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58章 恻隐之心

第一百五十八章 恻隐之心

万妙城,城西贫民区。

灰白残破的房屋,污垢遍地的街道,浑浊恶臭的空气,衣衫褴褛的男女老少,麻木迷茫的神情,绝望灰白的眼神七夜、关凤,带着近一百五十个阴阳宗弟子、上千个明盔明甲的万妙城精锐士卒,一路浩浩荡荡来到城西贫民区。

看着眼前所谓的“贫民区”关凤和七夜齐齐傻眼顿足,反倒是不少阴阳宗弟子和万妙城士卒,并无多大意外。

“这就是贫民区?!”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关凤,不敢置信看着眼前情景呢喃道,很难想象,世上竟然还有这种地方,在关凤印象中,就是印象中倾倒垃圾的地方,也比这里干净清新许多吧!

“这就是修士界聚集地中的贫民区?!难道踏上修行之路,就真的绝情绝性吗?”

七夜做了个深呼吸,心绪复杂喃喃自语。

粱国还在时,七夜确实是见过这种生活环境,也知道世俗界的疾苦。但怎么也没想到,在万妙城这个修士聚集之地,竟然还有这种地方,建屋起房,清理环境,对于修士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根本用不着多么辛苦,为什么还会这种地方?

这让见惯了修士界神通广大手段的七夜,实在很难接受。

人之初,性本善。

只要还是人,只要还有七情六欲,只要没有冷血忘情。

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恻隐之心,在七夜眼中每个人活着都不容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是,如果可以做到的话,每个人应该都乐于顺手施为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可事实,却让七夜真正见识到了人性的丑陋,为什么在修士界的聚集地,竟然还有这种地方呢?难道那些修士不知道这个地方,还是真的那么绝情绝性,泯灭良心?!

……,…………”众人到达,那上千精锐士卒的副队,扯高气昂前行数步,正要运气高喝讨好旁边这些仙师。队长眼疾手快,闪电一指点在那副队身上,连忙使眼色!

那副队话语一顿,顺势看去,看身份地位的那对男女脸露悲愤,怒火熊熊,脸冒冷汗,手脚冰凉退下,不敢再出头吱声。

能混到副队,也不傻子!拍马屁也得看情况!这对年轻男女会亲自来到此地显然不是装模作样而已如今明显被眼前惨状所悸动,自己耍威风讨好的话,一个不好,自己挥手就被灭了而不只是丢掉乌纱帽而已!

“踏、踏、踏……”

密集脚步声起,七八个人拥簇着个身穿锦衣却是五大三粗,肌肤黝黑粗糙,看上去不伦不类的壮汉从数十米外的街巷走出。

“砰!”

“保护费!”

那黝黑壮汉抬头看天走出,直接在巷口最近一处地摊猛然一拍炸响,引得七夜、关凤等人纷纷注视,高声喝道。

“啊?!”

恰巧此摊摊主是个发须斑白的老妪,正被七夜等人浩荡声势和庞大威势震慑,一时没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快点,老子没空跟你们墨迹,别浪费老子时间!”

那黝黑壮汉随手一挥,隔着数米远直接拍倒那老妪,凶神恶性呵斥道。

“大哥、大弄……”

还是那壮汉的随从眼神锐利,迅速发现数十米外的七夜等人,连忙拉了拉壮汉低声嚷道。

“喊什么喊,别以为你们认识就不用交保护费!小心老子连你……”黝黑壮汉不耐烦翻手一掌扇飞旁边小弟,高声嚷道。

话没说完,猛然感觉一股无法抗拒的强大力量从天而降,直接勒住他,凭空摄起……

“马上!让负责此区域的宗派和官员前来见我!此人死之前,没到的就不用来了!”七夜凌空一抓,直接把那黝黑壮汉摄起数丈,勒在半空,声音冰冷缓缓说道!

“是!”那士卒队长和随行修士中的领路人恭敬忐忑应了声,迅速转身离去,全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啊、

……”

被凭空吊在半空的黝黑壮汉,四肢末端忽然绽放出点点火焰,缓缓沿着手臂、大腿往内燃烧。

凄厉而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响彻数里范围,无数面黄肌瘦,蓬头垢面的男女老少闻声而至,指着七夜等人指指点点,不到一柱香时间,就聚集了数百人!

“这些人是什么人啊?怎么会来这里?那不是黑虎吗?”

“废话!肯定是仙师,没看这手段吗?”“每次来这里的人,都是与黑虎窜通一气,狼狈为奸的,怎么会如此折磨黑虎?!”

“可能我们这里出了什么人,是这些人的亲戚朋友吧?黑虎眼神不坚,撞倒他们手中活该!”

此起彼伏,刻意压低声音的交头接耳声。窃窃私语声不停掠起,声音虽小,以七夜等人的耳力,却是清晰入耳!

“各位大叔大伯,兄弟姐妹们!在下七夜,是此城新任城主,今日巡视到此,很悲哀,也很惭愧!现在,你们公推一人出来,在下有些话想问!”众人议论声纷纷入耳,七夜越听,脸色越黑,环视周围众人一眼,缓缓说道,声音不大,却清晰传入所有人耳中!

“新任城主!?”

“这么年轻的城主?!”“肯定是哪个强大仙师的后裔,才会这么冲动热血,不过也好,可以铲除些毒瘤了!”

“选谁啊?这人不知道心性如何?”

七夜话语一落,更为密集的窃窃私议声起,无数人交头接耳议论着。

“老朽贾文,拜见魔帅大人!”

周围数百人纷纷议论间,还没推选出任何人,一个蓬头垢面,佝偻精瘦,却发须乌黑,双眼犀利深邃的老者,拄着拐杖一瘸一拐蹒跚走出,引得众人一阵注目,颤巍巍拜见道。

“你认识我?!”七夜颇为意外看着眼前一只脚踏入棺材的老者,疑惑问道,七夜看得出来,这老者其实年纪并不大,也就四十几岁光景而已,却被生活折磨得宛若七八十岁的老人。

这就是生活的残酷!

“五年前,老朽是粱国昭阳郡鼻阳城主薄,有幸见过魔帅大人!”

那老者缅怀一笑,树皮般皱褶的面皮挤成一团,颤声说道。

“五年前……”

七夜心中一凛,颇为悸动感慨看着眼前老者。

一城之主薄,身份不低,却没想到会流落至此,落到如此田地!

人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七夜真有泪汪汪的冲动!

不为别的,为粱国、为粱国子民……

“嗖、嗖、

……”

“晚辈铁拳帮长老张平西拜见城主前辈!”

数声破空声起,一位老者面部潮红划空而至,颇为喘息恭敬至极鞠躬拜见道,显然是使出吃奶的力气赶来了!

“嗖、

……”

一道黑影宛若脱兔弹跳屋顶,迅掠间出现在七夜身前,直接拜倒:“1【…

…下官全尚德拜…

拜见城主大人!”

一个身穿儒袍,身材修长,满面红光的中年人出现在七夜身前数十米处,如牛粗喘拜见。

“说说你对此处治安管理,政务施行,与及负责此地的官员的看法!”七夜理都没理会两人,挥手一道粉红色气体射入贾文〖体〗内,缓缓说道。

“呼……”

贾文精神一振,佝偻身躯猛然一听,连皱褶如数米的面部也平润光滑许多,似乎霎那间年轻了数十岁。

“贾文!城主年少奇才,英明神武,你可要实事求是,不要因为个人偏见、私仇,扭曲事实,捏造”

那全尚德眼皮一跳,双眼如剑看向贾文,语气飞快说道,连气都不喘一。!

“聒噪!”

七夜眉头一皱,轻喝一声,右手挥出……

……”

“啪……”

闷响声中,全尚德猛然迎空飞起,直接抛飞十几米远,数米高,一声爆响,直接凭空解体,化为漫天血雾爆开,火光绽放,瞬间化为虚无,彷佛从来没出现过……

“嘶……”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起,无数人打了个冷颤,悄悄退开数步!

张平西眼皮一跳,想起眼前新任城主的传言,身躯颤抖,头颅深深低下,连呼吸都尽量憋着,不敢发出丝毫声响!

“晚辈(奴才)拜见城主!”两句话功夫,十数道身形“风驰电掣“赶来,纷纷拜倒恭敬万分拜见,不少还声音颤抖,显然隔远就看到全尚德被一掌击毙,别说死无全尸,连骨灰都没有的情景!

“尽管说没事,不用管他们!我只想听真话、心理话!”

七夜看也不看深深拜倒,几乎五体投地的众位赶来的修士和官员,死死盯着贾文追问道。

……”

贾文也被魔帅如此犀利残忍的手段吓了一跳,惊惧意外看向七夜,眼角瞥向几乎五体投地,身躯颤抖的众人,嘴巴蠕动数下,一时说不出话来!

“尽管说!没事!在这万妙城,如今我大师兄就是一城之主,谁也不用怕!如果你怕被报复,我带你回宗,谁也奈何不了你!”

看贾文似乎不敢说,关凤双眼犀利狠狠瞪了眼前众人一眼,声音娇憨坚定说道,说话间,一把光泽如冰,寒芒凛冽的宝剑破体而出,悬浮身前,颇有打算学七夜,就要大开杀戒的架势!

马上要被第十一名追上了,到时可就掉出榜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