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8章 林炎越

第十八章 林炎越 无忧中文网

我还没有回答,后面一阵喧闹声传来,青年的几个同伴冲了过来,一人瞟了我一眼,笑道:“夷厉,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个傀儡雌性吸引到你了?”

另一个青年接口道:“看来是吸引到了。不过区区一个傀儡,你要真相中了,跟她的主人说一声要过去就是。用不着在大庭广众下失态。”

他们说话之际,这个叫夷厉的青年不但没有后退,反而越发握紧我的下巴,甚至,他还把脸搁在我的颈间,鼻子动了动,竟是又闻又嗅起来。

他在我颈间闻嗅了一阵,这才慢慢抬起头来。我悄悄抬眼,看到了他满脸的失望。

见他失望,他的几个同伴又取笑起来,“怎么,是不是嗅不到什么?莫非你小子以为她是真雌性?”“好些年了,真雌性越来越少越来越丑,傀儡雌性什么都好,就是不能生儿育女。也怪不得夷厉看到一个仿佛真雌性的美人欣喜若狂了。”

夷厉显然在这群人中地位很高,他一直没有怎么理会众人,反而径直盯着我打量不休。

他瞬也不瞬地盯了我一会后,开口问道:“你的主人是哪个?带我前去找他。”

主人?

我心中一凛,迅速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主人他,现在不在……”

“哟哟哟,听这声音,软软的,比别的傀儡雌性的声音生动多了。”

“你们还别说,光是这把声音听起来,就像个真雌性,直把人的心都叫软了。”

这些人的哄闹声,让我有点害怕,于是我向后退了退。可是我下巴被这个叫夷厉的青年握得紧紧的,想要离开又哪里挣得脱?

我虽然不知道傀儡雌性应该是个什么样,不过料来与真正的雌性也相差无几,便瞪大眼睛,不高兴地说道:“你放开我。”顿了顿,我又说道:“你再这样,等我主人回来,他一定会惩罚你的!”

“惩罚我?”叫夷厉的男人却似听到什么笑话一样,冷笑了起来,“那我倒要看看,你的主人是什么样,居然能够惩罚我。”

说到这里,他朝后面命令道:“派几个人上来找找这个傀儡雌性的主人,要是她主人不在,找到她主人的家人也是一样,告诉他们,我看中她了,今天就想带走。”

“是的主人。”几个高大的汉子骑着巨兽走出,转身便朝村子里走去。

就在这时,一个又洪亮又有着慌乱的声音从几百米远传来,“魏枝?魏枝,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叫嚷着急急跑来的,正是壮汉郭里,在他的身边,还有满脸担忧的尚米阿姨跟着。

看到认识我的人出来了,夷厉的几个属下便停了步。

不一会功夫,郭里叔叔和尚米阿姨便跑到了我身边,他们担忧地看着还握着我下巴的贵族,相互看了一眼后,郭里上前低声下气地说道:“平民郭里,见过贵族老爷。”郭里又朝我看了一眼,继续说道:“贵族老爷有所不知,这位傀儡雌性,她是有主人的,不过她主人外出了,所以暂时寄放在我们家……”

不等郭里把话说完,夷厉便打断了他,“你们是平民?”

郭里的背更驼了,他小心地应道:“回贵族老爷,是的。”

夷厉点了点头,漫不经心地说道:“那好,你们这个傀儡雌性我看中了,想带走她,你开个价吧。”

郭里急了,尚米阿姨也急了,她急急走上前来,匆匆行了一礼后便连声说道:“贵族老爷,这是不行的,这位小雌性也是一个贵族老爷寄放在我们家的,我们不是她的主人,做不了主啊……”

夷厉再次打断她的话,他面无表情地扯下白手套,把它交给身后的仆人后,说道:“等那个贵族回来,你就告诉他,他的傀儡雌性被我夷厉带走了。你告诉他我的名字,他就会知道怎么找我的。”

说到这里,夷厉终于松开了握着我下巴的手,可是我下巴刚得到自由,夷厉已是腰一弯,抱住我的腰,把我拖上了他的虎背。

我与尚米阿姨一样,急得满头大汗,这个叫夷厉的现在还以为我是傀儡雌性,可真到了他手中,说不定分分钟他就可以看到我背后的血脉印记了!

可我用什么法子来摆脱这困局呢?我这时真恨起自己来,要是我一直老实地呆在尚米阿姨的木屋里就好了。

就在我急得脸色发白,一眼看到尚米阿姨也是满头大汗时,突然的,一个极熟悉的,清悦动听的男子声音从后面传了来,“你不能带走她!”

这声音一出,尚米阿姨和郭里叔叔顿时大喜,他们急急转过头,朝着来人行了一个礼,恭敬地问侯着,“您终于回来了。”

来人淡淡地恩了一声。

一阵轻巧的马蹄声中,来人在向我们靠近。

我被夷厉禁锢在怀里,都不能扭头看去,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转了半个头,没有看到那声音熟悉又让人情不自禁想要亲近的男子,看到的,只有几十个青年男女看向一侧的,有点错愕又有点严肃的表情。

不一会,一匹高大的,雪白的天马出现在我视野,我迫不及待地抬头看去。

我看到了一个少见的美男子。

这美男子有着分明立体的五官,这样的五官,本来能给人冷漠之感,可在同时,还有一层淡淡的光辉从中流溢而出。

便是这层光辉,使得这美男子高贵悠远神秘起来,他端坐在雪白的天马上,明明姿态随意,却仿佛高踞华堂,让人只能仰望。

美男子抬了抬眼皮,他看着夷厉,道:“我就是她的主人。而且很抱歉,我对她很满意,不准备把她送给任何人。”

说到这里,他衣袖朝着夷厉一拂!

只是一拂,夷厉却像触电一样,猛然颤栗几下,他颤得如此明显,连我都清楚地感觉到了。

而那美男子,在成功地把夷厉电得僵硬后,右手一伸,姿态极为优美地扣住我的臂膀,我只是一楞,整个人便落到了他的怀抱里。

夷厉这时清醒过来,他脸一沉,先是问道:“你的天赋是雷电?”转眼他又问道:“你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在帝都见过你?”

美男子微一弯腰,他右手在胸前一按,风度翩翩地回道:“我是来自诺顿城的林炎越。”话音一落,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世家徽章别上胸口。

看到那徽章,一个少年马上惊叫道:“诺顿山脉的林世家?”

大荒实在太大太大,连带的,大荒里的国度,也疆域无边,像诺顿山脉,它就位于妖境的最东边。而诺顿山脉的林世家,据说传承已超过了五千年,是妖境中历史最为悠然的世家之一。不过那个世家的人人丁不多,也不喜欢在外面行走,所以这些都城人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另一个青年这时也说道:“原来是诺顿林家的人,那就怪不得了。”

夷厉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他的世家虽然势大,可比起诺顿林家,也强不了多少。

他低下头,朝着我盯了一眼后,半晌后朝着林炎越微笑道:“既然如此,那刚才是到夷厉唐突了。”顿了顿,他又看了我一眼,问道:“林侯爵怀中的这个傀儡雌性比起一般的傀儡雌性似乎生动些,不知是从哪里得来的?如果可以,我也想去弄一个来。”

林炎越搂着我腰的手收了收,他淡淡说道:“她是特意定制的。”说到这里他就闭了嘴,一副不欲多言的模样。

这时,后面的贵族们也都围了上来,看到林炎越,其中一个长相偏清秀的真雌性诚挚地邀请道:“林侯爵是不是准备前往帝都?我们一起吧。”

她的声音一落,另外几个青年马上也说道:“是啊是啊,大家一起走吧。”

林炎越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想了想后,点头道:“那就一起走吧。”他转过身去,从怀中掏出一个布包顺手扔给尚米阿姨,道:“这是赏赐。”说罢,他天马一策,搂着我来到了众贵族的中间。

他搂得有点紧,我伸手扯了扯他手臂,悄悄伸出一张脸来喘气。

见似乎没有人注意我了,我扯了扯林炎越的手臂,令得他低头看来后,小声地说道:“喂,我们认识吗?”转眼我又小声地说道:“我好象在哪里见过你,可又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林炎越低下头看着我。

他看得很认真。

盯了我一会后,他伸手摸着我的头发,淡淡地说道:“当然认识,你是我的女人。”顿了顿,他又说道:“我为你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