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60章 护犊之师

第一百六十章 护犊之师

“哈哈好大的口气!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关凤还未回答,一阵回荡天地的大笑声起,宛若滚雷阵阵的声音紧随而至。

“嗯?!”

七夜浓眉一皱,循声望去。

只见十几个身穿带有松风学府标志儒袍的修士,宛若云彩凌空而至,为首者是个白面无须,卧蚕眉,明珠眼,玉树临风,面如冠玉的俊美年轻人。

“南宫庆,你算什么东西?口气大不大,轮得到你评价吗?”

关凤柳眉一挑,丝毫不给面子冷哼,娇声大骂。

“…”

那俊美年轻人神情一僵,不敢直视关凤,而是双眼一眯,眼露寒光看向七夜,挑衅之情极为明显!

显然这个叫南宫庆的俊美东轻人认识关凤,而且颇为忌惮,连关凤直呼其名破口大骂,也不敢回嘴!

谢书杰,你这是特意来向我挑衅吗?”

看南宫庆如此反应,七夜心中暗自鄙夷,看也不看南宫庆,直接看向谢书杰,双眼微眯缓缓说道。

“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路过,被师兄弟硬拉来的!”

谢书杰心中一惊,连忙摇手应道,同时连退三步,以示跟自己没关系。

上次死亡岭遭遇,七夜这眯眼冷静的神橡,给谢书杰太深的印象了,几乎形成梦魇一般。

“你……”

看到谢书杰如此表现,南宫庆大怒,狠狠瞪了谢书杰一眼冷哼一声接道:“我就是特意来挑衅你的,你又能怎么样?阴阳宗首席弟子,封神试炼榜首,七夜血魔在下还真很想看看何谓七夜血魔!”

七夜懒得多说,右手轻微一频,正打算给南宫庆一个教训“他是松风学府大长老的嫡孙,筑基后期修为,主修松风学府绝顶功法《天风荡魔诀》,专门克制魔道修士,别冲动!”

关凤玉手闪电抓出,抓住七夜右手手腕,红润樱唇靠向七夜耳际,低声传音道。

“呃…”

七夜愣了下颇为意外看了看关凤,又看了看南宫庆,迟疑了下,干脆无视南宫庆,直接看向数十米外正在放置雕像,布局阵法的方位。

四大超级宗派之一,松风学府大长老的嫡孙,光是这个身份,就足够南宫庆横行无忌,没人敢动了。

再加上筑基后期修为专门克制魔道的《天风荡魔诀》功法怪不得南宫庆如此挑衅七夜!

七夜所料不差这南宫庆,是不敢参与封神试炼,如今看到七夜声名鹤起,嫉妒、羡慕加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打算拿七夜当踏脚石,扬名立威。

“听说七夜血魔手段狠辣,修为绝顶,一举屠杀绝大多数封神试炼弟子,原来是个只会躲在女人背后的歪魔邪道,见面不如闻名啊!”

看关凤和七夜表现,南宫庆心中已经有数,对于关凤所说、七夜的忌惮,猜了个正着,不由阴阳怪气,颇为得意左顾右盼嚷道。

因为这种情况,南宫庆见多了,基本上,任何修士只要知道他是松风学府大长老南宫浩然的嫡孙,就算是金丹老祖,也会极为忌惮,不敢惹他!

“哈哈……”

“什么七夜血魔,碰上降魔圣儒,还不是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那是!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若非南宫师兄因为闭关修炼,错过了试炼,哪来的什么七夜血魔,七夜死魔还差不多!”

“也不看看南宫师兄是谁?什么妖啊、魔啊,哪个不是望风而逃!”

其余十个松风学府弟子顿时哄堂大笑,纷纷连声奉承道,言语夸张,南宫庆却是怡然自得,自鸣得意。

七夜心中冷笑,懒得理会这种“纨绔公子”静静看着忙碌的众人不语。

七夜身边的阴阳宗弟子,却是脸露愤慨,不少人更是拳头紧握,恨不得冲上去暴揍南宫庆一顿,只是七夜和关凤都没出声,他们不敢妄言而已!

…”

“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跪下来,磕头俯首,我大人有大量,就放过你不追究你在封神谷击杀我众多师弟的事了!”

看七夜忍气吞声,南宫庆更为得意,手掌一翻,一把宛若白玉的逍遥扇入手,风度翩翩摇摆说道。

只是说到最后迟疑了下,显然想不到不放过七夜的理由,就随便拉出封神试炼的仇恨说事!

“师出有名”的道理,南宫庆还是明白的!

“大师兄!”

七夜身边一位阴阳宗弟子脸色一沉,忿忿不平请示般看向七夜。

七夜微笑摆了摆手,宛若什么也没听到,依旧看着忙碌的众人沉默,看也不看南宫庆。

“南宫庆,别以为你是南宫浩然的嫡孙,就如此仗势欺人。若非你的身份,你算什么东西,你在我大师兄眼中,狗屎都不是!”

七夜还能忍受,关凤却是受不了了,娇颜大怒高声骂道,话落,玉、

臂一挥,锋芒慑人的灵器级宝剑射出,悬浮身前直指南宫庆!

“关凤!你别欺人太甚,要不是你是关掌教独生女,你又算什么东西?若是关掌教敢放言不管你,我十招内就能轻易击杀你信不?”

被关凤如此威胁谩骂,加上最敬重、最得意的爷爷被直呼其名,南宫庆终于按耐不住,宛若冠玉的俏脸一阵发青,气急败坏般喝道。

“……”

关凤神情一僵,樱唇蠕动数下,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也自认确实不是南宫庆对手,随即不屑骂道:“无耻!南宫浩然要是敢放言不管你死活,我大师兄十招内就能轻易击杀你信不?”

“行了!他喜欢耍嘴皮威风就让他耍去吧,反正我们损失不了什么说那些不可能的假设性的问题有什么用!”

七夜颇为无语摇头笑了笑,朝关凤奉劝道,依旧看也不看南宫庆一眼,直接当他不存在。

“你……”

南宫庆脸色一沉怒道顿了下,猛然看向忙碌众人,高声暴喝:“全都给我住手!”

声若滚雷回荡,甚至有不少凡夫俗人,直接被震倒、震晕等,形势颇为混乱!

派出数里长,正等待领米的无数流民,正分发大米、灵石、维持秩序等士卒、阴阳宗弟子,齐齐停手,疑惑且愠怒看向南宫庆,包括指挥众人的贾文、张平西、安放七夜雕像的人等等!

“按照历年的协议,如今城西区域,归我松风学府管辖,一切事务由我松风学府说的算,任何人、任何势力不得插手!区区侥幸混上城主之位的毛头小子,竟敢插足,我看谁敢附和他的意思!”

引得无数人齐齐关注,南宫庆脸色一沉,煞有其事高声喝道。

“呃…”

清楚这些规矩的人,纷纷错愕,却没人反驳,毕竟南宫庆所说,还真是事实,千年来,还真没什么人和势力,会贸然踏足四大宗派管辖的东南西北四大区域。

正组织流民的贾文,正帮忙维持秩序,同时让帮内弟子清除杂物等事的张平西,士卒队长、副队,阴阳宗弟子等纷纷为难看向七夜!

“你这是代表松风学府吗?你有这资格吗?”

七夜双眼一眯,看向南宫庆缓缓问道。

“哼!是又如何?有没有资格,你说的不算,如果有兴趣,你大可向此城松风学府管事求证!”

南宫庆不屑且得意冷哼一声,挑衅看向七夜应道。

南宫庆很自信,如果七夜真向万妙城的松风学府管事求证,那些管事绝对不敢否认。

当然,南宫庆也不是傻子,言语倒也没说得很绝对,大包大揽。毕竟七夜好歹也是天南修士界公认的万妙城城主,如果存心跟松风学府过不去,松风学府也会很头痛。

“如果我没记错,你刚牛好像是说,想替松风学府陨落在封神试炼中的弟子报仇?你确定这么做?确定你有这本事?”

七夜认可南宫庆的话般点了点头,微笑而不屑忽然语气一转问道。

“是又如何?”南宫庆毫不犹豫应道。

“这就行了!那我就大发慈悲,成全你吧!”

七夜脸色笑容绽放得更为灿烂,脸露满意点了点头说道。

南宫庆神情微楞,一时没理解七夜的意思。

“鹏凰之羽!”

南宫庆还没反应过来,七夜忽然右手一抬,食指金光凛冽,宛若纯金所塑,一指点出……

一道金光流光闪电射出,瞬息到达目标,令人措手不及。

…”

沉闷爆响紧随而起,南宫庆周身猛然掠起阵白光,光芒涟漪!

“还真有点能耐,可惜不是自己的本事!”

七夜深深看了南宫庆一眼,有点意外缓缓说道。以南宫庆的身份,能得到松风学府大长老南宫浩然溺爱,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无耻!竟敢偷袭!”

南宫庆脸色苍白了下,随即狠狠瞪了七夜一眼,恼羞成怒骂道,猛然气势一变,宛若龙卷冲天,磅礴浩荡,直冲云霄的气息爆起,势如巍然圣洁的山岳,凛然不可侵犯!

“哼!”七夜冷哼一声,懒得多说。

“你敢偷袭我,那就别怪我了!”

“天风降魔!”

南宫庆眼珠一转,忽然高声喝道,也不等七夜反应,手中逍遥扇一扇,肉眼可见的青色龙卷爆发,猛然朝七夜卷起,紧随而至的是磅礴渊博的浩然之气,令七夜身旁阴阳宗弟子,包括关凤在内,猛然身形暴退,宛若置身万丈海底般压抑。

这就是天生克制的作用,还未交手,魔道气息,就被压制了三分!

“三阳开泰!”

七夜身形不动,双手宛若火凤之翼摇曳翩舞,三朵金色光芒紧随出现,悬浮身前,而后以“品“字形爆射而出,三阳交泰,日新惟良,万物更新。所过之处,宛若连虚空杂物,

都被焚烧一空,即便是青色龙卷风,也被轻易撕裂。

“你修习的功法不是魔功?!”

看七夜丝毫不受自己的天风影响,南宫庆脸色大变,惊讶万分看向七夜脱口而出,随即掐了个手印,周身浓溢如实质的青色龙卷暴起、盘旋,宛若青色铁壁包裹全身。

“轰……”

黑色残影掠过,震耳欲聋的爆响声起。

“噗……”

青色铁壁包裹的南宫庆,猛然迎空飞起,半空鲜血狂喷,飘洒半空!

…”

落下,在地面弹跳数下,卷起漫矢尘埃!

南宫庆挣扎数下,脸色苍白如纸,震惊恐惧看向七夜,满眼不敢置信!

“关凤师妹已经说了,你在我眼中,狗屎都不如!本来懒得踩你这坨狗屎,可惜你太讨厌了,这是你自找的!”

七夜身形一晃,出现在跌落地面,挣扎数下站不起来的南宫庆身旁,也不接触南宫庆身躯,手中烈火燃烧的业火刀入手。

举起、猛然斩落……

“不要!”

惊恐万分的南宫庆、颇为错愕的关凤、震惊的贾文和张平西等人齐齐高声喊道。

“住手!”

部分阴阳宗弟子,十几个松风学府弟子齐齐高喝,更有个宛若晴天霹雳的暴喝声起,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暴起,一道白光闪电划破长空,直斩七夜,势可撕天裂地,威不可挡!

十数米外的七八个松风学府弟子,更是本能射出,齐齐扑向七夜,打算救下南宫庆!

“你敢!”

一阵同样宛若晴天霹雳,回荡十数里范围的暴喝声,一道黑色光柱划破长空,同样射向七夜!

“喝!”

七夜大惊却不意外,似乎早有准备般,身形暴退,斩落的业火刀顺势挥起,横斩……

“咔嚓、咔…”

利器切割声中,漫天鲜血喷洒,残肢断体纷飞。

八个松风学府弟子,被七夜一刀分尸,直接毙命,一个都没逃过!

“轰……”

白光和黑光交际,爆响声中,劲风呼啸,刮地三尺!

本就受创的南宫庆,更是宛若落叶般被掀飞,直接抛飞十数米远,………,

落地,正好落在同时落地的七夜身侧“师傅?!”

七夜没理会身前不醒人事的南宫庆,意外、震惊、复杂等思绪万分,直直盯着猛然出现在自己身前,身穿黑色长老长袍的魏无风!

大章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