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7章 故人

第7章 故人

我刚才抱着仙使的大腿千求万求,总算求得个允许,可以在仙宫躲会。可万万没有想到,我还在门后听热闹听得欢呢,这转眼功夫,他便把我捉乌龟样捉出,扔到了大庭广众中。

身子落下时,我脑中飞快地转过好几个主意,可所有的主意似是都不成。我想了又想,事已至此,我只能死鸭子硬撑。

众人看着被仙使抓来放在地上的美貌女子,先是怔,转眼再又怔。

怔着怔着,他们个个死盯着我上看下看起来,便是母亲和魏叶,这时也都瞪大了牛眼,特别是魏叶,他边用力地揉着眼睛,边费力地向前挤来。

明三公子这时也是腰身僵,疑惑地朝我死盯不放。

仙使这时已缓缓降落,他瞟了我眼后,转过身毫不犹豫地入了仙宫。

而随着仙使入内,哗的声,众人里三圈外三圈把我围了个不透风。

最先挤到前面开口的,是魏四小姐,她皱着眉不高兴地叫道:“刚才仙使说你是魏枝?这怎么可能?”

这当然可能……

我不敢与魏四小姐直视,便眼观鼻鼻观心,摆出副得道高人的恬淡样。

魏四小姐见我不答,眉头挑便要发怒,眼看到开着的仙宫大门,便又压抑住了脾气,“我问你呢!你到底是不是魏枝?”

我想,魏四小姐最强横,她也不敢在仙宫前面动手,我可以不理她。于是我继续眼观鼻鼻观心,就是死也不答。

魏四小姐瞪大了眼,见她要发火,侧的魏三小姐唤道:“四妹。”

声喝令使得魏四小姐立马噤声后,魏三小姐温温柔柔地说道:“不管她是何人,都不值提……行了,我们走吧。”

说罢,她雍容转身,率着众人,朝着山下走去。

魏三小姐走得有点急,不管是十倍灵气的仙宫,还是正在修习的仙品功法,对这偌大的魏国来说,都是罕见物事,她得赶回去跟魏相商量下面的动作。

因此,她对我这个分明还是凡人的魏枝,是点兴趣也没有。

魏三小姐这走,挤了广场的人流,便少了大半。

得罪不起的人走光了,魏叶和紧拉着他的母亲也上前了。

我静静地看着这两个在我前十七年的生命中,占据了最大份量的亲人。

也是奇怪,明明三个月前离家时,我还有着怨恨痛苦,现在看着他们,我好象挺平静的?

魏叶疑惑地盯着我,叫道:“你真是姐姐?”与此同时,母亲也叫道:“你是枝儿?你好大的胆子,居然躲就是三个月!怎么,得了仙人给的好处,就翅膀硬了,连母亲和弟弟也不想认了?”

母亲叫到这里,右手朝我伸,“那百两黄金呢?拿出来!”

魏叶连忙在侧补充道:“母亲,还有那储物袋也是好东西,我有用。”

我垂下眸轻声回道:“黄金交给师傅了。”

母亲立马大怒,“简直胡说八道!他是仙人,他要这俗世黄金做什么?再说这黄金还是他发给你的!好你个魏枝,好你个骚蹄子,不过三个月不见,就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这种瞎话也敢拿出来讹你母亲弟弟!”

我依然垂着眸,细气细气地回道:“真是师傅拿走了,他说我在这里白吃白住,便让傀儡人拿了黄金去购置我的生活用品了。”

母亲怒从中来,她忍不住咆哮道:“你还敢胡说?那可是百两黄金。”在提到百两黄金时,她牙痛地频频吸着气,不用抬头,我也知道她现在的模样是多么剜心剜肺的难受。毕竟,百两黄金,不但可以替魏叶娶个上等的亲事,还可以让她的后半生过得舒舒服服。

我越发看着她,认真地说道:“师傅乃是仙人,他不懂这些俗物的价值的,他说那是供我日后花销所用,我就给了。”

“你这个蠢货!”母亲怒不可遏,她右手扬,个巴掌便朝我重重扇来。

我要是以前,是肯定躲不过的,可我现在身手轻盈,几如飞燕,只是略略退便避了开。

见我敢躲,母亲更加火大,就在她追上前准备再打时,魏叶把扯住了她。

魏叶忿恨地瞪着我,少年发育期的嗓音尖嘶地低喝道:“魏枝,那百两黄金,是仙使令你用来安置我与母亲的,你要是知道好歹,就把它拿出来。不然的话,休怪我这个当弟弟的,这辈子都不认你,以后你嫁了人受了委屈,也断断不护你!”

我歪着头想了想,疑惑地说道:“阿弟长到十六岁,平素对我非骂则打,原来这当弟弟的,还有保护姐姐的责任啊?怎地从来无人跟我提起过?”

魏叶僵。

我又转向母亲,她张保养得宜的脸此时已铁青得扭曲,我小小的向后退出步,嚅嚅说道:“师傅说了,入了他的门,便与凡人再无瓜葛,你们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说罢,我也不等她有什么反应,脚尖点飘了开来,转身便向仙宫跑去。

如果这次验骨,我是与魏红道回来的,现在已被母亲做为交换品,嫁给那个喜欢虐杀妻室的春伍家的瘫子吧?

随着我飞奔入内,砰地声把殿门关得紧紧的,外面还有魏叶的咆哮声传来。

我越发地把殿门关紧,背靠着殿门发了会呆后,我不知不觉中,又飘到了仙使的房门处。

仙使的房门关得紧紧的,看来他也知道他购买的防护罩是伪造的,干脆用这扇木门来挡住我。

也不知怎的,那么多人惧怕的仙使,我点也怕不起来。我盘膝坐在他的房门外,数着自己的手指头,对着房门说道:“仙使,我不喜欢有亲人了。”

仙使没有理我。

我说道:“我也不喜欢有心上人了。”

仙使还是没有理我。

我继续自说自话,“我的家在顾城,仙使你听过顾城吗?那地方可美呢,我爷爷是那里的城主,明三公子的爷爷则是副城主。那些年,我们两家可好呢。”

我低下头,沉浸在思绪中。

爷爷还在的那些年,我其实过得很风光,我虽然长相般,可就是投了爷爷的缘,他疼我爱我,我父亲也看重我,连带的,母亲也不似现在这样对我。

当然,母亲出身小门小户,她还需要我这个女儿在父亲和爷爷面前替她说好话呢。

本来切都好好的,可就在那天,朝庭突然来了人,说是搜到了我爷爷对朝庭不忠的证据,接着,我爷爷和父亲被砍头,而原本是明三公子的父亲,则路高升,由个城的副城主,成了魏国的尚书大人。

在朝庭派来的大官面前保下我母子三人后,明三公子便因不顾风险照顾旧人,成了闻名魏国的敦厚君子。

我有句没句地把这些往事,对着仙使的房门说了又说,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平静下来。

我拍拍衣裳,颠颠地爬了起来,朝着房门大叫了两声“仙使”,没人理会后,我高高兴兴地朝外跑去。

这打开殿门,我母亲和魏叶果然早离去了,想刚才时,这广场上还处处人声鼎沸,这么会,偌大的地方便只有夕阳落鸦。

我走到侧,低头看着下面的屋舍桥梁,不由有点发痴。

就在这时,个低而悦耳,温柔多情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阿枝……”

我身子僵。

阵脚步声响,明三公子走到了我身后,他神色复杂地盯着漫天霞光辉映中的我的脸,低声说道:“阿枝,你怎么变得这么美了?”

我深吸了口气,转过头去。

对上明三公子那熟悉的,令得无数个午夜,我只要想起,便会痴痴发笑的俊脸,我弯着眼眸笑得开怀,“好久不见,公子可是安好?”

明三公子那双总是温柔深黑的眼定定地看着我,从他那乌黑的瞳仁中,我看到了抹惊艳。

其实,我现在的姿色,与魏四小姐是伯仲之间,与魏三小姐相比,那是差了半。(http://.)。按道理来说,如明三公子现在的地位,他不应该为我这样的姿色惊艳。

不过话说回来,我以前长相那么平凡,他对着我,也可以说上几天几夜的话,我们有时到外面游历,甚至可以相依相伴数月不归。他总是无数次盯着我的脸笑着说,“怪了,明明阿枝长得般,可我与你相处,就是如沐春风,与你说话共处,老觉得事事恰到好处,也不知是什么缘故?”

也因为那几年中,他的说话他的动作,便是作伪也难以做得那么滴水不漏,我才彻底相信他,才会在他生辰那日,做下那等丑事!

我笑得太灿烂,明三公子的脸色有点难看,他与我对视良久,微微转头,明三公子低叹声,轻声道:“阿枝,这些时日里,我总是忘不了你。”

我挑高了眉,笑得眼都弯了,“公子又说笑了。”

“我没有!”明三公子突然激动起来,他上前步,双手搭在我肩上,盯着我的眼认真地说道:“阿枝,你身无根骨,这辈子注定是个凡人。现在仙使因时好奇收你为徒,也许过不了年半载,他会觉得你没有长进把你踢出门墙。阿枝,趁着你现在还是仙使的徒弟,你嫁与我好不好?”

他激动得手在轻颤,“阿枝,你现在入门,定然能得到我家人的认可,甚至还能得到国君的认可……”

我看着红光满面,双眼放亮的他,忍不住说道:“可是不对啊,你不是已经有了未婚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