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37章 威震天下

第两百三十七章 威震天下

“赐教就免了,本座何等身份,哪有时间精力陪你们玩耍?”

七夜朝雪枪王秋解淡淡一笑说着,正当众人以为七夜打算凭借自身身份势力避战时,却听七夜语气平静缓缓接道:“而且,雪枪王应该听宗内提起过,本座只会杀人之术,可不会戏耍之技。要么不出手,一出手便是生死各安天命。”

不知道兵家修士,是不是都喜欢切磋比斗。当年天南各宗齐聚天山,举行封神大会之初,就是天锋宗弟子率先向自己提出“切磋”如今又是天锋宗弟子率先提出“赐教”。

看来自己和天锋宗还真挺有缘分啊!

“…”

在场各个势力代表,想象了七夜无数种回应的可能,没想到会这么回答,一时颇为错愕疑惑。

“是七夜城主亲自出手与老夫交手吗?”

雪枪王秋解脸色微变,语气郑重且慎重问道。

如果可以反悔,秋解绝对不会率先出头,搞得这么进退两难。而七夜表现得奇怪,貌似不想与雪枪王秋解交手,毕竟双方修为实力差太多,在万妙城,七夜不想接受挑战,谁也逼不了他:可是,看七夜行为言语,又似乎一直在逼迫雪枪王,把秋解吊在半空不上不下,不给台阶下,也不爽快接战。

秋解有种感觉,貌似是七夜在逼迫他不得不这么做,好像七夜早就算计好了。

“这个自然,你不是想挑战本座吗?本座给你机会,但是这是生死之战,生死各安天命,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退却!”

七夜理所当然应道。

“任何人都不许插手?!就我们单打独斗?也不得事后刁难报复?!要知道老夫可非蛮族或妖族,城主的神木可克制不了老夫!”

秋解再次确认般问道。

“年纪大了就是罗嗦!既然是公平挑战,自然是单打独斗,任何人都不得插手。如果你有本事击败、击杀本座,本座承诺,本座势力绝对不会有任何人刁难和报复于你!”

七夜浓眉大皱,语气颇为不耐烦应道。

“来吧!擂台上见胜负!”

事已至此,除非秋解不要脸皮,否则已经没有退路。秋解还能说什么,心中发狠看向七夜应道,眼神犀利如枪。

“就你?需要去擂台吗?就在大殿足够了。正好各个势力做个见证免得天锋宗以为本座仗势欺人!”

七夜不屑看着秋解,语气随意应道,说得好像击败大名鼎鼎的雪枪王,不过是举手之劳般。

“狂妄!”

无极大帝冷哼哂道,这也是在场大部分人的想法毕竟双方的修为境界实在相差太明显了,虽然之前万妙城一战,七夜力战蛮妖强者。

但是,那些都是金丹级别,雪枪王可是成名已久的大修士,即使在大修士中不算顶级那也是大修士并非金丹强者可比。

“来者是客你出手吧!有什么绝技尽管使出,否则你就没机会了!”

七夜端坐太师椅,毫不在意俯视雪枪王缓缓说道,神情语气极为自信。

“嗯?!”

在场所有人包括无极、秋解、伊蓝公主等人,紧紧盯着七夜实在看不出七夜到底哪来的信心。

怎么看,七夜都是初入金丹中期啊,如果说七夜也是大修士,在场众人万万不会相信,毕竟修为实力,并非一蹴而就,七夜修行才多久?在被封印诅咒的天南之地,就算从娘胎就开始修行,也不可能这么快。

“哼!”

“铿……”

被七夜如此轻视,佛都有火。

雪枪王秋解恼怒冷哼一声,清晰回荡的金属铿锵声起,一把通体雪白,近两米长的长枪入手,犀利枪芒吞吐着,指向七夜。

一时间,大殿之内犀利逼人的锐气弥漫。

这一刻,秋解似乎化为一把无坚不摧,锐气冲天的长枪,之前忐忑尴尬的情绪一扫而空。

辽阔的大殿气氛寂静一片,期待盯着两人。

可是,雪枪王秋解严阵以待,气势犀利,七夜却依旧端坐太师椅,一动不动,甚至连武器都没亮出来。

“……”

“嗡……”

长枪入手,直指七夜,等待片刻,依旧不见七夜有什么反应。秋解疑惑之余,恼羞成怒,也顾不了那么多,手中雪白长枪一抖,嗡鸣声回荡不绝,无数雪白枪huā宛若鹅毛大雪降临,弥漫四周。

磅礴法力灌入手中长枪,爆发,速度超快,胜雷似电,弥漫雪huā中,一道刺眼银光乍起,划…破空间般势不可挡直射七夜“雪舞奔雷!”

枪之神通,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法术、招式,而是犀利至极,无坚不摧的神通,不但蕴含着磅礴法力,强大的灵宝级别长枪威力,而且具有天地法则,沟通且附加了天地之力。

“轰……”

“业火焚天!”

安坐太师椅的七夜,周身猛然爆发焚天烈火,火光冲天。

一把彩光绽放,光芒璀璨的宝刀蓦然出现,势欲开天辟地斩落,隐约可闻曼妙声响掠起,宛若鬼哭神嚎,又似超渡梵音,那无数火光中,宛若杀戮无数形成的业火。

业火焚天,《孤缈六绝刀》 第五式,之前七夜之所以一直无法施展,就因为这一式必须领悟天地法则,刀之法则,才能施展,已经是神通范畴。

“斩!”

焚天烈火中,业火刀斩出的同时,一道身形从端坐的七夜〖体〗内绛出,手持灵器蝼虎销金刀闪电劈落,刀光划掠诡异玄妙的线条。

“大周天星罗魔功?!”

又一个“七夜”出现,在场大部分人顿时认出那个“七夜”这就是天南四大超级宗派之一,阴阳宗的镇教神功,以在座众人的身份地位,自然不陌生。

“铿……”

刺耳回荡的金属撞击声起,漫天雪huā在焚天烈火中消亡,雪中奔雷还没穿透焚天烈火,便被毁灭。

“噗……”

清晰利器切割声中,雪枪王惊恐震惊神情中,斗大头颅飞起,鲜血〖激〗射。

“七夜”身形出现在秋解身前,左手一挥,抓起秋解尸骸和逍出元婴,闪电原路线返回,没入七夜身躯消失。

静!

寂静!

在座众人一阵错愕震惊。

“嘶…”

反应过来后,一阵倒吸灵气的声音起。

这算不算秒杀?!

堂堂大修士,竟然被金丹中期的修士一刀削首,连元婴都没逃出,这算一招还是两招?!

当然,最令人震撼之处,还是七夜初入金丹中期,就已经领悟了天地法则,掌握了神通。因为不管是本体的刀法,还是星罗法身的一刀,明显都属于神通级别了。

要知道,金丹期是法术向神通蚋变,领悟天地法则的过程。一般来说,都是到达金丹后期。才能领悟天地法则。初窥神通,绝非金丹中期所能做到,何况七夜还是初入金丹中期!

“事先言明,生死各安天命!有何奇怪之处?大家应该都没意见吧?!”

气氛凝固,七夜缓缓环视在座众人,撇子撇嘴说道,顿了下,看向无极大帝、米尔太子等人,冷笑接道:“现在,还有谁想挑战本座?!反正今晚本座并无安排节目,就施展两手,给大家解解闷吧!”

“…”

听到七夜声音,众人方才反应过来。

差点忘了,从始至终,貌似七夜一直坐在太师椅,根本就没动过?!

“啪、啪、啪……”

“不愧为血魔七夜,不愧为天南之地,无数年来最有希望成功开国建朝之人,小女子佩服!”

一阵清脆鼓掌声起,明显带着异族口音的悦耳声音掠起回荡,伊蓝公主颇具兴趣,巧笑嫣然看着七夜率先回应道。

血魔七夜,这是七夜屠戮封神谷试炼弟子得来的称号,显然伊蓝公主对七夜深入调查过,知道七夜的称号!

“七夜兄弟果然厉害!至少在下在七夜兄弟的年纪和修为之时,绝对是远远不及!”

云逍遥当着众人之面,直接朝七夜竖起大拇指,连声赞叹道,指的不仅是七夜的修为实力,还有七夜的心机部署。

在场大多数人,确实是被七夜的实力和凶悍给震住了。

但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明眼人却看出,雪枪王秋解,一直被七夜晾着,保守心理折磨,还未开战,锐气已失,心境已乱,如果是同等级对手,那就输定了。再加上七夜以阴阳宗镇教奇功《大周天星罗魔功》,暴起发难,宛若二打一,与其说雪枪王秋解被七夜秒杀,还不如说是死在七夜的算计之下,死在自己的大意之中。

“…”

众人又是一阵惊疑错愕。

东海天地的伊兰公主出声赞叹,反正众人对伊兰公主也不了解,更不知道她与七夜到底什么关系,还好点。

云逍遥可是天南上代四大首席弟子之一,大名鼎鼎,如今却是与七夜称兄道弟,而非众人那般以外交的关系相称。如此一来,留给众人的想象空间,那就多了。

特别是无极、无天、六道等天南各个势力,顿时心思剧转,猜测起七夜和云逍遥之间的关系。

根据情报,天南四大超级宗派,应该是云逍遥所属的松风学府,与七夜关系最为恶劣才是,因为七夜斩杀了松风学府大长老南宫浩然的嫡孙、嫡子和不少内门弟子、核心弟子,双方应该没联盟的可能。

“侥幸而已!伊蓝公主和云兄谬赞了!”

一直以来,表现得很强势狂妄的七夜,竟然难得谦虚客气应道,态度良好,引得众人又是一阵猜测揣摩。

孵!知道就好,本座就来试试你的斤两。你不是一直想报复当年之仇吗?本座给你机会!”

一阵冷哼声起,无极大帝爆发出磅礴尊贵的帝皇气势,猛然站起傲视七夜冷哼说道。

“赵师叔!”

“大师兄!”

妙无露、关凤、陆少卿等站立一旁的阴阳宗弟子,脸色大变脱口而出。

“嗯?!”

不少人神情一僵,幸灾乐祸看向七夜。

无极是阴阳宗上代首席弟子,七夜是阴阳宗此代首席弟子。双方好像原本就有仇恨,如今当着天下各个势力之面,直接公开对决,典型的内讧,有趣了。

“七夜欺师灭祖,背叛人族!已经被驱逐出宗,并被天南联盟通缉,如果你们识相,最好离开他,

莫要自甘堕落,自寻死亡!”

无极脸色一正,看向周围阴阳宗弟子,语气郑重呵斥道。

妙无露、关凤等阴阳宗弟子齐齐脸色一僵,担忧看向七夜,有的更是低头沉思。

“笑话!你算哪根葱?代表得了宗门,代表得了天南联盟吗?卑鄙无耻,忘恩负义,残杀同名之辈,本座羞于与你同宗。人无信不立,你已经有假传圣旨,诬陷毁谤的先例,你认为你的话还有人信吗?先不说本座如今依旧是代表宗门坐镇万妙城的首席弟子,宗门并无指责本座之意:便是天南联盟,如今顾重楼顾元老可是全力支持本座开国,并压制秋无垠、周空神僧、叶天雄等不赞成本座开国的前辈,你的话也太假了吧?!”

七夜不屑鄙夷看向无极,连声说道。

“是啊!”

妙无露、关凤等人猛然醒悟,毕竟直到现在为止。宗派还没有明确意志传达,天南联盟更没有明确意思宣布,一切不过是无极自说自话罢了。

无极所说,都是他自己说的,没得到确认:而七夜所说,却是他们亲眼所见,亲身经历。谁的可信度高,很简单!

“你……”

无极大怒,磅礴尊贵的气势,宛若波涛海浪般压向七夜。

“噼里啪啦……”

无极刚想以势压人,密集清晰细微爆响声中,帝穹双眼如刀直视无极,似乎无极再冒犯七夜,立刻会出手击杀。

“呃……”

率穹的实力,无极很清楚,也自认不是帝穹的对手,顿时气势一敛,冷笑看向七夜说道:“你不是狂妄挑战众人吗?本座向你挑战,你可敢接受?!”

“有何不敢?!只是,本座对你的品行,实在很失望,估计你又是落荒而逃的孬种,浪费本座时间精力!”

七夜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应道,顿了下,不待无极回应,看向米尔太子、血手蛟王等势力代表接道:“本座没那么多时间跟你们一个个对决,还有谁想挑战本座,一起出来吧,别浪费时间了!当然,挑战本座者,生死各安天命,那种一看不敌,就落荒而逃的无耻之徒,还是别出现了,本座没那兴趣和时间应付这种无耻之徒!”

……”

稀稀落落的轻笑声起,众人很清楚,七夜这是在说无极。

无极脸色发青,随即冷笑一声,神情恢复如常,杀意凌然直视七夜。

“在下默克帝国斗皇泰德,请七夜城主赐教!”

蓦然间,斗皇泰德站起,出列看向七夜拱手道。

米尔太子宛若未闻,很明显,这是米尔太子指使。

“万妖皇朝,天慧王国铁臂猿王,请七夜城主赐教!”

血手蛟王和铁臂猿王暗中交流了下,最后由铁臂猿王出列挑战。

“镇南商会护法,左手剑王左粱,请七夜城主赐教!老夫要求不高,若是老夫侥幸胜出一招半式,请七夜城主释放我会太上供奉。”

此次受邀而至的镇南商会代表左粱,紧随着出列拱手客气道,他这是替好友八极符王宣灵出头。但是,镇南商会毕竟是商盟,不是宗派势力,利益为先,不能为了意气用事,给镇南商会带来灾难,所以说话还算客气。

“一、二、三、四!就四个蝼蚁,太弱了,还有吗?”

七夜毫不在意众人的挑战,而是颇具兴趣,似笑非笑一指一个点着众人,缓缓说道,同时看向东海天地的烈阳王。

“……”

烈阳王大怒,就要出声站起,伊蓝公主柳眉一皱,瞪了烈阳王一眼,让烈阳说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讪讪落座。

“天云族取云王,请七夜城主赐教!”

东海妖族,名为天云族的吞云鲸一族取云王,站起怒视七夜冷声道。

……”

看七夜如此狂妄,一个身穿棕色长袍,宛若山村子民的大修士就要站起,被旁边好友奉劝了下,讪讪吞回嘴巴的话。

“不错!共为五个,值得本座出手了!”

众人心思,七夜一目了然,也不着恼,而是微笑应道,顿了下,勾了勾手指淡淡说道:“别浪费时间了,一起上吧!别说本座不给你们机会,你们五人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晚了连出手的机会都没!”

“你要独战我等五大修士?!”

铁壁猿王神情,宛若幻听般直视七夜脱口而出。

就是在场众人,也是神情怪异,看白痴或不敢置信看向七夜。

“难道你以为你们一个个来,胜得了本座吗?一起上吧,省得本座一个个解决!”

七夜淡淡瞥了铁壁猿王一眼,似乎理所当然般随口应道,顿了下,似笑非笑看着出列的五人接道:“不管你们有没有出手,反正本座就当你们一起上了,不出手者,别怪本座没给你们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