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焚天

第62章 七夜长老

第六十二章 七夜长老

日上三竿,天地清明。

高高在上的苍穹,显得格外湛蓝;近在咫尺的树木,显得格外翠绿;无所不在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

十三个蛮族护卫和随从,分成两班,严密警戒了一晚上!

七夜一晚上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阿依静静偎依在七夜胸膛,甜甜在七夜臂弯中睡了一夜,犹如无忧无虑的小女孩般宁静睡了一夜,没任何人、任何事物打扰。

遥远天际,出现大片黑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却是一艘状若楼船的庞然大物,简称飞天楼船便可,长约百丈,高有十数丈,分五层,古朴而恢弘。

七夜心中一凛,看了看怀中阿依,不忍心吵醒,便保持姿势不动,凝神看向那掠近的飞天楼船。

至于其余护卫、随从,原本惊觉掠至,持刀执戟全力戒备,随即大大松了口气,紧绷的身躯也放松下来。

船如乌云遮天蔽日掠至,使得地面出现大片阴影,最后悬浮在地面近十米高处,还因此压断、压折了不少参天巨木。

密密麻麻,身披兽衣的蛮族轻壮年不停从楼船跃出,迅速朝七夜等人所在奔来,井然有序,毫无杂音。

即便是那些警戒的阿依护卫、随从等人,也是静立四周,既没打招呼,也没交谈询问。

七夜依旧坐在草地,拥着依旧熟睡的阿依,静静看着那些人聚集而至。

所料不差,这些应该是奕伯返回部落,召集而至的圣巫部落青壮年蛮族,只是数量似乎多了点,足足有三百多人,而且大半是巫人,即便如此,也可想而知圣巫部落的强盛了!

那些蛮族井然有序,脚步几乎一致径直走向七夜。

数百双眼睛紧紧盯着七夜,似乎要把七夜的形貌牢牢记在心中。

七夜依旧保持着原本姿势不变,眼神如水静视,旁边燃烧了一夜的篝火已经熄灭,唯剩一堆依稀冒着火星的灰烬。

“拜见七夜长老!”

三百多蛮族,依稀分为十二队,分别由二女十男,共十二个巫人巅峰的年轻蛮族率领,一来到七夜面前数米处,齐齐一顿,随后齐齐鞠躬,声音一致喊道,恭敬诚恳。

“呃……”

七夜微楞,一时不知如何应答,所料不差,眼前三百多人,全是第一次见面吧?

“嘤……”

一阵舒适腻人的甜美呻吟声起,七夜怀中阿依扭动数下,眼睛还未睁开,忽然身躯一僵。

静!

寂静!

七夜清晰听到阿依的剧烈心跳声,声响压过了周围风吹山林之声,压过了前方三百多人的呼吸声、心跳声。

“天亮了!”

感受到阿依的紧张,七夜颇为疼惜轻轻抚了抚阿依秀发,柔声说道。

这种疼惜,不分男女,不分种族,只是发自内心的怜惜、疼爱,还有对阿依的梦想的敬重、钦佩!

“天亮了啊!”

七夜明显感觉到阿依身躯一颤,随后状若自然呢喃一声,缓缓离开七夜怀抱,慵懒伸展手脚。

只是飘忽的眼神,胸前的剧烈起伏,直透耳际的晕红,却出卖了状若稳重的阿依的真实情绪。

“穆、阿鲁、撒加、阿迪、阿亚、沙加、阿虎、米罗、阿洛、修罗、阿妙、阿狄,你们来了啊?”

有点自欺欺人,硬撑着表现自然的阿依不敢看向七夜,随即眼神一亮,神情激动,雀跃朝领队十二个年轻人欢呼道。

其中,穆是个淡紫色长发,面容柔软秀美,始终带着淡泊优雅的笑容,给人种极度沉静而强大感觉的年轻女人;

阿鲁是个魁梧健硕,骨骼粗大,五官粗犷,看上去高大威武,给人种豪爽野性感觉的年轻壮汉;

撒加是个淡蓝色长发垂腰,身材修长,俊朗不凡,嘴角带着神秘微笑的英俊年轻人;

阿迪是个紫色短发,五官清秀,时刻保持邪恶笑容的年轻人;

阿亚是个金色短发,五官如刻,身材适中,又给人种勇猛刚强,宛若匍匐待发雄狮感觉的年轻人;

沙加是个纯金长发垂腰,身材苗条修长,气质冷静淡然,给人种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冷静稳重感觉,令人印象最深的是,那双彷佛蕴含星空,能看穿一切的深邃睿智的双眸;

阿虎是个手持长戟,虎头虎脸的年轻人,也是唯一一个手拿武器的蛮族,不过最令七夜注意的,是那如梁国子民般黑发黑眼的容貌。

米罗是个暗紫色长发垂落微卷,俊朗亲和的年轻人,嘴巴似乎永远带着淡淡的笑容,和穆那种优雅淡然的微笑不同,米罗的笑带着几分嘲讽和挑衅,既有玩世不恭的味道,也有俯视一切的傲然;

阿洛是个橙色短发,阳光正气,身躯犹如军人般挺得笔直的年轻人,最令人注目的,是其背上背着的数尺强弓,是唯一一个身带武器的蛮族;

修罗是个面容严肃,不苟言笑,看上去较为死板憨厚的年轻人,只是双眼寒光凛冽间,杀气凛然,煞气几乎直逼七夜;

阿妙是个长发飘逸,眼眸深邃,娇躯玲珑,气质极为优雅的美女,只是脸上神情,宛若冰山般冷酷,看不出任喜怒哀乐等的表情;

阿狄是个海蓝色长发垂腰飘扬,兽皮雪白,一尘不染,面容俊美得能让人看得精神恍惚,挑不出任何瑕疵的年轻人,七夜见过的美女不少,纯以五官而论,却唯有凤月岚、商青璇、阿依三女可堪一比,只是,阿狄脖颈的喉结,说明他是个真正的男人……

“拜见阿依圣女!”

为首十二巫人齐齐绽颜一笑,随即神情一凛,与身后三百多蛮族,齐齐恭敬万分鞠躬拜见道。

声若海浪,澎湃高昂。

“虽是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但没想到八年不见,容貌变化巨大,阿依小姐还认得出来!”

金发垂腰,冷静稳重的沙加淡淡一笑,语气嘘吁说道,随后语气沉重,眼神疼惜愧疚接道:“八年来,苦了你了!”

离别时,只是十岁的懵懂孩童。

八年后,大家成年了,阿依却一眼认了出来,丝毫不差,完全可以想象八年来……

阿依对家乡的浓重思念,即使她没表现出来。

“一切都值了!”

阿依转头看向圣巫部落所在方向,似乎看穿了万万里之遥,语气细微轻柔呢喃道。

“见过七夜长老,在此沙加仅以阿依儿时玩伴的身份,一拜长老对阿依的关怀;再以此行领队的身份,二拜长老对我等的关照;最后以圣巫部落一员的身份,三拜长老对我族的恩德!”

沙加淡然一笑,随即看向七夜,恭敬感激连续三个鞠躬,每个鞠躬拜谢一次。

“长老?!”

七夜眉毛一挑,疑惑轻声问道。

不知是否错觉,七夜直觉,沙加最开始的一句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似乎是表明他们十二人与阿依的关系,好像怕七夜误会或者多想,让七夜有点哭笑不得。

之所以会这么想,主要是这些人到达时,看到阿依依靠在自己怀中睡眠,意外了下,却无人出声,无人异议,甚至连愤怒、恼怒、嫉妒、怨恨等的眼神都没,似乎还有点欢喜和欣然。

所料不差,便是他们来之前,奕伯已经明确说明了七夜远胜阿依的“圣子身份”,还严厉叮嘱众人不得冒犯、怠慢等。

“这是我们圣巫部落的‘永恒首席客卿长老’令牌,已经得到族长、十二长老、所有圣巫部落子民的一致认可,恳请七夜少爷接受!”

沙加并无多解释,而是拿出块色泽七彩,完全以珍稀的云纹荒石和紫灵罡精打造而成的令牌,直接单膝跪倒,双手恭敬呈上说道。

“呃……”

若是不知道阿依的愿望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

七夜本就不可能帮助蛮族入侵天南,如何能接受这客卿长老令牌?还是永恒的首席客卿长老,在圣巫部落,身份地位不亚于族长,几乎与阿依圣女等同的至尊之位。

沙加这突然一举,顿时让七夜陷入极度别扭、为难的境地。

第二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