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章 我名魏枝

第1章 我名魏枝

.;这是一个春日的下午,一缕缕棉花云占据着整个天空,虚空之下,青山之上,一朵朵由厚实的,重叠的白云组成的云车在虚空中缓缓飞过。

大大小小,延绵了数里的云车上,几百个十四岁到十七岁的孩子正叽叽喳喳说着话。

行驶在最前列的云车上,全是一些衣着华丽,压仰着兴奋和紧张的少男少女。略数一数,起码也有一百五六十个。

他们都姓魏,全是魏国的贵介子女。

当然,这个贵介只是在下界,只是在魏国这一国之内,想这大荒无边无际,纵使魏国占了九个海洋,天马连飞十年也飞不出境,可它也只是下界中一个小小的凡人国度。

大荒,它是神人也无法走遍的无涯之地,魏国这样的国家,在大荒中,少说也有几十个。

一百多个衣着华丽的贵族少年少女交头接耳着,飘浮在各自轨道上的云车,时不时在主人的调度下,与另一辆云车合并,成了一辆更大更华贵的宝驷云梦车。

少年们都很激动,这由不得他们不激动,想这几百号人,怕是有九成,这一生中只有这么一次的机会,能坐着这通往上界的云车,一边见识着脚下的绵绵青山,浩瀚海洋,一边进入那飘渺莫测的上界,去测一次根骨,或者如我这等贱民一样,在鉴镜前,照上一照。

鉴镜,顾名思议,它就是鉴仙之镜,如我这样的贱民,轮不到仙使耗去功力,挨个挨个的测根骨,定仙脉,我们只能如凡间的鸭子一样,一股脑儿的被赶到鉴镜前。想那鉴镜,号称一照之下,可以显现世间众生一百年后的面目。因此,虽然鸭子众多,虽然时人都有一百五十年的寿辰,可肖与不肖,一照之下便能出个大约,再从其中择优秀者进入华天宫测测根骨,也就不会漏掉几个有仙缘之人了。

唯一可惜的是,无论是上界仙人,还是凡间的鸭子,这一生,都只有在第一次照鉴镜时有效果,以后再照,它也只是凡镜。

我正在仰望那些我平素可望不可及的贵人们,乐滋滋地欣赏他们脸上的紧张和兴奋时,坐我左侧的魏红用肘朝我重重一击,她不顾我痛得呲牙裂嘴,指着前方的几辆华贵云车,兴奋地低叫道:“阿枝,你猜我看到谁了?我看到良少了!天邪!如良少那般高高在上的人物,居然也来了。”她深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飘然,“我魏红今生今世,竟有一天能与他同走一条道,真是死而无撼了!”

魏红那一肘着实有点重,因此我回头看她时,脸扭曲得有点剧烈。我看着她,“仙典云,需测了根骨,入了仙门,方能分辬蝼蚁和天人。所以,你等魏良测了根骨后,再激动罢。”

魏红给了我一个大大的白眼,“你懂什么?良少肯定是仙骨神胎,”她打量着一身灰衣的我,“他可不像你,你这种人呀,不管测没测根骨,都是蝼蚁贱民。”

魏红的话一落,飘在我们前方的云车上,顿时传来五六个整齐的哧笑声,哧笑声中,一个扎着双丫的美丽少女,傲慢地回过头,朝着魏红点了点下颌后,道:“你倒有点眼光。”

得到她的夸奖,魏红很激动,她涨红着脸慌乱地给少女行着礼,结结巴巴地叫道:“见,见过相府四小姐。”

不止是魏红,飘在附近的十数辆云车上,所有的少年少女,都转头恭敬又羡慕地看向相府四小姐。同样,因为相府四小姐对魏红的话的肯定,做为被魏红耻笑过的我,也被众人鄙视又不屑地嘲笑着。

相府四小姐似乎很不喜欢我,她用那双美丽的眸子不放弃地盯着我,曼启樱唇,继续说道:“贱民之贱,在于无所不用其极,你这样的也姓魏,实是我魏姓的耻辱,今次回去后,我会让父亲下令,让你们一家改姓贱!”

轰——

四下喧哗声和讥笑声,如潮汐般涌来。

我身子晃了晃。

我向来自称脸皮厚,别人辱我羞我,从不在意,可这时刻,我却有点扛不住了。

四周还在议论声声,“怎么回事?”“你还不知道啊?她就是那个魏枝啊。”“什么魏枝?”“就是那个在明三公子的寿宴上,不知羞耻找他求娶的那个魏枝。”“啊哈,原来是她啊,这个女子是不要脸,明三公子华贵君子,她也不照照自己,居然还敢当众逼着明三公子娶她!”

“是啊,魏枝此女,是我此生见过最不要脸的。”

众人的目光如刀如箭,令得我低着头缩成一团。

我看着自己的手指,耳中嗡嗡一片,眼中却又干又涩,没有半点泪意。

看来一个人被羞辱,被责骂过太多次后,连痛苦也都麻木了。。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努力地把自己缩到别人注意不到的角落,我无法告诉他们,在我和母亲弟弟搬到魏都来前,我与他们口中的明三公子,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我更无法告诉他们,在我爷爷不曾过逝,我父亲还在时,十三岁的我,与十七岁的明三公子,在长大后第一次见面,便成了最好的朋友,更且,在他长达三年的明示暗示,温柔相待中,我早就认定了爷爷给我们定下的婚姻。

三年了,我用三年,接受那个人的温柔和示爱,对他渐渐倾心,我按照他所说的,在他满二十岁生辰那天,向他父母询问我们的婚期……我梦到过一切美好的未来,就是从来不知道,他会突然变了脸色,以一种陌生又厌恶的口吻,当着众多宾客羞辱了我这个不知羞耻,不知自己长得何等之丑的下贱女子!

刚刚搬来魏都几个月的我,就这么在一夕之间,变成了人人皆知,人人不耻的下贱之人。

现在,我更是要连累我的家人了。

我低着头,紧紧握着手指,因为握得太紧,指甲扣出的掌心血,正一滴一滴,悄无声息地落在我身下的云车上。

我什么也没做。

任何时候,身份地位都是不可逾越的,众矢之下,我连辩解都会激怒这些贵介子女中的某个。更何况,现在根骨未测鉴镜未照,我还有一线希望成为人上之人。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