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8章 誓言

第八章 誓言

我疑惑地看着他。

对上我的眼神,明三公子俊秀的脸上,有些许的痛苦。隐隐的,我甚至还能感觉到,他在紧张,在屏着呼吸等我的回答。

我瞅了他半天后,说道:“这可不行,咱们以前好的时候,你可是承诺过娶我为妻的。我父亲说过,妻就是妻,妾就是妾,这就与有没有根骨一样,是做不得假的。”

对上明三公子那似是难受失望的脸,我连忙收起一直笑得弯弯的眉眼,小小声地说道:“喂,你还有什么要说没有?没有的话,我可走了哦。”

我不等他回答,脚一转掉头就跑。

我匆匆跑进了仙宫,在关上殿门的那一刻,我看到明三公子把额头抵在树上一动不动着。

那一边,魏三小姐一回到家,便找到了魏相,把今天的事情详细地说了一遍后,她上前一步,小声的,压抑着激动地说道:“父亲,那个仙使自以为来自上界,便目中无人自以为是,连怀璧其罪的道理也不懂……父亲,要不要趁消息还没有传开,赶紧派些人把那仙宫给?”她做了一个“抢”的手势。

魏相沉吟了一会,转头命令道:“把离叔请过来,便说我有要事相商。”

“是。”

不一会,一阵脚步声响。

看到进来的衣袂翩翩的中年天人,魏相和魏三小姐连忙行了一礼,魏相亲自上前把房门带上,示意魏三小姐再把事情述说一遍后,魏相把魏三小姐修练的那本仙品功法奉到了中年天人面前。

中年天人离叔只瞟了一眼,便把功法推开,他淡淡说道:“前些日子,三小姐四处询问时,老夫已经知道这本功法的大约情况了。”

离叔抬头看向父女俩,说道:“你们可知,何谓仙品功法,仙品法宝?”

魏三小姐马上说道:“所谓仙品功法,仙品法宝,不就是级别更胜过法宝和灵器的好东西吗?”

离叔一笑,道:“不错,仙品功法也罢,仙品法宝也罢,其级别远在法宝和灵器之上。”他对上父女俩迫不及待的表情,慢慢续道:“不过,正因为它们级别极高,所以针对性也极强。”

离叔拿过几上的那本法决,漫不经心地一边翻一边说道:“便如这本仙品法决,当时那人轻而易举弄出个几十本,给你们一人发一本时,你们便没有想过他这样做的原因?”

看着魏三小姐,离叔一字一句地说道:“那人这样大方的原因便是,如这种仙品法决,只有对凤凰真身才最有用,而寻常人用了,它的效果甚至还比不上一本好的上品功法,根本不值得世家贵族不择手段去获取!”

在魏相和魏三小姐同时一呆中,离叔继续说道:“那仙品法宝同样也是如此,它说是有十倍灵气,可除了极罕见的几种体质外,一般的人在里面修练,那灵气还不到外面的二倍,甚至比不上普通的聚灵阵。”

离叔叹道:“这些天人界的常识,你们不知道也是寻常。总之,这事以后你们不用再想了。”

魏相回过神来,他急急说道:“离叔,你说这功法只有身为凤凰真身的人修练起来才有奇效。这么说来,如果我两个女儿不是凤凰真身,修练它,反而会浪费了她们的资质了?”

魏相的声音才落下,魏三小姐已在一侧叫道:“父亲,女儿就是真凤!”她的声音中,甚至有些许怒意。

两个大人没有理她,叔摇了摇头,说道:“它毕竟与上品功法差不太远……老魏,你别看不起这上品功法,我知道三丫头的资质相当不错,可她不管进了天都山哪座山门,初期能得到的功法,最多也就是这上品功法,毕竟,用上品功法扎根基,那是仙界常识。再则,这本仙品功法我翻看了下,可以说在扎根基方面,一般的上品功法还不一定及得上它,所以,不管是三丫头还是四丫头,就让她们先安心学着吧。”

青碧山上。

我一冲入殿门,刚刚站定,便看到了静静望来的仙使。

我先是吓了一跳,转眼便跳到了他面前。

仰脸看着仙使,我小声说道:“禀仙使,最开始与我嚷叫的两人,是我的生身母亲和弟弟,刚才的这一个,是我以前喜欢过的人。”

我悄悄透过浓密的睫毛看着仙使,嚅了半天,讷讷说道:“我,我跟他们说了,你已收我为徒,是我师尊。”

仙使盯着我。

见我脑袋越来越低,人也缩得越来越小,仙使说道:“你现在跑到我面前坦白,表面上是请罪,其实质是想我顺势而为,收你为徒?”

他可真聪明!

我努力地不把自己缩到角落里,喃喃说道:“阿枝以为,仙使为我们三十六人传道解惑,做的本是师尊之事。”

我的声音刚刚落下,仙使那温柔的低语声轻轻传来,“所以,你就不通过我,给自作主张了?”

他的声音虽轻,虽温柔,可我还是知道,他生气了!

我脸色一白。

看到我不敢说话。仙使轻叹道:“说罢,你为什么想做我的徒弟。”

我给他吓得不敢造次了,“我,我想留在仙使身边。可仙使压根就不需要我,我,我害怕。”

仙使定定地看着我。

看了一会后,他越发温和地说道:“别哭了。”

我连忙止了抽噎。

仙使道:“师徒之名一旦确立,便被天道制约……魏枝,你真想留在我身边?”

我连忙点头:“是。”

“不管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我马上应着,“是的。”

仙使盯着我上下打量一会后,缓缓说道:“你想留下,无非是现在无处可去,想借我度过此次难关。然否?”

我低下头,小声的,“是,是的。”

仙使悠悠说道:“我可以收留于你。”

我闻言大喜,眼泪还挂在脸上,一张脸已笑开了花,我连忙巴巴地看着他直乐。

仙使却是面无表情,他目光幽深地看着我,缓缓续道:“但是,你得立一个誓。”

我连忙笑了起来,“立誓啊?这是简单事,仙使你说,我马上就立誓。”

我答应得这么爽快,仙使的目光却越发幽深神秘,他说道:“你且发誓,今日得我收留之恩,往后我若弃你负你,永不言恨。”

原来他是怕他半途跑了,我会暗地里怪他啊?这仙使可真是想得远,我又不是三岁孩子,没了他照顾就活不了,我只要过了这一阵,等找到自己的去处,说不定还会先他离开。

想到这里,我立马认真地说道:“仙使放心。”我举着右手,朝天发誓着,“苍天在上,魏枝今日得……”

我看向仙使,仙使唇一动,淡淡说道:“炎越。”

我连忙续道:“得炎越收留之恩,往后如果被他所弃,被他相负,断断不会记恨。”

几乎是我的声音一落,一道仙光便落在了我与仙使的额头上,然后一闪而灭。

我无心注意仙使的表情,径自弯着眼眸乐呵起来。

哇哇,我总算名正言顺留在仙宫了!我总算不再无家可归了。

想着想着,我哼起歌来,也没心思再去理会仙使,我身子一转,便颠颠的朝自己房间跑去。

我堪堪跑到房门口,突然背心一紧,整个人腾云而起。

一回头,才发现自己又被仙使扣住背心,像捉乌龟一样抓到了他跟前。

我委屈地瞅着仙使,闷闷地说道:“仙使大人有何吩咐?”

真是的,每次话也不先说一句就把我当乌龟来捉,真是太,太落面子了。

仙使眸光幽深地看着我,他扣着我的背,把我拎到一个房间放下,道:“以后你住这里。”

啊?

我楞了楞,把头伸进厢房中瞅了瞅,马上眉开眼笑了:这房间好啊,又大又敞亮,而且里面有好大一间床榻,这么四米宽的床,我都可以在上面打三个滚了。还有还有,看这虎皮地毯,白玉茶几,不说是人间富贵,便是仙家自在,也都占了一个全。

这地方好啊,太好了,比我原来那房间,可高了不止一个档次。

我笑眯眯地蹦进去晃荡了一个整圈,出来时已见眉不见眼,“仙使您可真是太好了。”

我乐呵一会,一眼瞟到隔壁,不由轻咦一声,结结巴巴地嚷道:“仙使,好奇怪哦,我那房间与仙使的房间是连在一起的。”

在仙使面无表情地注视中,我越发结巴了,“还,还有,我那房间与仙使的房间相连的地方,好似开,开了一扇门……嘿嘿,仙使你说是不是挺奇怪的?”

仙使看着我,缓缓说道:“没什么好奇怪的,以后你若侍寝,这样进出也方便一些。”

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