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4章 危机

第十四章 危机

明三公子僵住了。

见我歪着头看着他不放,明三公子楞了楞后,低声下气地说道:“阿枝,你是不是还记恨我?那你打我好不好?”他抓着我的手打了他自己两个耳光,突然伸手抱住我。

他把我按在胸口,用下巴摩挲着我的乌发,低声说道:“那件事是我做得不对,阿枝,我以后会补偿你的,我愿意用一辈子来补偿你。”

我用力地挣脱他,在把他重重推开后,我对着仿佛被我伤害了一样,又是失落又是痛苦的明三公子说道:“其实我知道你那样做的原因。”

我眨巴着眼看着他,“你现在身份不同了,可以联姻到高贵人家的小姐,所以你用那一招断了与我的婚约。”

明三公子嘴唇连动,他上前一步急声说道:“阿枝,不是这样的……”

我没理他,我还在说道:“我还知道呢,你让我在魏都名声不好,是不想有好人家的公子愿意要我,你其实早就计划着纳我做妾了。”

明三公子急了。

我板起脸,让他不敢靠前后,认真地说道:“明三,我早就不想嫁你了。”

我这话,明三公子显然很不喜欢,慢慢的,他也板起了脸。

还别说,毕竟是当官的人,这一板起脸,还挺威严的。

盯着我的眼睛,明三公子说道:“阿枝,你除了我,已没得选择了。”他沉声说道:“魏四小姐心胸最是狭小,她以前看你不惯,想羞辱你,也许你让她羞辱了,她也就忘记你了。可你入了前仙使的门,让她不但不能羞辱,还得忍着让着,以她的性子,早就把你当成盯中钉了。”

明三公子上前一步,声音放得温柔了些,他担心地看着我,说道:“这次来的巫木仙使,原就是魏国人,他现在对魏相一家更是看护得很。你虽是那三十六人之一,可以巫木仙使的性格,是不在乎的。”

明三公子轻声说道:“阿枝,你要知道,你如果不跟我,你可能会死!”

我可能会死?

我看向明三公子的眼睛。

从他的眼中,清楚地呈现着我的倒影。

我看着他,看着这个青梅竹马,早年就定下了婚约的男人,他此刻看我的眼是那么明澈,一点也不像他这些年的算计那么深沉。

我摇了摇头,说道:“可我如果应了,我爷爷和父亲,会在天上恨我的!”

我这话一出,明三公子僵住了。

我看了他一眼,转身朝山脚下跑去,而这一次,明三公子没有追来,他看着我跑远。

我知道我躲不远,所以当夜深时,有人进入客栈,踢开我住的房间时,我是和衣睡的。睁开惺忪的睡眼,看着这些魏相府的人,我是一点也不意外。

我被他们拿出了客栈。

把我强行反绑着丢入一辆马车时,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然后,是我母亲和魏叶在马车外急急问道:“魏枝,那一百两黄金和储物袋,你都放在哪里?拿出来给我们。”

母亲嚷道:“魏枝,你冒犯了魏相府的四小姐,除了我们,再也不会有人替你说话了,你要是聪明的话,就把黄金和储物袋交给你母亲和弟弟,这样,明天入堂公审时,我们才会替你说两句好话。”

我想了想,认真反问道:“魏相府的四小姐要处理个什么人,还需要过堂公审啊?”

外面一静。

我又说道:“那两样东西你们别想了,我也不需要你们替我说好话。”说罢,我朝着马车中一仆,把脸搁在手上,就这样呼呼睡了起来。

第二天很快就到了。

我还在昏暗封闭,仿佛是柴房的地面上睡得天昏地暗,外面已是人语声声。

我揉着睡眼坐起时,魏四小姐傲慢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把魏枝给本小姐带出来!”

她的声音一落,柴房门便被人砰的一声踢开,在刺目的太阳光中,衣着华贵鲜丽的魏四小姐,神气无比地出现在我面前。

对比她的光鲜,我定然是落魄的,因为在看到我的模样后,魏四小姐流露出了一抹满意的表情。

她嫌弃地瞟了一眼黑暗肮脏的房间,命令道:“拖出来。”

“是。”两个仆人应了声,一左一右挟着我,把我提到了魏四小姐的面前。

魏四小姐上上下下打量我一阵,围着我转起圈来,她一边转圈,一边趾高气扬地说道:“魏枝,本小姐早就说过,像你这样的贱民,就应该姓贱,就应该像只老鼠一样睡在地洞里。怎么,你以为傍上了炎越,本小姐就奈何你不得?”

我低着头懒得看她。

魏四小姐还在得意,“本小姐还没有见过像你这么讨厌的贱民!整日地笑得见眉不见眼的,怎么,你现在不得意了?不笑了?”转眼她又冷笑道:“你是不是还在指望那个炎越能回来救你?哈,尽管做美梦去罢,一个小小的仙使,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似的。现在怎么样?还不是我们魏府把状朝上界一告,他连差事也给丢了?”

魏四小姐在我面前得意洋洋地宣告一番后,嘲讽地说道:“看魏枝这个贱样!居然还没有死心!行!我就大发慈悲,让她去见见新来的仙使,看看仙使怎么说!”

她的话音一落,便手一挥,于是几个仆人上前,把我连拖带扯地押着向魏府的前院走去。

我低着头任由他们拖扯着,不一会功夫,魏四小姐娇软的声音传了来,“禀仙使,她就是那个巴结前任仙使为所欲为的魏枝。”

魏四小姐的声音一落,一个略有点疲软的男中音懒散地传来,“把她带过来。”

“是。”

不一会,两个仆人押着我站到了堂前。

这时,那男中音开口道:“你叫魏枝?”

我抬起头来。

这一抬头,我便对上一张温润俊秀的脸,看到这张脸,我总算明白魏四小姐刚才的声音,怎么会变得那般娇软了。

我看着眼前这个俊秀的青年,低声回道:“我是魏枝。”

巫木仙使提步朝我走来。

慢步走到我面前站定,巫木仙使上下打量我一会,突然伸手扣住了我的手。

他抓着我的腕脉探了一会后,顺手甩了开来,慢条斯理拿出一条手帕,巫木仙使把刚才碰过我的手指一根根细细地拭净后,手帕一扔,转身坐回原来的位置,“不过是个凡骨凡胎。”

魏四小姐的笑声娇甜地传来,“她又没有根骨,当然是凡骨凡胎了。”

巫木仙使以手撑头,懒洋洋地说道:“既是凡胎,便没什么了不得的。”

魏四小姐连忙说道:“那巫木大哥,我可以随便处置她了吗?”

巫木仙使打了一个哈欠,“别急。”说罢,他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从腰间取下储物袋,随着白光一闪,一个手镯样物事出现在他掌心。

说起来,这物事还挺漂亮,暗色的夜空一样的底,上面飞过一颗颗流星,着实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神秘。

魏四小姐一眼便看痴了去,她忍不住问道:“巫木大哥,这是什么啊?真漂亮啊。”

巫木仙使朝我挥了挥手,命令道:“你过来。”又向魏四小姐得意的解释道:“这东西可珍贵着,它叫探骨镯,凡是奇脉珍骨,戴上它后便会有所反应。”

听到巫木仙使的解释,魏四小姐却有点愤怒了,她忍不住尖声说道:“巫木大哥这是什么意思?凤凰不是我三姐姐吗?那什么奇脉珍骨,关她这种贱民什么事?”

她声音着实尖利,巫木仙使当下抬头瞟了魏四一眼。

便是这一眼,令得尖叫着愤怒着的魏四小姐声音一嘎,剩下的话便给哽在了喉中。

不过转眼,她便用越发愤怒厌恶的眼神瞪向我。

我低着头走到了巫木仙使面前。

他拿起我的右手,把那手镯一套,然后朝着手镯中输入了一股仙灵气。随着他的仙灵气输入,手镯开始一点一点变亮。

看到那手镯上的漫天流星扩散开来,直令得半个房间都映入了无边宇宙,一时繁星点点,流星不断的,魏四小姐突然紧张起来。

她频频地朝我看来,我清楚地注意到,她的额心上甚至渗出了汗水。

那手镯一寸一寸地变亮,一寸一寸地把星光发射出去,直过了好一会,那仙灵气才走完整个手镯,令得手镯通身发出白光,混合在它发散出的宇宙星光中,直似那一条最亮的银河。

这时,我感觉到一滴汗水掉落下来,只见巫木仙使脸色苍白,脸颊上汗水大颗大颗地流下,似乎给这个手镯输一次仙灵气,竟耗费了他大半的灵力一样。

满室星光的奇景,过了一刻钟不到就消散了,巫木仙使向后退出一步,他坐在椅子上,一边掏出手帕拭着汗水,一边有气无力地说道:“把手镯给我取下。”

“是。”一个仙仆上前从我手腕上取下手镯。

巫木仙使接过,用手帕拭了又拭,里里外外拭了三遍后,他才珍而重之地放入储物袋。

然后,他对着还处于震惊中的魏四小姐说道:“行了,你可以随意发落她了。”

这个答案,大大出乎魏四小姐的意外,她顾不得高兴,不解地问道:“可是刚刚……”

“刚才那种反应很寻常。”他有气无力地靠着椅子,不高兴地说道:“激发这探骨镯,我可费了不少元气。魏四,你不是想发落这个人吗?现在我同意了,你可以随意发落她了。”

魏四小姐清醒过来,她连忙说道:“好,那我就把她带走,巫木大哥你好生休息。”

巫木仙使对他的那个手镯,显然是非常相信的,二个时辰后,我再见到明三公子时,他第一句话就是,“听说巫木仙使用一种十分罕见的上界仙器给你测过骨,证明了你确实是凡骨凡胎?阿枝你知道吗?现在外面的人提到你们,已从凤凰镜下三十六徒变成了三十四徒了。”

三十四徒?我先是一楞,转眼记起被炎越杀掉的那个。

透过窗口,明三公子深深地看着我,沉声问道:“阿枝,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愿不愿意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