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2章 不解

第十二章 不解

半晌,我听到仙使的声音温柔地传来,“你会习惯的。”

啊啊啊?

他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我会习惯的?

我瞪大了眼,愤愤地朝着仙使瞪去,可他这个时候哪有理我?早就衣袖一拂入了酒楼。

天妖城的男子,以俊朗伟岸居多,像仙使现在幻化出的这多情模样,那是极少见的,随着我们进入酒楼,越来越多的人朝他看来。

仙使衣袂飘飞地入了酒楼,看到他径自朝楼上走去,我连忙亦步亦趋地跟上。

我刚刚踏上楼梯,突然的,从仙使的方向吹来一阵风,那风卷起我的纱帽,吹起我及臀的长发,吹得我的纱帽“啪”的一声落在地上,而随着我的面目一露,我清楚地听到四周的人群,发出一阵倒抽气的声音。

感觉到众人一下子变得火热的目光,我有点手足无措,便急走两步跟上仙使,我眼巴巴看着他正要说话,仙使已脚步一提入了二楼。

我连忙跟上,恰好正对着二楼,便是一个偌大的镜墙。

我陡然对上镜墙中的女子,不由吓了一跳。

镜墙中的我,依然还是我那洗了红尘垢后的面容,可是她云鬓高挽,一袭翠色纱衣修饰得身段完美窈窕,更重要的是,她的眉目之间,有了一股说不出的靡艳奇异。明明是我之前的面孔,可镜中的她,就是比我以前美上几分。

我连忙跑到仙使身后,扯着他的衣袖小声的,急急地说道:“仙使,你快回头看我一眼,呜,我又变样儿了!仙使仙使,我怎么又变样儿了呢?我不会真是什么怪物吧?”

见我眼泪啪哒啪哒便往下掉,仙使暗叹一声,回过头来。

在衣袖一拂,他和我之间竖起一道屏障后,仙使温和说道:“别哭了,你没有变样子。”

我抽噎地看着他,不信,“真的?”

“是真的。”仙使暗叹一声,说道:“还有,你忘记喊我主人了。”

我不流泪了,眼巴巴地看着他,“为,为什么?”

仙使却只是淡淡一笑,他衣袖一拂,给撤了法术。我还没有清醒,还在使劲地眨巴着我楚楚的眸子看着他,直到四周又有抽气声传来,我才反应过来。

我怔然抬头看去,这一抬头,我便看到四周有光镜在仓促收起。这种光镜,可以保存影像,在大荒各地极为流通。

在我四下看去时,那一双双望向我的目光,一点也不知避忌,他们越发瞬也不瞬地盯着我直看。

我连忙收回目光,小步跑到仙使身侧,我紧紧揪着他的衣袖,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小小声地求道:“仙……主人。”

我不知道,以我现在靡艳神秘的外表,做出这种小奴的动作,越发的引人注目……

就在我吓得不敢抬头时,只听得身后传来一个男子强忍兴奋的声音,“敢问上仙,你身边的这个炉鼎从何得来,可能转卖?”他掏出一样物事,急急又道:“上仙看我这上品碧潮石如何?它来自无妄之海,如果上仙有意,我以此物换你怀中奴儿。”

居然拿东西交换我!真是岂有此理!

我很生气,我很委屈,于是我越发地把脸埋在仙使的胸口上。

就在我以为仙使会发火时,他却手一伸,把我抱于怀中。

抱着我,仙使坐下,他看着越来越热闹的二楼,淡淡地说道:“我怀中的人,不换!”

在一阵此起彼伏的惋惜声中,只见仙使衣袖一振,然后他前面出现了一溜的奇珍异宝,在我悄悄睁眼看去时,只听得仙使说道:“以物换物,这些东西,换一百颗狐族美人之心,以及一百个海妖的喉骨。”

四下一阵大哗。

有人在大叫道:“快看这是什么?”“这是清罗纱!”“真不敢置信,莫非这就是吞天盅?”叫声中,渐渐的围观的人有点失控,几人看过后,便大声呼喝起来。

仙使袖子一扬,一个防护罩便罩在了那一堆宝物上,在他横抱着我走到饭桌旁时,那拿着碧潮石的青年激动地上前说道:“这位上仙,我愿用手中的这块碧潮石,换那面莫沉石璧。”

仙使抬了抬眼皮,淡淡道:“不换。”

见青年脸色不善,他右手一扬,又是一样弩弓样法宝出现在众人面前。

看着瞬时变得安静恭谨了的众人,仙使淡淡说道:“再加一把诛仙弓,换一百颗狐族美人之心,一百个海妖的喉骨!”

四下再无声息。

我这时也睁大眼睛看着那诛仙弓,这样东西,连我这个孤陋寡闻之人也听说过,它可是封禁了十几种阵法的极品法宝,传说中手持诛仙弓的人,便是仙尊也可以轻易诛杀。

很显然,那手拿碧潮石的青年,以及几个暗地里有打算的人,这时也明白了,能轻易拿出诛仙弓出来的人,断断不会是普通之人。不说别的,光凭着这一把诛仙弓,眼前这人一怒之下毁去这个酒楼,都无人能阻拦。

一阵议论过后,那手拿碧潮石的青年迅速地转身离去,与他一样着急离去的还有不少。隐隐中,我听有人在低声议论,“怪不得那女子如此惑人。”“是啊,换了一个最平常的女子,这般被人用狐女之心炼气,用海妖之喉炼骨,也会变得倾国倾城。”“真是一个浪荡小子,花这么大手笔,就为了炼就一个房中玩物。”

这时的众人,再看到我时,已没那么在意了。

我满腹不解,可仙使没有半点向我解释的意思,于是我郁闷难当,仙使坐在那里等着人前来交易,害得我也一动不能动,我就更加郁闷难当。

如此在酒楼里住了三天后,仙使终于得到了一百颗狐族美人之心和一百个海妖的喉骨。就在酒楼上的众人纷纷猜着狐族和海妖一族什么时候来找麻烦时,仙使带着我夜遁了。

是的,夜遁了!

只是一个疏忽,我就再次出现在天马上,而那天马,正悠哉悠哉地飞驰在明月之下,虚空之中。

我坐在仙使前面,被他虚虚地搂着腰,心里老不高兴了,我屁股动了动,忍不住闷闷地问道:“为什么?”

我的头顶,没有半点声音传来,便连呼吸声也不曾有,要不是清楚知道身后还坐了一个人,我都以为抱我的是一块石头。

我狠狠地瞪了他胸襟处一眼,大声嚷嚷,“仙使,主人,天妖城发生的事,你就没有解释么?”

在我大声嚷到第三遍时,仙使低头朝我看来。

他看着我,微笑,“魏枝。”

“我听着!”

仙使微笑,“你有何损失?”

什么?

我先是一怔,转眼我想道,是啊,我好象是没有损失啊。我魏枝从魏国出来时,就是这个模样,现在回去,还是这个模样,我浑身上下,连根头发丝也没有掉。

可是不对,好象不是这样算的!

我虽然觉得不对,可我一想再想,都找不出不对的地方。

就在我冥思苦想时,天马悠悠哉哉地在虚空中迈着步,它踩过白云,踩过虚空,自在地驶向我的家乡。

我在想了三天后,抬头瞪向仙使,“话不是这样说的!你让那些人以为,我是你炼制出来的玩物,你让我伤心了!”

仙使刚刚打坐完毕,便听到我愤怒的指控。他睁开眼看了我一会,突然伸手抚上我的头发。

虽然不明白,可我还是感觉到仙使在忍着笑,只听他温柔说道:“居然还真想了三天……你呀,怎么就这么笨呢?难道是初生之故?”

胡说八道!我哪里笨了?

我哗的一声拍开他的手,不高兴地说道:“我才不笨!”

仙使修长的手指落上我的头顶,轻轻摩挲一会后,他低声说道:“你不懂……妖境的人为了得到涅槃之灰,是不择手段的……你以后会明白我是为你好。”

什么涅槃之灰,什么手段?

于是接下来的半个月,我继续冥思苦想,可惜我一直想一直想,直到到了魏都,还什么都没想明白。

因为对仙使不满,我看着下面的集市,不高兴地说道:“让我下去。”

仙使也不在意,他拉低天马,在不为人注意的地方把我放下后,指着刚入妖境时,他给我的那个手镯说道:“它有三次保命之功,如遇危机,用它抵挡但可。”说罢,他缰绳一转,那天马便远远飘飞开去。

我胡乱朝他离开的方向挥了挥手,朝着集市跑去。

也是奇怪,明明我刚才还在对他生气来着,怎么这一忽儿又高兴起来了?

我高高兴兴地在市集中穿来穿去,每一想到我的储物袋里还有一百两黄金可以随便用,我就笑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就在我一个摊子一个摊子地看着时,一个声音从旁边传来,“魏枝?”

我回过头去。

站在离我五步开外地方的,是魏红和魏花魏木几个。

这几个与我一起长大,一起从老家搬到魏都来的同世家子弟,陡然看到我,都是一怔。

直过了一会,魏红再次小心地叫道:“魏枝?”

我陡然记起,我洗了红尘垢后面目变化很大,于是我点了点头,冲着他们高兴地笑道:“是啊是啊,我是魏枝啊,我洗了红尘垢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阿红阿花阿木,好巧啊,你们也来赶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