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26章 天南第一王

第两百二十六章 天南第一王

万妙城城主府内府!

“老老奴啸天,拜见主人,拜谢主人再造之恩!”

随着啸天鹰王最后一个肉躯塑成,苏醒,感受了下比生前肉躯一样,甚至原本一些隐疾已经自动消失的新的肉躯,啸天鹰王感慨、赞叹传说中的“天殇液”的神奇玄妙之余,颇为气苦、无奈、悲哀地拜倒拜见道。

想他堂堂叱咤风云,统帅万妖的妖王,即便元婴大修士的身份地位,也有所不如,竟然沦落为人族的奴仆,还是个金丹小修士!

何等悲哀?!

“起来吧!”

啸天鹰王的神情心理,七夜自然清楚,语气平静说了声,随即看向其他人,语气认真诚恳接道:“就如柴前辈所说,我呢,不过是为求自保,而用了点小手段罢了,还请各位前辈见谅。我不会把各位前辈当成奴仆,而是属下,以后各位前辈称呼我主公便可。”

七夜耗费了娄份元神,九滴天殇液,便获得了九位大修士的绝对效忠。

其中人族、蛮族、妖族各三位,分别为:巫王帝穹、提默、维力三妖王银甲虎王、啸天鹰王、金背蛛王:元婴大修士天风鬼王宇文延、翻江王柴凌水、鞭王江尧!

目前来说,即便是天南联盟打算制裁七夜,抢夺先天神木。七夜也有反抗之力,毕竟如今万妙城中,也就九径元婴大修士罢了,若是火拼起来,七夜还真不一定会输。至于其他势力更别说了,至少七夜暂时算是多少有点自保之力!

“呼……”

听到七夜如此说,而且依旧称呼他们前辈,语气态度依旧客气众人齐齐大呼了口气,毕竟他们已被七夜种下“取魂星术”生死全在七夜一念间,七夜实在没必要诓骗他们,更无需多此一举!

“主公客气了!其实若非主公,我等可能已经陨落,甚至魂飞魄散或沦为被炼制的魔头,就算侥幸夺舍成功,也前途难料,至少不可能保住如今修为最大可能就此断去修行之路。无论如何,主公对我们确实是有再造之恩!”

天风鬼王率先神情认真说道,其他人顿时纷纷点头应是。

其实,事已至此,不管他们怎么想都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七夜会怎么对待他们,所以得尽量让七夜对他们有好感、好印象,否则倒霉的还是他们自己。

“嗯!接下来就该复活那二十三颗金丹了!”

七夜淡淡应了声说道。

“主公!”

天风鬼王心思一动,迅速喊道,看到七夜疑惑看向他天风鬼王不由认真接道:“想必主公不会把秘术用在这些金丹小辈身上既然如此何必浪费天殇液,以属下认为,不值得!”

毕竟七夜对他们施展的秘术,都必须分割出一丝元神。之前有八十一个如今又二十三个金丹,七夜元神再强大也不可能应付这么多,那根本就是在自绝后路,毕竟修为境界与元神的关系千丝万缕,元神受到损害很难恢复,而且会影响心境、修为、身体状态等众多因素!

而如今,天风鬼王等大修士也明白了,七夜的所谓“复活术”根本就是骗人的说法,七夜根本无法复活修为强大的修士!

天殇液何等珍贵,七夜如此“无私”的付出,简直是败家。别说“复活”后,这些金丹强者的修为都没了,就算修为还在,就算会效忠七夜,在天风鬼王眼中,也不值得一滴天殇液加一缕元神!

“天风觉得他们的资质根骨如何?!重新修回金丹之境要多久?”七夜笑而不答,而是反问道。

“资质根骨确实提升许多,最低也是真灵根!以这些金丹小辈原本的资质根骨,加上其阅历经验,与及背后的势力、资源等,百年内重库回金丹之境肯定没问题!”

天风鬼王沉思了下,虽然疑惑七夜为何这么问,还是老实应道!

“我不是圣人,不会只付出而不求回报。世上也没不劳而获的美事,我付出多大代价,就想得到多大收获。其实,他们的忠诚,比你们还牢靠,对我比恩师父母还忠诚敬重,而且任何存在,包括化神大能,都察觉不出来!如果,我放他们返回各自所属势力,天风认为百年后,或者数十年后,会是何等场景?!“七夜微微一笑,坦诚说道!

“…”

天风鬼王、帝穹、鞭王江尧等人齐齐错愕了下,天风鬼王沉思了下,神情震骇,眼神怪异看着七夜说道:“以这些人的身份来历,再加上其资质根骨,肯定会被所属势力重点培养,获得比如今更高的身份地位并不难。

数十年后,主公不但能轻松获得大批修为实力强悍、身份地位极高的属下,眼线和势力还能遍布天下!”

顿了下,天风鬼王脸色怪异,眼神佩服钦佩拱手道:“主公深谋远虑,雄才大略。属下佩服,预祝主公威凛天下,成就旷世霸业!”

七夜付出如此大代价,布下如此深远的布局,以天风鬼王等人的智慧,完全可以想象七夜所谋之事的远大和恐怖,也大概猜得出七夜的强大野心了!

区区万妙城,如何会被七夜放在眼里,七夜要的是天下,整个天下,无际苍穹覆盖下的天地!

一天一夜之后。

虽然等待在外的万妙城众人,早有心理准备。

但是,当看到一模一样,常息丝毫不弱,精神状态其至更好的天风鬼王、鞭王、翻江王三个元婴大修士出现之后,还是被深深震撼了。

紧随着看到明明已死的巫王提默、维力,妖王金背蛛王、啸天鹰王时,已经不能说震撼而是错愕呆滞了!

“城主!你不是怎么可能复活这么多大修士?!”

以秋无垠、周空神僧、叶天雄、顾重楼、刀王华通等长老的心境修为,还是被震得脸露呆滞,久久反应不过来,最后还是修为实力隐约众人之首的无生剑秋无垠迟疑问道。

此时,充溢众人心思的,是巫王妖王的复活,倒是没人担忧巫王妖王会否对众人不利!

“是啊!城主每完全复活一人,不是必须付出百年寿命吗?”

听到秋无垠如此问,叶天雄重重点了点头,看向七位大修士连声问道。

叶天雄的话没说完,意思很明显,七夜如今也就初入金丹中期,其他金丹小辈可以无视直接复活七个大修士,消耗的就是七百年寿命,七夜有那么多寿命吗?不想活了?!

“对啊!本座已经时日无多!”

七夜点了点头,语气平静,毫不在意般应道。

“…”

在场众人包括秋无垠、叶天雄等大修士,齐齐神情一僵,嘴巴圆张,一时不知该怎么应话。

还真有人嫌命长?!何况七夜修为突飞猛进,拥有众多连大修士也眼红的至宝,本身又是超级宗派阴阳宗秘传弟子、天南第一城万妙城城主刚刚又率众击退蛮妖联军先锋几乎覆灭蛮妖联军可谓完美的大捷!

这种人都不想活了?那其他人还怎么活?!

怎么想,怎么诡异,也怎么都无法置信!

“所以,本座打算开朝建国积无量功德,聚众生气运逆天改命,延续寿命!”

不待众人应话,七夜做了个深呼吸,尽量保持着平静语气说道!

语不惊人死不休!

…”

一阵惊呼声起,众人难以置信直直盯着七夜!

静!

寂静!

宽敝庭院中,寂静无声,远处护卫巡逻的脚步声,宛若众人忽快忽慢的心跳声,忽急忽缓的呼吸声!

一时间,唯有七夜那足以影响天下格局的话语在庭院中、在众人耳际不停回荡、回荡……

“城主!数千年来,天南之地从未”

一直容貌冷漠,毫无表情的秋无垠,此时更是阴沉得吓人,眉头大皱,语气郑重缓缓说道!

“……”

七夜大手一摆,直接打断秋无垠的话,缓缓环视在场众人,脸色坚决,语气坚定说道:“本座已经时日无多,这是唯一的办法!谁阻止本座开朝建国,谁就是想本座陨落,与谋害无异,任何存在都无法阻止!”

“如此说来,城主之意已决了?”

秋无垠眉头舒缓,脸色恢复,双眼紧紧盯着七夜,语气平静缓缓问道。

“是!”

七夜坦然直视秋无垠,声音铿锵应道!

时间静止,空间凝固!

一股压抑得令人窒息,寂静得令人发狂的气息缓缓弥漫而开!

这是秋无垠开始蓄势,运转《无生剑典》的征兆!

“秋道友三思而后行的好!”

天风鬼王宇文延身形一晃,把七夜挡在身后,语气轻缓说道。

鞭王江尧,翻江王柴凌水,巫王帝穹、提默、维力,妖王银甲虎王、金背蛛王、啸天鹰王等八个大修士身形一晃,隐约以七夜为中心八方站立,气势内敛,郑重虎视秋无垠、周空神僧、顾重楼、叶天雄、刀王华通等大修士。

妙无露、夏欲雪、陆少卿、关凤、凤月岚等人,与及七夜身后的数十个“复活”而失去修为的金丹修士,反应过来,却是手足无措,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再说,以他们的修为实力,根本插不了手,也只有干瞪眼的份!

一时间……

气氛宁静而压抑,宛若绷得极紧的弓弦,随时都会爆发!

“嗖、嗖、…”

细微破风声中,四大神将直接走到七夜一方,全神贯注警惕秋无垠等人。

“嗯?”

众人反应过来,凤月岚第一个走到七夜身边,与七夜并肩而立静视秋无垠等人。

关凤、夏欲雪、商青璇、颜泰、慕容无情等七夜亲信朋友等,紧随凤月岚之后,毅然站到七夜身边,他们可是七夜的铁杆支持者很明显,若是双方的爆发战斗,他们肯定是帮七夜这一方。

剩下的妙无露、三玄上人、端木亮、千兽上人等各宗代表,看了看七夜一方,又看了看秋无垠等人,一时不知如何自处,满脸纠结加忐忑彷徨!

七夜一直巍然而立,也不出声:秋无垠则是法力运转,暗中蓄势,也不放松!

时间无限拉长此时,众人都觉得时间过得极为缓慢!

“妙师叔!”

关凤柳眉一皱,娇声喊道,声音不大,却是清晰传入众人耳际心理紧绷的个别众人,差点法力,直接出手!

“叶师叔?!”

妙无露脸露为难看了看七夜,又看了看秋无垠,迟疑看向叶天雄喊道,看叶天雄沉默不答暗叹了声还是缓缓走的七夜一方。

至于三玄上人、千兽上人等各宗代表,顿时一阵惊惧忐忑,往哪边走都不是,

离开更不是……

很明显,如今大修士级别以下基本可以无视。

而支持七夜的有九个大修士,虽然天南联盟长老会驻万妙城的大修士也有九个,但是,如今庭院中就秋无垠、周空神僧、顾重楼、叶天雄和华通五人,明显是弱势一方,打起来的话,肯定是秋无垠等人落败,这点无需怀疑!

但是,秋无垠等大修士背后,站的可是天南联盟长老会,间接控制天南之地数千年的长老会,强大无匹,神秘莫测的长老会!

如今连叶天雄也没站到七夜一方,真不知七夜哪来的勇气和底蕴,敢跟代表天南联盟长老会的秋无垠等人叫板对峙。

可是,如七夜所说,貌似这也是唯一的道路,赶鸭子上架也好,为求自保也罢!

“如今蛮妖联军已退,各位前辈的任务已经完成,未免发生误会,本座就不留各位前辈了。当然,其他道友若是没事的话,尽可离去,本座绝不阻拦!”

气氛依旧宁静和压抑,七夜忽然缓缓说道,顿时使得在场不少人脸色大变。

七夜这明显是强势的驱逐令了,虽然说得很委婉,但意思很明显,不只秋无垠等人,包括各宗代表在内,若是不支持七夜开朝建国,还待在万妙城,后果自负!

“。主!城主大人真以为百妙城是自己的私物了?”

秋无垠不屑冷哼一声,语气嘲讽说道。

“现在还不是!”

七夜毫不退让自信且简单应道,有句话没说很快就是了!

“老夫实在不明白!真不知城主哪来的信心和凭仗?就靠他们九个?!还有这些小辈?!对了,还有天兵军团?!”

秋无垠满脸疑惑摇了摇头,不屑看着天风鬼王和夏欲雪、妙无露等人问道,至于关凤、凤月岚等金丹级别以下,直接无视!

“足够了!反正开朝建国,也非一朝一夕之事!要不我们打个赌,看一年之内,此次天南之地能否挡得住蛮妖联盟入侵如何?”七夜自信应道,随后似笑非笑沉思着缓缓接道:“若是我族修士挡得住蛮妖联军的脚步,那无需说,本座的计划…

自然宣告破产,毕竟本座再狂妄,也不认为就凭我们挡得住长老会和天南各宗各派的群起而攻:若是我族修士挡不住蛮妖联军的脚步,貌似…长老会和各宗各派自保不暇,应该也无暇理会本座做什么事了吧?”

七夜这么快决定开朝立国,并这么快实施,确实也是逼不得已。

第一,必须尽快积攒气运,激发果位,增强自身实力,应付各方势力和强者的窥视,毕竟别的不说,肯定有许多强者觑觎自己的至宝:第二,七夜刚刚率众击溃蛮妖联军先锋,先是成功埋伏,重创敌军。而后出城搦战,独战蛮妖,最后毅然下令人族修士出城突袭,获得了几近完美的大捷,声望无两,人心归附,子民拥戴。再加上正值蛮妖联盟入侵,自己又恰好是万妙城城主,大权在握。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俱全,此时还不揭竿而起,还等到何时?

“哦?!你就这么有肯定?”

秋无垠眼皮一跳,皱眉问道,连“城主”称呼也忘了,更没多问七夜的赌约!

“算算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相信今明两日,各位前辈就会收到各方城池沦陷,我族防线全面崩溃,蛮妖联军全面入侵的消息!”

七夜顾作高深仰望天空,掐了掐手印,语气自信说道!

“…”

看七夜说的这么肯定,语气这么自信,秋无垠反倒一阵语塞!

“阿弥陀佛!天道将倾,种族之祸,生灵涂炭,我族更该齐心协力,共抗外敌才是,城主为何在这关头执意倒行逆施,逆天而为?再添祸乱?!”

周空神僧宣了个佛号,宝相庄严,语气慈悲苦口婆心奉劝道!

“笑话!本座开朝建国,如何倒行逆施,逆天而为,再添祸乱了?

那不过是你们长老统治天南,打压其他势力的借口罢了。大家都是明白人,何需虚言抹黑?青城大洞天的出世,九大帝皇印玺和众多天兵天将的出现,意味着什么?相信长老会心知肚明,诸侯并立,各立为王已成必然,实为大势所趋,也是抵挡蛮妖入侵的最佳方法、唯一途径,到底是谁倒行逆施,心照不宣。就算长老会再如何强大、神秘,也无法阻止!”

七夜冷笑一声,语带嘲讽连声应道,顿了下,嘘吁接道:“相信以前辈的身份地位,早知其他势力在暗中蓄势了。只不过本座后来居上,阴差阳错之下,不得不成为第一个出头鸟罢了。”

“如此说来,城主还是天南第一王咯?!不怕出头的橼子先烂,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吗?”

秋无垠也不反驳七夜的话,而是眼神古怪阚泽七夜询问道!

“天南第一王,这个称号貌似不错!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七夜毫不谦虚微微一笑,调侃般语气轻快应道!

“同理,早起的虫子被鸟吃!希望城主是鸟,不是虫!”

大章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