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61章 七夜的改变

第一百六十一章 七夜的改变

,段祈福,你是以松风学府执事长老的身份,袭击我阴阳宗秘传弟子?还是以松风学府驻万妙城的负责人袭击万妙城城主?堂堂金丹修士,竟然偷袭一个还未筑基的晚辈,本座真替你燥得慌!”

看着眼前魏无风,心思复杂的七夜还未出声,便听到几年没听过的师傅的声音响起。

迅速整理情绪,便见到魏无风对面数十米处,站着个高冠古服,气势磅礴浩荡的中年人,此时正焦急担忧看着七夜身旁的南宫庆。

“魏无风,你应该清楚他的身份,晚辈口头纠纷也就罢了。若是闹出命来,不但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还可能会引起松风学府和阴阳宗的战争!”

段祈福眉头大皱,紧紧盯着魏无风,语气郑重应道。

“咔嚓

……”

红光一闪,七夜手中业火刀闪电斩落,身旁昏厥的南宫庆连惨叫都没机会,就这么人事不省被斩成两半,血流遍地。

“你……”

段祈福脸色大变,眼神犀利如剑直视七夜,似乎要把七夜千刀万剐。

“大师兄!”

“南宫师兄!”

周围无数人不敢置信脱口喊出,随即呆若木鸡看向七夜,又看向被斩成两半惨死的南宫庆尸骸。

实在不敢相信,金丹老祖段祈福已经这么说了,七夜还是闪电出手,一举斩杀南宫庆,让众人连反应、阻止都来不及!

气氛一时凝重而寂静,众人似乎连呼吸声也消失了。

“弟子七夜,犴见师傅!”七夜翻手收起业火刀,右手抓出,强制扒走南宫庆手腕上的储物手镯,先是恭敬拜见魏无风,而后煞有其事高声解释道:“历代封神试炼彤巨,任何宗派不得因试炼引起的恩怨而寻仇,否则各宗各派群起诛之,七夜身为天南修士界一份子,又是此次封神试炼之首,自然要谨守试炼规矩!这南宫庆想替松风学府再落在封神试炼中的弟子报仇,在场无数人,包括松风学府弟子,都听到了!”

“嗯,没错!不愧是我魏无风的徒弟,没丢为师的脸,也没堕了阴阳宗的威风!如此破坏规矩之人,杀了就杀了,松风学府有任何不满,为师替你接下便是!”

魏无风嘴角一抽,颇为意外深深看了七夜一眼,随即笑容绽放,点了点头眼露欣慰赞赏,豪爽重情高声说道。

在场众人,包括关凤齐齐心中一跳,眼神悲剧、怜惜、讥讽等纷纷看向被分尸的南宫庆,堂堂筑基后期修士,身家丰厚,宝物无数,竟然连祭出宝物的机会都没,直接被斩杀分尸,

若是南宫庆在天午灵,估计会憋屈得再死一次!

“好!好!好!不愧为阴阳宗此代首席弟子,果然名不虚传,希望你不会后悔才好!”

段祈福气极反笑,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连声赞叹说道,看向七夜的眼神,不仅是冰冷的杀意,还有看死人般的无情。

“杀南宫庆者,阴阳宗七夜!”

仇怨既已结下,已经没什么缓解的可能,七夜看也不看金丹修士段祈福,而是语气平缓说道,随即看向谢书杰等四个幸存的松风学府弟子吩咐道:“你们回去禀告宗门,南宫庆破坏万妙城稳定,违反封神试炼规矩,被本座所杀,若是有弟子不服,大可再来寻找本座!”

谢书杰等人心中一凉,不敢与七夜对视,而是看向执事长老段祈福。

“我们走!”

段祈福冷笑看了看魏无风,又看了看毫无惧意的七夜,大手一挥,卷走南宫庆尸骸,轻喝一声率先凌空飞起,划空而去。

谢书杰等松风学府弟子脸色苍白,神情忐忑不敢多留,连忙紧随着御器掠走,还不知道大长老南宫浩然会不会把怒火发泄到他们身上呢!

“拜见魏长老!”

“见过魏长老!”

紧张压抑的氛围一散,关凤等阴阳宗弟子连忙上前拜见。

“你啊你几年不见,还是这般顽固鲁莽!”

魏无风欣慰喜悦,又无奈苦笑看向七夜,摇了摇头叹息道。

“是可忍,孰不可忍!既然他执意求死,七夜自然没必要客气!松风学府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发难,七夜独力承担便是!”

七夜脸色一正,恭敬且郑重应道。

关凤颇受震动看向七夜,她很清楚,这并非七夜冲动鲁莽,刚才即便魏无风没出手,七夜也不会怕了那段祈福,若真拼死一搏,段祈福还不见得胜得了七夜,虽然关凤不知道七夜的底牌到底是什么,但关凤能看出七夜的稳重冷静和自信无惧,关凤相信自己的猜测,更相信七夜的能力心性!

“放心吧!不管发生任何事,自有师傅应付,你做好份内事,专心修行便可!”

魏无风颇为感慨担忧点了点头,随即眼神宠爱,神情大义凛然连声说道。

“谢师傅!给师傅添麻烦了!”七夜心中一暖,颇为感动躬身谢道。

“何谓师徒?!师徒如父子,何需如此见外!难道弟子出事,师傅置身事外不成?”魏无风神情一正,认真说道,随即转头看了看四周开始恢复秩序的诸事,特别是威严屹立的七夜雕像。

关凤等人全都恭敬而沉默静立一旁,不敢打扰。

七夜则是心中一抽,更为郁闷难明,师徒如父子,那自己所为之事,不成了人神共愤,世人指责?

看师傅依旧如此维护、爱护自己,不知道师傅是不知道自己与杜玉、

娘的事,还是毫不在意?

不得不承认,七夜一直不敢面见魏无风,能以如此方式、场面师傅重逢,倒也不错。

“看来几年不见,你确实成长许多了!刚才以封神规矩套主南宫庆,猛下杀手就已经做得不错,至少占据了大义。关于万妙城,你怎么会想到如此办法?”片刻之后,魏无风转头看向七夜赞叹欣喜问道。

“万妙城作为天南屏障,无数年来势力林立,龙蛇混杂,本就无法也不会被统一。加上蛮妖两族随时入侵,即便推行什么政策,也是来不及了。以弟子的想法,不如尽力笼络人心,借势扩大我宗的声威,改变世人对我宗的看法,这在以后的战争中,自有奇效。当然,这不过是弟子一厢情愿的想法,是否作效,还得等待事实验证!”七夜沉思了下 。认真解释道。

“效果自然是有,只是恐怕达不到你所期待的效果,付出和利益不成比例。当然,听说你在封神试炼中收获甚丰,财富够用便可,再多也没用,你要这么做也没什么,也难得你能如此为宗派着想!不管效果如何,其心可嘉!”

魏无风苦笑摇了摇头解释道,随即语气一转,微笑说道。

至今为止,七夜这个徒弟让魏无风极为满意、自豪,至少还挑不出什么大毛病,没让魏无风觉得有什么丢脸之处,除了“师傅谬赞了,弟子愧不敢当!”

七夜眼皮一跳,连忙低头谦逊应道,心中却是寻思着:“从师傅的话语中,听得出师傅一直都在关注自己的行为处事等,自己和杜玉娘的事被流传得沸沸扬扬,师傅自然不可能不知道,为什么师傅提也不提,似乎根本没这回事?”

“即便是魔道,一个连自己的结发妻子都毫不在意的男人,会是个光明磊落,豪情万丈的真汉子吗?”

七夜忽然为杜玉娘感到一阵悲哀,对师傅也有点失望。

可是,回头一想“事实已经发生,师傅除了装作不知道,估计也不知该如何处理,毕竟自己可以算是师傅最得意的弟子,难道因为这个把自己逐出师门?自己也不是故意为之,能不能算不知者无罪?”

其实,七夜更希望师傅能大发雷霆,狠狠惩罚自己一番,这样七夜会更好受些!

下午,万妙城城主府。

七夜、关凤、魏无风等人安排完诸辜,又巡视、熟悉了下万妙城,便折返城主府!

七夜名义上虽然是个城主,而且所辖城池不小,但万妙城是由无数个势力瓜分,各掌各事。除非七夜贪恋权力,事必躬亲,否则基本没七夜什么事,便是关系整个万妙城的大事,也是由各宗各派负责人商议决定,当然,最后决定还是需要七夜表态,身为城主占据的分量最重,和分管东南西北四大城区的四大超级宗派的权限等同。

城主府内堂,七夜盘坐卧榻之上,〖体〗内法力狂暴,使得周身劲气满溢,一阵阵白中带黑的气雾袅袅蒸腾,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一阵青……

魏无风颇为紧张守护一旁,死死盯着盘坐修异,冲击桎梏的七夜!

“呼……”

足足半个多时辰后,七夜睁眼,红光吞吐若火焰,一口浊气长长吐出,脸露沮丧、懊恼、纳闷!

“还是不行吗?”

看到七夜如此,魏无风满脸失望,颇为担忧关问道。

“不知为何,弟子服食不下十颗筑基丹了,总感觉随时便能突破,可总是彷佛隔着层轻纱,就是无法彻底突破!”

七夜垂头丧气且颇为懊恼应道。

“没道理啊!为师查过不少典籍,蛮族中偶尔也会诞生身居蛮族血脉和修仙灵根者,并做到蛮仙双修,只是侧重点不同,绝大多数都是以蛮族功法为主。但古往今来,蛮仙境界齐头并进者不在少数,更有不少修仙境界突破筑基期!”魏无风眉头大皱,疑惑担忧沉思着缓缓说道。

“弟子猜测,可能是弟子具有的血脉,需要大量杀戮,走的是以战养战,以杀止杀之道:而修仙忌讳业力,除非专修杀道,否则基本不会滥杀无辜,所以相互冲突!因为弟子每次突破瓶颈,总会遭遇到大量心魔反扑、侵蚀!”

七夜苦笑了下,沉思着缓缓说道。

“应该不是!你身上的业力煞气,已经被《合欢炼魔诀》炼化、淬炼完毕,而且能随时逆转,不会成为桎梏才是!”

魏无风摇了摇头应道,言语虽是不敢肯定,语气却是颇为自信。

“那应该是弟子心境未到吧!毕竟弟子踏上修行之路才几年,修行速度太快了!心境根本跟不上肉体、修为的进度!以弟子感觉,心理因素占据绝大多数原因!”

七夜沉默半响,感受师傅浓厚的关怀,语气肯定许多说道。

“或许吧!你放心,以你的资质和潜力,绝对不会止步筑基期,肯定有解决的办法!为师会想办法解决帮你解决的,若是能找到上古流传下来的炼心大阵或轮回果,那肯定没问题了!反正你蛮族境界也不低,法体双修,战斗力比起任何筑基期修士或巫兵都不弱,暂时是无需担忧!”魏无风百思不得其解摇了摇头,只能暂时接受七夜的猜测。

“哎一切随缘吧,让师傅如此操心,弟子实在惭愧!”

七夜认命般叹了口气,语气嘘吁说道。

“你是为师的弟子,为师不操心就枉称师傅了!”魏无风狠狠瞪了七夜一眼哂道,顿了下接道:“好了!你休息吧,别想太多,总会有办法解决的,世上没解决不了的难题!”

“恭送师傅!”

七夜起身恭敬见礼!

“其实,白天为师若不出手,以你的实力,根本也不怕段祈福那老酸儒吧?”

魏无风走到门口,忽然转身看向七夜说道。

“…”

恭送师傅的七夜愣了下,随即沉思应道:“谈不上怕不怕!毕竟弟子也不是泥捏之人,躲避应该没问题。这里毕竟是万妙城,而弟子是万妙城城主,只要不是行差踏错,胡作非为,相信城内各宗长老,也不会任由段长老乱来!”

“嗯!确实如此,不过那南宫庆毕竟身份特殊,你还是小心些好!”魏无风点了点头,看着七夜关心叮嘱道。

“弟子明白!”七夜点头应道。

魏无风似笑非笑摇了摇头,脚步缓慢出门,缓缓没入黑暗之中两年不见,师傅魏无风不但为蛮妖两族之事劳累奔波,还一直担忧七夜修为境界之事,修为进展是不慢,容貌心理却似乎苍老了不少。

“也不知道自己所为,到底是对是错!反正自己也没存害人之心,只是提防罢了!”

透过窗户,看向寂静清幽的月夜星空,七夜心中颇为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