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6章 都来了

第6章 都来了

.;我思考再三,决定结合自己的人生经验提醒他,“仙使你买到假货了!”对于买假货,我非常有经验,我肯定地点头,“一定是仙使你太温和太好说话,被奸商骗了。”

仙使嘴角抽了抽,他正要说话,一个清亮的女声温柔地传来,“仙使可在?魏凌月,魏静月求见。”

居然是魏三小姐和魏四小姐来了。

要说这个魏都我最怕谁,魏府这两位小姐是一定有份。此刻听到她们的名字,想到我面貌大改,也不知会被她们编排成什么去。于是我立马打了一个哈哈,朝着仙使诌媚地说道:“仙使要接见两位相国府的小姐,魏枝位卑人丑,还是避一避的好。”

话没说完,我身子一转便准备开溜。

我溜啊溜,溜啊溜,眼看三步并两步就要冲到偏殿了,突然背心一紧,整个人像乌龟一样被扣背提起。

……

这是魏相府两位小姐第一次来青碧山。

上次在相府外,仙使不管不顾的一走,着实让魏三小姐丢了一个大人。

因为不管众人当面如何,背后却是纷纷说着魏三小姐的那个凤凰,是她自封的。如果她真有那么珍贵,仙使不可能不给她面子。

丢了那么大脸后,魏三小姐自是对仙使恨之入骨,而魏四小姐把事情原由跟魏相说过后,魏相虽然非常宠爱这个三女儿,还是免不了一阵教训。

因此种种,魏三小姐修练上遇到难题,已不愿意前来请教,她选择去询问皇宫里的那些供奉。

可惜,那些供奉所知极为有限。魏三小姐在照着玉简修练了三个月,发现进展与魏四小姐没有区别时,终于忍不住了。这一天,她便带着魏四小姐,以及十几个一同修练的少年,再加上风度翩翩的明三公子等人,来到了青碧山。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到青碧山脚下时,温润俊秀,翩翩如玉的明三公子,一眼看到了局促地坐在茶棚里的魏枝的母亲和弟弟魏叶。

他轻咦一声,挥了挥手,示意仆人上前。

不一会,那仆人便领着魏母和魏叶过来了。

母子俩先前不知是谁家贵人有找,这一定神看到是明三公子,母子俩的脸色便是一变,顿时不好看起来。

明三公子也不计较,温文尔雅地问道:“魏伯母,阿叶,你们这是?”

年已十六的魏叶浓眉一竖,正要冷笑,一侧的魏母已挤出一个笑容,“阿枝不见了,我们听说她是仙尊赐为甲等的三十六人之一,平常是要在仙使身边听教的,便想着她可能来到青碧山了,所以过来找找。”

魏母在提到“仙尊赐为甲等”几个字时,双眼亮度惊人,一旁肥胖的魏叶,也是胸脯一挺,一脸的兴奋。

明三公子看了这母子一眼后,连忙说道:“既是这样,不如伯母和阿叶上我这马车,我们一道拜见仙使去?”

这一次,魏母还来不及说话,魏叶已毫不客气地回话了,“不必了,这里离山顶不远,我们走得上去。”说罢,他扯着魏母离了开来。

明三公子看着这母子俩远远退到一侧,直到他们的队伍过去了,才跟在后面,不甚在意的笑了笑。

魏三小姐这一行人,声势浩浩荡荡,来得也极快,不一会,他们便爬上了青碧山,站在了仙宫外的白玉广场上。

望着这一看就是极品法宝,说不定还是仙器的玉宇琼楼,魏四小姐忍不住小声说道:“三姐,我听人说有一种楼阁类极品法宝,里面的灵气会是外面的三倍呢。”

魏三小姐雍容华贵地站在那里,她感觉着仙宫那逼人的灵气,银牙一咬,淡淡命令道:“呆会仙使出来后,你让人问一问他,这仙宫如此灵气充盈,是不是仙尊拿给他,让我们修练用的?”

魏四小姐听完,低头迟疑了一会,见魏三小姐已面色不善了,连忙应道:“好的三姐,我这就去交待。”

这一边,魏三小姐如仙鹤亭亭而立,魏四小姐和众同门少年如众星拱月,明三公子等凡人站在后面,魏母和魏叶则躲身一颗榕树下,随着时间流逝,他们已越来越安静,一切,只等着仙使露面。

在魏四小姐喊到第二遍时,仙宫的大门,终于吱呀一声打了开来。

仙使缓步走了出来。

在仙使走出来的那一刻,众人眼前一晃,只觉得前方雾气弥漫,那从灵雾中走出来的身影,似是龙章凤表,说不出的尊贵,说不出的气势凌人,可当魏三小姐和魏四小姐定睛一看时,对上的还是仙使那张憨厚平凡的脸。

当下,魏三小姐从鼻中发出一声冷哼,她率领众同门,向着仙使躬身一礼,“见过仙使。”

众少年,“见过仙使。”

仙使点了点头。

他走出大门后,脚步凌空一跨,便这样跨出几步,整个人已虚坐在半空中。

低头看着众少年,仙使温和地说道:“你们各自修习了三月,今日前来找我,可是有所疑问,有所领悟?”

因为这些少年都以魏三小姐马首是瞻,所以她没有上青碧山讨教,他们也不敢前来。可以说,三个月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上山请教。

魏三小姐上前一步,说道:“禀仙使,我确实有些疑问。”

仙使淡淡地看着她,道:“直说便是。”

魏三小姐道:“这本功法第一条,是让人于静室守阴抱阳时,能引明月入怀,让人吸取月之精华,朝阳之清华……敢问仙使,我修习此法三月有余,那朝阳之清华自是能够吸取,可那引月入怀,却一直难以做到,不知此是何故?”

魏三小姐这话一出,众少年频频点头,很显然,这也是他们共同的疑问。

仙使淡淡说道:“引月入怀,不是三月之功,只要你们三年内做到,二百年后的大荒之地,便能有你们一席之位!”

“哇——”

“原来如此!”

“太好了!”

在少年们兴奋的叫嚷声中,魏三小姐瞟了妹妹一眼。

于是,在魏四小姐的暗示中,一个少年走了出来,他朝着仙使行了一礼后,大声说道:“敢问仙使,我们眼前的这座仙宫,可是传说中能聚集灵气,让人修行时增效数倍的极品法宝?”

仙使淡淡地扫过魏四小姐和那少年,漫不经心地说道:“这不是极品法宝。”

在魏三小姐等人不信的目光中,仙使道:“它是仙器,能聚十倍之灵气。”

十倍灵气?

仙器,是能聚十倍灵气的仙器!

一时之间,众少年沸腾了,魏三小姐更是一颗心砰砰直跳,她无法自抑地想道:能聚十倍灵气的仙器?那是不是在这里面修练,那速度是外界的十倍?

无比的激切中,她连忙捅了捅魏四小姐。

魏四小姐也从激动中清醒过来,她转头盯向那开口的少年。

少年连忙再上前一步,激动地大叫道:“如此仙器,定是珍异非常!它一定是仙尊赐下来给我们修练的吧?”

四下嗡嗡声一消。

众少年都抬起头,迫不及待地盯向仙使。

仙使的目光瞟过魏三小姐,转向魏四小姐,又转向那少年。

一一扫过后,他唇角微微一扬,说道:“不是。”

四下哗然。

少年大叫起来,“这不可能!”他腾地转身指向魏三小姐,嚷道:“这仙宫便不是赐给我们用的,也至少是赐给魏三小姐用的!她可是凤凰转世!”

在少年指来时,魏三小姐抬起了下颌,她严肃也严厉地向仙使看来!

仙使淡淡说道:“我说了不是,便不是。”

少年激动起来,他跳脚嚷道:“喂喂!你这人怎能这样?你是不是不懂凤凰转世的意思?现在我们尊称你一声仙使,可过不了十几年,甚至几年,你会就被凤凰殿下抛得远远的。你这样不知轻重,不识好歹……”

他没有说完。

就在他滔滔不绝时,仙使右手一扬。于是一道白光闪过。

那白光如雷如电,“兹兹”作响,它嗖地一声划过众人,点在了口沫横飞的少年额心上。

紧接着,少年的额心处,出现了一个手指大的血洞,随着那洞口血液汩汩流出,随着一线线白色的脑浆迸射而出,少年的叫声已戛然而止。

不久后,砰的一声少年尸体落地。

这大荒之地,怪兽林立,种族颇多,死亡并不少见。可这少年的死,还是震住了在场所有人,魏四小姐直到这个时候,仿佛才明白过来,不管自家将来如何,在眼下,这个仙使是想取谁的性命,便能取谁的性命!

在空气都变得僵滞中,仙使那温和的声音传来,“尔等还有何疑问?”

没有人吭声。

仙使又道:“但有所问,尽可道来。。”

魏三小姐清醒过来,她清咳一声,说道:“仙使大人,小女子府中也有几本修仙功法,可是那些功法,似与仙使大人所赐截然不同。敢问仙使大人,我们修习的功法,是上品功法吗?”

仙使看了她一眼,淡淡说道:“你们所习,是仙品功法。”

这仙品功法四字一出,四下再度哗然大作,包括魏三小姐在内,众少年都欢喜振奋起来。仙品功法啊,这可是传说中的仙品功法啊!

无比的兴奋狂喜中,众少年已扫去了惧意,一个个挨着上前询问起来。

一个时辰后,众少年问得差不多时,魏叶挣开魏母的手窜了出来,他朝仙使施了一礼,大声问道:“仙使,我姐姐魏枝来找过你么?她消失好几个月了。”

魏叶此举有点无礼,魏母正自担心时,只见盘坐在空中的仙使嘴角微微一扬,说道:“魏枝?”他说:“她在我这里。”

仙使声音一落,四下便是一静,魏三魏四和各位少年,是不敢置信:为了独占这十倍灵气的仙宫,这仙使不惜杀人,可他刚才说什么?魏枝一直呆在他身边?呆在这十倍灵气的仙宫里?

就在众人同时止了声,同时望来时,仙使微微一笑。

在这与往常大有区别的笑容中,只见他右手朝后随意的一抓,瞬时,一个墨发及臀,窈窕而又清丽的女子,便落在了他掌中,再被他放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