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7章 妖境的魏枝

第十七章 妖境的魏枝

这句话一出,四下哗声大作,无数个同情的,惊异的目光,如灯火一样全部投向魏四小姐。

魏相一惊,他沉声问道:“那她这是怎么回事?”

魏三小姐也连忙说道:“这是什么邪术?怎么好好的一个人,竟能老丑成这样?”

巫木仙使负着手踱了几步后,缓缓说道:“四小姐中的不是邪术,而是一门极为高深偏门的仙术,叫逆天回转功。这逆天回转功能抽去人的局部肢体的寿命,看四小姐这样子,应是脸上被人抽走了百年光阴。说起这逆天回转功,它不但偏门而且对修练者要求极高,非至深修为者难以练成。”他说到这里后略顿了顿,转向魏相带着几分嘲讽地笑道:“也就是说,你家四小姐只怕得罪了一个绝对不能得罪的人,所以遭了这种罪。”

听到他这句话,魏相那本来伸向魏四小姐的双手,便是一收。

巫木仙使转向魏四小姐,他眼中没有丝毫感情地看着她,声音如平常一样的虚软无力,“魏四,这逆天回转功极为霸道,目前的上界,我还没有听到过有仙丹可以救治。不过你也不用太过伤心,我刚才查了一下,出手之人显然不愿沾上因果,虽是对你动了手,却还是留了余地的。如你的身体就还是年轻的,而且你根骨也还在。也就是说,这功法只是让你变老了些,于你的修行和寿命都是无碍。”

巫木仙使这一番话,简直就是宣判,随着他声音一落,四周众人看向魏四小姐的目光,无不带着几分怜悯感慨,而魏相和魏三小姐,更是不知不觉中和魏四小姐离远了些。

这些目光,这些动作,还有巫木仙使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子一样,反复的绞着魏四小姐的心。

她双腿虚软,眼前晕花,整个人要费好大的力气才能站稳。

她是魏相府的四小姐,是身有根骨的天之骄女,是所有人仰望的存在,是贱民们一听名字,便吓得瑟瑟发抖的大人物!

她生来就是骄傲的,得意的,她天生就应该高高在上,在魏国这一亩三分地上,那些来来往往的贱民,在她眼中从来都如蝼蚁一样,是想打就能打,想杀就能杀的!

如她这样得天地之钟爱,天生就应该享受一切极致富贵和无尽风光的人,怎么可能会遇到这样的事?

不,不,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她在做梦,她一定在做梦!

在众人的注目中,魏四小姐也不知是太过伤心绝望,还是累了倦了,身子在猛然一晃后,便慢慢软倒,然后她双眼一合,昏睡了过去。

而就在魏四小姐昏倒,魏相示意几个仆妇把她抬走的同时,花园的沟壑处,因为只是凡人,没有灵气护体而昏迷到现在的魏红,终于动了动手指……

尚米阿姨见我傻呆傻呆着,慈爱地摸了摸我的头,笑道:“傻孩子在想什么呢?”

我转头看着她,轻轻说道:“有镜子吗?我要照镜子。”

“阿姨这就去拿。”尚米阿姨痛快地应了,不一会,她便把一面铜镜放在我面前。

我隐隐心口有点悬,看到她拿来了铜镜,便迫不及待地抓到手中,双手发抖地朝里面看去。

铜镜中呈现的,是一张清丽中带了两分奇异艳色的美貌女子。我照了又照,发现自己的两侧眼角似是涂抹了一缕极浅极不可见的紫红胭脂,便因为这种熏染,镜中这张清丽明透的脸,便带上了两分无法形容的艳色。

见我对着铜镜中的自己瞅了又瞅,尚米阿姨拿过一把梳子,顺手抓起我长及臀部的墨发,一边梳理一边感叹地说道:“小枝可真是美,看这头发,真是又黑又亮,这皮肤也是又白又嫩。”转眼她又说道:“真与那些傀儡雌性没甚区别。哈哈,要是那些天妖城的贵族们,知道咱们这个小地方还藏着阿枝你这样美丽的真雌性,只怕会……”说到这里,尚米阿姨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连忙住了嘴。

不一会,尚米阿姨轻声交待道:“阿枝,你魏枝这名字就很好,让人一听就知道不是咱妖境本地人。孩子,你年纪小很多事不懂,尚米阿姨只要你记住一句话,以后不管什么人查探,你都得让人以为你只是一个傀儡雌性。记得吗?”

我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警告,连忙点了点头。

见我认真听教,尚米阿姨松了一口气,她转眼笑道:“对了阿枝,救回你的是天妖城的一个贵族,那天他把你送到我家就走了,还说过两天再来看你。算一算时间,他估莫今天就会来,你想见见你的救命恩人吗?”

我轻声念道:“救命恩人?”

尚米阿姨说道:“对啊,那位贵族说,他是在无妄之森中捡到的你。说起来你这孩子也真是,无妄之森那么危险复杂的地方,你居然也敢去?”

我眨了眨眼,忍不住小声问道:“尚米阿姨,你怎么知道我是你们妖族的雌性的?”

尚米阿姨笑了起来,她在我手上轻轻拍了拍,责怪道:“你这孩子当你尚米阿姨没见识啊?阿姨接过你时,你脏得像一只猴子,还是阿姨把你洗干净的呢。要不是这样,阿姨也没办法看到你背腰上那只美丽的小鸟。”

“美丽的小鸟?”这下我完全不解了,连忙问道:“什么小鸟?”

“你不知道啊?”尚米阿姨先是瞪大了眼,转眼她想起了什么似的,朝着自个脑门重重一拍,“哎哟,看我这记忆!明明那位贵族提到过,他救出你时你脑门受了重伤,可能会出现记忆模糊。是这样的,咱们妖境的人啊,一生下来就会在身上某处留下血脉印迹,便如你,你的祖先应该是某种鸟类吧?说起来那鸟还怪好看的,就是你血脉隔得太远了,那印迹有点模糊,阿姨怎么看也分不出那是一种什么鸟儿。”

她滔滔不绝地说到这里后,见我瞪大了眼,不由指了指我的眼角,又道:“哟,你这眼角微带紫红,也是血脉显现在外的一种方式。可惜阿枝什么也不记得了,不然的话就可以告诉阿姨,你们的祖先到底是哪一种鸟类,看起来真是怪漂亮的。”

在我与尚米阿姨闲扯时,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

不一会,壮汉郭里大步走来,他嗓门奇大,一开口说话,整个房间都嗡嗡直响,“尚米,你出来一下。”

尚米阿姨连忙应了,随着她走出,房间中又恢复了寂静。

我继续拥着被子发了一会呆,一眼瞟到镜子的自己,便赤着足跳下床,拿着铜镜躲进了专供沐浴的一间木屋。

我脱下衣服,把镜子举在背后,侧过身来左看右看,却哪里看得到什么鸟不鸟的?

做了半天无用功后,我悻悻地放下铜镜走了出来。

这时,外面的房间一片寂静,我穿好鞋子,想了想后,还是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

出现在我视野中的,是一大片草地,草地的尽头,树立着一幢幢特别高大,式样极简单的木屋。

恩,尚米阿姨家的木屋式样也挺简单的。

不过,这里的房屋虽然简单,外面的树木却格外葱郁,我仰头瞅到一棵足有五层楼高的梧桐树,看着它开遍了小半天空的白色花朵,不由喜欢起来。

走到梧桐树下,我围着它转了几个圈,又拈起掉落的花瓣欣赏了一会后,才继续提步。

这草地可真漂亮,大片大片的,绵茸茸的,让人好想在上面打个滚。

我边走边玩,不知不觉中已走出了村庄,来到了一条道路旁。这道路很宽,足可以容下四辆并排的马车。

它显然是条主道,远处可以看到扬尘而来的车队,前方也有骑着野兽离去的强壮背影。

就在我站在宽宽的道路旁左瞧右瞧,正对这新鲜的一切感到兴奋时,身后的右侧,传来了一阵笑声。

我回过头去。

却是离我四五百米的茂盛树林里的林间小道上,几十个骑着各色奇怪野兽或坐着马车的年青男女,正一边说笑一边驶出。

那些野兽行走迅速很快,我这时刚听到声音,再定神时,他们已上了主道,并且离我不过二三百米了。

远远对上他们投来的目光,我不由向后退出一步。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来一个女子的笑声,“咦,这个傀儡雌性挺不错呢,看她那眼角,还模仿咱们这些真雌性,弄了一个血脉晕染出来。”

女子的话,令得众人越发地向我打量着。我对上他们紧紧盯来的目光,又向后退出一步。

就在这时,他们中一个骑虎的青年突然加速,直直地向我冲来。

他迅速奇快,看到那般庞大的猛兽直扑而来,我吓了一跳,不由又退出了几步。

我一连退出五六个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一阵腥风扑鼻而来,我一抬头,赫然对上巨虎那泛着黄光的凶煞眼眸。

感觉到那近在咫尺的腥风,看着那血盘大嘴,我脸色一白,一颗心不受控制地砰砰急跳起来。

就在这时,我脸上一热,却是被巨虎的主人握住了下巴。这个俊朗高大的男子握着我的脸,皱着眉头朝着我左瞧右瞧后,他身子前倾,一张脸几乎贴着我的脸问道:“你真是傀儡雌性?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