜摇头叹道。

李信脸皮一热,声音低微指向李府前部宫殿说道:“如今父亲和族内长老、执事等都在大殿!”

“来者何人?!”

七夜等人刚降低高度,便有不少身影浮现,各处楼顶更有密密麻麻身影出现,齐齐弯弓搭箭,指向七夜等人。

很明显,李家并不打算坐以待毙!

“是我!李信,这是我族贵宾,昔日的魔帅大人,家主好友,并非仇敌!”

李信唯恐发生误会,连忙高声嚷道,声传数十里,却是故意运功高喝,虽然话语并不夸张,却是引人深思。

“我现在叫七夜,已经不是魔帅了!”李信的小心思,七夜也不在意,而是解释道,顿了下,直视李信疑惑差异眼神接道:“纪念夜迦城七天七夜!”

李信神情一僵,连忙转移视线,当时他也有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