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5章 他来了

第十五章 他来了

窗口的光不甚明亮,从我这个角度看去,明三公子的眼神很是复杂。

似乎,他在期待我说出“愿意”,也似乎,他更期待我能说出“我不愿意”。

我歪了歪头,倾听了一会外面的蝉鸣狗吠后,说道:“我不愿意!”

我这四个字一出,明三公子便向后猛然退出一步,他又是伤心又是无力地看着我,说道:“我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答案。”他喃喃说道:“其实这样最好,这样才好……儿女情长的男人,能够成就什么大事?你长得那么普通的时候,我都无法放下你,再与现在的你纠缠下去,只会是误人误己。”

他自言自语到这里,牙一咬,猛然转头提步就走。望着他离开的背影,我一动不动着。

明三,我其实早就知道,我的爷爷和父亲,是因为你父亲而死!

明三,我其实也知道,上次你生辰时如此对我,有你自己的意思,更有你父亲的意思。因为我们之间,早就仇深似海!

傍晚时,魏四小姐又来了。

让人把房门打开后,魏四小姐便歪着头打量着我。

她的表情有点为难。

我知道她为难什么,想她以前恶我厌我,恨不得把我折磨得哭天喊地,可我真正落到她手中任她处置时,她又觉得没意思了。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与以前炎越仙使在时判若两人,不但整天低着个头,还不说不笑不言不语,她骂我羞辱我让人打我,我都动也不动一下。魏四小姐以前想折磨我,是看不惯我的‘高傲’,现在我彻底木讷了,她就提不起劲了。

魏四小姐歪着头打量我一阵后,向旁边一人问道:“你说说,对这个人我要怎么玩才过瘾?”

魏四小姐的声音落下后,一侧,一个我十分熟悉的女子声音谄媚地说道:“禀四小姐,前阵子魏枝之所以强横,不过是仗着她洗了红尘垢后变漂亮了,要是四小姐毁掉她那漂亮的脸再把她放了,看看她在众人的白眼中怎么过日子,那才叫有意思!”

是魏红!

说这话的人是魏红!

我嗖地抬起头来。

就在我抬头时,魏红兴奋的声音传来,“四小姐,她抬头看我了!你看我没有说错吧?果然只有这样才能打击到她!”

魏四小姐也兴奋起来,她激动地喝道:“快!你们按着她的手脚!”

在两个大汉蹬蹬地向我走来时,我无法自抑地向后一步步退去。

我睁大一双眼,瞬也不瞬地看着魏四小姐,看着魏红。

见我眼中带恨,魏四小姐更兴奋了,她激动地叫道:“快,把她给本小姐按住了。”

两个大汉向我扑了过来,在我无法自抑的尖叫声中,他们把我强行压制在墙上。两个大汉,一个锁住我的双手,一个绑向我的双脚,而一侧,魏四小姐手里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短刀,兴奋地盯着尖叫的我,一步步向我走来。

我看着她,再也无法自制地求道:“不要,不要!”

我忍不住泪流满面,乞怜地看着魏四小姐,我想下跪,可我跪不了,我想逃跑,可我也逃不了,我只能流着泪哽咽着求她,“不要,求你放过我……”

因听到我的乞怜声,魏四小姐更是激动得脸发红,她举着小刀,慢慢地贴上我的脸。

冰寒的刀锋在脸上划过时,那种刻骨的恐惧无法言说,我惊骇得语不成声,只是不停地流着泪,不停地求着她。

我求着她,用尽我平生所说过的最谄媚的话,我拼命地求着她。

可是没用,在我的乞怜声中,蓦然的,脸上一阵剧痛传来!

在刀锋划过肉皮,剧烈的疼痛和寒冷刺激得我仰天嚎叫时,魏四小姐格格笑了起来,她朝我脸上划了一刀又一刀!

魏四小姐划刀的动作缓慢而优美,她的瞳孔因兴奋而扩散着,在她身后的不远处,魏红得意的狞笑着,那种笑,衬得她的脸皮甚至称得上美丽。

我的尖嚎声越发凄厉绝望……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长,因疼痛和恐惧绝望而晕沉的我,隐约听到虚空中传来一个熟悉悦耳的男子声音,“魏枝?发生什么事了?”

那声音极飘渺,明明远在虚空之上,可一转眼又到了耳边。

我费力睁大因鲜血和汗水沁入而刺痛难当的双眼。

我终于看到了那个人。

一看是他,我便身子一软,在他结实有力的臂膀接住后,我用力地睁大双眼,我瞬也不瞬地看着他,半晌半晌,都不敢眨一下眼。

我就怕,我这一眼眨了,他又给不见了。

男人在对上我这样的眼神时,似呆了呆。

他慢慢的,慢慢地把我搂入怀中。

他搂着我,低低地说道:“傻孩子,你忘了吗?上界中有的是生死人肉白骨的灵丹,你不过是脸上划了两刀,很快就可以治好。乖,没事的。”

我猛然放松了。

我闭上双眼,双手却还在紧紧揪着他的衣角,我紧紧揪着他的衣角,轻轻说道:“你不在,她们都欺负我。”

男人一僵。

过了好一会,他才再次伸手在我背心上拍了拍,他轻轻地说道:“阿枝,她们欺负你,你想怎么还报回去?”

他掏出一粒丹药塞到我嘴里,见我清明些了,再次温柔着问道:“阿枝,他们欺负你,你想怎么还报回去?”

也许是吃了他给的丹药的缘故,我不但有了力气,整个人还清明灵活了。

我转头看去。

这一看,我才发现魏四小姐也好,两个大汉也好,魏红也好,都站在房间里保持着一个古怪的姿势一动不能动。

见我吃惊,男人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我刚才用了一个时间禁锢术。”

我明白过来。

厌恶地看着这四人,我低声说道:“把那两个男的,就杀了吧。”

头顶传来他温柔地吐息,“好!”

我又道:“这两个女的,一心想毁我的容,你能不能也想个法子毁去她们的容貌?恩,最好是上界的仙丹也不能恢复的那种。”

头顶上传来男人的声音,“这很容易,我马上替你处理了。”话音一落,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那两个壮汉便扑通一身倒在地上,胸口血流成河,而魏四小姐和魏红,则是一转眼间,两张年轻美丽的脸,便变得皱纹横生,苍老干枯,竟是在一眨眼间便老了一百岁那样。

我看着看着,突然发现魏红苍老的样子有点眼熟,对了,上次在鉴镜中,她不就是这副模样?

见我盯着她们不放,男人低声解释道:“让仙丹也无法回转的,只有这抽去局部寿算的逆天回转功,我用它抽了魏四和另一个欺负你的女子的面容的百年光阴。以后这两女活得再长,也只能顶着这副白头苍苍的面目过活,不过她们的身体还是依旧年轻。阿枝,这样你满不满意?”

我点头,怨毒地说道:“我很满意。”

“那好。”男人一笑,伸手把我抱在怀中,随意踏出一步,便是离地一尺。

便这样,他一步一步朝空中走去,小小的房屋,对他一点影响也没有,无声无息的,他便出现在房屋外,出现在魏相府头顶的虚空上。

男人横抱着我盘坐在虚空中,看了安静宁和,笑声阵阵的魏相府一眼,他手指一弹,原本还在小房间里的魏四魏红几人,便昏迷在反方向的一座小花园里了。然后,男人手指又是一弹,于是我刚刚离开的那个小屋,一瞬间便是大火弥漫!

火光冲天而起,火势还猛烈之极,众人先是一惊,转眼清醒过来,于是,魏相府里外,传来一阵大呼小叫声,“走水啦——走水啦——”

看着被大火烧得劈劈啪啪作响的小屋,看着慌乱奔走,忙着救火的魏府众仆,我纳闷地问道:“这是做什么?”

今天晚上的仙使,与往常判若两人,要是往常,他是断断不会解释的,可今天的他,对我每一句话都极耐心地解释着,“我放了一具尸体在里面冒充你,等会火一灭,他们便可发现那具尸骨。”

我喃喃说道:“所以,从现在开始,魏枝已死?”

“是。”

仙君低头看着我,认真问道:“在这里,你可有舍不得的人事?”

我怔了怔。

舍不得的人事?

这是我生长了十七年,盛载了我所有喜怒和记忆的地方啊。

从此后,魏枝便不再存在了么?

那些认识我的人,厌恶我的人,痛恨我的人,还有喜欢过我的人,从此不再出现在我生命中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