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5章 从头再来

第五章 从头再来

修罗魂灯!

以血液为灯油,以骨肉为灯芯,以魂魄为火焰。

“邪武世纪之前,历史不可考!

自邪神邪影重合盘古斧,召唤十二祖巫、十大妖圣、一百零八魔星等归位,以天、地、人三书,重定三界六道,熔炼洪荒碎片所化漫天星球,回归人间界无垠面积,恢复上古秩序之后!

也就是史称的大破灭之后……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

无数信息在脑际爆发,让魔帅知晓了许多鲜为人知,甚至强大修士也不知晓的辛秘,也知道了修罗魂灯的由来,想象到当年邪神是何等焚天豪情!

立刻落地盘坐,全心感悟。

此时,魂灯已经消失在鼎内,悬浮在体内气海之上,宛若没有实体般,只是一道魂灯虚影。

能收入体内,表示这修罗魂灯,品级至少也是灵器以上,甚至可能是灵宝。魔帅前世,别说从没见过灵宝,便是法宝,也只是见过,自身无缘获得。

一柱香之后。

魔帅睁眼,满眼难以置信,即兴奋激动,又惶恐彷徨。

修罗魂灯,品级未知,只知不大可能是正道之物,即便是魔宗,或者佛门,也没听过如此恐怖的至宝。

以“炼气期”法力祭炼、催动,能激发名为“太极真火”的火焰,火焰至邪,可燃天下生灵。又取本源之意,能把任何生灵返本还元,焚烧为最本源、最精锐的元气,极易令生灵吸收炼化。

消化完信息后,魔帅若有所思,借助修罗魂灯,引出一缕“太极真火”,外形与世俗火焰一般无二的数寸真火焚烧手心之上。

微风吹拂,本就细小的太极真火,摇曳飘忽,竟然隐有熄灭之状。

魔帅手掌一挥,那簇太极真火摇摇晃晃朝身旁一具尸骸飞去,速度慢得令人发指,不忍目睹。

“……”

盏茶时间时间,那簇太极真火才跨越数米距离,最后仅剩半个小指大小,摇摇欲坠,似乎随时溃散般,淡薄若光影落在尸骸大腿。

那尸骸大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烧出半个巴掌大小窟窿,衣物垂落,其中血肉骨骼,似乎凭空消失。

眼睛一眨不眨,疑惑间,又见那衣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凸起……

呆愣片刻,魔帅颇为无语,感情这“太极真火”,根本无法用来对敌!

沉思半响,引动气海之上的魂灯虚影,一缕白气掠起,迅速融入体内。

魔帅感觉精神一振,精气神大涨,法力迅速恢复,便是之前落下的无数创伤,也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甚至连些痊愈的暗伤,也治愈许多。

片刻后,魔帅掀起胸部碎甲、战袍,贯体而过的最大创伤,此时已经痊愈,甚至连伤疤都没留下,只是肌肤颇为红艳,却是新肉已生。

而此时修罗魂灯之内,依旧有十三屡白气,长有三尺五寸,粗若小指,只是颜色颇有不同,加上原本那丝,正好是之前魂灯所吸收炼化的十四具尸骸的血肉、骨骼、魂魄等所化。

……

想通之后,魔帅也知足了,右掌一张,“火焰术”施展,一团庞大火焰熊熊燃烧,面盆大小,红中带赤。

而后大手抓向地面尸骸,凭空摄起,那尸骸逐渐缩小,最后被火焰吞噬。却是魔帅以“火焰术”掩饰修罗魂灯摄躯拾骸之能,而那具尸骸则静静地悬浮在魂灯灯罐之内,迅速融化,直至化为一缕白气。

这魂灯灯罐,倒是具有芥子空间之能。

“大人……踏上修仙之路了?”

如此诡异的情况,使得闲暇魔卫纷纷侧目,脸色各异,颇为复杂,军医官商东杰更是口干舌燥,声音嘶哑忐忑问道。

那种凭空生火,吞噬尸骸的本事,显然是仙人手段。身为梁国最精锐的军队,魔卫对修仙界不是很熟悉,却也不罕见。

“嗯!之前本帅似乎受到什么召唤,一入此处,似乎觉醒了某种血脉力量!先天大圆满之境确实突破了,如今算是初入所谓的炼气期吧!”

魔帅沉思片刻,最后还是决定承认下来,只是隐瞒了修罗魂灯和重生之事,倒不是不信任,而是知道得越少越好,毕竟修士界搜魂可不是什么少见的事。知道太多,对这些魔卫未必是件好事。

“恭喜大人!”

“恭喜大人!”

唏嘘错落的声音起,各个魔卫包括商东杰在内,百味参杂。

仙凡之别,魔帅踏上修行路,自此一去成路人。

这让誓死追随魔帅的玄甲魔卫,恍然若失,心中似乎失去了什么。

“各位兄弟这是干嘛?不管本帅如何,永远都是魔帅,你们心中的魔帅!梁国覆灭,已非数人之力所能逆转,但本帅定会不离不弃,大家尽可放心。今后,没有国家在背后支持,路,就要依靠我们这些亡国之人独自摸索、前行了!”

看到伴随多年的兄弟战友神情,魔帅也是颇为感慨,热血沸腾,不由恢复大帅本色,神情郑重,语气唏嘘朗声道。

是承诺,又不似承诺。

可以肯定是,这不是冲动!

“誓死追随大人!”

盘坐疗伤的统领陈武,心中一凛,做了个深呼吸,率先起身,单膝拜见。

“誓死追随大人!”

其余魔卫纷纷拜见,其余警惕之魔卫,纷纷转头示意。

“大人实力提升,是件好事,大家应该高兴才是!这是干嘛?难道以为大人会抛下我们不管吗?”

看各个魔卫心思各异,神情异样,陈武脸色一沉,高声喝道。

“属下不敢!”

“自然不会!”

话语无需多么煽情,却让魔卫纷纷精神大振,士气恢复。

“此处,只是个起点,并非终点!大家分批修养,准备再战!曾经属于魔卫的荣誉、荣耀、精彩、威名,已经告一段落!但是,未来的路还很长!”

缓缓扫视殿内兄弟战友,魔帅正容沉声喊道,顿了下,身躯一挺喝道:

“顶多不过从头再来,告诉本帅!你们害怕吗?彷徨吗?”

话落,大手一挥,十数道白气射出,分别射入殿内疗伤的各个魔卫体内,使之片刻间创伤尽复,状态爆满。

“魔武扬威,有我无敌!”

“玄甲魔卫,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一阵阵冲天呐吼,回荡殿内不绝的呐吼,宛若宣誓。

战鼓悠扬,钟声悠响。

雄伟大殿固若金汤,屹立雄躯巍然若山,灵堂莲花灿烂旑璇。

破碎的盔甲,染血的战袍,在风中起舞。

昨日所有的荣誉,

只当成遥远的回忆;

今日重又面对风雨;

不能随波浮沉,

为了心中梦想和信念;

再苦再难也要坚强,

心若在!

梦就在!

看成败人生豪迈,

最多不过是从头再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