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467章 各方筹谋

第四百六十七章 各方筹谋

,愚蠢!亏你还号称智慧女神,你知道因为大离王朝,我方大军要多走多少路程?路途中要多死亡多少族民战士?每次运输后勤,要多付出多少代价吗?离都原本是天南人族抵挡我方的天南第一城,正挡在荒域出口。大离王朝以离都为首府,不但死死扼住我方喉咙,令我方无法真正大举入侵。

更是宛若卧虎对我方虎视眈眈,随时都可能对我方发出致命一击。

无论从哪方面考虑,我方想要进入天南,大离王朝都是我方不得不覆灭的拦路虎!”

原本在场众人还在仔细考虑阿依所说的具体信息,直到最后一句话。冥巫部落大长老冥绝天不由脸色一沉,冷哼呵斥道“听闻智慧女神当年与离王颇有渊源,关系匪浅。原本老夫还不大相信,如今看来,确实颇有猫腻啊!众所周知,纵观天南人族,大离王朝绝对是最强势力,是我方最强对手,更是我方进入天南的最大阻碍,你竟然还敢轻言罢战?!”“小女子不过阑述事实,公正建议罢了。冥长老何需如此小题大作?相信在场所有人都清楚覆灭大离王朝的莫大代价,若是与大离王朝开战,我方将会陨落多少族民,因此少开辟多少疆土?至少,若非有势力想要坐山观虎斗,让我方与大离王朝两败俱伤,好得渔翁之利。大家真以为他们会那么傻背叛人族,引狼入室吗?希望各位前辈三思而后行的好!”

阿依也不恼羞成怒,而是语气平静,大有深意瞥了眼神秘人,冷静稳重应道。

圣巫部落和冥巫部落向来不和,原本圣星部落一直被冥巫部落压着打,几被灭族。直到“元辰圣藏”出世,圣巫部落得了最大好处,势力大涨,已经逐渐崛起,虽然依旧无法和冥巫部落硬拼,但也不是毫无招架之力了。

当然,更重要的是,阿依相信在场众人都不是简单人物,阿依所说也都是事实,相信大家都会明白,至少都清楚神秘人族的用意。

只是,大离王朝确实是蛮妖联盟和异域势力的心腹大患,严重阻碍了蛮妖联盟进入天南之路,所以蛮妖联盟甘愿和神秘人合作,也算合则两利。

“集辩!之前我方绕过大离王朝,确实是情非得已,如今我方已在天南站稳脚跟。以大离王朝的富裕,三年来已经发展到令所有势力不得不忌惮的地步,若是再继续拖延下去,到时如何收场?!这是明显的养虎为患,智慧女神不会不明白吧?”

冥绝天冷笑应道,而且一直把阿依称呼为“智慧女神”这明显是讽刺的称呼。

“呃公道自在人心,小女子不过说出事实罢了。离王并非简单人物,就是因为小女子对离王颇为了解,加上我方和异域联军陈兵大离王朝边境,离王不可能不清楚我方用意,他还敢明言见证无天王朝的开国,肯定是极有把握对付我方联军,对我方来说,太过冒险了!”

阿依神情一僵,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随即硬着头皮解释道。其实冥绝天所说,阿依何尝不清楚,但阿依自认为,自己所说也是有道理,并非偏袒。

“是啊!以智慧女神和离王的关系,自然极为了解!根据老夫所说,离王似乎有意招揽圣巫部落,在大离王朝疆域中划出一城安置圣巫部落,智慧女神自然不想与大离王朝撕破脸皮!”

冥绝天眼神犀利看向阿依,语气阴沉说道,顿了下,猛然脸色一沉,提高声音喝道:“你明显就是勾结大离王朝,所以极力阻止我方攻打大离王朝!”

冥绝天话音一落,在场不少首领顿时脸色微变,眼神不善齐齐看向阿依,如果这是真的,那可不是小事了,毕竟圣巫部落虽然人口基数不多,但也不是可以无视的小部落,主要是得到真正传承的圣斗士数量极多,比冥巫部落还多,潜力极高。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阿依心中咯噔一声,硬忍着语气平鼻说道。

冥绝天所说,倒也不是冤枉圣巫部落,因为离王七夜确实派人接触过圣巫部落,间接提出招揽之意,只是圣巫部落没答应而已。

这原本是极为秘密之事,双方的接触更是极为私密,没想到冥绝天竟然清楚,圣巫部落还有什么秘密能逃过冥巫部落眼线?!

“事实如何……”冥绝天冷笑还想再说。

“够了!”

就在此时,一声不悦的娇喝声起,三尊主元瑶俏脸阴沉,直视冥绝天质问道:“本座也不赞成攻打大离王朝,按照冥长老的说法,那本座是否同样与离王互相勾结?”

“三尊主言重了,三尊主何许身份,自然不可能这么做!”

冥绝天背冒冷汗,连忙恭敬惶恐应道。不管是论实力,还是势力,冥巫部落和玄冥一脉太古巫族都不在一个档次,冥绝天哪敢质疑元瑶娘娘。

就算冥绝天真的敢质疑元瑶娘娘,估计也没人信,毕竟元瑶娘娘位列蛮妖联盟巅峰,怎么可能勾结大离王朝,而且根据情报,貌似元瑶娘娘和离王七夜的接触中,都是元瑶娘娘得利。

即使大离王朝开国之时,元瑶娘娘亲自前往大离王朝协助、庆贺,也没哪个蛮妖敢非议,何况是如今只是不赞成?

“好了!冥长老没有这意思,三妹何需生气!大哥清楚三妹与离王关系极佳,也不强求三妹参与攻打大离王朝,只需负责其他战场便可。

至于其他,自有长老会公正决议,我们就别参合了。”

大尊主帝川眼神宠溺看向元瑶连声奉劝道,看似语气随意,实则颇为强硬。

“你们谈吧,我不管了!”

元瑶猛然站起哂道,自顾自直接消失离去。

留下在场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气愤沉默一片。

“含妹比较孩子气,大家多多见谅啊!”帝川满脸歉意看向众人说道。

“不敢!不敢!”

众人连声应道,包括妖族在内,就算心中愠怒,也不敢表示出来啊,谁不知道蛮族,特别是太古巫族,都是蛮横霸道之主?

据说,三年前离王七夜拿出神木“天音琉璃竹”与太古巫族换取明显不成比例的“六根清净竹”和百年互不侵犯的盟约。如今神木天音琉璃竹,就是元瑶保管。

以五尺多“天音琉璃竹、”换取一尺多的“六根清净竹”再加上一个谁都知道不能当真的盟约,明显是离王七夜看在元瑶娘娘的身份才做这亏本交易,如今蛮妖联盟撕破盟约,元瑶娘娘愤怒也很正常,若非大义、大势逼迫,元瑶娘娘肯定会全力阻挡,如今只是不管,算是很好了。

“此次攻打大离王朝,希望大家齐心协力,全力以赴,毕竟大离王朝今非昔比,确实不能轻视!”

若是在场任何人敢像元瑶这么做,绝对是当场击杀的下场。帝川

却是轻轻揭过,迅速转移话题,顿了下,眼神凌厉看向阿依,缓缓接道:“此次先锋军,以圣巫部落为主,希望不会让本座失望!”

“是!大尊主!圣巫部落绝对全力以赴!”

阿依心中一沉,暗自叫苦,表面上却郑重认真应道,丝毫不敢忤逆和拒绝,否则还未攻打大离王朝,估计圣巫部落就要灭族了。

大尊主帝川是什么身份?冥巫部落都知道的事,帝川自然不可能不清楚,这也算是一次警告,不管基于什么理由,都由不得圣巫部落拒绝啊!

此时,圣巫部落不知道该对离王七夜的重视而高兴,还是郁闷了。

说实在的,圣巫部落绝对相信七夜的招揽之心,诚恳之意,对于迁徙到大离王朝,除却小部分因为怀疑大离王朝前途,而拒绝的圣巫长老,大半部分长老都赞成干脆投靠大离王朝,谋得一份安乐稳定的土地,毕竟圣巫部落潜力极高,但暂时没什么底蕴,人口基数更少,根本就损耗不起。

只是,如今种族战争爆发,根本容不得圣巫部落如此选择,硬着头皮出军还有一线生机,想要退缩,绝对灭族。

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娄己!

“接下来,大家继续讨论吧,此次攻打大离王朝,乃我方联军最重要,也是难度最高的一次战役,许胜不许败!”

帝川满意且亲切和蔼点了点头,环视众人紧随说道。

燕国都城,蓟襄城。

天心派掌教姬无生,与阴阳宗“玄”字辈同辈的“正”字辈老祖宗,化神大能赵正希、周正黎等,与阴阳宗“天”字辈同辈的“无”字辈太上长老全无伦、禅无霍等“欲”字辈长老李欲珊、夏欲雪、钱欲山等首座长老,及数十位执事长老等齐聚一堂。

若是让人看到天心派聚集如此阵容,绝对会惊骇疑惑莫名,毕竟眼前阵容,几乎聚集了天心派绝大多数实力,几乎是倾巢而出,那山门中留守的实力,可想而知了。

同样,也可以看出无数年来,一直是天南宗派之首的天心派对于此次开国建朝的重视!

“业火离王已经明言会亲自前来见证本宗开国盛举,大家怎么看?”

关于开国立朝的一番讨论之后,掌教姬无生扬了扬手中紫玉玉简,看向在场众人询问道。

“有阴谋!众所周知,业火离王擅长推演卜算之术,不可能算不出此次前来见证我宗开国盛举的凶险。如今蛮妖联盟和异域联军,已经在大离王朝部署重兵,大离王朝不可能不清楚异族联军用意。如此时刻,业火离王竟然还敢离开大离王朝,实在太诡异了。退一万步讲,即便是没异族联军威胁,业火离王何等身份?行踪本就极为秘密,根本就无需如此光明正大,大张旗鼓表面会亲自前来见证我宗开国,有违常理啊!”

掌教姬无生话音刚落,此次被天心派推上历史舞台,号称“无天大帝”的无天,剑眉一挑,颇为疑惑率先应道,显然对七夜极为忌惮。

“嗯!以业火离王出道至今的事迹,连出道之初,都能反算其师魏无风,借此突破金丹桎梏,省却一甲子以上修行,可谓算无遗策,确实不可能出现如此失误!加上业火离王的铁血霸道行事作风,我方不得不防啊!”

古战锋的师傅,与七夜仇怨颇深的首座长老钱欲山紧随应道。

“任他推演万物小算古今又如何?!来到我方地盘,难道业火离王还敢大动干戈率领重宝护驾不成?顶多就是几位星官随行护驾罢了,来到我方地盘,一切就由不得业火离王了。以晚辈建议,干脆我方布下杀局,直接灭了业火离王得了一劳永逸,否则业火离王早晚是我宗心腹大患!”

夏欲雪师姐,首座长老李欲珊瞥了陷入沉思的夏欲雪一眼,神情语气颇为疯狂狠辣忽然建议道。

“此事万万不可!”

夏欲雪脸色大变,几乎是毫不犹豫脱口而出,引得众人齐齐侧目夏欲雪连忙稳定心绪硬着头皮解释道:“别忘了两年前业火离王曾经硬闯阴阳宗,当场威压阴阳宗元老喜玄风,令吕玄风不敢妄动。而后率领禁卫军和十二个大修士,强制迁移“天上人佳,硬生生抢走阴阳宗一半势力。阴阳宗的行事作风,大家都很清楚若是有半分可能,绝对不会容忍业火离王如此行事。如今两年过去,谁知道业火离王的实力和势力飙升到何种地步?!”

顿了下,夏欲雪心绪纷乱,颇为失态稳了稳心神,再次接道:“别忘了!业火离王曾经一举覆灭天南联盟长老十四位大修士,重创两位,羊击杀了异族联军三十几位大修士。而且,业火离王抵挡天地雷劫的手段,天下皆知。

鼻是我方能一举击杀业火离王也就罢了,若是令其逃脱。业火离王在我方抵挡天地雷劫时,忽然自爆个叶子古宝,那我们基本没成功渡劫的可能了!”

鼻!

寂静!

一时间,因为夏欲雪的〖言〗论,众人陷入沉思,气氛寂静一片。

“咯、咯据说业火离王可是称呼夏师妹为夏姐。可惜,三年前,夏师妹就与业火离王闹翻,并辞官离开。难道夏师妹还顾念旧情?果然是有情有义呦!怪不得业火离王如此看重夏师妹了。”

李欲珊掩嘴轻笑,风情尽展却大有深意看向夏欲雪连声说道,随即恍然大悟般接道:“也对!夏师妹的爱徒,可是业火离王的亲大嫂兼红颜知己,甚至已经郎情妾意,暗通曲款。无论夏师妹如何做,业火离王肯定会对夏师妹高看一眼!”

李欲珊的言语,看似没什么,但其中讽刺、暗喻的意思,极为明显了。

“李师姐莫要血口喷人!别的不说,月岚和业火离王绝对是清清白白,只不过,不管是业火离王,还是月岚,彼此都是如今唯一的亲人罢了!”

夏欲雪脸色微变发红,颇为恼怒怒视李欲珊娇喝道。

“咯、咯师姐不过是就事论事罢了,夏师妹何必如此大反应!

也对,凤师侄毕竟是业火离王的亲大嫂,业火离王哪敢逾越礼仪!如果是夏师妹,那就无需顾虑了,反正没什么血脉关系,正好又情同意……”

李欲珊娇笑连连,语气轻快连声说道,话没说完,却让在座众人皱眉沉思。

李欲珊差点就直说夏欲雪和业火离王有脑n情,夏欲雪意图抢了爱徒心上人了!

“你……”

夏欲雪脸色猛然血色褪尽,煞白一片,明亮双眸喷火。

“如今众位师祖在场,讨论的更是宗门大事!什么时候轮到李师伯越礼了?事实如何,自有公道。师侄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若是师傅真偏向大离王朝,两年前就不会辞官离开了!毕竟业火离王给出的可是星官超然地位,从一品高位,难道宗门能给出更高册封吗?如此大事,若是夹杂私人恩怨,甚至基于嫉妒之心发言,未免太过失态吧?”

夏欲雪并非能言善辩之人,商青璇俏脸愠怒,迅速代替师傅,语气随意说道。

商青璇的犀利言辞,可是比夏欲雪强得多了,直接就堵死李欲珊话语。

而且,三年过去,如今夏欲雪已经能明白当年七夜承受了多大压力,下了多大决心。

毕竟,人族本就是善忘的种族,凡夫俗子更为善忘。数十年时光,在强大修士眼中,可能也就一次闭关苦修的时间,对于凡夫俗子,却已经足够传承一代,忘记许多事了!

“好了!如今是讨论本宗大事,所有私事、小事,不得提起!”

掌教姬无生颇为不悦瞪了李欲珊一眼,同样警告般瞪了商青璇一眼,语气温和调解道,顿了下,颇为头疼接道:“不过,夏长老所说,倒也不是没有道理!若是我宗能一举击杀业火离王,自然是一劳永逸,收获极大:但是,万一无法一举击杀,惹怒业火离王,便是后患无穷,至少肯定会给我宗开国增添强大变数,甚至我宗会因此失败,我们不得不慎重对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