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62章 大智若愚

第一百六十二章 大智若愚

翌日清晨。

“禀告城主,城西区域负责人段祈福提议议会,东南西北四大区域负责人携天锋宗、圣言教、天剑宗等负责人齐至议事堂,等待城主前往主持!”七夜正运功修行间,府内严总管忽然前来汇报道。

“知道了!请他们稍等片刻!”七夜睁眼应道,随即不屑冷笑。情况很简单,肯定是自己击杀南宫庆引来的后续风波!

说实在话,若非坐上万妙城坡主的位置,收入颇高,行事方便,又能奔七夜初步聚敛信仰之力,七夜还真对城主之位一点兴趣都没。

毕竟万妙城各职各事,都是由各宗各派瓜分把持,从上到下,诸事自主运行多年,根本无需七夜操心,也插不上手。城内职位越高的官员,

除了收入越高,并无多大优势,既掌握不了主方向,也管不到细处。

直到日上三竿,七夜才以步行的速度,缓缓走向议事堂,让跟随身后的护卫、随从等颇为焦急,又不敢催促!

“见过城主!”

七夜一入厅堂,众位负责人并未愤怒焦躁,个个不紧不慢,脸色如常见礼。

其中阴阳宗负责人是魏无风,天心派负责人是甘欲水,大禅师负责人是普桑禅师,松风学府是段祈福,还有天锋宗的金玄上人、圣言教的赵永亮、天剑宗的袁谭伟等等二三十人济济一堂。

“本座方才上任三天,城池都没看完,各位就急着召开议会,还真是尽职尽责啊!”

面对众位长辈,七夜只是朝师傅魏无风、甘欲水、普桑禅师等半有善意的人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其余直接无视,边走向厅堂中间的太师椅,边说道,语气戏诡。

落座之后,也不待众人出声,再次接道:“原本本座打算只是混混日子,修习功法也就罢了,看来有人看不得本座太过清闲了。也罢,

既然某些人不想让本座清闲,那有事说事吧。本座忙得很,没空跟某些实力强大却狗站马槽的强者浪费时间。当然,本座身为城主,如果清闲不下来,那在座很多人,肯定会比本座更忙!”

说话间,缓缓环视众人,眼神最后落在脸露冷笑的段祈福身上,威胁的意味极为明显!

“狂妄!在座哪个不是你的长辈、前辈,无知小辈竟敢自称本座,大言不惭!”

天锋宗金玄上人眉头一皱,语气不悦呵斥道,在座不少人也是脸露深有同感之色。

“这里是城主府议事堂,就事论事,就职论职。如果这位老先生眼睛没瞎,应该看得到本座坐在此处主位,你坐在下方,还不明显吗?若不服气,尽可向天南联盟抗议,就怕你不够资格!”

七夜不屑瞥了金玄上人一眼,毫不留情讥讽道,顿了下,摆手接道:“当然,如果要叙旧闲聊,这位老先生大可到本座所住地方门外等等,说不定本座心情好,会陪你聊聊家常,拉拉鼻系,即便论个前辈、晚辈也无不可!”

“……”

众人错愕,一时没人接话反驳,毕竟七夜所说也没错。认真说来,在座所有人都是七夜的部下。

“竖子无知狂妄!”

金玄上人老脸暗红,不屑瞥向七夜哂道,因为七夜最后话语的意思,便是说心情好,跟金玄上人比试也无不可,自是看不起金玄上人的实力。

要知道金玄上人可是金丹初期的强大存在,而且是出自擅长攻击的天锋宗!

“好了!此处是议事堂,不是酒楼客栈,闲话少说吧!”

魏无风眉头大皱看向金玄上人,语气不悦说道。

众人沉默,其实魏无风和七夜所说倒也没错,更让人没法反驳,毕竟他们可不是真是闲着没事干,来这里磨嘴皮子而已!

“众人来得正好,本座昨日巡视全城,发现不少区域的子民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更有不少流氓恶霸欺压善良,恃强凌弱,如此生活环境,民心何在?蛮妖大军一到,谁还有心思抵挡大军?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真不知负责各区各域的宗派势力到底如何管辖行事的?是否只知自身修炼,宗派利益,而不顾大体,无视平民死活?虽然本座不想管事,但若是某些人居心叵测,破坏天南稳定,搅乱万妙城形势,本座确实有理由怀疑此宗派势力与蛮妖两族勾结,其心可诛。必会向长老会进言,录夺其负责区域与应得利益,并撤换进驻势力!”看没人出声,七夜环视众人自顾自连声说道,使得不少人微微色变,方才接道:“本座出钱出力安抚民心,稳定形势,凡事无愧于心,任何人无法指责。即使长老会不会接受本座进言,但本座却是名正言顺的城主,所有需要本座点头之事,都别想通过,全都无限期搁置,除非某些人有能力把本座拉下城主之位!…,

“好了!本座想说的话都说完了,现在轮到你们说了。但是,希望大家三思而后行,认清自己,明白自己的身份地位!”

话落,七夜拿起身边灵茶,悠哉悠哉自顾自轻酌慢饮,等待众人发言。

静!

寂静!

在座二三十个宗派长老纷纷面面相觑,没人出声。

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七夜的话很直白,威胁很明显,却让人不得不重视,直接堵死了那些打算为难七夜的人的。!

毕竟七夜再怎么说,也是名正言顺的城主,虽然明言不管事,却不是真正的傀儡,七夜真要那么做,他们还真没办法。

县官不如现管,再没用的城主也是城主。就如七夜所说,除非那些准备发难的人有能力把七夜拉下城主之位,否则也只能打落血牙往里吞了!

可是,超级宗派首席弟子的七夜,似乎只做善事,没犯过什么大错,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啊?!

一柱香……

……,

在座众人,不愧为修为强悍的修士,在落针可闻的环境中静坐许久,没人露出丝毫不耐烦、焦躁等神情,依旧风轻云淡,脸色如常。

“既然没人有事讨论,那就这样吧!继续维持城中现状,努力备战,以迎蛮妖大军前来!以后如果没什么要事,就别没事找事,浪费大家的宝贵时间了!”

两柱香时间后,七夜猛然站起,引得众人纷纷注视,脸带微笑说道,顿了下,笑容收敛,语气认真接道:“还有,屹立在各个区域的本座雕像,市场定价为五万灵石,各个区域享受城中福利,都有负责守护的义务,若是损失一个,则十倍赔偿,否则所在区域税收每座增加一成,所有相关势力的利益,全都削减一成或拖延一年发放,就这样!”

话落,七夜不管在场任何人,直接无视众人,踏步前行,晃悠悠朝走向厅堂大门!

留下厅堂内众位长老面面相觑,心思各异。

“咔嚓……”

脸无异色的段祈福手掌一紧,手中玉石雕成的酒盏直接化为膏粉,杯中灵茶凭空蒸发!

段祈福原本是拉上众人,打算给七夜一个下马威,阻止七夜如今正在执行的事,就是立雕像、发大米、分灵石等善事,其实这些事对他们没什么好处,也没多大坏处,这么做纯粹是为了恶心七夜,可七夜毫不勾心斗角,开门见山威胁,为这点小事与城主撕破脸皮,根本不值得!

至于南宫庆被杀一事,那牵扯到封神试炼数千年来的规矩,私底下还好说,却没法拿到场面上明说、发难!

“大师兄厉害!”

七夜带着府内严总管等人走出议事堂,走出城主府,阴阳宗弟子兼七夜护卫统领,筑基后期修为境界的雷雄双眼发光,佩服万分赞道。

“少爷英明神武,三言两语化解莫大危机!”严总管暗叹了声,佩服赞道。

“你们太高看我了,其实道理很简单,他们何尝不知道根本没有站得住脚,上得了台面的理由发难,只是想压压我的气焰,恶心我下而已!跟他们拐弯抹角地勾心斗角,慢慢扯皮正顺了他们的意,直接了当挑明,值得不值得,他们心中自然清楚!”七夜无奈苦笑摇了摇头解释道。

修士虽说凌驾世俗之上,但修士间的为人处事却与世俗差不多,而且还比凡夫俗子理智得多。

前半生,七夜是粱国皇室,皇帝亲弟,手掌军权,争权夺利那一套七夜虽然没参与,却也不陌生三如今,是超级宗派阴阳宗首席弟子。

可谓背景深厚,只要七夜严格律己,没有行差踏错,凡事占着大义明理,根本就不用惧怕什么。

当然,这也是七夜懒得把时间耗费在那些毫无意义的勾心斗角之上。

“咦?!她怎么会在这?离去的速度好快,是找我?”行走间,七夜忽然感受到附近出现一股熟悉的气息,眼角一瞥,正好见到一个曼妙玲珑,淡泊优雅的背影转过街角消失,气息迅速远去,不由心中一震,疑惑嘀咕道。

“里面有两百万灵石,你们帮我去收购各种强大阵法吧!只要阵法够好,尽可买下,若是不够先行垫付!我有事离开下,你们不用跟来!”迅速寻思,七夜翻手把一个储物袋塞入严总管手中,朝严总管和雷统领吩咐了声,身形一晃掠空而起,独自直朝城外射去!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