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39章 王者之道

第两百三十九章 王者之道

……月岚!你来了!准备得如何?明天可不轻松!…,

七夜心中咯噔一声,有种掉头逃跑的冲动,却硬着头皮微笑招呼道,说话间,凤月岚已经走入亭榭,七夜连忙摆手道:“坐!”“应该没什么问题,其实明天主要还是看你,不管是天地雷劫,还是联盟为难,都会针对你,你要小心点!”凤月岚盈盈走至,雍容落座,担忧且带着点幽怨柔声应道。

“放心吧!我早有准备,明天会让天下人看场好戏!”

七夜点头自信应道。

沉默……

沉默……

凤月岚没有再多说,七夜也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气氛就这么沉默下来。

“你怪我吗?”

足足沉默了柱香时间,七夜暗叹了声,苦笑率先开口说道。反正早晚得面对,拖拖拉拉,终究不是七夜的作风,只是七夜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而已,不如大家摊开了说。

“怪你?!怕你什么?”凤月岚脸‘色’不变,瞥了七夜一眼平静问道。

“怕我没有复国,怪我………没有立你为后!”七夜迅速应道,迟疑了下,终究还是挑明了说。

“没有!其实天风鬼王说得没错,此处并非粱国旧地,更没粱国子民。而且是天南之地第一个修士界国家,于情于理,都不适合沿用已经覆灭的粱国!”凤月岚嫣然一笑,笑靥如‘花’,似乎很高兴七夜终于如此坦白不再逃避,语气轻快连声应道。顿了下,凤眼如水,丝毫不掩饰对七夜的感情幽幽接道:“至于我本身也不怪你,真的一点都没。反正你也没立任何‘女’人为妃、为后,我还有机会不是吗?再说,我知道你的心结,也可以理解,或许……”

说到此处,凤月岚停顿了下,拖长语气,脸‘色’有点‘迷’离、‘迷’茫缓缓接道:“这就是我的命运吧!即便我们将来没有结果,我也不会怪你毕竟我本来就是你嫂子,还是亲大嫂,虽然和你哥哥有名无实,但终究有那个名分,于礼不合也容易惹人非议!”“

……”

七夜有点发愣,一时张嘴愣愣看着凤月岚,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看得这么开,而且不再掩饰自己的心迹。

“转眼十年,天下人都以为你薄情‘花’心但是我清楚你不是那种人。否则以你当年的身份地位和年纪不会那么多年,别说皇妃,连个‘女’人都没‘交’往、接触过,只知习武和打仗。其实修行之路,大家都不容易特别是你,身具修罗血脉,也是唯一一个‘激’发血脉之人,很多人都居心叵测,连师父也坦言有点动心了,若非她是‘女’子,也不喜欢打打杀杀,早就下手。我知道你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也受了很多苦!”似乎看穿了七夜的心思,也不在意七夜发愣沉默,凤月岚微笑连声解释道,顿了下,美妙一笑,语气诚挚接道:“当然,如果你有适合的对象或心仪的‘女’人,尽管接受没事,我不会怪你。你应该很清楚,我根本不会在乎名分,只要知道你心中有我就够了!”

“你不会生气,或者吃醋吗?”七夜有点头晕,几乎是毫不犹豫脱口问道,同时心中不由暗自嘀咕:“月岚先说她和哥哥有名无实,再说自己不在乎名分。虽说是不怪自己,谁知道她是不是试探或委婉点醒自己,想解开自己的心结、顾忌?”“吃醋自然会,我也是人,不是圣人!不过,你原本就是王爷,就算没踏上修行之路,也不可能就一个‘女’人。光是你哥哥,便有一百多个妃子,估计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如今,你踏上修行之路,而且选择了帝皇之路,三宫六院是难免之事,即便是其他人,三妻四妾也多得是,何况是帝皇,而且身为你的‘女’人,可比世俗界那些皇妃实在多了,至少修行上极为有利!、,凤月岚没好气横了七夜一眼,颇为自怨自艾幽幽应道。

……”

七夜错愕,直直看着凤月岚,真搞不懂凤月岚到底在想什么,好像很看得开,很明理,又似乎有点幽怨,只是好像认命了而已!

“即便是仙人,也有七情六‘玉’,何况是我。情绪难免会有,但真的不会怪你,你也无须自责,并非你的错。而且,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爱了就爱了,恨了就恨了,谁也不知明天会如何,何必在乎那么多?”凤月岚绽颜一笑,反而开导起七夜了。

“嗯!”七夜有点意外看着凤月岚应道,没想到向来娴静温婉的凤月岚,还有如此敢爱敢恨的心‘性’。

“我得到消息,杜‘玉’娘也来了,如今落脚在万妙居,如果有时间,去看看她吧。她应该是来帮你的,不过,这消息是我意外得知,不排除有心人的安排,你要小心点,现在想置你于死地者数不胜数!只是,明天谁也不知会如何,我还是希望你没有遗憾、没有负担,全心全力去面对!”

七夜刚应了声,凤月岚忽然站起,语气轻柔说道,顿了下接道:“我走了!明天我无法陪你去祭天,你小心点!”

话落,没等神情一僵,还未反应过来的七夜,身形一晃远去,缓缓没入昏暗夜‘色’……

“哎……”

看着远去的凤月岚,七夜长长叹息了声,在夜‘色’中不停回‘荡’、回‘荡’……,

或许,七夜之前对凤月岚真的没男‘女’想法,纯粹是因为凤月岚前世的威名而作为。可是,人非草木,

孰能无情。以凤月岚无可挑剔的心‘性’、修为、相貌等,七夜并不否认自己有点动心了。

“或许,凤月岚说得没错,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爱了就爱了,恨了就恨了,谁也不知明天会如何,何必在乎那么多?”

明月中升,繁星绽放!

七夜独自走在宁静清幽的街道上,一路前往万妙居。

戒严令,针对的是城内非七夜势力的外人,对于七夜势力之人,自然无效,何况是七夜。

沿路七夜撞见不少巡逻的修士和天兵,虽然他们有点疑‘惑’七夜此时还独自走在凝聚街道上,却也没人胆敢过问。

万妙居,身为万妙城颇为知名的客栈酒楼,虽然如今戒严,却也有不少修士依旧在饮酒吃食,当然,那些是住在万妙居内的客人,只能在里面,不能出来!

“砰、砰、砰…

七夜还未走到万妙居‘门’口街道,便听闻‘激’烈打斗声传至,不用看也清楚,肯定是有修士外出被天兵阻止,因此爆发战斗。

走入街道,七夜便看到一个金丹娄祖被白冰神将率领着八个天将,数百天兵围困着撕杀,还不停有天兵天卒朝万妙居涌来,而万妙居三楼,灯火明亮,不少客人正襟坐观看。

“七夜城主!”

七夜不认识这个金丹老祖,而且这个金丹老祖也没穿宗‘门’服饰,估计是散修。而那个金丹老祖,却是认得七夜,一看七夜从百米外街角转出,顿时脸‘色’大变惊呼。

“轰……”

一个数尺山峰蓦然出现,转眼化为十数丈大小挡住白冰计将,直接被白冰神将击飞,那金丹老祖却是趁隙‘抽’身暴退,就要突围。

“斩!”

再着百米远,光华夺目的业火刀蓦然出现,数十丈长的恐怖刀芒蓦然出现,璀璨光芒照耀昏暗夜‘色’。

如今,七夜已经初窥法则,略知神通,只是还没如取云王那般,真真正正掌握神通而己,平实一斩,却已带有神通法则。

“噗……”

那金丹老祖刚蹿出数百米远,猛然迎空爆开,化为两半,漫天血雾飘洒……,

“主公!”

白冰神将颇具人‘性’化,脸‘露’羞略看向七夜讪讪见礼,其余天将、天兵更为恭敬。

“收拾下战场,今晚辛苦你们了!”

看着散落四处的傀儡残具,其中便有三具天将,上百具天兵,七夜浓眉一皱,随口吩咐了声,便直接走入万妙居。

“拜见城主大人!”

之前,关注战斗的修士不在少数,自然也看到七夜的雷霆秒杀。

一见七夜步入,气氛为之一凝,寂静一片,一楼掌柜连忙走出拜见。

“拜见城主大人!”

一楼客人连忙纷纷拜见。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点连凡夫俗子都明白,本座不清楚你们其中有多少加入万妙城,但是,看到没人出手帮衬,本座很失望!”

损失三具天将,上百具天兵,那可是数十万灵石,虽然可以修复,至少也得十万灵石。七夜的心情自然不会好,冷冷扫视了众位修士一眼哂道,顿了下,也不理会众人反应,直接看向掌柜问道:“‘阴’阳宗长老及弟子,住在哪?”

“啊?!”

那掌柜神情一僵,颇为错愕,随即恐慌躬身应道:“就在后院,城主大人随小人来!”

亲眼看到七夜城主的狠辣果决,连金丹老祖都问也不问,直接斩杀。不管七夜找‘阴’阳宗弟子做什么,掌柜可不敢拒绝七夜,更不敢拿什么商家信誉等借口在搪塞。

片刻后,七夜跟随掌柜来到酒楼后一处庭院。

刚走入庭院,便看到杜‘玉’娘、大师兄穆景峰,二师兄柳梦彤,四师兄韦扬,六师姐安若兰,七师姐白晴,八师姐穆冰容,还有另外数十个弟子,修为实力最低也是凝神期。

“拜见首座长老!”

七夜还没到,众人就齐聚庭院,显然已经知道七夜会来,估计其中不少人还知道七夜雷霆秒杀金丹老祖。包括杜‘玉’娘、穆景峰、韦扬等在内,众人齐齐恭敬拜见。

不要忘记,七夜不但是此代‘阴’阳宗首席弟子,代表‘阴’阳宗成为万妙城城主。如今依旧是擎阳峰首座,只要宗派一日没撤除七夜职位,七夜就是擎阳峰首座兼长老。

“你来了!”

七夜脸‘色’不变朝众位师兄弟点了点头算是回应,随即不再理会,而是语气嘘吁,紧紧盯着杜‘玉’娘,力求保持平静语气,却是有点颤抖。

瓜子脸,柳叶眉,杏仁眼。盘起的乌发,纯白如雪的衣裳,柔和温婉的母‘性’光辉,杜‘玉’娘还是杜‘玉’娘,并无多大变化,只是多了丝稳重成熟的气质,甚至七夜还看到了一点点沧桑。而非初见时的淡然自若,清逸脱俗,犹如不食烟火的九天玄‘女’。

显然,这几年,杜‘玉’娘也不好过。

初见时的惊‘艳’欣喜……

而后的知音和鸣,琴箫相悦……

随后的相濡以沫,相亲相爱……

紧随的算计疏远,虽然不是针对杜‘玉’娘,而是装给魏无风看,却也是事实。

最后,便是一走了之,不再出现。

直直看着杜‘玉’娘,七夜心绪万千,过往一切,浮现脑际。

喧嚣尽去,夜幕的黑发为何早早落下,一会朦胧,一会‘迷’惘。

其实。七夜之后也揣靡、思考了很多魏无风算计自已之时,杜‘玉’娘并没做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反而因为双xiu,让自己修为大进,修行速度加快许多。

唯一让七夜恼怒的是,杜‘玉’娘没告诉自己魏无风的谋划,但是,这并不排除是杜‘玉’娘对于七夜保护,毕竟以七夜当时的修为实力,太早明白魏无风的谋划…,让魏无风清楚自己的谋划暴‘露’,带来的唯一的结局就是灭亡。

“难道我不该来?你不希望我来?”

杜‘玉’娘苦涩一笑,幽怨看着七夜,尽力保持着平静语气说道,却与七夜一样细微颤抖。

“你们先退下!”

七夜没立刻回应杜‘玉’娘,而是看向擎阳峰弟子,理所当然般吩咐道。

“是!”

众人恭敬应诺,数十个弟子,迅速退得一干二净。

别的弟子不说,原本出自同‘门’,全是七夜师兄、师姐等人,最是感慨万分。

原本入‘门’最晚,辈分最低,修为最差的九师弟,如今已经是金丹老祖,擎阳峰首座,宗‘门’长老,万妙城城主,而且即将开朝建国,行天南修士界无数年没人成功过的盛事,那已经是他们只能仰望的存在。

特别是大师兄穆景峰,二师兄柳梦彤等人,当初,他们是俯视蝼蚁般俯视七夜,根本不把七夜看在眼里。

如今,却是七夜俯视蝼蚁般俯视他们,再加上看到七夜雷霆秒杀金丹老祖的一幕,别说他们,估计就是同为金丹老祖存在的杜‘玉’娘,也不会是七夜的对手,听说死在七夜手下的大修士,就不在少数,何况是金丹老祖?!

“伞…”

看七夜没多关注自己,大师兄穆景峰和四师兄韦扬心有余悸对视一眼,齐齐大松了口气。刚才他们可是紧张术忑万分,如今还有不少冷汗,感觉凉飕飕的……

毕竟,当年七夜在‘阴’阳宗,可是他们把七夜得罪最狠,而且是摆明车马为难。若是以前,他们对于七夜的成就修为,还有点不服气、

嫉妒,如今,却是一点嫉妒心思也提不起来,剩下就是恐惧担忧。

当双方差距实在太远,远到根本不在同一层次,永远无法弥补时,自然也就没比较之心,有的只是仰望了!

幸好,幸好,七夜并不记仇,虽然他们知道七夜可能是看在曾经同‘门’的份上,更主要的是,七夜没把他们放在眼里,但他们有的只是庆幸,一点恼羞成怒的心思都提不起来!

“你自然该来,我也希望你来。只是,你也清楚,宗‘门’明言不支持也不阻止我的行为。你这么带着擎阳峰弟子前来,我是怕你回去不好‘交’代!”

众人退下,七夜眼神温柔看着杜‘玉’娘,发自真心说道。

一路,七夜慢慢走来,也想了很多,就如凤月岚所说“明天谁也不知会如何,我还是希望你没有遗憾、没有负担,全心全力去面对!”

七夜原本不想来,最后还是决定前来,就是为了不留下遗憾,没有负担。

“你才是擎阳峰首座,我不过是暂时代理,如今你这个首座‘玉’行大事,身为擎阳峰弟子,前来支持很正常。宗‘门’肯定清楚,却没阻止!”

杜‘玉’娘没好气且嗔怪、微恼瞪了七夜一眼,语气急促说道,怎么听,都是七夜在找借口啊!

“那就好!”

七夜大松了口气,放下忧虑应道,随即没话找话问道:“如今过得如何?”

“你说呢?”杜‘玉’娘不答反问。

“…”

七夜哑然,看杜‘玉’娘改变许多的气质,自然好过不了。

“不说这些了,明天是你一生之中最重要的日子,成败在此一举,也关系到你的生死!别想太多了,不过是儿‘女’‘私’情罢了,全心全力面对才是王道!”

看七夜哑然,杜‘玉’娘没好气‘交’嗔一眼,随即明理贤惠主动开解道。

其实,看到七夜找来,原本颇为委屈幽怨的杜‘玉’娘,已经心理甜滋滋,怨气尽消了。之前所说,只是‘女’人的小‘性’子罢了,而杜‘玉’娘毕竟不是小‘女’孩了,也不会过分为难七夜。

“放心吧!别人或许不清楚,但是,你应该很了解我,没把握的事,我肯定不会做!”

杜‘玉’娘不提这些,七夜还巴不得,顿时心怀大放,连声应道。

“你既然敢开国建朝,我自然相信你准备妥当了,也肯定能成功开国!我担心的是,联盟长老会会横‘插’一脚,以你的‘性’格,肯定不会就范,到时难免爆发大战!”

杜‘玉’娘颇为无奈白了七夜一眼哂道,以杜‘玉’娘的心‘性’,暂时对长老会虚以委蛇也没什么,但是杜‘玉’娘很清楚,七夜肯定不会这么做。

“长老会!哼一群顽固的老不死罢了,不足为虑!”

七夜颇为不屑哂道,顿了下,颇为迟疑,脸皮发烫忐忑不安,硬着头皮接道:“其实,你的到来,是凤月岚告诉我,否则我还真不知道。

你们既然来了,明天就与凤月岚共同坐镇城南区域吧!”

以杜‘玉’娘的‘精’明,七夜相信杜‘玉’娘明白自己这么说的言外之意。

别说影子每天才一章,直接大章是大家的建议,否则分开更新,还能多‘混’点点击呢!影子是尊重大家的意思,拜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