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90章 量力而行

第一百九十章 量力而行

“嗷……”

看到炼狱散人也出手了,王离惊怒交加,猛然仰天咆哮,声震四野,再次化出本体魔鳞王虎,乃八九米大小,周身黝黑铁甲,威武凶悍的庞大巨虎!

“砰。。。”

魔鳞王虎巨爪迎空一抓,十数丈大小的庞大风刃直迎恐怖巨刀,巨响声中齐齐消散。

同时身躯一抖,密密麻麻的风刃出现,狂风骤雨般直朝高大煞神斩去,威如千刃齐发,破空刺耳!

“大周天星罗魔功!”

业火刀攻击失效,七夜并不意外,身形一晃,九个“七夜”呈扇形出现,本尊祭出业火刀,其余分别祭起翠山峰、定神缚魔索等法宝,或者双日争天、三阳开泰、魔火蚀骨、魔火黑莲等各种法术!

九个“七夜”一起爆发,毫不在乎法力消耗第全力出手,而且全是绝技,魔鳞王虎却也不敢轻视!

“万魔蚀骨!”

凝聚而出的煞神被密集风刃打得剧烈涟漪,恍惚不定。炼狱散人手印一掐,天煞魔幡摇曳数下,泉涌般的煞气血云,潮水般的魔魂涌出,铺天盖地涌现魔鳞王虎,挤满了数十丈空间。

“嘶,。。。。”

魔鳞王虎惊怒交加,再次咆哮一声,震耳欲聋,肉眼可见的波纹涟漪荡漾而开,同时数以百计的风刃紧随着四面八方爆发!

“铿、铿。。。。”

烈火包裹的业火刀落下,斩破无数风刃,突破声波波纹,斩在魔鳞王虎鳞甲上,魔鳞碎裂鲜血激龘射却是无法斩入虎躯。

“轰111111”

翠山峰和定神缚魔索还未落下,便被宛若灵蛇翱翔的碎岳鞭甩飞,根本无法靠近。其余法术,更是纷纷被声波震散或风刃击散!

“啵、啵、啵……”

炼狱散人所发的煞气血云和魔魂,同样不是被震散,便是被击散,却是难以奈何魔鳞王虎!

炼狱散人法力疯狂运转浑身浓厚黑雾不停涌出,天煞魔幡魔幡猛然暴涨到数十丈大小,宛若遮天蔽日横在魔鳞王虎上方猛然卷落!

“叮叮咚咚。。。。”

震荡必神,似乎直接在灵魂深处响起的叮当声起,咆哮天地,风刃蜂拥的魔鳞王虎,庞大身躯摇晃数下,波纹猛然暗淡,风刃消散大半。

“哧、哧。。。。。”

凌厉呼啸的萧笛声起七夜手掌一翻,御梦封神笛入手,身化参与射向心神被夺的魔鳞王虎,猛然点出!

“咔嚓。。。。”

硬物碎裂声起,御梦封神笛硬生生击碎墨鳞甲,刺入魔鳞王虎〖体〗内!

“嗷。。。”

一阵有气无力的咆哮声起,庞大的魔鳞王虎宛若酒醉虎躯摇晃,蹒跚数步,猛然栽倒111111

“呼!”

天煞魔幡卷落魔鳞王虎蓦然消失不见,让天煞魔幡卷了个空。

与此同时,七夜速如旋风射开。。。。

“呃。。。。”

炼狱散人神情一僵,眼神疑惑且古怪看着忽然消失的魔鳞王虎方位,又看向躲开的七夜,脸色数变!

炼狱散人对自己的宝物“荡魂魔铃”颇有信心,影响魔鳞王虎片刻心神肯定没问题!可魔鳞王虎已经化形而且妖族的肉躯强悍比蛮族也不逸多让,哪会那么容易击杀七夜不知道搞了什么鬼,直接让魔鳞王虎失去意识并直接收取了!

散族已除,炼狱长老,我们是否该刮分灵药了?晚辈说话算话,你五我四!”

炼狱散人错愕间,七夜缓缓走向逆元果树,看向炼狱散人说道!

“你怎么做到的?”

炼狱散人死死盯着七夜,忽然问道!以炼狱散人数百年的阅历、经验,却是怎么也搞不懂七夜到底如何让魔鳞王虎失去意识,并闪电收取其尸骸!

“什么怎么做的?多亏了炼狱长老的荡魂魔音啊,才让晚辈有可趁之机!”

七夜“疑惑”看向炼狱散人反问道,随即恍然大悟,满眼“佩服”应道!

“是吗?这么说来,魔鳞王虎是本座击杀的咯?那魔鳞王虎的尸骸、遗物,是否该归本座所有呢?”

炼狱散人眼中寒光一闪,身形一晃,拦在走向逆元果树的七夜身前,似笑非笑说道!

“啊?!不会吧,以炼狱长老的修为境界,难道还贪图这点尸骸?逆元果,价值连城,你五我四足够了吧?”

七夜脸露错愕,随即不敢置信看着炼狱散人说道!

“本座可没七夜城主那般富有!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化形期妖兽的尸骸,那灵器级别的灵鞭和本身财富先不说,相信王离能走到此处,在大洞天内肯定收获匪浅吧?”

炼狱散人毫不在意冷笑连连,理所当然说道!

“这不大好吧?按典探险寻宝的规矩,若非事先约定,谁先得到就是谁的了?何况最后致命一击,可是晚辈所发!”

七夜眉头大皱,语气转冷应道!

“刚才七夜城主还说全靠本座的荡魂魔音呢?这么快就改变说法了?

炼狱散人大有深意看来七夜一眼说道,看七夜不置可否的神情,不由脸色一沉质问道:“看样子,七夜城主是绝不会让出咯?”

话落,天煞魔幡再次祭起,悬浮头顶,黑雾弥漫,眼露凶光!

“你确定要这么做?炼狱长老就这么有把握留下晚辈?”

七夜看了天煞魔幡一眼,语气郑重缓缓问道!

“能否做到,试试便知!七夜城主若胜得了本座,那些战利品自然归七夜城主所有!”

原本炼狱散人还有点忌惮七夜的身份地位,此时既然发展到现在,炼狱散人干脆撕破脸皮说道,天煞魔幡一摇,浓厚血云煞气和密集魔魂蜂拥而出,直扑七夜!

“呜、呜、呜。。。。。。”

天煞魔幡一动,七夜终于体会到王离之前的感觉,只觉耳际嗡鸣,心神震荡,宛若置身尸山血海的炼狱,鬼哭神嚎,阴风阵阵!

还未接招,七夜修为、心神,便先被削减三成了!

“凤翼天翔!”

围攻王离的连续爆发,使得七夜如今法力所剩无几,立刻激发体龘内蛮力,周身肌肤璀璨如金,浑身烈火蒸腾包裹,右手一挥,漫天尖光呈现,鹏首凤身,鹏翼凤翎的鹏凰异兽浴火而出,直朝密集魔魂扑去,同时双足一蹬,腾空暴退!

“鹏凰圣衣!”

暴退之际,七夜沟通鹏凰星座,召唤鹏凰圣衣!

“咔嚓、咔嚓。。。。。”

金光大作,一件件精巧华丽,巧夺天工的盔甲部件,不停自动穿戴在七夜身上。。。。。

落地!

七夜身穿纯金盔甲,背展鹏翅,下有凤翎,浑身烈火吞吐数丈,火光映天,宛若浴火而出,显得威武不凡而神秘强大!

“咦?!圣巫一族的圣衣?黄金圣巫?!你。。。。。

随手一招被七夜破去,炼狱散人本就没打算能秒杀七夜,倒也不意外,反倒被穿上圣衣的七夜震撼了下,满脸错愕且不敢置信!

“尊称你声炼狱长老,是本座尊老爱幼,并非怕了你!本来本座还打算遵循约定,刮分圣果!既然你个老不死的自己找死,那本座就不客气!”

七夜双眼微眯,杀意凛然直视炼狱长老冷声说道!

炼狱散人,好歹也是凶名远播,闻名已久的强者,不穿上圣衣,光靠法力无几的修为,和黄金级别初期的圣巫实力,七夜还真没多少信心留下炼狱散人,这也是七夜没立刻过河拆桥的主要原因,倒不是七夜真那么伟大仁德,毕竟凶名赫赫的炼狱散人,也不是什么好货!

“嗖。。。。”

炼狱散人双眼一缩,二话不说,忽然身形一晃,化为血色残阳破空遁走!

“想走?!晚了!”

七夜冷笑一声,自己既然已经穿上鹏凰圣衣,自然不可能轻易放过炼狱散人,身形掠起,速如流光朝炼狱散人追去,加上烈火包裹,看上去就像流星划掠般,速度还快上三分!

鹏凰星座,本就擅长速度和火焰。

论起速度,七夜还真没怕过谁!

“哧、哧、哧。。。。。”

眼看即将追上,七夜大手一挥,数百上千根火羽凝聚而成,宛若暴雨射出!

“呼!”

“噗、噗、噗。。。。。。

密集沉闷声响中,一面庞大黑旗蓦然出现,挡住密集火羽,一根都没落下!

“大鹏展翅!”

七夜蓦然加速,身若翱翔九天的大鹏起伏,瞬间超越炼狱散人,挡在前方,烈火焚天,无数金光朝四面八方激龘射而出。。。。。。

“凤翥鹏翔!”

速如闪电的攻击,宛若流星雨爆发,犹如金光迅掠,直接淹没惊恐而措手不及的炼狱散人!

“砰。。。。。”

身穿血袍的炼狱散人半空坠落,沉闷声响中溅起大片烟尘,直接毙命!

“此地强者众多,并非之前帝皇考验之地!不能一味依靠圣巫实力,暴露鹏凰圣衣,否则若是传开,后果难料,必须尽快提升法力修为才正道!”

解除鹏凰圣衣,落地收起炼狱散人尸骸,又迅速摘取“逆元果”七夜眉头紧皱沉思道!

“反正以自己的实力,即便穿上鹏凰圣衣,顶多堪比金丹后期强者,根本不是九大势力的对手!即便此地珍贵宝物肯定很多,却也不可自不量力,还是找个地方,先炼化逆元果,免得浪费圣果,而后争取尽快提升修为才是!”

观察四周之际,七夜思考着接下去的走法,随即眼神定在数里外密集优美的树林,身形一晃射去…。。。。

逆元果,七夜不过是从古籍得知,具体如何,七夜自然不清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