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461章 天上人佳

第四百六十一章 天上人佳

暗云山脉,阴阳宗山门附近,天上人佳宫殿。!.!

海琴、阿娇、问珊、乐霜等“天上人佳”红牌,带着数百个花枝招展,争芳斗艳的酒姬、舞姬等,排列宫殿之前,神情期待、紧张、复杂静待,声势浩大,令人侧目。

“离王真的会来天上人佳?!”

“想必不假,毕竟离王威震天下之前,可是天上人佳常客!”

“当初离王参与阴阳宗封神选拔赛,我们可以去助威过呢!”

“离王真是以前那凝神小修士?才几年,真的晋级金丹老祖,而且开创了天南第一王朝?!”

“怎么不是呢!据说离王可是小玉的主顾呢!”

“你说离王还认识我们吗?”

“几年了,听说离王昨日刚返回阴阳宗,没想到今日就来天上人佳了,嘻嘻……”

……

数百个莺莺燕燕聚集“天上人佳”宫殿之前,娇柔娇嗲声此起彼伏,宛若醉人乐曲般令人迷醉,加上那百花争艳的盛况,更是美不胜收。

“天上人佳”宫殿,是天南修士界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修士青楼”,声威固然鼎盛,却也具有所有青楼的共同的特征,就是消息灵通。

离王七夜的生平,或许大部分修士都不清楚,但是在天上人佳,却不是什么秘密,绝大多数酒姬、舞姬都清楚,因为离王当年在“天上人佳”可是声名不小。

“肃静!”

经过数刻钟的娇声细语,为首一个半老徐娘,风韵诱人,风情万种的轻喝一声,气氛顿时寂静一片,众位酒姬、舞姬齐齐精神一振,肃然站立,顿时呈现出无数玲珑凹凸争艳的曼妙美景。

六道黑影划破长空,出现在遥远天际……

所料不差,自然是大离王朝的离王等人。

“这离王到底什么意思?若说想要女人,以他的身份地位,修为实力,想要什么女人没有?何必光明正大前来天上人佳,惹人非议?”

看到六道黑影出现,殿前众人齐齐心中一凛。那风情旁边一位憨厚诚实的老人低声朝那风情问道。

“恐怕没那么简单,若只是来玩耍,就没必要奉上拜帖了,肯定是另有要意!”

风情没有回应,旁边一位约莫世俗界三十岁妇女,妩媚妖娆的侍女低声说道。

“那也不一定!或许离王就喜欢这口味,天上人佳的围困,可是独一无二,岂是其他女修士可比!”

一位猥琐青年奸笑着低声说道。

“这倒也是,男人就是贱骨头,或许离王真喜欢酒姬、舞姬呢!何况当年离王与我殿一位酒姬可是关系匪浅!”那妩媚侍女撅唇应道。

“嘿嘿……离……”一位天上人佳执事还要说话。

“肃静!”

那风情神情严肃,瞪了旁边众人冷声喝道,使得众人齐齐心中一凛,肃静一片,又听那风情接道:

“别忘了离王的传闻,而且有业火离王之称。若是胡乱非议,被离王击杀,那便是自找死路,可没人帮你们出头!”

“呃……”

天上人佳众人齐齐神情一僵,心有余悸,颇为忐忑。忽然想起离王之前的铁血嗜杀评说,风情所说没错,若是惹得离王恼怒,被离王击杀,天上人佳为他们出头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也就是说,若是让离王不高兴,他们死了也是白死。而离王,传闻中,还真是心狠手辣,铁血嗜杀之主,不是那么好相与。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间,七夜率着孤魔,龙凤虎龟等四卫,已经清晰出现在众人视线,迎空降落。

“恭迎离王!预祝离王统一天下,开创千秋盛世!”

七夜、孤魔、梁青等人一降落,天上人佳十几个执事,数百个酒姬、舞姬等,齐齐恭敬万分见礼。

只是青楼场所之人,多少颇为豪放随意,虽然尽力保持端庄娴静之姿,却是东施效颦,反而颇为诡异。

“各位姐妹,好久不见!”

七夜身形落下,状若浪荡公子无视前方十几个执事,而是直接看向后方数百个酒姬、舞姬,朗声微笑招呼道。…,

“拜见离王!”

众人错愕,十几个执事不敢越礼,反而有数十个反应敏捷的女人,娇声细语肃然称呼,倒是令人颇为陶醉。

七夜微笑点了点头,回应诸位酒姬、舞姬,却是一言不发,也不举步,顿时让天上人佳众人心中打鼓,颇为忐忑疑惑。

“离王驾临,荣幸之极,蓬荜生辉!请!”

为首风情硬着头皮热情恭敬,媚态横生邀请道。

静!

寂静!

谁知七夜理也不理那风情,直接双眼一闭,就这么站立不动。

气氛一时间寂静下来。天上人佳众人忐忑惶恐看向七夜,不知七夜这是何意。

一柱香……

两柱香……

气氛依旧寂静一片,不少酒姬、舞姬,甚至大半执事,开始心跳加速,直冒冷汗。

毕竟七夜此举,确实有来者不善的意味,令众人颇为忐忑。

“咯、咯……离王驾临,荣幸之至。妾身正在殿内安排部署以恭迎离王,怠慢之罪,还请离王见谅!”

一阵宛若银铃摇曳,珍珠罗盘的娇俏悦耳娇笑声起,五个身影从天上人佳殿内走出。

为首是个面部蒙纱,身材玲珑惹火,身穿黑色轻纱的女子,紧随四人,两女两男。

无人中,七夜就认得天妙峰首座叶无雪,其他不认识。

显然,天上人佳虽是面对天下,经营暗云山脉,主要顾客是魔道修士,其实是由阴阳宗幕后把持,连阴阳宗六大主峰首座之一的叶无雪,也是其中首领之一罢了,还不是最高首领。

而五人的出现,明显是猜测七夜不忿他们这些幕后首领没出现迎接,而是让天上人佳明面上的管事出面,惹七夜恼怒了,所以他们仔细揣摩沉思之后,连忙出现迎接。

“天妙娘娘?!稍安勿躁!”

感受到那五个幕后首领出现,七夜睁眼,似笑非笑直视为首蒙面女子淡淡说道。

天妙娘娘,其实就是阴阳宗“天”字辈前辈,也就是说,是元婴大修士。同时也是天妙峰首座叶无雪的师傅,这些“辛秘”,七夜早就调查清楚。

其实,说白了,天上人佳的最终幕后老板,就是阴阳宗,天妙娘娘只是阴阳宗推出的所谓“幕后老板”。

“哦?!难道还有贵客前来?!”

面部蒙纱的天妙娘娘,星辰般明亮醉人的双眸一亮,娇声说道。

“这是十万灵石,晚上天上人佳,本王包了,不再迎客!”

七夜大有深意看了天妙娘娘一眼,翻手间一个储物手镯入手,直接扔给天妙娘娘说道。

天上人佳,共有酒姬、舞姬等五百人,十万灵石,平均每日两百灵石,不是很多,但也差不多,毕竟天上人佳每天的营业额,差不多也就十万灵石上下。

“呃……”

“离王客气了!离王驾临,妾身早就下令今日停止营业,专门接待离王!离王驾临是本宫幸事,哪敢收费!”

天妙娘娘错愕了下,随即娇俏涟漪说道,说话间,恭敬拿着储物手镯就要还给七夜。

谁知……

七夜理也不理天妙娘娘,更没接过储物手镯,就这么站着不动,自顾自看风景般四处仰望。

“……”

七夜此举,令天妙娘娘颇为恼怒,却是不敢发作,只能讪讪静待一旁,心中闪电猜测揣摩,不知七夜到底是什么意思。

连天妙娘娘都不敢多说,其他执事、管事、酒姬、舞姬等,更是忐忑不安,甚至连呼吸都尽力放缓。

一柱香……

两柱香……

时间在压抑宁静的气氛中迅速流逝。

“嚓、嚓、嚓……”

密集赶路声掠起,天上人佳周围,忽然出现密密麻麻的身影,迅速涌向天上人佳宫殿四周。

“嗯?”

天妙娘娘、叶无雪、风情等天上人佳管事、执事等惊骇对视一眼。

所料不差,这些蜂拥而至的队伍,不就是情报中,跟随离王前来阴阳宗的五千禁卫军,十二侯爷吗?…,

离王到底想干嘛?

甚至有不少管事、执事、酒姬、侍奉等,已经开始猜测,离王是不是打算趁势直接剿灭天上人佳,铲除天南之地唯一,也是惹人非议的“毒瘤”了。

只是,让天上人佳众人绞尽脑汁猜测,也想不出,己方到底哪里惹怒、得罪了离王。

唯一的一点,便是此次离王驾临,离王当年的“红颜知己”已经不在。

难道就因为这个?这个貌似也不关他们的事啊?

“离王这是何意?妾身及天上人佳,好像没哪里冒犯或得罪离王吧?”

天妙娘娘柳眉一挑,疑惑、恼怒、惊骇、惶恐等各种情绪涌起,看向七夜极力保持着平静语气问道。

“天妙娘娘多疑了!如今异族入侵,天下大乱。想要刺杀本王者数不胜数,为了本王安全着想,不得不全力戒备警惕,不妥之处,还请天妙娘娘见谅!”

七夜神情放缓,直视天妙娘娘缓缓说道。听似道歉,却没丝毫歉意神情。

“离王所言甚是!”

天妙娘娘自然不会相信七夜所说,只能讪讪应道,其他人更不敢多说。

毕竟若真怕死,七夜就不会带着五个贴身护卫,率先前来了。

只是,天妙娘娘等人,还真猜不透七夜到底想干嘛!

“帝穹!”

气氛宁静之际,七夜忽然喊道。

“微臣在!”

紫薇侯帝穹蓦然出现,躬身应道,天上人佳众人,包括天妙娘娘,根本就不知道帝穹如何到来,一点征兆都没。

“封锁山峰,擅闯者杀无赦!若是吕玄风、赵无极师徒出现,无需多说,直接击杀,若是令其逃走,军法处置!”七夜语气平静下令。

“喏!”

帝穹语气自信,身躯一挺应道。

“呃……”

阴阳宗主殿发生的事,在场绝大多数人都不清楚。

不过,传说中的“玄”字辈祖师,众人倒是有所耳闻,至于无极大帝赵无极,更是如雷贯耳,没想到七夜竟然直接下“击杀令”,说杀就杀,还是在阴阳宗势力范围之中。

“请吧!”

吩咐完毕,七夜客气摆手朝天妙娘娘示意道,顿了下,不待天妙娘娘回应,直接看向天上人佳管事、执事阵营之后酒姬、舞姬队伍,朝海琴、阿娇、问珊、乐霜等四个七夜认识的美女吩咐道:

“你们四个一起来,今晚就由你们侍奉了!”

顿了下,看向教先出现的诸位执事说道:

“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就不用跟来了,由天妙娘娘、无雪长老等五人随行便可!”

话落,不顾错愕呆滞的天上人佳等人,直接举步前行,率先走向宫殿。

“……”

天妙娘娘、叶无雪等人心中一跳,似乎肯定了之前的猜测。因为看七夜此举,就知道七夜没把诸位执事放在眼里,之前他们让诸位执事迎接的决定,迎接规格不够,惹怒七夜了。

但是,事已至此,没后悔药可吃,只能忐忑紧随。

……

天上人佳宫殿,最顶级的至尊室。

七夜带着孤魔、梁青等五大护卫,加上天妙娘娘等五大“老板”,海琴、阿娇等四位美姬落座,加上密布至尊室的九位侍女。

只是,七夜等六人,就七夜落座,孤魔等五大护卫就站立一旁,这让天妙娘娘等人颇为忐忑,不知道该不该入座,最后只能由天妙娘娘独自落座,其他人,包括叶无雪在内,只能站立一旁。

“坐!大家都坐,在场不是自己人,便是熟识的朋友,无需拘礼!”

七夜落座,看到就天妙娘娘入座,其他人站立一旁,不由豪爽挥了挥手招呼道。

“呃……”

叶无雪等四大“老板”,海琴等四女齐齐看向天妙娘娘,不敢擅自做主。

“坐吧!离王下令,照办便是!”

连孤魔等五大护卫都没落座,其他人哪有资格入座。天妙娘娘迟疑了下,看向七夜,看七夜眼神如水看着自己,不由暗叹一声招呼道,还特意加了一句。…,

言外之意,反正七夜说什么就是什么,他们只是照办,可怪不了他们!

“娇娇!”

叶无雪等四大“老板”入座,其他人可不敢,七夜不由看向最先认识的阿娇招手道。

“小女子拜见离王!”

阿娇心中哀鸣,却是不敢不应,硬着头皮福身应道,却是不敢挪移半步,娇躯更是颇为僵硬。

“啊……”

七夜右手一挥,筑基后期巅峰的阿娇惊呼一声,直接被七夜卷到怀中。

“老相识了,何必如此见外!也别称呼离王了,直接叫我七夜就可以了!”

温玉满怀,感受着柔若无骨,芬芳沁人的女人香,七夜拥抱着阿娇,语气随意说道。

“嗯!”

阿娇忐忑看了眼叶无雪,看叶无雪没有回应,不由怯生生应了声,娇躯颇为僵硬。

“这是干嘛?无论如何,不管我什么身份地位,我还是我,还是你认识的我!我还记得你颇为开朗豪放的,还曾经勾引得我浴0火膨胀,怎么现在这么腼腆胆小了?难道是因为你们老板在这的原因?”

拥抱美姬,七夜宛若**浪子上下其手,面部摩挲着阿娇粉面,语气轻佻说道。

“嘤……”

阿娇心中哀鸣,呻吟又惊恐般娇吟了声,浑身滚烫,同时可怜兮兮看向叶无雪。

她只是舞姬,可不是陪酒的酒姬,除非自愿,否则天上人佳也没逼迫过她陪酒,对于酒姬行为并不熟悉。

初识七夜,七夜只是个名不经传,修为比她还低的小修士而已,她自然可以随意挑逗诱惑。如今,不说七夜的身份地位,就是七夜金丹后期的修为,也让她不敢造次了。

“照办!”

看阿娇可怜兮兮看向叶无雪,七夜似笑非笑跟随看向叶无雪。让叶无雪暗自纠结,硬着头皮简单说道。

“嗯!”

阿娇娇柔应了声,却是依旧娇躯僵硬,神情惶恐忐忑,只是身躯温度升高不少。

随后,各种各样“天上人佳”最顶级的美酒佳肴,流水般奉上,气氛逐渐火热顺畅。

只是,即便是七夜神经粗大,也能明显感受到众人的屈意奉承,当初混迹风月的感觉,已经回不来了。

物是人非事事休,人生就是如此,强求也强求不来!

“其实大家多疑了!本王此次前来,只是让天上人佳迁徙到离都而已,并无其他用意!”

凝重且颇为严肃的觥筹交际,虚伪客套之余。七夜不再卖关子,直接看向天妙娘娘说道。

“嗯?!这个……离王应该清楚……妾身其实做不了主!”

众人一愣,没想到七夜此次驾临,竟然是为了这个。心思剧转间,天妙娘娘边揣摩猜测,便迟疑着缓缓应道。

“你是天上人佳的幕后主事人,就能做主!若是做不了主,就让做得了主的人来见本王。如果还不方便,那本王就直接拆了天上人佳,看那能做主的人,敢不敢出现!”

七夜大手一摆,不容拒绝反抗霸道说道。

“呃……”

天妙娘娘等人惊骇对视一眼,随即恍然大悟。

终于明白七夜搞这么多事,甚至出动十二个大修士,五千巫军包围“天上人佳”,搞得这么复杂的用意了。

她们能拒绝吗?敢拒绝吗?

主要看七夜敢不敢在阴阳宗势力范围内,直接拆了“天上人佳”,所谓做得了主的人,敢不敢出头!

手段用尽,貌似效果差强人意!希望各位兄弟姐妹,帮忙出个主意,怎么吸引人气,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