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07章 战前部署

第两百零七章 战前部署

数以万计的修士流窜街道之间,飞行半空,却全部分为四色,颇为壮观!

这便是七夜掌权的第一条指令,所有参与万妙城攻防战的修士,不分宗派势力,都必须穿上万妙城提供的衣物,否则便驱逐出城。其中炼气期修士为血色长袍,凝神期修士为灰色长袍,筑基期修士为白色长老,金丹期修士为黑色长老,极为单调,而且所有长袍,都绣有“一团烈火”的标志。

以七夜的说法,这是关系到整个天南修士界的盛事,而非任何宗派、任何势力、任何个人,所有必须统一,这样可以极大削弱修士对于宗派势力,身份归属等情绪,增强对于万妙城的归属感,便于指挥,利于战争!

事实上,这是七夜谋划彻底掌控万妙城的第一步!

一座座五行灵塔,宛若遍地开花般,在修士的主持下,不停激发,出现在万妙城各处。共三千座,分金色、绿色、蓝色、红色、褐色五种颜色,分别代表着金木水火土五行,每座灵塔中驻扎五到十个凝神期修士。

一架架穿云弩车、霹雳灵车,在无数修士的忙碌下,出现在城墙上,白光绽放中,布上阵法,不停加固。每架弩车、灵车,各有五到十个炼气期弟子,或三到五个凝神期弟子,或一两个筑基期弟子,共有一万架,穿云弩车和霹雳灵车各占一半!

一片片或大或小,五彩缤纷的光芒掠起,无数修士穿梭半空,流窜街道,开始激发、检查、修复布在城内各处的阵法,有攻击阵法、有防御阵法、有加固、隐形、梦幻、连接等各种特殊的辅助类型或特殊类型阵法等等,只是笼罩整座万妙城的上古超级大阵,却未激发。

一队队身躯健硕,身穿铠甲的士卒或身穿红色长袍的青壮年,不停来往穿梭街道之间,这些全是凡夫俗子,主要是维持秩序、清理战场、运送物资等职责,可谓是全城总动员,不管是修士,还是平民,灌输的观念,便是:万妙城是所有人的万妙城,不分男女老少,修士平民!

七夜站立城墙之上,秋无垠和周空神僧分立左右,二三十个金丹老祖站立身后,远眺一望无际,一马平川的城外空地!

此时,天蓝气清,万妙城外风景优美,还没任何敌踪出现。

“物资准备得如何了?”

七夜转头看向萧宇铭询问道!

“禀告城主!以大米、肉食等食物为主,已经囤积十个大仓单位,足够维持城内基本食用一年以上。至于石板、衣帛、铁铜金银、丹药清水等,也准备充足!”

满面红光的萧宇铭胸膛一挺,语气认真应道。

一年前,萧宇铭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在拥有数十万修士的超级大城,拥有一席之地。如今更负责着整座大城的物资、医疗等后勤,连平时只能仰望的金丹老祖级别强者,也得听从自己吩咐。萧宇铭不但是干劲十足,而且事无巨细,几乎是事必躬亲,力求做到最好!

“不够!远远不够!食物,有多少收购多少,至少要十年以上之量;衣帛,至少足够全城子民都换上一遍;石材铁矿等,至少要足够全城重建一次!你尽管全力收刮,若是财富不足,尽管向财政部申请,这是首要且最基本的大事,尽快实施!”

七夜浓眉微皱,脸色沉重摇头说道!

“呃……”

众人错愕,以为幻听般看向七夜,这场战争,规模是不小,时间也不会短,但也没必要做如此多囤积吧?!又不是最后决战,战败就没退路,也没援军了!

“是!”

萧宇铭脸泌汗珠,认真应道!

“城主!那得占据多少空间?花费多少灵石啊?恐怕会超出城池承受力!”

甘欲水脸色微变,硬着头皮奉劝道!

“空间不足,就以储物袋、储物手镯收纳,甚至建立芥子空间也行,本座不管过程,本座要的是结果!至于灵石,这些世俗之物以金银铜铁便可购得,花费得了多少灵石?尽管全天下收购,不够就向财政部申请,他们若不批准,你们直接找我!”

七夜瞪了甘欲水一眼,语气严厉说道,使得众人脸色一僵,神情各异,七夜又摇头问道:“你们不会以为这场战争,一两年就能结束吧?如果连这些最基本的需求都准备不齐全,还希望什么将来?”

“以后,可以陆续从各处运来啊!这么早囤积不是浪费资源吗?万一城池沦陷,不就全便宜蛮妖联盟了!”

周围众人若有所思,松风学府代表段祈福极不赞成低声嘟嚷道,顿时有不少人轻轻点头附和,只是秋无垠和周空神僧在,不敢大声出言反对罢了,这就是元婴大修士的震慑作用!

“你就没想过,如果被敌军包围,断水缺粮呢?食物是最基本的后勤,如果连食物也无法保证,人心必乱,到时还谈什么士气?!此城首当其冲,你真以为敌军没封锁此城的能力吗?”

七夜脸色一沉,看向段祈福,语气严厉,毫不客气连续问道,顿了下,不理段祈福难看脸色,转头看向城外接道:“本座向长老会保证过!城在人在,城陷人亡!本座只考虑守住城池的一切,不会考虑城池沦陷的可能性!若是谁贪生怕死,或看不好此城能力,尽可离去,本座不会强留,甚至可以代为向长老会申请换人!本座丑话说在前头,从敌军抵达城下算起,谁若是轻言投降、弃城、撤退等负面之事,一例以叛族论处,斩首示众!”

“呃……”

虽然七夜所为,已经表现出七夜死守万妙城的决心。但如此直接说出来,还是让众人颇为震撼。

一时间,城墙上寂静一片,唯有周围血袍或灰袍修士巡逻、忙碌的声响不停传来!

众人,不知道该佩服七夜的决心,还是该鄙视七夜的做法!

“周空长老!不知道我等埋伏城外,或者设计陷阱、故布疑阵等等,是否行得通?”

众人沉默,七夜也不理会,而是看向周空神僧问道,毕竟万妙城外,一马平川,面积无垠,就这么空着,等待敌军到来,甚至连护城河都没,实在太浪费了!

至于周空神僧,是如今万妙城内年纪最大,辈分最高的修士,所以七夜直接问他!

“阿弥陀佛!行不通!修士界的战争,与世俗界有极大差别!虽然不能说阴谋诡计,兵法战略等完全行不通,但是类似陷阱、疑阵等粗浅战术,几乎无效!主要还得看双方综合实力的对决,其他都是旁门左道!”

周空神僧宣了个佛号,语气平静应道。即使以周空神僧的修为境界,还是无法摆脱佛门那凡事宣口号的弊病!

“哦!”

七夜淡淡应了声,沉默!

其实,这也是七夜第一次参与修士界的大规模战争,而且直接就是最高统帅,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

至于前世,前世七夜到死也就是个凝神期小修士,而且是散修,加上七夜的心性,哪会参与这种大规模修士战争?,天塌下来有高个的挡着,何况七夜前世对覆灭梁国,又都不要他入门的修仙宗派,并无好感!

看到此状,周围众人脸色各异,有的甚至脸色发白,摊上这种城主,还真悲剧!

可是,如今连长老会都授权给七夜,让他全权负责万妙城军事政务,天兵军团又可以算是七夜的私兵,他们再不忿,却也无可奈何!

“甘执事!”

就在此时,七夜忽然喊道!

“在!”甘欲水疑惑应道!

“在那山丘侧面,布上隐匿性最强的阵法,最少必须能容百人,至于什么阵法,用什么方法,你自己拿主意。反正让敌军察觉,就是你的失职!”

七夜指向城外十数里处,一座海拔近百丈的山峦说道!

“啊?!”

甘欲水嘴巴一张,疑惑看向七夜!刚才周空神僧已经说了这些无效了,七夜还执意如此做,是不是故意为难啊?

“听到没?”

没等到甘欲水的回复,七夜转头脸色阴沉,冷声问道!

“城主说什么,你照做便是,无需怀疑,也不得置疑!”

秋无垠眼皮一跳,淡淡看了七夜和甘欲水一眼,语气随意应道!

“是!”

甘欲水脸色发青,硬着头皮恨恨应道!

甘欲水很怀疑:七夜这是故意刁难,借机铲除异己。可是,自己貌似没得罪过他啊?

“普桑禅师!”甘欲水郁闷之极,七夜再次喊道!

“阿弥陀佛!”普桑禅师心中一凛,硬着头皮应道!

“在那片空地,埋入一百张五级爆炸性符箓、一千张四级爆炸性符箓,范围越大越好,深度越浅越好!以阵法掩盖,若让敌军事先察觉,或无法引爆,或威力太小等,都以渎职罪论处!”

七夜指向十数里外,山峦之前空地吩咐道!

“是!”

普桑禅师偷偷看了周空神僧一眼,看周空神僧没反应,脸色发白硬着头皮应道。

这难度,比甘欲水还高!

看到甘欲水和普桑禅师的悲惨遭遇,妙无露和段祈福心中一紧,身躯不由自主缩了缩,深怕下一个轮到自己,特别是段祈福,脸部肌肤有点抽搐的迹象了!

“七夜!”

就在此时,一个语气愤怒,咬牙切齿般的呼喊声起,一道洁白如雪身影,如风直朝七夜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