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19章 独战蛮妖(下)

第两百一十九章 独战蛮妖(下)

“不要!”

无数暴喝声起,数十道气息爆发,涌向七夜所在之处。

只是,双方间隔数十里远,鞭长莫及,再焦急、愤怒、担忧,也无计可施!

死亡之剑,其实是上古大能死神的武器,随身至宝。类似睡神的御梦封神笛、智慧‘女’神的智慧权杖等等,属于品级未知的古宝,所以轻易劈开了鹏凰领域,劈散了鹏凰异兽,重创七夜。

神技,死亡天命。凝聚死亡之力发出的招式,通过古宝“死亡之剑”这个媒介发出,已经无限接近于神通,蕴含有天地法则,能够将‘肉’体和圣衣一起摧毁,直接录夺目标的生命,非常可怕。

沉默……

沉默……

一时间,无数视线全部聚集到蜘蛛网般龟裂的地面!

不管敌我,全都心思一凛,似乎连呼吸也忘记般紧紧盯着陷入地面的七夜……

“斗转……星移!”

眼看死亡光柱落下,就要彻底录夺七夜的生命。

一个黑白盘旋的太极图案蓦然出现,挡在死亡光柱路线上,挡在陷入地面的七夜上空……

死亡光柱‘射’入黑白太极图中,宛若‘射’到镜面般,闪电原路折‘射’,直‘射’死神达拿!

“不!”

死神达拿大惊,恐惧万分尖啸一声!

“轰……”

“咔嚓、咔

……”

巨响声中,死亡光柱轰在死神达拿身上,娶硬无比的死神神圣衣以‘肉’眼可见的慢速度……

崩溃、粉碎!

嫣红带金的鲜血飘洒半空……

死神达拿迎空提拔百丈之高,漫天神圣衣碎片〖‘激’〗‘射’,鲜血〖‘激’〗‘射’“

……”

落地,弹跳数下,浑身‘抽’搐,血染地面!

“……”

鹏翅断折,凤翎断裂,圣衣碎裂,伤痕累累的七夜挣扎着从龟裂地面站起,静静看着浑身‘抽’搐,意识恍惚的死神达拿!

静!

寂静!

无数眼神齐聚七夜和死神达拿身上,一时转不过弯来!

连从万妙城城墙,闪电‘射’出的数十道身形,也停顿半空形势转变太快了!

“掌管死神的神邸!不外如是!”

表面看上去颇为凄惨的七夜,冷笑一声哂道,翻手业火刀入手,就要终结死神达拿的生命!

……”

业火刀斩落,斩在虚空处,猛然迎空弹起!

帝岩出现在死神达拿身侧,挥手拦住业火刀,随即卷起死神达拿,抛回十数里外阵营,直视七夜缓缓说道:“此战!我方输了!你,还能再战吗?”“无耻!”

“卑鄙!”

“还要不要脸了?!”

夏‘玉’雪、凤月岚、慕容无情等十数个人族修士出现在七夜身旁,怒视帝岩破口大骂!

“嗯!?”

七夜手臂一举,阻止众人谩骂,与帝岩坦然对视,缓缓接道:“帝岩?!你敢出战,本座自然敢接战!”

身为万妙城城主,七夜自然对蛮妖两族有所了解,特别是此次攻打万妙城的蛮妖联军首领,更是重点调查过,一眼就认出身穿紫‘色’锦袍,浓眉方脸的帝岩!

“城灿!”

“大人?!”

“七夜!”

夏‘玉’雪、凤月岚、灭魔散人等惊讶担忧看向七夜喊道!

“回去!这是命令!”七夜浓眉一皱,环视众人呵斥道!

“好!好汉子!我等你!”帝岩无视怒视而视的众多人族修士,深深看了七夜一眼,缓缓说道!

“都回去!”

七夜瞥了眼周围众人喝道,随即坦然盘坐在地,直接就地恢复状态,看似丝毫不怕帝岩偷袭,毕竟帝岩若要偷袭,刚才救下达拿时,就会出手了,何必等到现在!

爆发第七感,沟通星辰,借助星辰之力修补鹏凰圣衣。只是,没几个月的修复,根本无法完全修复鹏凰圣衣!

数颗丹‘药’入口,迅速恢复着〖体〗内法力。

不过,更重要的,还是七夜悄悄牵引出“太极元气”迅速修复、

治疗着伤势。

夏‘玉’雪、灭魔散人等人担忧焦急看着不再理会他们的七夜,神情怪异,随即对视一眼,暗叹了声静静返回城墙。

“这是星辰核,能极快恢复你的蛮力,修复你的神圣衣!”等待顿饭时间,看七夜破碎狼藉的鹏凰圣衣,连修复百分之一都没,帝岩浓眉大皱,挥手一颗拳头大小,星光璀璨的不规则圆球体入手,直接抛给七夜说道!

“谢谢!”

七夜睁眼,接住圆球,意外看向帝岩谢道。

星辰核,天外星辰的星核,由浓溢至极的星辰之力凝聚而成,极为珍稀罕见的宝物。或许对其他种族、其他流派的修士作用不大,对于圣巫来说,却能极快修复神圣衣,恢复蛮力!

其实七夜等待的是伤势的痊愈,不过,帝岩既然如此大方豪爽,自己何乐而不为,而且帝岩实力超强,特别是速度极快,若能修复圣衣,自然更有把握些!

手握星辰核,‘激’发星辰之力,浓溢耀眼的星光绽放,破碎的鹏凰圣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修复着……

此时,七夜反倒有点佩服帝岩了!

不知道蛮族是否都这么豪爽耿直?毕竟若是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大方,拿出如此至宝给对手恢复实力。

扪心自问,若是自己与帝岩位置互换,不知会否等对手恢复后再继续挑战?!

沙场之上,所谓胜之不武,根本毫无意义。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啊!

“无需客气!反正与我作用不大,就送你了!全当你助我族三尊主夺得至宝的报酬吧希望你保得住,我最多给你两刻钟时间!”

看着坦然接受,当面运功恢复状态、修复圣衣的七夜,帝岩淡然看着七夜语气平静说道。

可惜,双方阵营不同,否则帝岩倒是愿意‘交’下七夜这个朋友。当然,帝岩的言外之意,就是最多只给七夜两刻钟时间恢复,到时七夜能否保住一命,继续拥有星辰核就难说了。

否则这星辰核,同样还会回到帝岩手中!

一时间,万妙城城外气氛诡异一片,连回‘荡’不绝的战鼓声也销声匿迹!

唯有严阵相对的双方大军,隔着十数里远对峙着。

双方旌旗在风中猎猎作响,浓厚的煞气血云宛若乌云盖顶,直接遮挡了天空炽热的太阳。

只是,原本蛮妖联军的煞气血云远比人族修士庞大磅礴许多如今足足削弱淡薄了六分之一,已经与万妙城半空煞气血云差不多!

时间在压抑且静默的氛围中迅速流逝“时间到!”

不管七夜是否完全恢复,帝岩眉头一皱出声道。毕竟双方大军就在身后,也不可能就这么无止尽等下去,可是,与身受创伤法力消耗不少的七夜‘交’手高傲坦率的帝岩又觉得颇为别扭总感觉胜之不武!

“此战过后,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随时欢迎你来万妙城做客!”

七夜睁眼,缓缓站起看着帝岩认真说道。

此时七夜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法力也恢复了大约七八成至于鹏凰圣衣,也恢复了八九成,至少已经看不到裂痕,鹏翅、凤翎也完全修复!

“会的!三尊主对你印象很好,多次当众赞赏你,可惜你不会投向我族,否则必定前途无量!”

帝岩神‘色’微变,颇有兴趣深深看了七夜一眼,似笑非笑说道,顿了下,摇了摇头不想再说这个话题,自信接道:“你倒是有信心,就认定我方攻不下万妙城?!此战,你能坚持一柱香时间,就算你赢!”

“君子一言!”

七夜眼神一亮,‘精’神大振顺着帝岩的话接道!

“袖马难追!”

帝岩愣了下,颇为好笑说道!

“请!”

七夜右手一翻,业火刀入手直指帝岩请道。

“咚、咚、咚……”

一看战斗即将爆发,已经率息的战鼓声再次掠起,声震天地,回‘荡’沙场!

“你出手吧!”

帝岩就这么赤手空拳,随意站着说道,既没‘激’发蛮力,也没爆发气势,更没拿出武器!

此时的帝岩,在七夜眼中,浑身都是破绽,似乎一刀劈过去,直接就能斩杀!

“师、师、师……”

帝岩如此姿态,七夜也不着恼或愤怒,毕竟帝岩确实有这资本。

业火刀闪电劈出,密集破空声刺耳,数以百计的犀利刀芒卷向帝岩,势不可挡!

面对密集且犀利的刀芒,帝岩一动不动,脸‘色’平静如常就这么看着……

近了!

近了!

蛮妖联军和人族修士齐齐心中一凛,眼睛眨也不眨,紧张期待盯着两人,深怕错过一丝一毫!

近了!

近了!

在外人看来,其实刀芒已经落在帝岩身上!

“噗!”

蓦然间,漫天刀芒消失!

所有人,包括七夜齐齐神橡一僵帝岩右手闪电探出,两指轻而易举夹住业火刀!

“天下万法,无坚不摧,唯快不破!在绝对的速度面前,一切都无效!你……太慢了!”

帝岩看着脸‘露’不敢置信的七夜,语气平静说道,话落,双指一转……

“哧……”

破空刺耳,七夜只觉得一股难以反抗的大力传至,虎口崩裂,血染手掌,业火刀更是脱手而飞!

…”

业火刀划…破长空,比七夜劈出的速度还快上无数倍,落地直接没入地面不只多深,连刀把都看不到了!

帝岩,不只速度极快,力量更是比七夜强得多!

“咔…”

七夜还未反应过来,就觉得眼前一‘花’硬物碎裂声清晰入耳,随即宛若被流星击中般,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猛然轰在‘胸’膛上刚刚修复的鹏凰圣衣,再次破碎崩裂!

鲜血飘洒七夜整个人迎空倒飞数百米,落地,‘激’起不少沙土,犁出百米长,数尺深的沟壑。

观战无数人齐齐神情一僵,不敢置信看着眼前情况。

绝大多数人,根本看不出到底怎么回事,更没见到帝岩出手,七夜就这么猛然受创倒飞了!

快!

很快!

太快了!

“噗……”

七夜迅速翻身而起,张嘴一块黑血喷出惊骇看着数百米外的帝岩。

“这还怎么打?!”

自己本就是擅长速度和火焰,却只能看到帝岩出手的残影,根本来不及反应!

一直以来,七夜一直以为凭借自身的速度和底牌,就算对上元婴初期的大修士打不过也能自保。

可是,帝岩明明也就巫将后期巅峰,并非巫王之境,自己在他面前,却是丝毫没还手之力,甚至躲都躲不了!

现在七夜终于明白帝岩之前的所作所为了反正七夜在帝岩眼中受不受伤根本没差别随手就可解决,多等片刻也无所谓,省得被天下人认为帝岩趁人之危,胜之不武!

…”

“咔嚓…”

七夜惊诧之间,看到数百米外的帝岩身形蓦然消失,凭着直觉,猛然双拳‘交’叉轰出,挡在身前!

帝岩瞬移般出现在七夜身前,一拳轰在七夜双拳上硬物碎裂声起夹杂着清晰骨折声。

大鹏手套、腕手等圣衣部位,直接碎裂,七夜再次被直接轰飞数百米,只是此次并未跌落,而是稳稳落地了!

站稳…

双手鲜血淋漓,右臂麻木剧痛,左臂毫无知觉垂落,诡异扭曲,剧痛揪心,显然已经被击断,而且关节错位!

“咔嚓……”

力灌双臂,一振,关节复位“太极元气”引出,迅速治愈伤势。

法力疯狂运转,蛮力爆发!

周身烈火蒸腾,吞吐数丈包裹周身,使得七夜宛若火人!

七夜全身一抖,一个头颅从后脑钻出,两肢手臂探出。

双头四臂火神躯出现,前两臂分持碎岳鞭和降魔金幢,后两臂分持移山尺和四象镇魔塔!

“轰……”

数百米外的帝岩再次消失,巨响声中,七夜再次被轰飞。

值得庆幸的是,此次七夜以移山尺挡住了帝岩鼻击,只是觉得气血翻腾,法力躁动,倒是没受什么伤势!

“轰、轰、轰…

帝岩瞬移般不停闪烁,连绵巨响声起,七夜宛若皮球般迎空飘来‘荡’去!

“…”

双方大军看得目瞪口呆,眼‘花’缭‘乱’!

众人只看到帝岩身形闪烁不定,然后七夜迎空飘来‘荡’去,绝大多数根本看不出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知道七夜毫无还手之力,帝岩的修为实力极为恐怖便是!

“噔、噔、噔……”

七夜连退数步,一步一个脚印,陷地数尺。

站定……

…”

一口鲜血喷出,也不知是受伤的,还是郁闷愤怒的七夜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双眼死死瞪着数百米外的帝岩。

“还有半柱香时间!”

随意站着,帝岩静静看着狼狈万分的七夜,淡淡说道,对于七夜的抗打能力和磅礴法力,确实颇为佩服!

以帝岩的经历,还没见过哪个人族修士能抗住他上百次攻击,还能站得住,其中更有元婴初期的大修士!

“呸……”

“不用你让!大家实力见真章!”

七夜张嘴,一口粘稠血水吞吐,脸‘色’白得发青,青‘色’发黑,咬牙切齿般说道!

唯死而已!不管前世今生,自己如何被如此戏‘弄’过?如此郁闷过?!

“空速断空!”

帝岩毫不在意淡然一笑,身形一晃消失,绝技使出,虚空涟漪涌向七夜。

之前半柱香,帝岩只是依靠自身速度、力量在攻击,所以七夜依靠灵器道具,加上双头四臂,还挡得住,如今帝岩施展战技,就不信七夜还挡得住!

“斗转……星移!”

七夜双臂闪电掐印,双臂齐挥,一个黑白双‘色’太极图出现,挡在身前!

“轰……”

空间涟漪袭至,巨响声中,黑‘色’太极图崩溃,七夜再次被直接轰飞,鲜血狂飙,圣衣破碎!

“……”

七夜震骇郁闷,斗转星移神通,竟然挡不住率岩攻击?!

“你这神通,确实神奇!可惜,你的力量太弱了!”

帝岩身形出现,似笑非笑看着七夜说道。七夜这招,帝岩已经见过两次,确实强大,却也不被帝岩看在眼里。

这就是差距!

“是吗?凡事无绝对,不要太自信了!”

七夜浓眉一皱,双眼微眯看着帝岩,语气怪异冷笑说道。

确实是此理,理论上,斗转星移神通能“反弹”一切攻击。但是,事实总是骨感的,如果攻击力大于承受力,那就没办法反弹了!

“能让我使出空速之翼,你足以自豪了!”

帝岩看着依旧不认输的七夜,淡淡说道,话落,四扇宛若鹏翅的紫‘色’‘肉’翅从背后蹿出,迎空轻展,连虚空都出现淡淡涟漪!

四翅一动,身形消失……

“空速无踪!”

依稀可见的空间‘波’纹,四面八方蔓延向七夜。

已经过了半柱香时间,帝岩开始有点认真了,开始展‘露’出真正实力了!

帝岩一生,从未输过!

“空速无踪!”

七夜眼皮一跳,收起双头四臂的火神躯,双手闪电掐印,背后鹏翅展动,凤翎狂舞,身形消失……

一道‘肉’眼可见的空间‘波’纹,四面八方蔓延而开!

“咦?!”

观战无数人齐齐错愕,不敢置信看着一模一样的攻击方式。

要知道,帝江一脉的战技,基本是沿自血脉传承而成,就算秘法巫术让别人知道了,也无法修习施展。

七夜,怎么可能会帝江一脉的战技?!

而且,看样子貌似还不比帝岩所修差多少,至少表明看不出来有多大差别!

再次奉上五千多字大章,万字更新完毕,影子没食言!

看着逐渐降落的成绩,影子是吃不下,睡不着!

刀口,对影子来说,是个悲剧年吧!新年到现在,诸事不顺,哎…人生就是如此,继续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