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98章 谜底揭晓

第一百九十八章 谜底揭晓

“噼里啪啦……..

良久,七夜浑身烈火吸入体龘内,站起,浑身骨骼噼里啪啦作响,似乎换了个肉躯般,全身充满了力量!

“呼……”

做个深呼吸,神清气爽,似乎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都在自主呼吸,而且吸入仅仅是天地灵气,呼出的是体龘内细微的杂质!

拳头一握,宛若手握乾坤般自信、强大、满足!

这不仅仅是实力强横的缘故,不只是如黄金圣巫那般力量能撼动虚空的“手握乾坤”感觉,而是初窥法则,握事如握天地法则的“手握乾坤”之感!

这就是修巫与休闲的差别,这就是金丹期!

七夜心思一动,身形缓缓浮起,凭空浮起,凌空虚浮数尺,眼神冰冷俯视宛若烂泥瘫软在地的魏无风,此时的魏无风,发须皆白,疾白的白,而非苍白如雪。浑身肌肤皱褶如老树皮,整个人宛若八九十岁,一只脚踏入棺林的老人!

金丹期,初窥法则,肉躯不再受凡人之躯所限,可以光靠肉身飞天遁地,遨游天下!

而七夜,直接从筑基期第八层,飙升到金丹期第三层,可谓是一朝得道。

以七夜的资质、根骨和修行速度,至少省却了五十年苦修,若是换成其他修士,至少省却了百年苦修!

“你……好……狠!”

仰望凌空悬浮的七夜,匍匐瘫软在地,虚弱无力,连起身也难的魏无风,不甘、怨毒、恐惧盯着七夜似乎初次认识七夜般咬牙切齿声音颤抖且有气无力!

《移经化脉换血大法》,施展失败的结果,就是反噬。

施法者不仅是修为会被对方吸走,连灵根也是如此。而承受者如果抗住《移经化脉换血大法》的反噬,不仅能得到施法者的修为,也能得到灵根。

可是,七夜没接受魏无风的灵根而是直接废掉,也就是说,魏无风如今没有灵根是真正的凡夫俗子了!

魏无风没立刻死亡,主要是他以金丹期修为,淬炼百年的肉身在撑着!

当然,别以为《移经化脉换血大法》施展容易,别的不说,光是必须施法者自愿施展,且对承受者的一切了如指掌。还需要双方心理、修为、肉体等等许多苛刻的因素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双方得承受得住功法成功或失败的反噬。无数年来,成功的例子屈指可数。

这也是阴阳宗中,《移经化脉换血大法》如此逆天功法,知道的人那么少的主要原因!

“谢谢夸奖!蒙你多年教导,只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拜你所赐,让我省却了至少五十年苦修,正好能在波澜壮阔的混乱时代爆发前拥有自保和奋斗的实力!”

七夜俯视苍老欲亡的魏无风,语气平静缓缓说道。顿了下,挥手一道粉红色“太极元气”射入魏无风体龘内,淡淡接道:“放心吧!无论如何,你对我确实有恩,这是事实!所以,你不仁我不能不义!我不会杀你,以你的状态不出意外的话,再活个二三十年应该没问题!”

“你不怕我暴露你的秘密?!”

“太极元气”融入体龘内魏无风精神一振,脸色红润许多,说话也比较利索了,不由颇为疑惑脱口而出。

“怕?!怕什么?我还怕你不暴露我的秘密!”

七夜淡然一笑,嘴角撅起讥讽道,随即接道:“对了!忘了你现在没有灵根。如果有人追查,估计你想保住任何秘密都不可能了!”

“你……好!好!好!不愧为我的弟子,够狠、够绝!这么说,你之前让我搜身、探察储物手镯,都是故意的了?就是想让我证明你的清白?!证明那些遗失的至宝,并未在你手中?”

魏无风神情一僵,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即脸色数变,恍然大悟怨毒盯着七夜咬牙切齿冷笑说道!

“不愧我师父,虽然修为没了,这智慧、心机,确实不凡!这样也好,相信以你的智慧、心机、手段,还能活很久,至少颐养天年应该没问题。如果你有命进入世俗界,富甲一方肯定没问题!当然,如果你不想便宜我,有勇气自杀,看在曾经师徒的份上,我也不拦你,随便你!”

七夜降落在地,缓缓走向魏无风,连声赞叹道,随即探手一抓,把自己的储物手镯等物品,包括魏无风的储物手镯,全部抓起!

“哼!你以为别人会相信吗?”

魏无风不屑冷笑一声说道!

“信又如何?不信又如何?不管信不信,事实摆在眼前,堂堂金丹老祖,难道我区区一个筑基期小修士,有没有藏私都查不出来吗?”

七夜缓缓戴上自己的储物手镯,并翻查魏无风的储物手镯,语气随意应道!

“呃……”

魏无风神情一僵,一时说不出话来。顿了下,重重叹息一声,忽然绽颜一笑,语气平静下来,看着七夜说道!

“虽然我居心不良,但是,如你所说,至少我对你的恩德和栽培是事实!看你表现,似乎早就知道我的计划,并很早就开始谋划应对!我很想知道,你到底如何发现?别说董谷芹和杜玉娘所说,这是侮辱你我的智慧,我很清楚,她们没这个勇气!”

“嗯,确实如此,你一直都在关注着我!如果她们告密,不只是她们,我也无法幸免,而且下场都会很凄惨,所以她们肯定不敢说出来!”

七夜绽颜一笑,点了点头颇为赞同应道,顿了下,摇头叹道:“不知你信不信!其实,在这个世界,没有谁比谁聪明,也没有谁比谁傻。所谓聪明,只是比别人站得高、看得远,眼光更长这意志更坚韧而已!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这个世界,只有谁比谁的实力、势力、资本强而已!当别人是傻子的人,自己就是那个傻子!”

“其实,我自己有多大价值,多大资质、根骨,我自己就算不是很清楚也有自己的衡量!当年夜迦城之时,我就清楚你们的用心了!否则我为何拒绝你们四大超级宗派长老的收徒之心?情愿带着残兵败将,躲避到断天山脉苦修隐居?你真以为我只是讲骨气,只是不想认贼作父吗?当时我正好国破家亡,只要能报仇,有什么做不出来?有什么苦吃不了?”

“其实,你一直做得很好,真让我有点感动了,也一直认为你至少行事光明磊落还有点血性和良知!”

“你的计划很完美,事无巨细,都谋划得很到位!可惜,你千算万算,却漏算了一点,就是漏算了……蛮族功法的神奇!或许,这是天意吧!在我从巫人之境,突破到巫兵之境,激发火神之眼之时!正好看到你躲藏在擎阳峰峰底的身影看穿了杜玉娘不安、复杂的心思,看到了董谷芹的自责愧疚!你说,当时我会怎么想?”

“至于我如何瞒过你的探察,以你的金丹修为,连我区区一个筑基期小修士的修为都看不穿!其实很简单,是因为太上长老燕天英,以他的修为境界你认为他能否看穿你的心思呢?不同的是,他比你理智和精明多了也没你这么自私,所以他亲自炼制了个‘禁神圈’帮我隐匿修为,反将了你一军!别说你,就是普通化神大能,都不一定能看穿!”

“不必疑惑燕天英所为,他想什么,我很清楚!难道你就没想过,就算你成功换取到修罗血脉,你以为就凭你,瞒得了修为通天,执掌修罗界百万年的阿修罗王吗?你怎么就没想过,如果阿修罗王发现事实,发现天南四大宗派覆灭了他的后裔。

唯一有潜力的后裔,却死在阴阳宗,死在你手中,你以为阿修罗王会放过你吗?会放过阴阳宗吗?”

“别心存侥幸,对于修士而言,所谓后裔,那只是一段回忆,一种怀念而已。即使人间界真的没有继承修罗血脉的人了。但是,修罗界呢?阿修罗王会缺少血脉继承者吗?以他的神通,随手就能造出一大堆了,还会在乎你?!你真的很自私!”

也不给魏无风插话的机会,七夜很大方地连续解释道,最后接道:“我的话说完了!也全部解释了,你还有什么想问?还有什么不明白?”

“哼!成王败寇,你胜了,自然说什么都行!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当年夜迦城,长期待在世俗界,刚刚突破到炼气期的你,有那智慧和心机吗?!”

魏无风脸色数变,从呆滞到悔恨,从恐惧到反省,从不甘到悲哀,最后听七夜所说,不由讥讽冷哼一声哂道!

“不是我把自己看得太高,而是你们太低估我了!如果我说,当年你们一出现,我就已经知道你们的身份来历,四大超级宗派的强大,你信不信?”

七夜苦笑摇了摇头应道,顿了下,颇为惋惜接道:“当然,比起你们,我确实还是差了不只一筹,否则也不会看错你,拜你为师。直到激发‘火神之眼’才发觉,直到你施展《移经化脉换血大法》的前一刻,还奢望着你能回心转意!不管你信不信,我多多少少,对你还是颇为感激!”

重生之事,确实匪夷所思,也是七夜最大的秘密!不知道的人,确实会认为七夜这么说,是自吹自擂!

一百八十年散修生涯,虽然七夜到死也是个低级修士,见识不多,视线狭隘,但也不白过,至少见识过无数人性黑暗,人生无奈!

七夜一直坚信,这个世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