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52章 曾经的善良

第一百五十二章 曾经的善良

“烈风在耳际呼啸,风景如申逝去六。”

七夜脑际混乱一片,低沉焦躁的心绪,宛若半空血色的圆月,萧瑟苍茫的苍穹,飘渺苍凉,无从释别,眼中尽是空茫的风尘.

漫天的飞絮,漫天的往事,漫天剪不断,理还乱的心绪.

七夜忽然有点痛恨智慧生灵丰富的七情六欲!

明明不是那么想,为什么就是无法无视?

“死亡岭,黄枫林!.,一道白光破空而至,董谷芹的传音符,急促而沙哑!

“鹏尝万里!.,毫不犹豫摘下手腕的“禁神圈”,汪身肌肤金光大作,宛若纯金塑造般璀璨刺眼。

一道金光掠起,宛若长虹划破长空,风驰电掣。

“一定不能出事,一定不会出事!.,烈风呼啸如刀,蛮力疯狂暴动,七夜不停自我安慰着,速度最快的绝技一直维持,丝毫不在意蛮力的强度消耗!

宛若神龙匍匐悬浮的绝龙谷,九曲十八弯的黄泉道,幽暗防冷的死i亡岭……

进入时,七夜花费了足足四五天时间,此次仅仅花费了半个时辰时间,飞渡三域。

幽暗阴冷的天地,枯黄萧瑟的树林,冷风刮过,卷起漫天黄叶,飘舞、飘舞……

黄枫林中!

光芒绽放,五光十色,冷风舌起黄叶,漫天黄叶席卷着无数法宝呼啸……

道、儒、佛、魔!

近两百个穿着各流各宗服饰,代表道儒佛魔四大阵营的修士,围着近二十个身穿防阳宗服饰的试炼弟子,疯狂攻打!

退!退!退!

猛虎难架群狼,虽然阴阳宗是四大超级宗派之——虽然周围修士只是二三流宗派的联盟,却打得阴阳宗弟子节节败退,一具具尸骸倒下!

方圆数里范围内,无数黄枫树断折倾例,残枝断叶遍洒,狰狞的尸骸,嫣红的鲜血四处铺就……

“桀、桀、桀.阴阳宗惑天魔女,久仰大名,没想到也有今日只要你以心魔发誓从了大爷,尽心侍寝,大爷可以饶你一命!”

一个身穿血色长袍,胸口绣着个狰狞骷髅头的老者,双眼发光盯着娇躯曼妙意火,风情万和,举手投足间魅惑天成的董谷芹伸出嫣红舌头舔了舔嘴唇嚷道。

“休想!.,看着这暗云山脉的三流魔道宗派的弟子,平时宛若哈巴狗般奉承自己的猥琐老者,董谷芹一阵反胃,眼露绝望悲哀看向尸骸遍洒各处的同门师兄弟,语气坚决叱道。

遍地尸骸,便有不少师兄弟,是为董谷芹而死。

如今,黄枫林的众多防阳宗弟子,就剩她独自一人!

“阿弥陀佛!惑天魔女祸水红颜,人人得而诛之。不过是红粉骷髅罢了,厉施主万万不可妄动嗔念,放虎归山,为祸天下!.,一个双手庞大如蒲扇,金光刺眼,身穿金色袈裟的中年佛僧宣了个佛号宝相庄严,语气仁慈感慨叹道。

“无耻秃驴!”

董谷芹凤目一瞪厉声呵斥,几近枯竭的最后法力爆发……

“惑天魔舞!”

玲珑凹凸热火诱人的娇躯绽放出无限魅力,漫长而七彩绚丽的飘带,宛若绝美的彩虹飘舞周身……

霎那风情!

惑天魅地,绝世无双!

“找死!.,中年佛僧眉毛一竖,佛陀暴怒,庞大手中金光爆发,锁定董谷芹,一掌拍出,威可毁天灭呃……

“韦陀灭魔手!”

韦陀,佛门护法神,南方增长天王座下八大神将之一,又有魔陀之称,凶残暴戾,降妖除魔,出手绝命!

金光绽放,映衬得“惑天魔女”,圣洁无破……

“不要!.,一个宛若晴天霹雳的暴喝声凭空乍起,宛若滚雷阵阵,远远传至,回荡不他……

回荡、回荡……

“砰……”

“咔嚓、咔嗷……”

庞大金色灭魔手落下,巨响声中,夹杂着密集而清晰的骨骼碎裂声。

“噗…….,嫣红的鲜血,宛若夕阳血霞,在血色圆月照耀下,显得极为耀眼……

抛飞的曼妙娇躯……

宛若夕阳霞光,绽放四方的璀璨炫丽的飘带……

极美、极美……

“火舞轮回!\";

浩森磅礴的宇宙,炫丽刺眼的星云,浩瀚无尽的星辰纵横交错的流星……

烈火熊熊,包裹整个宇宙,灼热的火光照耀整片宇宙,众多星云,无数星后……

无数坠落的流星,宛若无数飞溅的火花!

宇宙的中心,一只鹏首凤身,鹏翼凤翎的鹏凰异兽展翼翱翔··

“噗、噗、噗、噗……”

火光映天,流星雨般的火红光线纵u叹交错,笼罩整个天地!

还能站立的六十几个各宗各派修士,纷纷双眼突出,眼露不敢置信,身躯瞬间被无视火光光线贯穿而过……

“五……特姐!.,一道宛若纯金所塑金人,金光璀璨的身影划破长空,落在跌落地面,脸色泛金的曼妙娇躯身旁。

缓缓俯下身躯,轻轻抱起丰属轻薄的娇躯,声音沙哑颤抖!

“你……还是来了……”

精致如画的俏脸,绽放出绝美的笑靥,董谷芹深深呼了口气,沙哑无力说道。

“来了!你一定要撑住!”

七夜心痛如绞,五官颇为扭曲“命令”道,数十道“太极元气”疯狂灌入董谷芹娇躯,不分品级。

来了,只是……

晚了!

“对不起!”

破碎的血肉骨骼,疯狂愈合着,崩溃的魂魄,却是逐渐消散真挚诚恳的声音掠起。

这是董谷芹最想说的三个字!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别乱想了,撑住!一定要撑住,你会没事的,一定…….,七夜神情郑重,语气认真连声喝道,白光乍现.

宛若白玉的《光明圣典》破体而出,光明笼罩!

“九特弟…….,勾魂摄魄的俏脸涌起阵桃花般的晕红,董谷芹白暂如玉的手臂颤糕着费力举起,很慢很慢……

“在!我在!”

看着霞烧双颊的俏脸,七夜心急如焚,抓住举起的柔软小手,连声安道。

“你是师姐的骄傲..他·说的.没错,你,确实是潜力最高,最强的……噗……”

董谷芹绽颜一笑,宛若极限绽放的绝美桃花充满了欣慰和自豪。

娇躯一震,大片血雾喷出,其中夹杂着粉碎的肝脏……

“不!你一定要撑住,看我俯视天下的一天!撑住……”

七夜大惊,再次牵弓出数十道“太极元气”,疯狂灌入董谷芹身躯。

“九特弟……我好怀念世俗的生活……”

“如果时间可以回溯,我宁愿不踏上修行之路……,七夜大手紧握的温暖柔软的小手,逐渐无力,逐渐冰冷.

七夜内心一沉双眼刺痛……

似乎看到了一个,无忧无虑,善良纯真的小女孩,笑靥如花,清纯如斯……

“对不起!师姐不想……害.害你……也不想参与……试炼……只是想活着而已,·卜心……师……”

柔若无骨的娇躯逐渐冰冷,温暖的小手逐渐无力、冰冷……

飘渺颤抖的声音,宛若梦魇回荡不绝……

顺……师什么?

顺祖?师娘?师兄?师姐……还是师傅?!

“啪……”

冰凉无力白暂如玉的手臂落地,宛若晴天霹雳!

宛若钻石的清澄绝美的双眸倒映着死亡岭苍凉萧瑟的苍穹。

天空,还是那样的血红没有云彩,没有光明……

闭眼……

晶莹剔透的泪水从绝美眼眶溢出,落下……

落地的瞬间,凝固了。

光彩绽放!

无奈、孤独、绝望、懊悔、悲哀……

初见时的放浪形骸,七夜的震惊错愕;

之后的媚视烟行,诱惑贪婪,七夜的反感;

随之的祝贺,纷乱的夜说……

而后的静默,贤淑且娴静的言行……

蛮妖袭击之时的疯狂,之后的仗义执言……

最后的道歉、无奈、懊悔、悲哀……

七夜清楚,起初,董谷芹或许是想向他求助,他到来的那一竟,董谷芹最想做的,却是道歉!

“七夜!事已至此,算了!她也是个可怜人……,杜玉娘那悲袭而感慨的声音,再次浮现!

人之初,性本善!

那曾经快乐而无忧无虑,善良纯真的女孩……

至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嗷……,仰天咆哮,声冲九霄,震响天地,回荡不绝!

七夜没有流泪,有的,只是无尽的愤怒、不甘……

“嗡…….,光明刺眼,宛若白玉的《光明圣典》闪电盘旋,一道曼妙的身影吸入其中……

“砰、砰、砰……”

金光刺眼,一件件纯金塑造,精巧华丽的盔甲,自动穿戴·

鹏凰宝靴、浴火凤袍、金翅鹏带、九尾凤翎、展翼鹏翅、大鹏护肩(护臂、碗手、手套)、凤舞盔甲、至尊皇况..

烈火熊熊,火光绽放照耀天地!

鹏首凤身,鹏翼凤翎的鹏凰隐现背后!

“嗡…….,神州宝鼎荆鼎,悬浮七夜身前,紫蒙色光线绽放,把董谷芹的尸骸摄入其中……

“安息吧!你好好看着,我要刮神谷内所有人给你陪葬……”

法身浴火,纯金所塑盔甲遮盖全身,星光绽放的身形,缓缓站起,语气坚定喃喃自语!

是诺言,也是誓言!

睁眼,抬头,仰望……

血光吞吐的双眸,冰冷平静……

包裹全身的熊熊烈火,火光照耀,一层层紫黑的血光不停浮现,包裹烈火!

那是无尽且浓溢的煞气!

男儿一怒,业火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