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章 镜中的绝色美人

第2章 镜中的绝色美人

.;我毕竟太过渺小,众人哧笑了我一阵后,便转过了话题。

云车浩浩荡荡,在虚空上飘过三天三夜,这三天三夜中,我们每天一顿,吃着司路官发放的,不带凡间浊气,不会让凡人想要便溺的辟谷丸,到了夜间,司路官便把下面的云层引到我们头顶遮住光芒,让我们进入睡乡,如此反复,终于在第四天上午,我们来到了上界的天门之一——云华门。

云华门外,白云自发地叠成了宫殿,云桥,栈道,云河,以及道路,在那宫殿和桥梁,河泊和道路上,或站或飘着一个个来自上界的天人,或是从上界出生,特意过来凑热闹的凡人。

远远看到我们的云车,云华门外喧嚣震天,与他们的激动相比,我们这些人颇有点沮丧和失望。

“居然连云华门都进不了。”

“我老早就听人说上界如何如何的美,可怜终于盼到这一天,却连门也进不了。”

“真是太过份了。”

就在我们叽叽喳喳发泄不满时,大开的云华门处,一道金光直逼霄汉。

那金光一现,我们一个个噤若寒蝉。

金光落到我身前五十丈处,光芒慢慢缩拢。

然后,一个金甲大汉出现在金光里。

金甲大汉显然功法了得,他这么站在那里,四下便已安静如夜,所有人都低下头,不敢与其直视。

金甲大汉目光宛若雷电,所到之处,一道道银白色的电光兹兹作响。

他漠然扫过众人后,轰雷般地说道:“上仙们甚忙,尔等蝼蚁,随便照照便可。”

轰隆隆的话音一落,那金甲大手便是右手一划。

随着他右手划过,一道金光冲出十数里,于金光一划一带中,我们这些人,便给截成了两批。

然后,金甲大汉从袖口中掏出一面铜镜,他飞向天空,右手举着铜镜,朝着我们照了过来。

彼时,我身边的众云车都是埋怨声惊叫声一遍,此刻金甲大汉拿出鉴镜,那些还有机会再入云华门去找上仙鉴定根骨的贵介少年们,还只是静一静,如我等一生只有一次机会的庶民,已然一动也不敢动了。

我屏着气,看着那金甲大汉,看着他举着鉴镜从右边,慢慢向我这个方向转来。

世人常道,十万个蝼蚁中,难得见一个天人,现在也是如此,那鉴镜的华光照在右侧的那百数个少年头上时,浮现在虚空中的,只是一群整整齐齐的老头老婆子,一个异像也没有出现。

对此,金甲大汉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便是围观的天人们,也不以为异。

所有人都在期待地看着我们这个方向。

应该说,所有人都在期待地看着魏相府那几位小姐。

早在去年,魏相府的三小姐便找人测了根骨,据传说,她的根骨是极其罕有的天灵根,灵根纯粹而粗壮,可谓魏国仅有。

便是魏相府的四小姐,也是双灵根,可以说,整个魏国,光是有了她们两位,便足以自豪了。

一直站在角落里的我,这时也和众人一样,看向了美丽的相府四小姐,以及比她还要美上一倍的相府三小姐。

众人的注目中,她们神情骄傲,我多么渴望,这一份骄傲也能被我拥有。

就在我紧张得全身僵硬时,四下哗声渐响,那鉴镜,渐渐转向了我们这一边。

终于,我眼前一阵光芒刺目,我等候了十六年的鉴镜,终于照到了我的身边。

当然,这云车挤得这么拢,这鉴镜一照便是一大片。

我迫不及待地仰着头,目睁睁地看着虚空。

虚空中,先是数十道光线交织后,迅速的,强光散去,一个个苍老的庶民面孔,慢慢呈现出来。

也许是相府有过关照,金甲大汉照到我们这一侧时,是出了奇的耐心和缓慢,于是,我看了看云车又看了看虚空,见到一个个年少而熟悉的面孔,在虚空中显出白发苍苍的模样。

这是百年后的他们,我望着虚空中那个苍老得都驼了背的魏红,忍不住瞟了她一眼。

魏红也看到了百年后的自己,她显得很落寞,眼中都沁出了泪水,随着她流泪,虚空中苍老的魏红,那皱纹遍布的脸上,也流下了一道泪水。

这时,镜光略略转了转。

它这一转,便把我和相府几位小姐同时笼罩其下。

因为照的是相府小姐,也因为这天地之间,唯有这鉴镜,看到的是百年后,要知道,便是拥有最了不得的根骨,也不能保证这百年之间不会殒落,所以,这时刻,便是相府三小姐,也在屏住呼吸。

所有人都在屏住呼吸,他们一边看着虚空,一边看着相府两位小姐,期待百年之后她们的英姿。

我也屏住了呼吸,一瞬不瞬地望着虚空。

就在这时,四下突然哗声大作。

我也忍不住叫出声来。

因为什么?

因为,随着鉴镜特意照向我们几人,那虚空中,并没有马上出现众人百年后的面孔,而是一阵强烈的白光突然暴射而出,直延绵了数十里!

白光如海,在一瞬间便暴射而出,笼罩了整个天地。

众人惊叫声四起,那金甲大汉也瞪大了牛眼,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不敢置信只是一瞬间的事。

很快,如水一样散满了几十里天空的白光散了开来。

众人齐齐地抬起头来。

虚空中,依然很亮,这是真正的明亮,是华光四射的明亮!

金甲大汉再也无法自制,他颤抖地掏出一个符,急急吼叫道:“快,快,出现神迹了!你们快快过来!”

几乎是金甲大汉的咆哮声一落,虚空下的所有人,也终于看清了虚空中的镜像。

占据了整个镜面虚空的,是一只五彩斑斓,华光四射的凤凰。

这是一只真正的凤凰,它高若十数丈,占据了整个天空。它每一寸羽毛都发着华贵的七彩光,而随着它尾羽的轻轻扇动,众人更是被那漫天的华光刺得腿软。

虚空中,凤凰那冷漠,华贵,高高在上的双眸,漫不经心地瞟向下面的众生。

就在这时,金甲大汉突然惊叫一声,他不受控制地肃然而立,朝着虚空行了一礼。

而我的四周,再也没有了半个呼吸声。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一瞬不瞬地望着虚空。

我清楚地听到,魏国之中,那个以高冷优雅出名的良少,发出了如痴如醉的呓语。

他说,“真美。”

原来,那巨大的凤凰虚影下,一个美丽的女子身影,渐渐凝聚出来。

那是一个绝色倾城的女子,她的美,已超出了凡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们仰头看去,只能看到漫天华光。

就在这时,虚空中的绝色美人低头看向了我们。

她那一双眸子,如梦如幻,琉璃水净,明澈美好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我还在怔怔迎着她,良少那悲凉的声音已轻轻飘来,“她的眸光,怎地如此落寞?”

当然,这句话我没怎么听清,更没有在意,我看着虚空中的绝色美人,总觉得她在一瞬不瞬看着我,便忍不住歪了歪头,蹙了蹙眉。

这时,哗声四起。

无数个“好美”“太美了”的声音响起,此起彼伏的痴迷惊叹中,虚空中戴着王冠,尊贵而不可一世的绝美女子,竟也娇俏的歪了歪头,蹙了蹙眉。。

我怔住了。

就在这时,叹息声四起,却是虚空中的绝色美人,和她身后的巨大凤凰,同时幻化成无边流光,一瞬而灭。

鉴镜的时间过了!

四下寂然。

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在叫,“这可怎么办?我们都照了鉴镜,可除了那只凤凰,其他人的鉴像都给湮灭了啊!”

“神光之下,哪容凡俗之人?”冷冷喝叫着这话的是金甲大汉,他不耐烦地喝道:“有不服者,自己去测根骨。”

在此起彼伏的叹息声中,云华门处飞来了几个上仙,金甲大汉连忙迎了过去。不一会,一个白发老头广袖一卷,我们这几十个与凤凰同时鉴相的少年人,便被老头一袖子卷到了他面前。

看着我们,老头和颜悦色地说道:“凤凰乃传说中的神物,同天地而生,虽然世人总有所闻,却从无一人得见,如今神凤现世,我们这些老头子很是欣慰。这样吧,你们且随我进入天都,再测一次根骨。”

刚才虚空中,随着那只神凤和神凤幻化出的绝色美人一露面,旁人的鉴相便都给湮灭了。这老头显然是分不出谁是凤凰真身,所以想让我们都测一次根骨

毕竟,凤凰如此不凡,它的根骨也应该是不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