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01章 国有国法

第两百零一章 国有国法

“呃……,

普桑禅师神情一僵,一时愣愣看着七夜,连经常挂在嘴边的佛号也忘了说!

其他人更是呆滞错愕看着七夜,以为幻听,毕竟七夜这么问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刚才,萧宇铭还说“‘玉’加之罪,何患无辞”七夜更狠,直接安了一堆罪名在中年书生头上!

“哼!”

中年书生不屑冷哼一声,鄙夷看着七夜,想看七夜到底搞什么‘花’样!

“普桑禅师!你身为万妙城通判,代表大禅寺执掌刑罚,希望你秉公处理,大义直言!否则本座不介意向长老会反应你的不作为,且包庇之嫌!”

普桑禅师沉默,七夜脸‘色’更黑,语气不善冷声道!

“依照万妙城刑律!欺上瞒下者,按照情节轻重,罚没一千到一万不等的灵石,处于一到十年不等的拘禁,而后逐出万妙城:挑衅滋事者,按照情节轻重,轻则禁锢修为,打入牢狱,而后逐出万妙城:重则废除修为,处于极刑:造谣毁谤者污蔑尊长涉嫌破坏稳定,勾结异族者,经调查,若是属实,则直接处于极刑!”

普桑禅师沉思片刻,面无表情,宛若背诵般老实应道!他也不说谁对谁错,反正据实回答便是!

“执法弟子何在!拿下此人!”

七夜满意点了点头,俯视下方无数仰望的修士,语气平静喝道,声音不大,清晰传遍十数里范围!

静!

寂静!

一时没人出声,更没执法弟子出现!

“哼!”

丰年书生不屑冷哼一声,挑衅嘲讽看着七夜!

“护卫队听令,拿下!”

七夜双眼一眯,也不在意没执法弟子应和,看向慕容无情、关凤等人冷声喝道!

“大师兄?!”陆少卿脸‘露’焦急脱口喊道,迅速传音给七夜道:“此人南宫靖,松风学府长老,南宫庆的二叔,南宫浩然的嫡子,金丹中期强者!不管是其身份,还是实力,最好别把事情闹大了,再说我们不一定奈何得了他!”

“你敢?!”

中年书生看七夜不似虚言恫吓,脸‘色’微变瞪着七夜喝道!

“嗯?!”

七夜不悦瞪了陆少卿一眼,使得陆少卿神情一僵,讪讪不敢多说,七夜冷笑看向中年书生接道:“无论何人!你敢犯法,本座就敢执法!护卫队听令,若是拒捕,格杀勿论!”

陆少卿只是传音,并非直接说出来,七夜就权当不知道,也终于清楚中年书生为何为难自己,敢情是替侄子南宫庆报仇,同时自恃修为强大,自己奈何不了他?!

“动手!”

众人还有点迟疑忐忑,叶萍萱脸‘色’一正,率先喝道,同时翻手祭出柳叶刀!

“嗖、嗖、嗖

密集破风声起,不只升空的护卫围向中年书生等人,城主府更有数百名护卫迅速飞起,这些全是‘阴’阳宗派遣来听从七夜号令的弟子!

毕竟光靠慕容无情、陆少卿、关凤等数十个护卫,想拿下金丹中期的中年书生,还力有未逮!

“嗯?!”

中年书生脸‘色’发青,颇为难堪死死盯着七夜,手中书籍古册展开,金丹老祖的强横气息爆发,磅礴浩瀚的气息宛若气墙飘渺隐现!

中年书生身后十数个身穿松风学府服饰的弟子,更是祭出各种法宝,法力运转,全力戒备!

“……”

慕容无情、颜泰、关凤、萧宇铭及众护卫为难看向七夜,毕竟这要真打起来,那可不是小事了!

“众人听令!协助罪犯拒捕者,视为同党,罪加一等,当场格杀!”

七夜脸‘色’微变,语气认真紧随下令,眼神死死盯着关凤、萧宇铭、陶雄等人,看他们如何行事!

“众护卫听令!四相诛魔阵!”

看七夜不像是吓唬松风学府弟子,而是来真的,叶萍萱反应最快,迅速‘交’声喝道!

三百个‘阴’阳宗弟子担任的护卫,早就训练过无数次,本能般迅速移动,站定“四相诛魔阵”各个方位!

“陶雄队长!把他拿下!”

众护卫围困中年书生及众松风学府弟子,看中年书生和松风学府弟子只是防备,并未出手,叶萍萱看向陶雄下令道!

“……”

陶雄做了个深呼吸,硬着头皮飞向中年书生,毕竟双方修为差距太大,压力不小啊!

“你敢?!”

中年书生双眼一瞪,磅礴浩然正气爆发,狂风扫落叶般掀飞靠近到十几米距离的陶雄,直接震飞数十米,却也不敢下杀手!

“此人抗拒执法,袭击执法弟子,其罪当诛!杀!”

“孤渺绝刀!”

金丹中期罢了,嚣张什么!等的就是你还手抗法,不待事情继续发展,七夜双眼一眯,晴天霹雳般暴喝一声,业火刀祭出,漫天刀芒凝聚为一数十丈长恐怖巨刀,直斩中年书生,势若开山,杀气冲天,显然动真格的了!

金丹中期,确实很强!换了以前,七夜可能真奈何不了他,现在嘛!

“承天效法!”

中年书生脸‘色’一变,手中书籍古册一展,磅礴浩瀚的浩然正气凝为‘肉’眼可见的紫‘色’光罩,挡住四面八方!

“轰……”

恐怖巨刀落下,巨响声中,却是无法撼动紫‘色’光罩!

“嗖、嗖1!嗖一一一一,

叶萍萱第一个祭出柳叶刀,斩向紫‘色’光罩,关凤第二个出手,紧随着,数百个法术、法宝,‘潮’水般轰击而下!

“嘤……”

划破长空的鹏啸声起,紫云也不攻击,只是巨大鹏翅一展!

“咔嚓、咔

……”

蓦然间半空雷云聚集,数十上百道手臂粗的紫‘色’神雷劈落!

“轰……”

紫‘色’光罩确实防御强大,但是在‘潮’水般攻击下,还是数息就被轰破!

“天经地纬日月星辰!”书籍古册疯狂暴涨,化为数十丈大小,宛若苍穹覆盖头顶,日月齐现,星辰点缀,挡住众人围攻,护住松风学府众人!

“火舞风云!”

七夜双手闪电掐印,虚空涟漪,漫天火光中金光绽放,迅速滋生出大片金光璀璨的金‘色’火焰包裹住松风学府众弟子,正是九阳真火!

甫一出现,烈火焚天般遮掩苍字,凛冽燃烧,势若连苍穹也要焚毁!

火舞风云《九阳融天诀》招式之一,烈日普照、双日争天、三阳开泰等招式外,金丹修为才能施展的强大群体攻击‘性’法术,极耗法力,同样威力极大!

“偻手!”

一声晴天霹雳般的暴喝声起,松风学府驻万妙城的代表段祈福身若流星掠起朝众人之地‘射’来!

“嘤……”

紫云清啸一声巨大鹏翅一挥,巨大青‘色’龙卷风出现,粉碎一切般卷向段祈福!

……”

数百护卫的齐心协力,加上九阳真火焚烧片刻后,中年书生的防御告破书籍古册被打回原形,还出现细微裂痕!

九阳真火渗入,凄厉惨叫声中,十数个松风学府弟子几乎全部被金火点燃,有两个实力较低者,全身被金火包裹,半空坠落,眼见活不了了………

“两极三才,统御万雷!”看到七夜真下杀手,中年书生心中一沉,后悔自己的肆意妄为之余,一发狠,手中“天地古册”灵器再次祭起,宛若轮盘急剧旋转间,数以百计的神雷暴雨般劈落!

“业火焚天!”

《孤缈六绝刀》第五式,‘激’发数以百计的漫天刀芒,铺天盖地,斩杀视线内一切,势若杀尽沧桑万灵!

“大周天星罗魔功!”祭出业火刀的同时,七夜身形一晃,八具星罗法身‘射’出,分持碎岳鞭、天煞魔幡、‘荡’魂魔铃、四象镇魔塔、移山尺、螭虎销金刀、赤月八卦斧、降魔金幢等八件灵器,齐齐祭出,轰向中年书生!

“七夜城主手下留情!”“城主大人手下留情!”就在此时,一阵异口同声般的声音掠起,天心派代表甘‘玉’水、天锋宗三玄上人、天剑宗擎天剑周杜安、圣言教端木亮、万兽宗千兽上人等十几个金丹强者闪电掠至,手段尽出分开‘激’战的‘阴’阳宗弟子和松风学府弟子,却又不敢伤人,只是凭借强大法力隔开!

“噼里啪哦……”

“轰……”

诸雷劈落,与漫天业火刀打得雷光绽放,劈啦作响,一时僵持不下!

巨响声中,八件灵器把中年书生轰成重伤,坠落半空!

“七夜城主息怒!此人是松风学府长老南宫靖,南宫庆的二叔,主要是因为南宫庆之事而不忿,以致失态,望七夜城主大人有大量!”这么多宗派代表兼金丹老祖出现,幸存且创伤不一的六个松风学府弟子大松了口气,‘阴’阳宗弟子也纷纷住手退开。天心派长老甘‘玉’水连忙客气恳求道,毕竟先不说七夜是城主的身份,如今七夜也是金丹级别,已经不是他们所能俯视的晚辈了!

“是吗?之前怎么不见你们出来阻止?本座从来不是宽容大量之人!”现在才说,晚了!七夜冷笑着淡淡应道,右手一抓,凌空把重创垂死的南宫靖抓到身前,不屑盯着惊恐、哀求、不敢置信看着自己的南宫靖说道:“本座说过,你敢犯法,本座就敢执法!”

话落,不待各宗代表多说,在众人呆滞震惊眼神中,左手探出,在南宫靖凄厉的惨叫声中,闪电破入南宫靖气海,硬生生抓出南宫靖的金丹,冷眼看向各宗代表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值此特殊时期,更由不得任何人妖言‘惑’众,破坏万妙城稳定形势!南宫靖欺上瞒下,挑衅滋事,造谣毁谤,污蔑尊长等罪已经证实!涉嫌破坏稳定,勾结异族之罪虽未证实,却抗拒执法,打伤执法弟子,袭击本座,其罪当诛!看松风学府的面子上,只是废除修为,打入牢狱!”

顿了下,无视各宗代表,看向叶萍萱下令道:“至于其余帮凶,全部拿下,等待松风学府给个说法,赎回众人!若再抗法拒捕,当场格杀!”“是!”

叶萍萱樱‘唇’蠕动数下,硬着头皮应道,随即指挥众护卫上前拿人!

“你敢拘禁我宗长老?废掉大长老的嫡子,你死定了!死定了!”

此时,刚刚摆脱紫云纠缠的松风学府代表段祈福,不敢置信,惊恐又恼怒狠狠瞪着七夜,连声嚷道,有点歇斯里底的疯狂之态!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