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5章 变美了

193.番外一

仙使慢慢走到我面前。

低头打量了我一会,仙使说道:“你什么都能干?”

我连忙点头:“是的是的,我很能干的。”

仙使又是一笑,他轻而温柔地又道:“只要能留下来,你干什么也愿意?”

我忙不迭地点头,“愿意愿意!”

仙使挑了挑眉,他似是在审视我,过了一会,仙使问道:“你今年多大?”

“我十七了。”

“十七?”仙使温柔地说道:“于凡人来说是刚刚成年,于仙人来说,甚是幼小。”

我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便眨巴着眼看着他。

仙使见我这样子,又是一笑,“眸光倒是楚楚。”他若有所思地端详我一会后,又道:“你可懂侍寝?”

什么?侍寝?

身为十七岁的前闺秀,这两个字我怎么可能不懂,不由的,我脸刷地一下涨红,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出一步。

仙使的目光依然平静而淡漠。

我嚅了半晌,还是红着脸回答道:“我懂……”我的声音小得不能再小,低头看着地面,我一边紧张得身子发硬,一边想道:以仙使的身份,他要找侍寝的凡人女子,那是挥挥手便有千千万,我长得这么平凡,他一定不是那个意思。

就在我寻思来寻思去,眼光四下躲闪,就是不敢直视仙使时,仙使平缓无波的声音传来,“只是问你一问……你身无根骨,又非炉鼎体质,虽然我不明白你为何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不过你实于我无用。”

他这“无用”两个字一出口,我便扑通一声跪在他面前,我这时什么也顾不了,朝着他一扑,紧紧揪着仙使的衣角,我拼命地眨巴着刚被他夸奖过的“楚楚眸光”,激动地叫道:“有用的有用的,我可能干了,真的,仙使大人要你相信我,我最能干了。”

见他只是漠然地看着我,我牙一咬,抓着他的衣角便向上爬,转眼我抱住了他的腰。

我紧紧抱着仙使,干嚎起来,“仙使身边,总要有几个听用的婢仆吧?我魏枝一个顶十,保准干得比谁都好。呜呜……求求你了,仙使大人,你就收下我吧。”

我嚎了一阵,不见他说话,便悄悄抬头,小心地朝着仙使打量而去。

仙使正低着头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似是疑惑,又似有震惊。

我们四目相对,他见我拼命的眨眼,终于又给挤出几滴泪水,便开了口,“本……你能抱到?”

我低头看了看被我紧紧搂住的腰身,想道:这不是废话吗?

不过我思考再三,决定还是不让他知道他自己在犯蠢,便继续眨着我“楚楚可怜”的眼,挺温柔羞涩地回道:“只要仙使答应我的要求,我就松开手。”

仙使低下头认真地寻思起来。

他一边寻思,一边时不时打量我一眼,过了一会,仙使突然问道:“你之长相,在凡人界如何?”

我一呆,寻思一会,忸怩的,“一般。”

我的回答一出,仙使便低头盯向我紧搂在他腰间的双手。

我极是聪明,一看便知道他的意思,当下红着脸继续忸怩地解释,“我别无优点,就只皮厚。”所以,对抱上他不放一事,一点也不难为情。

仙使没有想到,我居然还知道自己脸皮厚,他定定地瞟了我一眼后,又问道:“刚才过来时,你第一眼看到的我是何等相貌?”

第一眼看到的他?

几乎是他这句话一落,我便红着脸低下了头,我用足尖磨着地面,小小声地回道:“郎君之面貌,很,很好看。”

我的头顶,清楚地传来了仙使的叹息声。

他这声叹息,悠长而深沉,仿佛有着万分的不解,也有点万分的无力和无奈。

缓缓的,他衣袖一甩,在我身不由已地退后几步后,仙使提步朝着楼阁走去。我以为他还是不要我,正犹豫着要不要继续扑上去抱住他不放时,仙使的声音已淡淡传来,“既是早就注定,那就随了你罢。”

啊?

我呆了一会明白过来,当下兴高采烈地跟了上去。

位于青碧山上的这座楼阁,原是一样法宝,它可大可小,置于平地,便自成屋舍。

这种法宝,是上界仙人常用的,里面家俱事务一应俱全,我向仙使自荐时,还口口声声说,自己能干,可以为他煮饭洗衣,打扫卫生,哪里知道,楼阁中用傀儡制成的仆役有十数个,再加上仙使早已不食凡间烟火,身上的外袍也是不染红尘的法衣,我之于他,还真除了侍寝,便再无用处了。

明白了我之于仙使,实是多余得不能再多余的人后,我马上有了臊意,忍着不安,我在西厢找了个房间就躲了进去,坐在空荡荡的石**,我打开仙使所赐的玉简,便修练起来。

这时,已渐渐夜深,天空一轮圆月泄满大地,我闭着双眼专心一致地打坐。这时的我,根本没有想到,这楼阁里的灵气,是外界的十倍有余,而随着我修练,这些灵气已渐渐如雾一样弥漫成形,同时,一道月光从窗口牵引而来,投射到我身上,随着这灵气一罩,月光一洒,我浑身暖洋洋的,一种极致的充实和愉悦,让我再也舍不得睁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睁开了眼。

这一睁眼,我赫然发现,自己所坐的房间,已积了薄薄一层灰尘,而我自己,更是浑身上下都积了一层厚厚的黑垢,伴随着黑垢的,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恶臭。

咦,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又惊又奇时,外面传来一个悠悠的声音,“醒了?出来吧。”

是仙使的声音。

我连忙应了一声是,冲过去打开了房门,随着这房门一开,外面的空气一入,我突然觉得自己臭得不能忍了。

仙使依然是那副憨厚平实的模样,他负手而立,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后,说道:“引十倍灵气闭关三月,身上红尘垢尽去,若换作别人,少说也踏入了天人之路,你却依然与凡人无异。”

他若有所思地盯了我一会,挥了挥袖,“去洗一洗吧。”

随着他这一袖挥出,我眼前便是一花,再睁开眼,整个人已扑头扑脑地向着水潭中跌去。

我吓得哇哇大叫,随着扑通一声落入潭中,我还在尖声嚎叫,“我不会水啊……汩汩……仙使饶了我罢……汩汩……”

也许是我的尖叫声太过惊天动地,仙使忍无可忍的斥喝声传来,“三尺深的潭水,怎地吓成这样?”

三尺深的潭水?这潭水只有三尺深?

我一怔,猛地双脚直立。

这一站,我才发现,原来这潭水只及我腰部!

我老老实实闭着嘴,整个人缩在水潭中。

因身上恶臭太重,我羞愧了一小会,便高高兴兴地搓洗起来。

这一次,我足足洗了一个时辰,感觉到连指甲缝都变得红润白皙了,这才站出水面。

我朝岸上看了一眼,正羞答答地想着没有衣服换怎么办时,一阵脚步声响,却是两个傀儡侍女捧着衣服走了过来。

把自己拾掇干净,也许是红尘垢尽去的缘故,我直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忍不住蹦跳几下,快快乐乐地朝着楼阁窜去。

跑了几步,我无意中对上楼阁光滑如玉的墙壁时,整个人一惊。

玉璧时,出现了一个青丝披到臀部的美丽少女,隔这么近,我依稀闻到少女的身上,传来一种无法形容的,极好闻的体香。

这个少女,肌肤如水般光滑,一双眼眸明亮又纯澈,里面仿佛荡漾着无穷无尽的活力,她柳叶眉樱红嘴,整个人清丽明透,唯一有点不好的就是,那五官隐约有点与我相似……我那看了十七年的平凡相貌,那是沾上一点都显俗。

不对!

这特么不对!

我左看看右看看后看看前看看,好象这附近,只有我一人……

也就是说,玉璧中照出的那小美人,就是我?

我张着嘴与玉璧中的人你瞧我我瞧你一会,突然哇哇尖叫起来。

我一边尖叫,一边胡乱冲着,转眼冲到仙使的房间,看到他面无表情地站在那里望着我,我冲过去扑到他脚前紧紧揪着他的衣袍,颤声的,“仙,仙使,我变化虽然大了些,可我真是魏枝,是那个除了红尘垢的魏枝。仙使,你要信我!”

除红尘垢,在这个遍地修真的世界并不罕见,便以我的孤陋浅闻,也见识过好一些,可他们最多是添了点仙气,从来不像我现在这般,宛如换了一个人,由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世间少女,变成了一个不输于魏四小姐的美人。

这特么太让人惊骇了!

也不知仙使相不相信我的话?万一他觉得不妥,把我当堕落界的妖女给顺手除了可怎么办?毕竟,我闭关三月却依然是凡人,这已引起他的疑惑了,外表再变化这么大,他不信我怎么办?

仙使低着头一言不发地看着我。

我见他眉头微皱,又是若有所闻,不由伸出爪子摸摸索索又向上爬,我爬啊爬,爬啊爬,慢慢地爬上了他的腰,手指捏了捏,嗯,这肌肉甚紧实,腰线也美,感觉好幸福……呸!这节眼骨上,我这是做什么?

我迅速地收回自己的爪子,拼命眨着被他称赞过的楚楚之眼,一时之间,不知是向擅自捏了他的腰向他道歉,还是继续求他,让他相信我真是一个普通人。

仙使还在皱着眉,冷着一张憨厚看不出冰山原貌的脸,静静地瞅着我。

他实在盯了我太久,盯得我忍不住打起哆嗦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仙使慢慢说道:“刚才你大呼小叫冲过来时,本……我为防你冲撞,特意还给自己加了一层上品防护罩。”仙使眸光深深,“魏枝,你且说说,你这般想扑则扑,想抓我裳便抓我裳,想抱便能抱……到底是何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