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32章 一宿情缘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宿情缘

\";嗖,嗖,嗖。。。”

七夜大手一挥,数十颗灵石激龘射而出,微弱光芒乍现,简单的隔音阵和迷幻阵出现。

丰满玲珑的**娇躯瘫软卧榻之上,羊脂白玉般的肌肤潮红而布满晶莹汗珠,慵懒潮湿的乌黑秀发紧贴诱人娇躯,妩媚清秀而红霞遍布的面容,迷离之色惹人心醉。

卧榻上那滩火红玫瑰般的**,显得格外妖艳耀眼!

“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会在一个世俗女子面前把持不住!其实,自己与阴阳宗普通弟子没什么两样,既没高尚到哪去,也没纯洁到哪去!”

轻轻抚摸着**温热的娇躯,七夜心中苦笑,感受到快感未褪的娇躯随着自己抚摸的颤骑,七夜暗叹。

杜玉娘的伤情”上玉的无茶……

或许,这未尝不是和堕落的放纵?!人性黑暗一面的爆发?!

一股股法力涌入李嫣嫣体内,使之缓缓恢复,七夜翻身坐起,盘坐运功,炼化体内蕴含的浓溢元阴……

“难道元阴强弱,并非由修为、实力、灵根等因素决定?”

炼化比起杜玉娘也丝毫不弱的庞大元阴,七夜经脉坚韧了不少,周天穴位更是直接凝聚出两具半法身,如今共有三具凝聚完全的法身,第四具法身已经形体。

“静似……李嫣嫣也是自己所得到的第一个元阴之女?!这算不算趁人之危?又或者是类似小玉般的等价交易?!”

比较之余……七夜忽然想到李嫣嫣是自己接触的第一个完璧之身,心中不由涌起一阵愧疚,对李嫣嫣的愧疚!

李嫣嫣是为了修行不顾一切的女人吗?

如她所说,她不想做尊贵的太后,不想做超然的存在。

不想做被囚禁冷宫,表面万人尊敬,却宛若傀儡的金丝鸟;

不想做毫无存在感,宛若行尸走肉般终生孤守青灯的“僵尸”。

只想做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就这么简单!

“嘤……”

沁人心脾……令人心悸的娇吟声掠起,在寂静的房屋萦绕不绝。

李嫣嫣缓缓转醒,先是霞烧双颊羞涩偷看七夜,随即便是一阵疑惑,只觉浑身力量澎湃……精神十足,根本没之前感受到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连手指都不想妄动的慵懒迷离!

“是他的缘故?”心中一颤,凤目迷离且迷茫静静看向盘坐在侧的七夜。

“醒了?!我先替你易经伐髓,过程有点痛苦,你能坚持吗?”

七夜睁眼,眼神柔和看向李嫣嫣,使得李嫣嫣慌乱转移视线,七夜柔声问道。

**之痛……可以说是李嫣嫣大难之后的大悲大喜,落寞自恰,加上对七夜的感恩的忍耐和放纵,但女人毕竟是女人,七夜不知李嫣嫣是否能承受得住燃血之痛!

“能!一切听从……仙师安排!”

李嫣嫣迷茫的眼神一亮,语气坚定应道,随即迟疑说道。

她不想自己的第一次带有任何令人遗憾的色彩或交易因素……但事已至此……难道能自欺欺人以为是两情相悦?!

“你可以直接叫我七夜,或者公子!我不是仙师,也没那资格,说是魔头还差不多,我本就出自魔道!”

七夜尽量保持柔和亲切的语气和神情说道,随和一阵自嘲苦笑。

女人对于夺走自己初次的男人……多多少少会有异样的感情;男人也是如此,同时,男人对于把初次交给自己的女人,同样会多多少少有点异样的情感。

“嫣嫣知道……公子不是魔头!”李嫣嫣脸色微变……似乎自言自语般迟疑说道。

或许,这只晃李嫣嫣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起来吧!时间不早了!”

七夜不置可否……也不多解释,看着窗外倾斜的明月说道。

李嫣嫣丰润玉臂撑在卧榻,缓缓坐起,七夜清楚她并不虚弱,或许这是水做的女人的本能行为,显得楚楚可恰,令人怜惜。

而不知是彼此出自什么心理,七夜没让李嫣嫣穿上衣裳,李嫣嫣自己明显有点羞涩,却也没主动拿任何衣物布帛遮掩傲然娇躯!

“要开始了!”

起身站到学七夜盘坐的李嫣嫣身后,看着眼前娇躯,即使昨晚舍面领略过,七夜依旧心中悸动,赞叹李嫣嫣之先天天赋。

“嗯!”

李嫣嫣做了个深呼吸,怯怯应道,有点忐忑、有点紧张、有点期待、有点欣喜……

七夜不再多说,挥手数道橙色太极元,气打入李嫣嫣体内,手印一掐,《燃血九变》的运行功法,七夜的感悟等信息以“弓神术”打入李嫣嫣脑际,随后语气肃然说道:“平心静气,给你一柱香消化那些信息!”

七夜自然不奢望李嫣嫣一柱香便能如孤魔等人自主运功,只是让李嫣嫣有点心理准备,不会懵懵懂懂,惊慌失措罢了。

如今七夜的修为,与五年前天差地别,自然有能力控制蛮力,激发李嫣嫣血液的燃烧。

“砰……”

一掌拍在李嫣嫣柔滑背部,在寂静的夜晚显得颇为清晰,磅礴蛮力澎湃涌入!

“嘤……”

杜鹃泣血,声裂夜空,李嫣嫣撕心裂肺般尖叫,绝美凤目圆睁微凸,粉拳一握,美甲入肉出血,浑身触电般剧烈颤求!

“坚持住!”

七夜轻喝一声,李嫣嫣咬破樱唇,牙龈甭血,硬忍着一声不吭。

绝美傲人的**身躯,丝丝暗黑血丝不停溢出,宛若蜘蛛吐丝,春友结茧!

七夜一指点出……白光闪烁间清理娇躯污垢,尝试着缓缓加大蛮力的涌入……

时间无多,七夜也想尽力帮李嫣嫣提升力量,奠定基础,这是七夜目前所想,对李嫣嫣最好的回报!

夜月昏暗,星辰寥落,清凉夜风席卷寂静的黑夜……

凤凰多涅……焚血重生!

李嫣嫣原本白暂如玉,柔嫩如脂的肌肤,此时宛若煮熟的虾蟹般赤红,更有屡屡白雾不停蒸腾散发!

蓦然间……

一阵宛若旭日的柔和白光从赤红娇躯绽放而开,把整间房屋照耀得宛若白昼!

“咦?竟然是稀有的光属性?确实难得……如此心纯如水的女子,洌也附和。只是光属性的女子,竟然拥有如此惹火娇躯,妩媚妖艳的气质,倒是有点奇怪!”

七夜眼神一亮,这还是七夜发现的血液力量中蕴含的力量属性最稀罕的人,便是孤魔的雷属性,也远远不及,即便是灵根……七夜也就知道慕容无情具有暗属性,目前还不知哪个修士拥有光属性灵根!

想法未落……

一阵漆黑如墨,笼罩整座房间,使之伸手不见五指的深邃黑光爆发,黝黑得令人心悸,深邃得令人惊惧!

“呃……光暗同体?仙魔同心?!”

七夜震惊,满脸不敢置信……惊异莫名!

一念为魔……念成仙!

怪不得清秀纯净的李嫣嫣,具有如此诱人的妩媚妖艳气质了!

典型而突出的矛盾之体!

月色如水,时间如潮!

光暗交替的李嫣嫣,最后娇躯一边绽放深邃黑暗,一边绽放柔和光明!

炼皮、炼肉、炼骨、炼膜、炼筋、炼血、炼髓……

在七夜的全力呵护和尽力激发中,短短数个时辰……李嫣嫣连续经历《燃血九变》中的六变,只走到了炼髓之境,进展极为缓慢,李嫣嫣又懵懵懂懂……七夜不敢强力催化,唯恐过尤不及。

旭日初升……天际泛白,柔和温馨的晨辉悄悄流入房屋!

七夜收功,做了个深呼吸站起。

深邃黑暗与柔和光明迅速缩回李嫣嫣体内。

一个“净身术”落下,绝美傲人的娇躯污垢尽去,滴尘不染。

“嗯?!”

此时,静下心来的七夜再次感受到李嫣嫣那傲人绝美娇躯的强烈视觉冲击,不由一阵一颤。

白暂如玉如脂,蕴含的光晕显得极为圣洁尊贵,令人丝毫生不起亵渎之心;多看几眼,便不由得有和痴迷沉沦的迷醉,内心深处不由得一阵燥热火热,欲罢不能!

本就极为惹火的曲线,更为刺眼撩人,用任何言语都难以描述出如此魔鬼的天赐之躯!

“呃……”

七夜正沉醉震撼于光暗同体的身躯,眼前那清秀而妩媚的面孔不停靠近,不停放大、放大……

柔软甜腻的丰唇印在七夜嘴唇上,宛若蚊蛐的勾魂之声迷离:“时间不多了!”

是啊!时间不多了,太阳升起,便是七夜离开的时候……

千重思绪,万般情感,全都蕴含在简单话语之中!

“轰……”

那简单的话语,宛若点燃炸药桶的导火线,猛然爆发!

事已至此,如果自己做错了,再错一次又何妨?如果自己沉沦了,那已很难挣扎;如果自己堕落了,那就……放纵吧!

被翻浪滚,疯狂的放纵。

不知是感恩,还是分离在即,李嫣嫣显得极为疯狂主动!

或许是体质的改变,此次李嫣嫣不再迷离昏睡,而是默默趴着,静静看着七夜,慵懒得一根手指都不想动弹。

“给你三年时间,如果你能修完《燃血九变》,我会来带你走!”

温柔抚摸着柔顺散乱的头发,七夜一阵怜惜忽然说道。

“承诺?!”李嫣嫣幽怨黯然的凤目一亮,声音微颤。

“承诺!”七夜坚定应道,顿了下又接道:“再说我现在也没适合你修习的功法,也需要一段时间去寻找。再则,我现在境况并不妙,你跟着也不合适!”

虽是如此说,此时七夜心里,却是有“双人LL伴侣就选择李嫣嫣就这么安稳过日子……”的想法,不想再情伤,不想再放纵了!

“嗯!我等你,也一定会三年内修成!”李嫣嫣笑靥如花,宛若雨后艳丽玫瑰,连声应道。

“给你!你现在也能使用一些修士宝物了!”七夜沉思了下,大手往衣物一抓,一个精美储物袋入手递给李嫣嫣说道。

李嫣嫣花颜一凝,丰唇紧咬,却不接!

“现在你勉强也算是修士了,如果需要什么东西,世俗的金银财宝没多大用处!里面也就些灵石、法器等就是想走得放心点,没别的意思!你也可以修行更快嘛!”

七夜颇为无语摇头说道,心中暗叹!

“嗯!”李嫣嫣脸色稍微好转,颇为落寞应了声。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上隐隐于野!东北方虽是我宗势力范围,却是魔道倡檄,世道残酷,不一定适合你们。既然楚皇已经同意只要你们按照约定,不参与任何政务军事,离开丹阳,找个城池定居便可,到哪其实并不重要!”

李家众人齐聚主殿,分别在即,李子dcw说出李家移居东北的想法。七夜沉思了下认真说道这确实是发自真心。

“那就去襄阳吧!”

讨论一宿,李家自然不会就讨论一个去处,等待七夜的看法。听七夜如此说,李子雄便看向一位发须皆白的老者和李信说道。

“父亲!信儿无法孝顺左右,父亲……”

众人应诺,颜泰等人腾空而起李信走到李子雄身前,极为不舍说道,说到最后,却是哽咽说不下去。

“放心吧!少爷不会亏待我的否则就不会带我走了!”

李子雄硬挤出个毫不在意的笑容安慰道,称呼七夜少爷是李家商讨出的结果,这对双方都有利,心照不宣了!

“你们李家就靠你们了!”李子雄脸色一阵黯然,虎目含泪环视身前黑压压的李家众人,鞠躬说道,气氛压抑而悲凉,无人回应。又见李子雄拍了拍李信肩膀叮嘱道:“你三姐是个苦命之人,为父对不起她,以后多照顾她下!”

“嗯!”李信悄悄看了眼七夜应道。

“走吧!又不晃生死离别!”

七夜脸皮一热,祭出业火刀讪讪说道,也不知道李子雄到底说给谁听?

七夜不清楚李家和众师兄弟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和李嫣嫣的一宿情缘,反正七夜出现后,所有人都没丝毫异样,更没提起,一切如常。

连李嫣嫣没出来相送,也没人说起,彷佛曾经尊贵无比的太后,已被众人淡忘,不知是默契装傻,还是真什么都不知道?

“后会有期!若有要事,可以传音,我会尽力!”

拉着李子雄飞身业火刀之上,七夜朝李家众人拱手告别。

尽力,足矣!也是七夜目前所能做出简最大承诺!

“恭送公子!”

李家众人齐齐恭敬拜别,有感激,有恭敬,有感慨,有嘘吁……

“保重!”

转头看向左侧某处庭院,七夜心中呼喊,法力吞吐,驾驭业火刀冲天而起,划破长空……

李子雄、李信等无数人心有灵犀般纷纷转头看向某处,沉默不语……

某处庭院!

放弃太后尊贵服饰,车发盘结,身穿黝黑素裙的李嫣嫣站立院中,静静仰望,久久未动!

“或许,他只是自己人生中的一个过客;昨晚只是自己人生中抹上色彩的一片图案,让自己的人生不完全是灰色罢了……”

风儿鼓起她的长裙,吹散她的黑发,卷起芬芳,和着温暖的情怀噜漫、弥漫……

伤感的庭院,晶莹炫丽的泪珠滚滚而落,落地……

碎为绽放的彩虹!

她要将那雄伟的身影,美丽的夜晚,永远印在心中。

或许,三年之后还有相见之日;

或许,此去一别,再会无期!

摘一片花瓣,细捻,是谁在忧郁里轻轻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