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90章 我心已死

第两百九十章 我心已死

注册】会员,无任何弹出广告绿色阅读。

上一章写错个名字,yīn阳宗元老,化神大能是吕玄辉,谭无霍是天心派元老,已修改,特此修正下,抱歉!

没(mo)阳城城主府别院,蛮族代表安置之所。

无天王朝国主慕容无天,天心派元老谭无霍:大禅寺道、周玄神僧等两大势力联袂拜访蛮族后离去。

“尊主,我方真与天心派、大禅寺结成联盟?”

慕容无天和道等人刚离去,太古巫族帝江一脉的长老帝尘脸sè郑重看向元瑶询问道。

“何谓联盟?本宫不过答应在危机时刻,与他们守望相助罢了,

既然我等各派联合狙击海蛮族,守望相助本就是分内之事,他们纯属多此一举,做贼心虚!”元瑶轻轻抚mō着手茶盏,脸sè温婉微笑,语气柔和缓缓应道。

……”

听到元瑶所说,帝尘错愕了下,不由眉头紧锁迟疑道:“听他们所说,yīn阳宗和楚国已经联合,准备把离王留在大离之外,同时瓦解大离,谋夺大离基业。如果我们没有盟友,到时便孤立无援了!”“是吗?就凭他们?想趁此机会瓦解大离,谋夺大离基业者,又何止yīn阳宗和楚国!何况无极何德何能代表得了yīn阳宗?”

尧瑶精致柔和的嘴角微微弧起,语气随意应道,不屑之意颇为明显。

“老夫不明白尊主的意思!”帝尘紧锁的眉头紧皱,依旧不解。

元瑶微微一笑,沉默不答,引得帝尘更是疑huò。

“既然如此,我们是否该知会离王一声?至少也能卖个人情给大离!”玄冥一脉长老正离若有所悟,颇为意动建议道。

“不必!顺其自然,随机应变即可,无需节外生枝!”

元瑶摇了摇头,语气不容置疑说道,引得帝尘和正离更为疑huò了。

“尊主娘娘的意思是,无极一方和楚国固然yīn谋算计,无天王朝和大禅寺同样居心叵测,就是松风学府、散修联盟等势力,也不排除想瓜分大离的意向。何况还有虎视眈眈的妖族,引起此次bō澜的默克帝国、

万妖皇朝、海妖族等域外势力,他们既然放出这个消息,自然不会坐看海蛮族的财富落入天南各个势力之手,他们是打算抛砖引玉,一网打尽!”智慧女神阿依沉思了下,主动解释道,毕竟圣巫部落人少力弱,能向两大太古巫族的长老卖个好,拉好关系自是受益无穷。

“原来如此,不愧为智慧圣女!”正离恍然大悟,喜悦看向阿依不吝赞道。

“长老一心问道,修为通天,自然比较少关注此类信息。阿依愧不敢当!”

姆依可不敢倨傲,连忙谦逊说道,顿了下,迟疑看向元瑶娘娘接道:“我蛮族与天南人族的恩怨纠缠无数年,与其与虎谋皮,不如作壁上观,坐山观虎斗,这本来就是人族的劣根xìng,谁胜谁负都与我方关系不大。何况我蛮族实力不弱,也并非任何势力所能轻易觑觎。至少靠向大离,也比与那些势力联合好得多。至于尊主娘娘为何不想知会离王,阿依愚钝,就想不通了。

正离长老所言极是,即使我方得不到什么好处,至少也能卖个人情给离王啊!”

“是啊!白捡的人情,不要白不要,离王的人情可不是那么好拿!”正离颇为意动再次看向元瑶劝道,顿了下,疑huò接道:“难道尊主打算让人族内讧?我方好坐收渔翁之利?”元瑶微微一笑,依旧沉默不答。

“这点我可以解释!”

元瑶不回答,以帝尘、正离之尊,也不敢强求,只能强制压下疑huò了。此时,死亡女神小玉忽然缓缓出声,引得众人一阵侧目。

“离王看似蛮横无理,凶残霸道,其实是个xìng情人,也是极为精明的人。这点从当初身为城主,挡住我方大军:而后开创大离,击退我族与妖族联盟,打退域外联军等事就可看出。如此人物,哪会容易被算计,yīn阳宗、楚国及各个势力的心机、算计等,根本瞒不了离王,根本无需我方提醒!”小玉怀抱死亡竖琴,语气平静如水解释道。

“这点老夫相信,可是,与我方提醒离王有关系吗?”正离皱眉追问道。

“小女已经说过,离王是xìng情人,正离长老的做法,对其他人可能有用,对离王却作用不大,说不定还会起反效果!人族有云:君之交淡如水,贵在交心。与其明知离王清楚还去提醒,讨要人情,显得有些生分和做作。还不如顺其自然,在言语行为上靠向大离便可,离王自会领情。”

小玉并不在乎正离的神态变化,甚至看也没看正离一眼,只是认真解释道。

“哦?”正离和帝尘对视一眼,疑huò看向元瑶,显然不大相信小玉、

所说。

“不愧为离王的红颜知己。若论知心,普天之下最了解离王者,你数第一,便是离王身边的师娘杜玉娘,皇嫂凤月岚,这两个天下皆知的红颜知已,估计也比不上你!…

元瑶捋了捋额边刘海,眼神怪异闪电瞥了小玉一眼又离开,语气平静应道。

其实,元瑶之所以判断出离王的心xìng作风,主要是依靠自身的恐怖修为加太古传承,而小玉则主要依靠自身对离王的了解,这点差别极大。

“尊主英明!”

元瑶此语,等于是肯定了小玉所说。帝尘和正离恍然大悟,眼神暧昧看了眼小玉,随即看向元瑶,脸lù佩服赞叹道。

死亡女神小玉的来历,身为太古巫族长老的帝尘和正离自然清楚,也能理解小玉对离王的了解。

而元瑶娘娘只是和离王接触过寥寥数次而已,就能看出离王的心xìng,确实当得起“英明”两字。

智慧女神阿依则是脸sè不大自然看了看小玉,而后脸sè黯然沉默。

而小玉听到元瑶如此暧昧的话语,却似乎什么也没听到般,既没客套,也没解释,就这么如雕像般脸无异sè,静坐不动。

其他人如冥巫部落大长老冥绝天、火神之洛炽、战神之提雷、

黑暗之霍德等,则是脸sè各异,只是以他们的身份,在元瑶娘娘面前不敢造次,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看得出你很在意离王,如果你想跟在离王身边,本宫可以为你做主!不管是离王方面,还是冥巫部落!”

看小玉沉默且没任何反应,元瑶没理会帝尘和正离的赞叹,而是看向小玉温柔说道,那宛若星辰的双眸,似乎能看穿世间一切,人心百态。

“…”

众人错愕,震惊看向元瑶,羡慕看向小玉。

来自三尊主的青睐,那是同等的荣耀!!!

冥巫部落大长老冥绝天脸sè一变,嘴巴蠕动数下,终究什么也不敢说出来,虽然冥巫部落为了培养小玉,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叮……”

小玉白皙如玉手指轻轻一弹,一声宛若幽谷空鸣,高山流水般的清脆琴音乍起,在大厅内不停回dàng、回dàng琴音未落,原本端坐椅的小玉,宛若幻影般缓缓消息,直至最后消失不见……

“…”

众人错愕,不敢置信看向小玉原本所坐之处。

普天之下,胆敢在元瑶娘娘面前,不告而别的人,屈指可数,便是公认最狂妄的离王七夜,蛮族大尊主帝川、二尊主元玄,人族各个超级宗派的掌教,也不敢这么托大吧?!

夕阳,绚丽多姿而绝美,却是最后的阳光。

琴音消散,一股浓浓的哀伤萦绕大厅,澈入心骨,宛若伤动的湖面的无数涟漪。

穿透窗户的夕阳,碎成片片凄楚的琴音,

微风吹拂,大厅内四盆盆景蓦然随风而逝,化为干枯的膏粉飘扬厅内!

“嘶……”

在座不少人不由倒吸了。凉气,好强的修为,看小玉身体纤弱,沉默寡言而不起眼,没想到能无声无息间寂灭盆景的所有生机,使之化为膏粉。

怪不得三尊主如此看委了!

“哎……”

一阵幽幽的叹息声起,温婉雍容的元瑶玉掌平摊,一片枯缓缓落在掌心,蓦然化为一簇灰sè的灰烬这就是小玉给元瑶娘娘的答复……

我心已死!

拾起一片huā瓣,沉默,是谁在忧郁幽幽叹息?

“见过尊主娘娘,我王有旨,宣死亡女神甑见!”

小玉此举,令冬厅内各个蛮族首领一阵沉默。蓦然间,一位巫将带着离王禁卫入厅,禁卫汇报道。

“……”

元瑶樱chún蠕动数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之前小玉的忽然离去,明显是察觉到离王禁卫的到来,而且猜到禁卫的来意,故意提前避开了。

“你去告诉七夜,如果想见她,就自己来!”

元瑶暗叹了声,终究还是应道,使得离王禁卫脸sè一变,正要反驳,又听元瑶接道:“如实汇报便可,七夜不会降罪于你,就说是本宫所说,如果他不想终生遗憾的话!”

“是!小人告退!”

听言语,似乎是对离王的莫大亵渎,但是,听语气,又不像。而且禁卫也清楚元瑶娘娘和离王关系匪浅,禁卫终究压下心忿怒,公式化应道。

“不用了!回去禀告离王殿下,玉大人不想sī下相见,这是玉大人的原话!”

离王禁卫刚要离去,白发白眉,身穿灰黑盔甲,看不清面容的身影忽然浮现说道,正是冥巫部落一百零八冥斗士三大巨头之一的天贵星米诺斯,同时也是冥巫部落的审判长老。

此话一出,在场不少人齐齐脸sè大变,此时的离王,今非昔比,谁敢这么对待离王?!

唯有似乎能看穿未来的元瑶脸无异sè,似乎早就猜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