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36章 凤月岚的定位

第一百三十六章 凤月岚的定位

天南各宗的首次聚会,以天锋宗的挑衅为前奏,以天心派真传弟子凤月岚的出手为终结。接下来就是封神大会诸事,其实主要就各宗长辈之间的讨论,所有封神种子,都是旁听身份,了解情况而已,此次讨论,从日上三竿开始,讨论到夕阳西下,方才结束。

而看似重创的七夜,并未离席,依旧一直端坐未动,闭目养神。

其实七夜流了那么多血,看似受创不轻,只是七夜没有运转法力、

蛮力,更没牵引出太极元气,不想疗伤而已。这是七夜以血液和疼痛,来抵消七夜对凤月岚的愧疚、自责、心痛、怜惜等复杂莫名的情绪。否则以七夜肉躯的强悍,即便被穿胸而过,片刻间便能止血,开始痊愈。

有时候,心痛比身痛还致命、疼痛!

当然,也幸亏凤月岚一时心悸,必杀一剑及时偏开,并未直中心脏,否则七夜肉躯再强也没用了!

直到会议结束,七夜的伤势已经自动痊愈得差不多,如此强悍的肉躯和生命力,使得殿内无数人暗自心惊且留意。

此次天南修士界会召开封神大会,蛮妖两族的即将入侵是个引子。

而所谓“封神大会”叫法的由来,却是源自无数年来,天南修士界在天山的试炼之地,封神谷,这也将是各宗封神种子的最后一次考验,同时也是考验各个封神种子的实力、能力,算是对即将爆发的三族战争的一次热身。

当然,天南各个宗派心照不宣,以上不过是对外妄传的借口而已。

之所以有这最后一次考验,其实还是因为即将爆发的三族战争的利益分配、战略部署和地位高低的决定罢了,否则各宗各派哪会如此落力选拔宗内精英弟子,尽力前来参与大会。

们月中升,繁星点缀,万籁寂静的天山,灯光密集,身影来往。

昏暗寂静的阴阳宗落脚庭院。

七夜盘坐目榻之上,身躯忽而金光隐现,忽而黑光凛然,这是同时运转《九阳融天诀》和《九幽化地诀》的现象。同时,七夜也在不停运转《大周天星罗魔功》,凝聚星罗法身,直到三百六十五具星罗法身凝聚而成,便是《大周天星罗魔功》修炼大成了,至于《擒龙易神大法》,那是种极为高明的运用法门,并非修炼之法,要的是感悟消化,而非苦修!

而《九阳融天诀》和《九幽化地诀》,已经练成第一层,那被止夜命名为“阴阳天火”的紫色火焰,便是第一阳,同时也是第一幽。

至于白天的伤势,七夜牵引太极元气融入自身,只是一柱香时间,便已经彻底痊愈!

“出来吧?!”

运功修行之际,七夜忽然睁眼,双眼明亮如灯,看向房间牟暗的角落缓缓说道。

“你到底是谁?”

飘渺恍惚,宛若从地狱传来,似曾相识的声音起,黑暗角落中,一个背披紫色宽大披风,身穿紫色紧身斗士服,紫色短发,五官清秀,嘴角撅起邪恶笑容的身形从黑暗中缓缓浮现而出,意外且惊讶看着七夜。

他对自己隐形匿迹,收敛气息的能力极为自信,没想到刚悄悄隐入房屋,立刻被七夜看破。

“阿迪?!怎么是你?你为什么在这?”

七夜脸露意外,难以置信看着浮现而出的身形脱口而出。

“少爷?!你真是少爷!少爷为什么在这?”

从黑暗中走出的身形,不是阿依座下十二队长之一的阿迪,又是谁?七夜既然能立刻叫出他的身份,显然正是熟悉他的那个人!

“我本就出自人族,还侥幸具有灵根,能够修行,在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倒是很奇怪你为何会在这,要知道你可是正宗蛮族,光是你这外形就瞒不了任何修士!”

七夜苦笑摇了摇头,坦然直言应道,随即一直弹出,房屋周围顿时掠起阵光芒,这是阵法的光芒。

阿迪深深看了七夜,并不阻止七夜激发阵法,而是脸色微变,语气复杂怪异问道:“少爷是此次四大超级宗派之一,阴阳宗封神种子之首?”

“嗯!当年一别,我就加入阴阳宗了!”七夜点了点头应道,顿了下,皱眉问道:“你还没回答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黄泉射线!”

阿迪沉默不答,右手举起,猛然食指点出,宛若夜空星辰的紫色光芒乍现指尖,一道紫色光线闪电射向七夜。

斗转星移,天地失色,空间转换,炼狱降世!

森然幽寒气息弥漫慑人,氛围深邃得令人心悸,气氛寂静得令人心死!

“你潜伏到此,就是为了刺杀我?!”

七夜眼皮一跳,毫不在意环境变化,气息影响,惊讶差异看着阿迪脱口而出。

紫色光线射至,七夜不闪不避,也没任何动作,紫色光线射入七夜〖体〗内,宛若石沉大海,就此无声无息。

阿迪出手的瞬间,那一切都是〖真〗实的,〖真〗实的炼狱,〖真〗实的死亡。

但是,七夜一眼看穿,并清楚伤害不了自己!

“如果知道真是少爷,阿迪哪敢献丑!”

攻击无效,阿迪并不意外,而是苦笑说道,虽然他出手主要是试探,却丝毫看不出七夜修为到底如何,差距可想而知。

“什么?难道你们不仅要刺杀我,而是刺杀所有封神种子?这是哪个猪猡提出的建议?这里可是天南修士界圣地的天山,最强宗派天心派的山门,而且如今聚集了天南修士界无数精英,混入就很难,还想刺杀?阿依竟然也答应你们前来?!她疯了?!”

七夜愣了愣,迅速反应过来,不由脸色大变,怒不可赦喝骂道。

怪不得人族把蛮族看成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莽夫了。

聚众半途截杀还说得过去,如今竟然胆大包天,派精锐独自潜入天山刺杀封神种子,这么脑残的策略也想得出来?

“……”

阿迪嘴巴蠕动数下,一时不知该怎么应答,随即脸露不忿,低声嘀咕道:“又不是每个人都有少爷的实力和感应能力。”

“废话!你真以为我天下无敌啊,这里随手一抓,比我强的修士遍地都是!”

七夜双眼一瞪,颇为无语且恼怒呵斥道,顿了下焦急说道:“别废话了!如果有办法,赶快阻止其他兄弟的行动,圣巫部落本就不强圣斗士也才那么几个,还敢摸到这来搞刺杀,阿依这小娘们真是败家!“轰、轰……”

七夜话音刚落,远处忽然隐约传来两声猛烈轰击声。

“有蛮妖杀手潜入山中,意图刺杀封神种子,众人戒备!”

紧随着,一个飘渺恍惚,清晰传遍天山,传入众人耳际的声音起。

“晚了!”

七夜心中咯噔一声,脸色阴沉下来。

不得不承认,虽然七夜是人族,但是对天山各宗各派并无多少感情,反倒是对圣巫部落,感情很复杂,毕竟一起经历过生死,得到阿依的情感,得到巫兵阿七的舍命相救,并且七夜还是圣巫部落的首席客卿长老。

七夜不会背叛人族,但是也不想看到圣巫部落就此覆灭,很矛盾的心理!

阿迪张了张嘴,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脸色一阵怪异。至于七夜大骂圣巫部落圣女阿依的话,阿迪自动过滤,别说他,就是阿依听到,估计也不会怎么样。而且他听得出七夜是发自真心的担忧圣巫部落兴衰。

“你待在这里别出去,免得被揪出来我也救不了你,我出去看看情况,看能不能暗中救下几个!”

心中暗叹一声,七夜朝阿迪叮嘱了声,起身就要离开。毕竟圣巫部落的势力并不大,只能算入侵天南的很小很小的一支,再加上听过阿依的梦想,七夜实在很难把圣巫部落当成民族死敌,自然不希望圣巫部落重创,以至于被其他蛮族部落或妖族、妖兽覆灭。

“少爷!”

看到七夜此举,阿迪心中一暖,连忙喊住七夜解释道:“少爷误会了!圣巫部落就来了阿迪一人而已,是小姐听说阴阳宗封神种子之首与少爷同名,担忧之际,所以主动接了这个任务,派阿迪来看看。毕竟阿迪擅长隐形匿迹,收敛气息,没那么容易被发现!而且此次并非刺杀所有封神种子,只是选取了三十六个比较有潜力的人选,少爷就在其中!”

“哦?”

七夜颇为意外应了声,如此说来,自己还真误会阿依了,想想也是,阿依号称智慧女神,哪会如此愚蠢莽撞!

再说,圣巫部落又不是家大业大,人口众多,阿依哪舍得这么浪费!

“对了!天心派真传弟子凤月岚是否也在刺杀名单中?”

既然圣巫部落就来了阿迪一人,其他蛮妖的死活,七夜可不会担心,大松了口气,忽然脸色一变,死死盯着阿迪焦急问道。

“好像有!是具有冰炎双异灵根,且拥有特殊的玉凤之体的女修士吗?”

阿迪沉思片刻,不大肯定迟疑应道。

“该死!”

七夜狠狠骂了声,浓眉大皱,杀机凛然来回走动。

对于凤月岚的实力,七夜很有信心,比起自己也不弱。但是经历了白天那一幕,凤月岚如今肯定是心神恍惚,意识失守,实力大打折扣之余,感应力和反应能力肯定也是大为降低,蛮妖两族既然敢派刺客潜入天山刺杀,自然有信心,而且经过一番调查了解,不会派那些小虾小

鱼前来送死。

光看阿迪的实力修为就知道了,七夜是拥有太极元气,后来又借到阴阳宗镇教至宝地心神石,又能吸引利用天地灵气,才能达到如此境界。而阿迪如今已经是巫兵后期,堪比人族的筑基后期,进展之快连七夜都惊讶震撼,但阿迪获得了圣衣传承,而且是十二黄道金星之一的传承,如此进度,七夜倒也没多么奇怪,毕竟前世时,便有智慧女神座下十二黄金圣斗士的传说!

也就是说,历史轨迹没错的话,三族战争爆发没多久,阿迪、穆、

阿鲁、撤加、沙加等十二人,就会晋级到巫将之境,成为黄金级别圣斗士。

这种修行速度,与圣衣传承、天命眷顾有很大关系,但蛮族毕竟才是蛮修的正宗,肯定有很多途径加快修行速度,就如七夜利用阴阳宗镇教至宝地心神石,疯狂吸收大地之力那般。

“有刺客潜入刺杀凤月岚,快去!”

很想立刻见到凤月岚,但七夜也是初次来到天山,人生地不熟,更不知道凤月岚在哪,想找都没地方找,最后想了个办法,便激发传音符给夏欲雪!

“你知道刺杀天心派凤月岚的刺客是谁吗?”

传音已发,除了等待也没别的办法了,七夜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忽然看向阿迪问道。

“具体是谁不清楚,不过是暗域蝎王部落接的任务!”阿迪沉思了下应道。

“那恶心又难缠的暗域?!“前来天山途中,遭遇蛮妖联军袭击之时,七夜就与暗域强者激战过,对于暗域的手段,有点认识。

蛮族,旁支极其之多,确实有其独到之处,而且匪人所思。

就七夜接触过的圣域和暗域,手段就极为诡异神秘,圣域的圣衣就不说了,暗域那能化身虫云,身化亿虫的手段,不仅恶心得令人毛骨悚然,而且无孔不入,防不胜防,极为难缠!

“是吧!”

阿迪讪讪应道,不知道怎么形容七夜对强大的暗域的不堪评价,不过在他心中,七夜确实有这实力和资本如此评价。

“希望不会出事!”

七夜拳头紧握,浓溢煞气自然涌现,杀意凛然如凶残魔王,焦虑愤怒来回踱步着。

“少爷!这个……凤月岚是……1小姐她……”

看到七夜此状,反应再迟钝,也清楚这个女人肯定跟七夜关系匪浅。阿迪脸露迟疑,吞吞吐吐迟疑道。

“她是我亲生大哥的遗孀!“七夜明白阿迪话中的意思,思绪复杂之际也没多想,几乎是毫不犹豫脱口应道。

话落,七夜忽然神情一僵,猛然醒悟过来!

原来,在自己心中,对凤月岚的定位,一直都是亲生大哥的遗孀?

真的是如此吗?

这是七夜对凤月岚的〖真〗实定位,还是七夜心中最大的刺?!

这一刻,七夜迷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