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1章 天南魔帅

第一章 天南魔帅

天南之地,梁国京城夜迦城。

天崩,地裂,风泣如鬼,残阳如血。

浓厚阴云笼罩苍穹,夕阳普照,宛若血云盖顶,连空间都弥漫着血雾。

丛丛烽火焚烧虚空,烽烟缭绕,宛若人间炼狱,连空间都充溢着血腥。

残垣,断壁,尸骸如海。

生气蓬勃的京城渐渐枯竭,连天烽火带着魔鬼的诅咒,席卷繁华昌盛的京城,夕阳下拉长的阴影,断绝了众生希翼的光明。

繁华昌盛的京城,在烽火中渐渐化为颓败的废墟。

“咚、咚、咚……”

沉重浩瀚战鼓声萦绕天地,深深悸动着众生心弦,使之热血翻腾,令人疯狂。大鼓响成炭色,灼热烽火无情灼烧着无辜的面容。

画栋雕梁,金碧辉煌,殿宇连绵的皇宫,前方已经基本坍塌,烽火熊熊,梁国最后的军力且战且退,浴血挣扎。

“杀!杀!杀……”

喊杀声震天,潮水般无穷无尽的敌军涌入皇宫,缓缓侵蚀,寸土寸血。

刀光剑影,利箭如雨,一位披头散发,盔甲破碎,血染雄躯,手持厚背战刀的青年率领残军浴血抵挡,誓死不屈。

血茧凝固的厚背战刀,刀芒凛冽,锋芒片片,挡者披靡,每一次挥舞,要么戟断剑残,要么血肉横飞,虽是狼狈,宛若杀神。

“魔帅之名,震响天南!天欲亡梁,非战之罪。魔帅若降,我四国皆以上宾待之,甚至本座大将军之位亦能相让!”

一位金盔金甲,彪悍亲卫拥簇的中年将领隔着数十米,运气高喝,意图劝降,没人记得清他到底第几次劝降,烦得令人疯狂。也可知此将对魔帅的重视。

那浴血青年充耳未闻,双眼血红刺眼,眼神却是波澜不惊。

周围近千黑盔黑甲亲卫紧拥,且战且退,即使个个浴血狼藉,伤痕累累,却无一人退缩,怯战,个个心坚如铁,只知疯狂撕杀,冷静疯狂得宛若战斗傀儡。

这便是魔帅所率的玄甲魔卫,以万骑纵横天南,如今梁国倾覆在即,万骑玄甲魔卫剩不过千,依据紧随魔帅,不堕魔卫之名。

除魔帅亲率玄甲魔卫,广阔的皇宫四周,更有无数精甲彪悍的禁军、御林军等疯狂撕杀,誓死守护着皇宫每一寸土地,无一卒弃械投降。

“魔帅之志,本座佩服!然梁国大势已去,识时务者为俊杰,抵挡至今,魔帅若降,天下无人敢非议,何需顽固?”

那金盔金甲大将军不厌其烦劝降道。

得一魔帅,可当十万大军,这是天南各国公认的说法。

魔帅,十五岁以皇室之身匿名参军,从最底层士卒做起,二十岁晋级先天,任一军之帅。守护风雨飘摇的梁国十年,使得濒临崩溃倾覆的梁国稳若泰山,获得魔帅之称,隐为梁国世俗第一高手。而后更是率十万梁国大军,抵挡周朝数百万四国联军三年,寸土染血,伏尸万里,令敌国联军付出十倍,数十倍的伤亡,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如今,虽是梁国末日,但任何人无法抹灭魔帅的赫赫战功和军事之才,包括敌军!

无他,面对远胜己方十倍、数十倍的敌国联军,以绝对强势和蛮横的战术倾轧而至,任何战术和谋略都难以生效,非人力所能逆转!

天欲亡梁,非战之罪!

“本座若降,愧为男儿,妄为魔帅。废话休提,唯死而已!”

长时间不眠不休的激战,使得魔帅已经透支了精神体力,眼神如刀瞪向那大将军,厉声喝道,心迹可昭日月。

“哎……”

那金甲大将军重重长叹了声,一时无言。

“哧、哧、哧……”

凌厉刺耳的破空声伴随着道道划过寒芒,协助联军击杀最顽强、最彪悍的玄甲魔卫,魔帅更是其重点袭杀对象。

欲灭梁国,先杀魔帅。

这是天南各国的一致想法。虽然如今梁国覆灭在即,但魔帅的存在,让覆灭梁国的楚、燕、卫、鲁四国联军,多付出了数十,上百倍代价。

“喝!”

一声暴喝,魔帅手中厚背战刀磕飞数十支袭来利箭,顺势一刀把一名混在士卒中,杀到身旁的先天高手,从右肩到左腰,劈成两半。

“噗……”

一阵闷响,一根金羽利箭以极为诡异的角度从魔帅左侧冒出,灌入胸膛,箭刃从背后透出。

“哼!”

魔帅闷哼一声,雄躯一僵,手臂依旧保持横斩之势,握着厚背战刀的手掌紧得青筋暴露。

浓眉大眼,面如刀削,双眼怒张,怒视无尽苍穹!

静!

寂静!

时间与空间霎那间凝固!

那披头散发,盔甲破碎,伤痕无数,血淋淋的雄躯,绷得笔直,如利剑直指苍穹,屹立不倒,宛若雕像,胸膛那直没金羽的利箭显得格外耀眼……

战鼓回荡,烽火焚天。

秋风在昏暗夜迦城萦绕呜咽不停,烽火照亮全城,天空低垂的血云,厚厚迭迭,无从释别,似乎是苍天在诉说着世俗的惨剧,呜咽不已。

“保护魔帅!”

一声雄浑厉喝,仅剩的上千玄甲魔卫拥挤聚集,团团围住魔帅不倒雄躯。

他们守护的……

是他们心中不灭的信念,不屈的精神!

“哎……”

金甲大将军眼神复杂看了那屹立不倒,宛若雕像不动的雄躯一眼,重叹一声,大手一挥,大军绕开魔帅与死死护在四周的玄甲魔卫,杀向金銮殿!

魔帅一死,梁国无将!

金甲大将军忽然感觉心中空落落的,堵得厉害,也是一阵茫然,同时有种羡慕、敬重、仰视……

剑折沙尽血洗风,数载成败转头空;

荡恨笑饮苍天泪,断韧傲刻夕阳红。

战死沙场,或许是一个军人最好的结局!

……

金碧辉煌的金銮殿中,梁皇坐于高高的宫殿之上,手执黄金酒杯,无悲无喜,稳若山峦,眼若深渊静视妩媚的妃子,在他脚下旋出优美的弧度。

古铜的马镫依旧光亮,呢喃的酒杯依旧糜香,绝美的妃子依旧曼妙。

殿外杀声震天,殿内寂静如夜,唯有那轻微的乐曲,淡淡的呼吸,舞动的脚步声。

“报!魔帅大人……薨!”

一位伤痕累累,血染战袍的禁卫统领快步入殿,跪倒汇报,语气呜咽颤抖。

静!

寂静!

时间静止,空间凝固!

金銮殿内气氛猛然一凝。

天塌地陷!

这一刻,殿内众人看透了生死,停止了呼吸,连舞动的妃子,也停止了优美的脚步。

为他们心中的无上信念默哀,送行……

“咔嚓!”

“皇弟!”

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直面死亡而依然冷静,高坐宫殿之上的梁皇闭眼,手掌一握,手中黄金酒杯崩碎,琥珀般美酒滴落。

溅起无数璀璨光华!

早有预料,却不敢面对,不想面对。

“轰……”

一阵爆响声起,墙破壁倒之间,沙石飞溅,烟雾迷漫间,潮水般的敌军涌入金銮殿。

“杀!”

已经无需任何言语,稳坐帝皇宝座的梁皇探手一抓,身侧宝剑入手,身若流星朝敌军扑去,剑芒凛冽,宛若最后疯狂的灿烂。

殿中文武百臣爆发,甚至之前弱柳般的舞姬美妃也是身若蝴蝶,飘带如虹杀向敌军。

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喧嚣尽去,夜幕的黑发为何早早落下,一会朦胧,一会迷惘。

飞蛾之所以扑火,追求的不过是那丝誓死无法放弃的……

最后的光明!

风,吹散了干涩的枯瓣,吹灭了微弱的生命之光,吹走了永恒信念,为何,我的泪还在流淌。

今日,就用这疯狂的呐吼,诉说你我无尽的悲壮,即使粉身碎骨,亦是无怨无悔!

时间可以佐证,还有那不变的上苍。

新书急需收藏、点击、推荐,走过路过,希望不啬支持下!谢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