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59章 神灵之力

第五十九章 神灵之力

“既然阿依出现在这里,那表示圣藏开启也在眼前!唯今之计,还是尽快疗伤为上!”

沉思片刻整理思绪后,七夜更感受到时间的珍贵和急迫,毕竟谁又能保证,阿依不是因为七夜在此停留,而发现“元辰圣藏”呢?

经脉、内伤等,太极元气能迅速治愈,不是问题;问题是气海和神魂的创伤,太极元气有作用,但需要时间。

沉思片刻,最后七夜把注意力落在那深蓝发紫,宛若实质,由蛮荒巨兽所化的不知品级“太极元气”上。

“浪费就浪费了!既然太极元气对气海和神魂有治愈作用,那这明显等级极高的‘蛮荒元气’,肯定大有作用,至少不会是反作用吧?”

想起“元辰圣藏”,七夜缓缓捻起辰元离殒丹,吞入腹部,同时牵引出那宛若实质的‘蛮荒元气’,缓缓融入体内。

“嗡……”

辰元离殒丹一入腹,便如烈日般绽放开,浓溢至极的星辰之力爆发,辐射七夜四肢百骸,直至灵魂深处,其中似乎还夹杂着一种古朴浩瀚、至尊无上的气息,应该便是奕伯所谓的“神力”!

原本恍惚飘渺的魂魄,被夹杂着“神力”的星辰之力一照射,迅速凝实、清晰起来,并不停增大,使得七夜意识更为清晰,灵识伸延的距离更长。

“滋、滋、滋……”

“蛮荒元气”一融入体内,七夜便精神大振,似乎浑身充满了力量,又似乎有只蛮荒巨兽在体内苏醒般,这是一种直觉上的错觉。

更诡异的是,七夜明明感受到,随着“蛮荒元气”融入体内,一股比辰元离殒丹更为磅礴浩瀚,古朴尊贵的气息爆发开来!

如果这古朴尊贵的气息,便是蛮族所说的“神力”,那“蛮荒元气”所蕴含的神力,足足是辰元离殒丹的数百上千倍!

神力!这就是神力吗?

或许,蛮族眼中的所谓神力,并不是真的神灵的力量,而是带有远古气息的一种特殊力量?!

七夜震撼疑惑之际,经脉迅速痊愈,肌肉骨骼等迅速恢复,萎缩干瘪的气海迅速膨胀,神魂也越来越清晰凝实,甚至远胜走火入魔前数倍。

经脉、肌肉、骨骼、气海等更为坚韧牢固,神魂更为庞大凝实,而且视线、意识、六感等也变得不一样,似乎多看到很多东西,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一个时辰后……

所有创伤全复,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而辰元离殒丹和蛮荒元气的作用依旧在持续。

一瓶培气丹入手,瓶内九颗培气丹全部吞入腹中,丹药之力迅速转化为法力,最后归纳到气海;

《三眼火神咒》运转,右手掌化为烈烈火焰,并在“蛮荒元气”的作用下,缓缓朝胳膊转化,更重要的是,火焰品质似乎提升了不少,虽然还未真正化为异火,但是温度却是提升了数倍,如果说之前火焰温度约为500度(火灾的温度),那如今温度便有2000度左右。(氢氧焰、氧炔焰的温度)

日落月升,转眼数个时辰过去。

此时的七夜,法力境界已经达到炼气期第七层后期;而《三眼火神咒》,也使得双臂化火,火神掌晋级为火神臂,也算有所小成,达到巫兵初期境界,手段不再是之前那般来来去去就会一掌。

“咯吱、咯吱……”

七夜正修炼间,一阵脚踩沙土的脚步声传来,七夜便收功站起。

“感觉如何?伤势好点了吗?”

一阵烤肉香味扑鼻而至,阿依那黄金比例,修长玲珑的身躯出现在七夜视线中,双眼异样直直盯着七夜柔声问道,白皙如玉的小手拿着正以兽皮包裹着肢油腻金黄的兽腿,香味熏人。

“好得差不多了,已经无碍!”

七夜站起,挥手弹了弹身上灰尘赃物,微笑应道。

七夜可不会自恋到以为阿依芳心暗系,看上自己,所料不差,便是阿依看上自己的潜力,直觉自己潜力无限,招揽之心强烈。

“嗯!那就好!先吃点东西吧,才有精神和力气!”

阿依点了点头,甜甜一笑,随即递上手中兽腿说道,声音一直柔柔的,并不腻味,百听不厌。

“谢谢!我们出去吃吧!”

七夜点了点头接过说道,毕竟伤势已经痊愈,也没时间继续修行,一直呆在昏暗潮湿的山洞深处,可不是什么好受的事。

……

今晚是个月明星繁的夜晚,

入夜,夜色如水,天地清幽。

辽阔山野,万籁寂静,旁边又有篝火咧咧作响,火焰暖和,不停在爆裂声中溅起点点星火。

七夜如旁边蛮族般直接落坐地面,双手抓着兽腿大咬大啃,满嘴油腻,肉香冲脑,时不时接过阿依护卫递过的兽皮酒袋,仰头狂灌。静静倾听着那些护卫高谈阔论,畅所欲言。

使得七夜似乎回到了率领玄甲魔卫,纵横沙场,夜宿荒野的时光。

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声说话。

而阿依,则娴静淑女坐在草地上,双手抱膝,时而抬头望天,看着满天星辰久久无语;时而粉腮抵在膝盖,眼神怪异不停上下打量着七夜,粉嫩樱唇数次蠕动,却沉默不语。

“呼……”

“好久没这么畅快吃肉喝酒了!”

吃饱喝足之后,七夜粗鲁大呼了口气,畅快嚷道,引得蛮族护卫一阵侧目,微笑示意认可,又见七夜看向阿依微笑接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要问我的?直说无妨!”

原本轻松祥和的气氛顿时一凝,阿依、奕伯、护卫等齐齐脸色一正,虽然依旧各做各事,但动作明显轻微许多。

“你有没有经常冥冥中感受到有什么在召唤你?”阿依绽颜一笑,柔声问道。

七夜皱眉沉思,疑惑摇头。

“你的战技、功法,是不是忽然就会了?而非学自某处、某地、某人,甚至是某部功法,彷佛那本就是属于你的功法?本来就会?”阿依神色不变,再次问道。

七夜更为疑惑,依旧摇头。

“你有没有感受到什么异样之处?比如你有没有感觉与其他人有什么不同?”

淡笑的阿依,终于收敛笑靥,柳眉紧锁,脸色郑重盯着七夜再次问道。

七夜再次摇头,沉思了下出声道:“你到底想问什么?直接说吧,两次相逢便是有缘,承蒙你两次相救,只要我知道,一定如实相告!”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