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3章 魔帅重生

第三章 魔帅重生

“呼!”

寻定心中计划之余,魔帅凌厉眼神一闪而过,一口浊气吐出。

提气吞吐,因为灵根已经激活,而且成就先天之境大圆满多年,先天晋级炼气期的桎梏瞬间告破,体内磅礴真力疯狂转化为法力,明显能感觉到天地灵气涌入体内,迅速治愈着身体大小创伤,精神体力迅速恢复。

因为甫一突破炼气期桎梏,魔帅不敢妄动,依旧保持原本姿势,一动不动。

直至一柱香时间后,体内真力全部转化为法力,气海形成,创伤基本痊愈,精神体力恢复七八成。

左手抓住贯穿身躯的金羽利箭,力灌右手厚背战刀,猛然挥下。

“咔嚓……”

刀落箭断,捏住箭刃拔出,胸前背后鲜血飚射,血染半身。

搅动肉躯,更胜刀割的疼痛,令魔帅浓眉大皱。

法力冲击,运指如电,止血疗伤。

魔帅的忽然动作,使得周围敌我大军错愕震惊!

惊了!

傻了!

愣了!

揉揉眼不敢置信!

死者复活?

“魔帅大人!!!???”

幸存的五百玄甲魔卫精神大振,声音颤抖,激动莫名,兴奋万分。

“魔帅???!!!”

敌军几乎呆滞,难以置信,既惊又恐!

“杀!”

无暇多说,魔帅毫不迟疑暴喝一声,一刀当先朝敌军扑去,十数米距离转眼跨越,刀芒吞吐,迅猛如虎。

“杀!”

心中信念复活,士气飙升。

跟随多年的五百玄甲魔卫齐声暴喝,紧紧跟随魔帅之后,犹如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刃。

以魔帅为刀刃,玄甲魔卫为刀身,狠狠扎入敌军阵营,势如破竹。

万骑玄甲魔卫,本就纵横天下,威名赫赫!仅剩的五百魔卫,更是精锐中的精锐,小半已晋先天之境!

如今魔帅复活,精神大振,谁人能挡?何况主战场,早就移到金銮殿和皇宫后殿、物库典籍重地等地,其余地方虽是敌军密布,却是稀稀松松,并非精兵。

魔军所过之处,无一军可拦半步,无一将可挡片刻。

……

“什么?魔帅复活?怎么可能?之前不是被射杀了吗?”

听闻魔帅复活的消息,联军主将大惊,不敢置信,感觉天方夜谭,随即看到皇宫左侧阵势混乱,玄甲魔卫身影隐约可见,方才相信。

“魔帅无敌!”

“魔帅无敌!”

魔帅“复活”的消息宛若风暴席卷夜迦城,梁国残军纷纷精神大振,士卒高昂,疯狂呐吼着,无数战场缓缓稳定,而非之前的各自作战,只求死而无憾,力尽殉国。

魔帅,梁国军民心目中的精神支柱!

可以说,之前若非魔帅陨落的消息传开,梁国残军没了信念、支柱、希望,战场不会如此快蔓延整个夜迦城,使得威严皇宫迅速被战火覆盖。

“咦?魔帅这是为何?貌似不是突围?”

之前心中空落茫然的金甲大将军并未如何惊慌,而是迅速冷静下来,毕竟这才是他心目中的不死魔帅,不倒魔帅。只是关注魔帅战场时,疑惑顿生。因为此时的魔帅,突围方向既不是赶到金銮殿救援,也不是突围出皇宫,路线却是往皇宫左边倾斜。

“禀告大将军!那条路线通往梁国皇陵之地!”

感受到主帅的疑惑,身边副将迅速解释道。

“梁国皇陵?!难道皇陵之地有地道逃生?”

金甲大将军疑惑喃喃自语,随口自嘲一笑,摇头自言自语:“从地道逃生?那是侮辱魔帅,也是侮辱本座,梁国大势早定,魔帅若要逃生,早就逃走,何需参与决战京城!”

“大将军英明!以属下愚见,魔帅的想法,应该是……深怕我方惊扰皇陵!同时,薨,尸骸也要入住皇陵,不堕魔帅之名。毕竟魔帅的真正身份,是梁国亲王,梁皇亲弟!”

大将军虽是喃喃自语,身侧副将却清晰听闻,不由语气感慨接道,看向魔帅战场的眼神,充满敬重、钦佩!

这种敬重、钦佩,不分国界,不分敌我!只是因为彼此的军人身份。

“他也太小瞧本座了吧?本座岂会做掘人坟墓,辱人先祖的下作之事!”

金甲大将军颇为愤慨般自嘲一笑嘀咕,随后摇头吩咐道:“密切关注魔帅动向,同时加强攻势,尽快剿灭敌军!”

既然魔帅不是突围,也不可能借助地道逃生,又不会影响战局。那眼前覆灭梁国主力,灭掉梁国皇室才是首要之事。

其实不只敌军疑惑,便是依旧挣扎的梁国残军将领,也是颇为疑惑魔帅动向,但想法却与敌军大同小异,而且部分残军,还自动缓缓向皇陵之地靠拢。

皇陵,非历代帝皇或有大功于梁国者无法入葬,即便是皇室族人,也不例外。

皇陵,不容亵渎!

……

就在梁国残军疯狂呐吼,声震全城之时。

魔帅忽然精神一振,体内法力运转速度莫名加快,伤势、精神、力量等恢复速度暴增。

法聚双目,仔细观察。除却头顶遮天蔽日的煞气血云之外,却是自有股微不可查的白光缓缓注入体内,使得法力运转更快,状态恢复更快。

天地果位?信仰之力?又或是功名?功德?气运?因果?天地眷顾?

前世,魔帅也听闻过天南之北,断天切地,辽阔无垠的断天山脉另一边,有个由国家势力主宰的天地,那边的强大修士,修的便是功名,是真正的修行圣地。令魔帅向往万分,毕竟皇室出身的魔帅,最擅长的还是军事与为官之道,若是能到达那“修行圣地”,成就绝对不只凝神巅峰。

可惜,断天山脉,又称之为百万大山。光是面积就比辽阔无边的天南大上数倍,又是蛮族、妖族、鬼怪等聚集之地,凶险万分,乃是天南修士界的死亡禁地,就是金丹老祖也不敢深入。

疑惑之际,魔帅看向金銮殿方位,隐约可见金銮殿紫光弥漫,淡金之光冲天,只是在浓厚的煞气血云笼罩之下,淡不可闻,似乎随时会消散无踪。

这就是国家气运之兆吗?

前世,自己身处某国京城时,总是有种窒息的错觉,似乎有种无形的束缚。还一直以为是世俗污垢,灵气淡薄,不适合修行的缘故。原来是国家气运的威压?

为什么前世自己修至凝神巅峰,都毫无所觉,今世只是初入炼气,就能看到气运之力?

是魂力叠加质变,而且重生吗?

百思不得其解!

又观察了下自身及周围玄甲魔卫,无一不是血光隐露,这都是杀戮无数,业力缠身,煞气盖顶之状,以如此重的煞气业力,即便踏上修行之路,也走不远,除非心志过人,福缘深厚。

这也是魔帅前世止步凝神,始终无法筑基的主要缘故之一。

再仔细一看,此地自己的血光最浓,而五百玄甲魔卫的血光,则紧紧依靠着魔帅煞气,颇有靠拢之势,周围敌军则是渠道分明。

“全军听令,锋矢之阵!”

隐约感悟之际,魔帅大喝一声,高声下令。

多年的训练和服从,使得五百玄甲魔卫第一时间本能组成“锋矢之阵”,如使臂指。

仔细观察,以最前方的魔帅头顶血光为首,隐为锋矢之状,宛若箭头;而五百玄甲魔卫,则是成菱形,近五百个菱形组成一枝巨大的箭柄和箭羽,宛若一体。

冲杀之际,阵法的形成使得行军速度飙升,攻击力更强,宛若利箭破空,势不可挡。

“阵法之道?这就是阵法之道的真谛?之所以由煞气组成,主要是玄甲魔卫煞气过重,掩盖了人气的缘故吧?”

魔帅若有所悟,虽然修行后,对阵法并未深研,此刻却感悟甚深。而且若非不合时宜,魔帅通过“气阵”之状,还能调整“锋矢之阵”,使得阵法威力再增幅数成。

浴血杀敌,冒着枪林箭雨挥刀如网,同时随着方位移动,观察煞气变化,感悟阵法之道。

“大人小心!”

忽然间,玄甲魔卫统领陈武轻喝一声,身形一晃挡在魔帅左侧,鲜血飚射,一枝利箭迅猛穿过刀网,贯入陈武肋部,穿甲入肉一尺有余,使得陈武闷哼一声,脸色发白,冷汗直冒。

“噗!”

与此同时,因为陈武移位,使得阵法稍有漏洞,顿时又有枝利箭漏网,贯穿陈武大腿,鲜血狂涌。

混乱的战场上,箭雨便是杀伤力最强的攻击方式,令人防不胜防。

“嗯?”

魔帅浓眉一皱,愧疚之余大怒,厚背战刀一挥。

身前敌军头颅飞起,鲜血激射,化为靓丽画卷……

“全军听令,翔翼之阵!”

一声令下,魔卫再次变阵,翔翼展开,护卫魔帅左右两侧。

而魔帅闪电清除身前敌军,转身手指如电点在陈武两处伤口,轻拍两下,逼出两箭,止血治伤。

“大人!属下无能,死不足惜!梁国和魔卫,可以没陈武,却不能没大人!”

脸色苍白发青,冷汗直冒的陈武,眼神坦然直视魔帅,语气郑重说道,顿了下,身躯稍移接道:“能为大人分忧,是属下荣幸,万死不悔;成大人拖累,属下万死难瞑,生不如死!”

“休得废话!”

魔帅不会说煽情的话,狠狠瞪了陈武一眼,一掌拍在陈武背部,法力直涌两处伤口,使之痊愈加速十数倍。

“大人!无需……”

陈武脸色大变扭身脱离魔帅手掌,脱口而出。

“大人突破先天之境,踏步仙道了?”

一句话未完,仅为先天后期的陈武,迅速察觉到体内“真气”的不同,顿时又惊又喜看向魔帅,兴奋激动莫名的同时,又有些复杂心理,因为修士不能参与世俗纷争,以陈武的身份,自然清楚。

“这是不是表示大人将要离开魔卫了?”

陈武心中既惶恐又惊喜,既失落又激动,复杂万分,何况眼前战局,光凭五百魔卫,也改变不了,梁国大势已去。

能成为魔卫统领,陈武的能力、实力、忠诚,自然都为魔卫之首。愚忠也罢,盲目崇拜也好,终生跟随魔帅,早在陈武心中生根,如今魔帅即将脱离世俗,忽然让陈武万念俱灰,心中茫然,又为魔帅欣喜不已,庆幸万分。

“负责本帅两翼,这是命令!”

魔帅没时间解释,挥手把陈武抛上背部,撕碎长袍,迅速绑了个死结,把陈武死死绑在背部,而后手中厚背战刀一紧,高声喝道:

“锋矢之阵!”

眨眼间,魔卫阵势再变。

“嚓……”

魔帅一刀当先,锋利战刀扎入挡路敌军胸膛,血涌如泉,握刀一震,划起!

直接劈成两半,嫣红残肢断体,夹杂着灰白破碎内脏,飘洒半空!

“大人!属下当先吧!”

魔帅右侧,同为先天大圆满,引为魔卫第一高手的副统领华雷,厮杀之际靠近魔帅,传音道。

“你当本帅已薨吗?”

魔帅瞪了华雷一眼喝道,厚背战刀再次速若霹雳斜斩。

火花四溅,身前敌军连人带甲被劈成两半,腥热**瓢泼,及身炙热!

浴血而进,枪林箭雨若等闲:

男儿从来不恤身,纵死敌手笑相承;

仇场战场一百处,处处愿与野草青。

浴血而战,尸山血海如平地:

铁血长河冷,萧萧金戈凉。剑未出鞘铮铮响,丈夫叱咤起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