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460章 各有所思

第四百六十章 各有所思

“好处?比如呢?只要不过分,自然没问题,毕竟本王确实是出自阴阳宗,于情于理都该关照宗门。当然,别人或许不清楚,但空师祖乃见过世面的前辈,应该对气运之说颇为了解,会减弱大离气运

的条件就别提了!”

空玄辉如此爽快直接,七夜也不婆妈,心思剧转间迅速应道。

“你应该清楚。以我等修为身份及宗派势力地位,已经没什么资源、灵石等事物能打动我们效死力,让宗门堵上一切,所求不过传承不断,气运昌盛罢了!”

空玄辉眉头一挑,大有深意看着七夜缓缓说道。

“呃……”

七夜一时哑然,空玄辉的意思,七夜自然清楚,说白了也是为了气运。

其实,七夜如今也只是通过法家传承和《周天大衍术》,了解到虚无缥缈的气运的重要性,特别是宗门流派、家族社稷等大型势力,可谓根本。

但是,具体怎么个重要法,七夜并不是很清楚,没什么清晰具体的概念,反倒是七夜觉得果位之说更为重要、直接、实用。

毕竟果位直接就能增幅修为实力,减弱桎梏之力,加快修行等等,这些都是能明显感受到的因素,至于气运,确实虚无缥缈。

“小……七夜!虽然本座不喜欢你,而且颇为反感。但是,本座公私分明,更不会阻碍宗门发展,做有害宗门之事。此次,经过我们几个老家伙的共同商议,基本条件就是要大离王朝离本宗为国教,

这也是底线,就看你能否接受。若能做到,本宗自会全力以赴,辅佐、支持大离王朝!”

七夜迟疑沉默,吕玄风心中冷笑一声,大义凛然直视七夜说道。

原本打算称呼七夜“小子”,不过想到大离王朝的实力,终究不想自找没趣,毕竟以他的修为身份,与七夜争吵,无论结果如何,都是自降身份。

“立为国教?!恕本王无法接受,若是阴阳宗真无意与大离王朝合作,本王也不强求!”

七夜浓眉大皱,迅速直接拒绝。

所谓国教,除了隐约获得上古蜀山传承的楚国,其余被大禅寺控制的卫国,被松风学府控制的鲁国,被天心派控制的燕国,不就是立了那三个超级宗派为国教?!

虽然大离王朝立阴阳宗为国教,肯定不会步入燕、鲁、卫三国后尘,导致朝政被完全操控,帝王沦为傀儡。但是,阴阳宗毕竟是魔道之首,向来声誉不佳,如今正魔联合,只不过是因为异族入侵才不

得不联合,等异族大军一退,就是过河拆桥,狡兔死走狗烹之时了。至少对大离王朝将来的发展极为不利。

更重要的一点是,到时大离王朝和阴阳宗的气运就会捆绑在一起,可谓荣辱与共,虽然不是永远,但是,想分隔开就难了,而且需要复杂手段和漫长时间。

“哼!”

七夜的回复,似乎早在吕玄风意料之中,不由冷笑一声,也不再多说。

吕玄风不是爽快直接之人,之所以比空玄辉还爽快揭开阴阳宗商议而出的结论,就是认定七夜不可能接受这个条件,毕竟魔道向来没什么好名声,魔修更是良莠不齐,至少比起道、儒、佛等流派,更

难让人接受,而且极难控制,若无特殊原因,高瞻远瞩的势力哪个会接受魔道把持?!

“告辞!希望阴阳宗能在此次浩劫中幸存下来吧!”

话说到这份上,连底线都揭开了。既然七夜自觉无法接受,也懒得多费口舌,浪费时间.

话落,直接便站起告辞,便要带着众人离开。

“等等!”

眼看七夜就要爽快离去,空玄辉瞪了吕玄风一眼喊道,随即认真严肃接道:

“连世俗界都知道漫天起价,坐地还钱之理。身为修士,自然无需世俗界那般复杂市侩,但是,离王也可以说说你的条件,看看宗明是否能接受。”

“也是!”

七夜心中警醒,忽然想起吕玄风师徒已经仇视自己,吕玄风如何会这么好心解开底线,却是猜中七夜的决定,所以坦然直言,想要气走、吓退、逼迫七夜等人。…,

“本王的条件很简单。阴阳宗坐镇通郦城,可拥有一定的自主权。但是,却必须严格遵守大离法律,若能做到,本王可以承诺,只要大离王朝存在一日,便会拥抱宗门传承不断!”

“掌教稍安勿躁,本王不过是阐述一个阴阳宗不想承认的事实,修士界并非辛秘的秘密罢了。就算本王不说,也不代表不是事实,也不代表别人不知道,此处都是自己人,子不嫌母丑嘛,无需否认!”

掌教关无玄脸色颇为难看,七夜却是风轻云淡,语气随意摆手说道,顿了下,转移话题接道:

“纵观古今,大离王朝乃天南第一王朝,这是任何人无法否认的事实。开国至今,大离王朝并未在折难中崩溃,随着时间的流逝,更为稳定巩固,平稳发展。假以时日,大离王朝也可能是天南第一皇朝、第一帝国、第一天朝。”

“对于大离王朝和阴阳宗来说。于公,本王出自阴阳宗,而且是此代大师兄,秘传弟子兼擎阳峰首座、名誉长老,自然不想看到阴阳宗落寞,甚至被天下人耻笑、逼迫;于私,本王几年前答应过燕师叔,若是有朝一日,本王崛起且条件允许,便会扶持宗门。所以……本王打算让宗门迁至大离王朝,择地重开山门,并坐镇三大城池之一的通郦城,也允许弟子参与考核,竞职文武,而且会优先录取、安排。于公于私,这都是合则两利之事。”

“坐镇通郦城,竞职文武?!说白了,离王是想让本宗效忠大离,而非大离臣服本宗,或者联盟合作,平等对待吧?”

听到七夜所说,原本殿内众人颇为兴奋喜悦,随即越听越不对劲,听到最后,部分面面相觑,部分怒目而视,部分陷入沉思。掌教关无玄不由脸色不虞冷哼直接说道。

“掌教应该清楚,宗派兴旺与否,主要看气运强弱。本王此举,等于是把阴阳宗与大离王朝绑在一起,只要大离王朝长盛不衰,阴阳宗自然传承不断,兴旺昌盛!”

七夜依旧是脸色不变,煞有其事缓缓说道,似乎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笑话!本座承认,大离王朝确实是天南第一王朝,不过,想要成为第一皇城、第一帝国、第一天朝。还差得远了,这需要深厚底蕴和浩瀚势力,就凭毫无底蕴的大离王朝?!大言不惭!再则,你不过是本宗后辈弟子,大离王朝归附本宗理所当然,要本宗臣属大离?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赵无极心中焦急万分,脸色尽力保持着平静不屑哂道。

要知道,赵无极也是得到青城大洞天传承之人,自然也有帝皇气运,而且他也想开朝立国,并准备得颇为充分,哪能让阴阳宗臣服大离王朝,被七夜巧言令色骗走。

“放肆!”

掌教关无玄和七夜还未答话,陀罗侯周空猛然暴喝一声,宛若佛陀怒喝,声若晴天霹雳。

“嗡……”

端坐席位的赵无极闷哼一声,脑际嗡鸣不绝,嘴角溢血,顿时受了内创,脸色白得发青。

“咔嚓、咔嚓……”

一阵硬物碎裂声起,赵无极身下座位猛然崩溃碎裂,亏得赵无极修为实力不低,反应敏捷,否则会直接跌坐在地,颜面尽失。

这是陀罗侯周空的佛门狮子吼神通,赵无极和周空虽然同为元婴大修士,修为实力却是远逊周空,一喝之下,就已受伤。

“你算什么东西?!卑鄙无耻,毁谤造谣,背信弃义,贪生怕死之小人罢了,本座羞于与你同宗。若非看在宗门份上,你三番数次为难、陷害本座,本座早就把你锉骨扬灰,抽魂炼魄。”

七夜鄙夷看向脸色苍白的赵无极,语气极为不屑冷冷说道,顿了下,看也不看赵无极,直视掌教关无玄接道:

“阴阳宗无人否?如此天下闻名,甚至传至域外的声名狼藉的无耻小人,也能担任本宗太上长老?坐在宗门议事殿?若是继续如此下去,阴阳宗离没落甚至覆灭不远矣!”…,

众人沉默,毕竟赵无极所作所为,在有心和无心流传中,确实已经传播天下,虽然不算是声明烂大街,人人鄙夷,倒也确实颇为不堪。

“放肆!”

一个宛若洪钟的暴喝声从天而降,一股磅礴浩瀚,令人心悸的恐怖威压从天而降,压向七夜等人,使之宛若置身万丈海底,身躯颤抖,难以动弹。

“吽……”

七夜浓眉大皱,颇为意外又似乎早就料到,意外的自然是直接针对己方,料到的是早知超级宗派不可能没化神大能。

与此同时,陀罗侯周空猛然瞪目张嘴,宛若怒目金刚,一阵肉眼可见的金色波纹从嘴巴冒出,闪电蔓延而开,金色波纹中,隐约可见无数“卍”字挥舞。

这是周空的真正音波神通《释佛梵吟真言咒》。

“啵……”

宛若汪洋巨浪的空间涟漪起,金色波纹和无形透明波纹猛然撞击,使得虚无空间出现水波般的涟漪。

“砰、砰、砰……”

“啊、啊……”

硬物碎裂声伴随着惊呼惨叫声起,金色波纹明显更胜一筹,蔓延开去,击碎周围十几丈桌椅,震伤、震退殿中二十几个长老、执事等,顿时使得殿内一片混乱,高坐太师椅的掌教关无玄,太上长老燕天英,杜天离等顿时眉头大皱。

一个身穿棕灰色长袍,发须斑白,身躯笔直挺拔的四十几岁中年人蓦然出现在殿内,凌空虚浮,似乎原本就一直都站在那,显得和空间极为自然契合,这是化神大能掌控天地法则,能操控天地自然之力的表现。

更甚者,若非亲眼所见,根本无法察觉半空悬浮着一个人,灵识等无法捕捉,诡异得令人极为难受。再加上那中年人故意放出气势,使人感觉眼前蕴量着能撕碎一切,极为恐怖的死亡风暴,而非只是一个人。

“师傅!徒儿赵无极拜见师傅!”

本就受创的赵无极惊骇暴退,随即看到出现的老者,不由眼神一亮,惊喜呼喊道。

“拜见吕师叔(师伯)!”

“拜见吕师祖!”

一时间,殿内众人,包括掌教关无玄,四位太上长老等,纷纷恭敬万分拜倒见礼。

“师傅?!化神大能?!赵无极这猥琐之人,竟然有化神大能师傅?!这走的什么狗屎运?!”

众人离座拜见,七夜看了看赵无极,又看了看那中年人,心中暗自嘀咕,干脆动也不动,甚至懒得理会那中年人,虽然七夜已经猜测出来者是化神大能了。

四大超级宗派,确实名不虚传,传承数千上万年的底蕴确实难以想象,至少都拥有化神大能,甚至更强的前辈坐镇震慑,只是一般不会出现,而且大多离开天南之地修行了。

“大王!这是阴阳宗玄字辈前辈吕玄风,五百年前便是元婴后期,颇具威名。微臣数百年未见,如今看来,确实已经晋级化神期了!”

陀罗侯周空颇为羡慕看向那中年人,语气嘘吁朝七夜解释道。

“你就是侥幸获得奇宝逆元果,而后反算师傅魏无风那晚辈,夺得他一身修为,方才十年金丹,创下惊天基业的幸运小子?”

阴阳宗众人恭敬拜见,吕玄风却是看也不看众人,而是眼神平静看向七夜,声调平淡说道,只是那俯视七夜的高高在上姿态,质问不屑的傲然神情语气,颇为明显。而且隐约点明七夜有眼前成就,不过是算计其师得来,虽然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没什么人敢这么说,而且这么断定也不附和。

就这么被吕玄风双目看着,七夜便宛若被剧毒异蛇盯着般,心神恍惚,心境压抑,甚至有种浑身乏力,难以动弹的感觉。

至于其他人,吕玄风没理会他们,他们便一直跪伏着,也不敢起身或抬头。

这就是化神大能,正面相对,光是眼神、威压,就让金丹后期的七夜压抑、难受,甚至有种不敢直视,不敢对抗的强烈心理。…,

当然,这是吕玄风故意威压震慑的结果,否则金丹期还好,那么多元婴大修士,不至于这般无能。

“玄字辈老不死?!辈分还真高,只是为人处事,让人实在不敢恭维,用一句话怎么说……对了,就是为老不尊!果然是有其弟子,便有其师傅,同样的卑鄙无耻,自以为是,确实是一丘之貉!就是不知道师傅是否也那般贪生怕死,背信弃义!”

原本因为赵无极和吕玄风出场表现,让七夜对吕玄风颇为厌恶、不喜,却也不想招惹。谁知吕玄风率先口出恶言,威逼震慑,七夜运转《三眼火神咒》,激发蛮力对抗、抵消化神大能威压,干脆看也不看,理也不理吕玄风,看向周空,旁若无人说道。

“呃……”

本就不善言辞的陀罗侯周空颇为错愕,一时不知如何应答。

便是掌教关无玄,太上长老燕天英等阴阳宗高层,也是颇为错愕,没想到七夜竟敢如此当面埋汰化神大能,代表着天南之地最最顶级存在的化神大能。

“自古以来,便有有其师便有其徒的经典明言,反之自然也是,至少也是子不教,父之过!大王英明!”

左辅侯芈光恭敬且语气肯定连声应道。

“哎……人们常说,一代不如一代。确实是一代不如一代啊!化神大能,不过如此,所见尽是无耻之徒,失望。先有紫云老祖偷袭本座,意图抢夺至宝,却被隔远震伤惊走,露面都不敢;后有顾重楼,化为元婴大修士隐匿城中,居心叵测,最后神魂俱灭,不入轮回;如今又出现个恬不知耻的人……啧、啧、啧……不知最后能得个什么下场?!本王期待得很!”

七夜重重叹息了声,摇头自言自语般感慨道,说到最后,语气极尽讥诮嘲讽之意。

至于所谓一代不如一代,众人自然清楚七夜是反着说,意思是辈分越高越不堪。

原本掌教关无玄、太上长老燕天英、真阳峰首座燕无双等看好七夜的人还想缓和气氛,奉劝七夜,没想到七夜连消带打,把吕玄风贬得一无是处,再怎么调解、缓和也没用了,顿时一阵呆愣。

“竖子敢尔!”

吕玄风震怒,一指点出,血黑双色光柱射出,看似三指粗,却给人蕴含天地玄理,足以毁灭一切的恐惧感。

别看简单一指,却是融合“大阴阳术”、“大生死术”、“大破灭术”三个大神通,威力极为强横、凶残、诡异。

“喝!”

陀罗侯周空暴喝一声,浑身金光大作,宛若纯金所塑,连大殿诸物都披上了层纯金外衣。

周空则化为一具宝相庄严的佛陀法相,一掌拍出……

这是大禅寺镇寺绝学《金刚不坏禅功》和《般若千佛手》。

“砰……”

金色巨掌被那血黑双色光柱轰破,落在佛陀法相上,却是宛若石沉大海,无声无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