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4章 离家

第4章 离家

.;我们的云车还在天上盘旋,魏都中已是人山人海,魏相府前,更是密密麻麻站满了权贵,所有人都在仰着头朝我们望来。

魏三小姐俯视着下面的蝼蚁,唇角挂起了雍容的笑。她转头看向仙使,道:“仙使,可否让我的云车先行降落?”

她的意思是说,她应该在所有人之前,甚至在仙使之前降落,第一个去接受众人的膜拜?

说完这句话的魏三小姐,表情矜贵又傲慢,她静静地直视着仙使,虽然含着笑再无言语,可那表情中,却分明是要仙使知道谁尊谁贱的意思。

青年回视着魏三小姐。

片刻后,他漫不经心地微笑道:“可以。”

说罢,他操纵着魏三小姐的云车,让它第一个朝着魏相府外的空阔处降落。

随着云车盘旋,魏三小姐早就盈盈站起,她优雅地顺了顺秀发,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姿容曼妙,高贵得体。

天马上的青年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后,向我们缓缓说道:“我之道场,会设在皇宫西侧的青碧山上,你们以后有所疑问,便去那儿吧。”

咦,刚才不是说要设在魏相府吗?怎么这一会又变了?

我们还在面面相对,盘旋而下的魏三小姐却猛然回过头来,她忍着怒意盯了仙使一眼,垂着眸微笑着说道:“仙使,这样不好吧?”

面对魏三小姐的质疑,青年双眼微合,并不理会。

不由的,魏三小姐怒意又起。

而这么一会功夫,她的云车已从半空中越飞越下,越飞越下。

而随着她的云车降下,下面的人群,给迅速地空出一条道来。

魏三小姐恢复了雍容的笑,当云车不紧不慢地降到离地面只有十来米高时,她向旁边的魏四小姐瞟了一眼。

魏四小姐接到她的目光,先是低了低头,转眼,她含着笑走出一步,清了清嗓子,朝着下面大声叫道:“好教各位得知,今次鉴相,鉴镜照出了一只开天辟地以来,传说中才有的凤凰……”

魏四小姐本有点修为,这一鼓足中气说出,当下回音朗朗,整个魏都都在传唱着她的话。

对上下面众人的喧哗声,以及众人惊艳激动的表情,魏四小姐悄悄看了旁边傲然而立的魏三小姐一眼,继续提高声音说道:“而经过仙尊鉴骨,那只独一无二,尊贵无比的凤凰,便是我们魏相府的三小姐,魏凌月!”

魏四小姐的声音一落,下面喧哗声大作,喧哗声过去,魏相府里外,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魏三小姐满意地看着这场景,在云车离地方只有五米处时,她亭亭玉立地踏出云车,姿容万千地朝着地面飘了去!

看到魏三小姐这只凤凰飘来,魏相府里外的欢呼声更响了。

青年收回目光,随手一甩,三十四个储物袋甩出,他目光温和地看着我们,说道:“这里有一些修练用的物资,以及黄金一百两,另外还有天都城开出的证明玉佩。凭着这玉佩,你们可以令当地官府把你们的亲人送到魏都来。百两黄金,是让你们安心修练所用。”

声音一落,他袖子一挥,我们的云车,便朝着远离魏相府的地方落下。接着,也不等我们反映过来,青年天马一策,竟是也不降落,直接朝着不远处的青碧山峰飘去!

魏三小姐在雍容地接受了众人的围捧后,正等着仙使降落再说一遍情况,哪知她一抬头,看到的却是天马朝着青碧山驰去的身影,一惊之下,她张嘴欲呼。

不过很快,魏三小姐便闭上了嘴,回过神后,她对上众人瞪来的目光,这些目光,刚才还是满满的羡慕尊敬,这一刻却全变成了怀疑。

莫然的,一种恼恨汹涌而来。咬着银牙,魏三小姐暗暗恨道:区区一个跑腿的,也敢这样对我!等我修练有成,今日的羞辱,我一定会还报!

魏相府方向传来的窃窃私语声,我是过耳就忘,一下云车,我就迫不及待地朝家里跑去。

随着家门越来越近,我那小心脏砰砰的跳得又急又快。

母亲,弟弟,我有钱了,仙人给我了足足一百两黄金!我魏枝不再是废物,不再连累你们,让你们抬不起头做人了!

呜呜……我终于……有点用了。

我实在太激动太急不可耐了,在把储物袋小心藏好后,便插着近路,沿着一条山间小路爬向我家。

这小路直通我家后门,比大路近了一半,可山路也陡峭,直爬得我气喘吁吁。

我堪堪一个斜冲沿着滑坡溜到后门处,便张着嘴大口地喘息起来。

我喘息着喘息着,听得了前面传来房门开合的吱呀声。

是母亲或者弟弟在开门!

我兴奋得涨红了脸,嘴一张便准备叫唤。

就在这时,一个高亢的,激动昂扬的,属于二姨的响亮声音传来,“我家魏红可是说了的,魏枝那丫头也是个无根骨的。我说大姐,魏枝这下根骨也测了,你也该死心了,我上次说的亲事,考虑得怎么样?”

亲事?什么亲事?我不由一惊。

就在我屏住呼吸听去时,母亲那提到我的名字,便总有几分不耐烦的声音传来,“我上次不是说了吗?我家叶儿相中的是春伍家的小姐,魏枝嫁人可以,要么,你让麻脸婆子出三十两黄金的聘礼,我就让枝儿嫁过去,要么,你就去跟春伍家说说,如果我家的枝儿愿意嫁给他们的瘫子老大,是不是他家的女儿就嫁与我家叶儿。”

二姨扯着嗓子叫道:“三十两黄金?这个价你也开得出口?”

我母亲叹息道:“我也是没办法啊,叶儿非要娶春伍家的小姐,你也是知道的,他们家小姐说是个有根骨,虽然自己修练不行,却是可以生出仙人后代的。他们开的聘礼就是三十两黄金啊。”

二姨说道:“姐,你这心可真够狠的,我介绍的麻脸婆子,她家儿子虽然年近四十了,性格还是个好的,春伍家那个瘫子,可是折磨死了两个媳妇……”

我母亲马上接了口,“这个你放心,魏枝是克死了我公爹和她父亲的,她的命硬着呢,说不定这一嫁过去,那个瘫子就寿终正寝了.”

我听不下去了。

手脚并用,我重新爬上了坡,然后,我一步步向后退去,一步又一步,不知不觉中,我已重新回到了山林。

靠着一根樟树,我抱着膝呆坐。

我早知道母亲不喜欢我,也早知道弟弟看不起我……

我曾经想过,如果我证明了自己有用,也许他们就会重新喜欢我了。刚才揣着这一百两黄金,想到它可以让母亲和弟弟开怀,我还那么激动着。

抱着膝呆坐了一会,我露出一个笑容,高兴地想着:我不难过,我一点也不难过,他们厌恶我,我就远离他们,他们想把我嫁掉,我偏偏不让他们得逞,我要让他们的算盘打到空处,难受死去!

想着想着,我又振奋起来,我从草地上爬起,拍掉身上的灰,转身朝着青碧山走去。

仙使一个人呆在青碧山,定然挺孤单的,我可以给他做伴,还可以给他洗衣煮饭,可以像婢女又像弟子一样服侍他。而他本事那么大,我的母亲就算知道,也没胆量找他要人。

所以,得趁太阳还没有落山,我要投奔仙使去。

青碧山并不远,我又熟悉这里的山路,七拐八拐,在太阳落山时,我终于爬上了青碧山,并远远看到了山峰顶上的一座楼阁。

这楼阁以前没有,仙使真有本事,居然凭空把它变了出来。

我越发手足并用,还不到二刻钟,我在太阳终于沉下地面,漫山染遍雾霭时,来到了楼阁处。

楼阁金碧辉煌,美丽至极,我看着它,突然的没了踏足的勇气。

呆站了一会后,我见自己的心越发砰砰乱跳,便转过弯,沿着楼阁的外围,朝着后面的树林中走去。

……我得找个有水的地方,把自己料理干净整齐了,再去叩见仙使。

我一入树林,便听到了水流潺潺声,连忙脚步加快。。

转过两个小坡,一个碧波荡漾的水潭终于出现在我眼前。

就在我跑到水潭旁,刚刚准备弯腰时,我眼睛瞟到一个人影,不由僵住了身子。

在离我二十米不到的草地上,一个披散着**的长发的青年,正弯腰从地上拾起腰带。

他白皙而长的手指,堪堪勾到那腰带,便听到了我的脚步声,于是他转头看来。

瞬时,一张俊美如天神,眼眸深邃如星空,隐约有点面熟的脸孔,赫然出现在我眼前。

也许是我痴呆的模样提醒了青年,转瞬间,一阵雾气在青年的头脸飘过,雾气散去时,青年已换成了一张憨实平凡的脸。

这是那个仙使的脸。

变回模样后,仙使漫不经心地拢了拢自己的外袍,把**的长发,和滴向精致锁骨处的水滴拭去后,他温柔地开了口,“魏枝,你来此做甚?”

我清醒过来,连忙朝着仙使一福,结结巴巴把自己家里的情况说了一遍。

说完后,我眨着眼,巴巴地看着他,“仙长,我很能干的,我会做饭,我会洗衣,我还会扫地,我什么都能做……”

在他那双明亮的,宛如星空一样,平静而又漠然的眼眸中,我的话说不下去了,嚅了半晌,我忍不住带着哭腔说道:“真的,我什么都能干,仙长,你让我留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