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26章 因果由来

第二十六章 因果由来

“谢过阿依女神!既是阿碧之物,理当奉还!”

碧眼金猿死追不放,直接追出叠云山脉,显然烈阳果确实对它颇为重要。七夜思量片刻,干脆把三枚烈阳果全部拿出说道,就当是提前为“元辰圣藏”付些代价吧。毕竟“元辰圣藏”的主角是阿依,与她拉好关系,以她的心性,亏不了自己。

再说,之前阿依及时喝止碧眼金猿的攻击,也算是个不小的恩德。自己本就有归还烈阳果,不想与碧眼金猿纠缠的意思,因为自己就居住在叠云山脉,而且“元辰圣藏”也在叠云山脉,被神眼金猿盯上,什么事也做不了了。

“嘎、嘎、嘎!”

看到七夜拿出烈阳果,碧眼金猿眼神一亮,叽里咕噜不知说些什么,也不知是不是抗议七夜称呼它阿碧,不过看向七夜的眼神倒是柔和许多了。

“贪心!”

阿依娇俏可爱瞪了碧眼金猿嗔道,随即欣赏喜悦看向七夜说道:“天地灵物,有德者居之,既然你能在阿碧守护空隙摘走烈阳果,这就是你的福缘!哪能白白让出!”

说话间,状若侧耳倾听,却是旁边老者传音,又接道:“既然你的功法是火属性,那烈阳果对你的重要性肯定不低!难得你肯让出,我就拿三粒火元丹换取你一枚烈阳果吧!”

“火元丹?!”

七夜不知火元丹到底是什么,估计是蛮族之物,而阿依等人既然能看出自己的功法,自然不会拿出对自己没用的丹药换取对自己颇为重要的烈阳果,便爽快交换,也不再讨价还价。

“碰上我家小姐是你的幸运!火元丹是用来提纯火系力量的绝佳丹药,认真说来,一粒就不比一枚烈阳果的效用低了,特别是对我族修炼之法更有益处。只是烈阳果对阿碧另有奇用!”

七夜刚收起火元丹,那老者却是笑呵呵看着沉默的七夜解释道。

“呃……”

七夜微楞,没想到换个换法,自己占更大便宜了?!难道再还回去?那也太做作了吧?七夜迟疑了!

那老者口中的火系力量,便是修士的火灵根和蛮修的蛮力,这不比提升、凝炼法力的丹药,确实极为珍贵。

“本来我打算问你想不想成为我的追随者,成为神使。如果此时提出,未免有携恩图报的意味。可是若不提出,又有点可惜……”

七夜迟疑间,阿依却是俏笑涟漪,颇为为难脆声说道。随后紧紧盯着七夜,似乎颇为期待。

“神使,什么存在?只听说蛮族有不修**,转修奇特巫力的巫师,没听过什么神使!难道是神灵的使者?按照前世所知,貌似阿依就是神使啊,神使还能收神使?”

七夜心中寻思着,却是毫不犹豫地缓缓摇头。

当别人的追随者?七夜可没这心思。

“可惜!以你的潜力,若能得到系统培养,肯定前途无量;再加你的心性,此次目的若能成功,便是古籍记载中的圣斗士的最佳人选,到时前途无量,尊贵无比。甚至最终成神也有可能!”

阿依脸色一暗,那老者却是满脸遗憾地叹道,语气中却依旧有奉劝之意。

“成神?!蛮族才有神,人族可不吃这套,成仙还靠谱点!什么圣斗士,没听过,不稀罕!”

七夜心中毁谤,却是客气谦逊再次毫不犹豫摇头,顿了下,深怕阿依等人继续纠缠,便语气坚定认真说道:“修罗一族,只有战死之士,没有屈膝懦夫!”

“你误会了!”

阿依甜美花颜焦急脱口而出,顿了下,轻叹一声道:“算了!既然你有如此信念,再劝也是无用。不过,独自流浪荒域,终究不便,而且颇为危险,你若有意,随时欢迎你到圣域!这是我的令牌!”

话落,一块色泽七彩,巴掌大的令牌直接扔给七夜。

七夜心中一暖,爽快接过,翻转间见令牌一面有众多星辰,一面雕刻着件精美的全身盔甲,颇为诡异。

“这是小姐的私人令牌,并非圣域的令牌。或许权威性比不上圣域令牌,实用性却是尤有过之,只要认可小姐的人,基本都会见令如见人!”

看七夜查看一番便直接收起,老者颇为无语摇头解释道,倒也没恶语相向。

至于其他人,就没有老者的涵养了,直接报以愤怒的眼神,显然对于七夜的不识相颇为恼怒。

“今日之因,后日之果!来日必有所报,暂且告辞!!”

七夜清楚自己再待下去,已经不适合了,便识相拱手告辞,身形一晃,如风朝叠云山脉凤泽谷而去。

“奕伯怎么看?”

静静看着七夜远去,直到消失不去,甚少八卦的阿依,第一次慎重看向身旁老者询问道。

“看其最后一句话极为自信的语气,不是有自信回报小姐,就是对自身极有信心。身居人族与修罗双重福缘者,本就极为难得,看其人,有魔性、有佛根、有道骨、有蛮体、有鬼心,前途不可限量,福缘深厚,可惜……”

奕伯沉思片刻,依旧满脸遗憾摇头叹道。

“如此人物,自是不甘人下,更不会因为小恩小惠而迷失自我,却也不可惜!幸得如今是友非敌!”

阿依却是展颜一笑,毫不在意应道,随后再看向已经消失在视线中的身影的方向,沉默不语!

……

半天后,叠云山脉,凤泽谷!

七夜返回大阵时,孤魔等人已经清醒,毕竟他们消化的信息,只是七夜感悟且总结后的成体系功法,而且《燃血九变》颇为粗浅,领悟自然不慢。

“我率先激发你们的血脉力量,使之冲击、淬炼你们的肉躯,而后九变缓缓图之,同时,以后谁猎取得到的尸骸,我负责炼化,而后用来淬炼谁的身躯!”

此次出山,七夜更深切感受到提升自身与孤魔等人实力的重要性,也不多废话,直接要求到,同时定下以后的规矩。

毕竟无规矩不成方圆,丑话说在前头。谁也不是圣人,一碗水也难以端平,都是兄弟,七夜偏向谁都不适合,即使很小的疙瘩,久而久之就会成为裂缝,如此规矩,谁也没话说,而且无形中的竞争,还能促使孤魔等人勤练不休。

纯以兄弟之情为人处事,固然更能令人感动接受,但是却非长远之计,弊端众多。

“谨遵少爷之令!”

孤魔等人微楞片刻,正想客气谦恭回应,嘴巴蠕动数下,终究说不出反驳的话。毕竟以长远计,这确实是最佳策略,虽然看上去有点伤兄弟之情。

“那便从朱大哥先开始,大家也正好观摩参考下!”

七夜淡笑点了点头,看向年纪最大的朱炎说道。

百人百态,千人千性!

孤魔等五人的性格、优缺点、力量等都不同,血脉、属性自然不同,七夜能做的,其实也就是在孤魔等人燃烧血液,激发血液力量时,尽力保住他们的性命,让他们承受磅礴血液力量的冲击、淬炼,其余一切,都要靠他们自己!

收藏、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