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19章 巫族大尊

第十九章 巫族大尊

不知怎么的,他说的‘我为你而来’这五个字,挺让我喜欢的,于是我笑得见眉不见眼了。

而说出这句话的林炎越,又抬起了头。

这人抬头看向前方时,会有一种说不出的冷漠和肃然,仿佛,他生来就是这样凝视前方,在他下面的人,下面的世界,他从来不屑一顾。也仿佛,他连骨头也是冷的,这天下间的纷纷扰扰,从来阻不了他的道。

我看着这样的他,不知为什么有点胸闷。

躺在他怀里,我仰头眼巴巴地看着他的形状完美的下颌,看着他那刀斧雕刻出来的五官,看着他脸上那淡淡的,把他衬得遥远不可得的莹光。

这个男人,长得真俊啊。

这时,我们身侧传来一个青年的说话声,“林侯爵这是第一次来天妖城吧?”

林炎越淡应了一声,“是。”

另一侧,那个清秀的雌性一边悄悄地偷看着林炎越,一边忍不住问道:“看林侯爵这样子,似乎家里的傀儡雌性并不多?你娶妻了吗?”

林炎越似是不喜欢说这种私事,他眉头微微一皱,却是没有回答那雌性的问话。

那面目清秀的雌性见他不理不睬,不由脸一侧不高兴起来。

我朝那个雌性看了一眼,悄悄抿嘴一笑,而就在我转过眼睛时,一下对上了夷厉盯来的目光。

夷厉的目光似是若有所思,在与我对上时,他还露出雪白的牙齿冲我笑了笑。

我连忙收回目光,不敢再四下打量。

我目光不能乱转,整个人便无聊起来,又听了一阵闲话后,忍不住再次把注意力放在林炎越身上。

这般躺在他怀里,从下而上地看他,这人真是俊得可以。

淡淡阳光下,甚至那喉结时不时地移动,也让人觉得好看。

我艰难地把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开,看向他策着天马的手,那手指修长白皙,指甲修得干干净净,明明一双优雅贵族的手,却给人一种极有力量的感觉。

我悄悄伸手覆上了他的手。

我手覆着他手后,见他没有动作,胆子又大了些,于是我用我细白的手指不亦乐乎地戮啊点啊画啊的玩着他的手指。

就在这时,他大手突然一翻,握住了我的手。

他握得有点重,重得我有点疼。

我皱起了脸,抬起睫毛小心翼翼地看向他,见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隐隐的,似乎他眉头有点拧起?

我连忙一动不敢动了。

这样老实了一会,他终于松开了我的手。

我那手一得到自由,我便连忙用力地甩了几下。

因为连甩了几下还有点疼,我有点不敢碰他了,便转过头四下张望起来。

林炎越这个人实是太冷淡,众青年个个出身不凡,被碰了两回鼻子后,一个个也不怎么理他了,那些人自发地聚在一起说说笑笑,我转过头一边打量着他们,一边好奇地倾听着。

“大荒百数个国家里,咱们妖境地方算是最大,可能修习进入上界变成天人的,却又是最少。幸好巫族大尊出世了,不然我真担心再过个几百年,上界无人知道大荒有个妖境了。”

“这还用说?自从知道大尊出世后,我所在的夷和城,足足狂欢了七天七夜!”

“听说大尊很喜欢那只凤凰?”

“你这不是屁话?凤凰谁不喜欢?”

“对了,这几个月里老是听人说起巫族大尊的,也不知大尊长什么样?”

热闹声中,走在前边的夷厉突然插嘴道:“我知道巫族大尊长什么样。”

他这话一落,嗖嗖嗖,几十双目光都朝他看去。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夷厉从怀中掏出一小块玉石样事物,只见他把那玉石样事物握在掌心,随既,那东西便发出了莹莹蓝光。紧接着,那蓝光越扩越大,越扩越大,它在升到众人前面二米高时停了下来。

蓝光宛如镜面定在虚空,等到那光芒一稳,镜面完全静止时,一个黑衣青年出现在虚空中。

这个黑衣青年,眉目轮廓极深,五官俊美,他的额头上系着一根红色的丝巾,薄唇噙着一朵浅浅的,似凉薄似懒散的笑容,他眼珠微微带着一点血色,便如是微微染上了红色的上好琉璃。当他在虚空中斜睨而来时,那眼神既说不出的邪恶又说不出的无情。

众人此起彼伏地惊叹起来,“原来这就是巫族大尊啊?”“他看起来好年轻啊。”

“听说一万年前,庇护咱们妖境的,就是那区区不足千人的巫族人,这些巫族人天生强大无比,神通盖世,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当然是真的。要不是这样,巫族大尊出世,咱们妖境怎么会这么高兴?”“对了,巫族大尊想找凤凰,该不是想娶她吧?”“大家也都猜测是大尊看上了那只凤凰。”

这些妖境的青年越说越是兴奋,对着虚空中的那巫族大尊的像,也是左瞧右瞧地欣赏个不停。

我也欣赏了一会,不过还没等我研究出巫族大尊眼珠上的血色是怎么回事时,我眼前突然一黑,却是林炎越用手遮住了我的眼。

……真小气!

……真是太小气了!我想摸他他都不愿意,现在又不许我看别人!

……实在是太太太小气了!

我很恼火,而且这手微带凉意的大手捂上我的眼睛时,给我的感觉又有点舒服。

我一边要生气,一边感觉到很舒服,于是在夷厉收起巫族大尊的相片,林炎越也准备把捂我眼睛的大掌收回时,我也不知是不舍还是生气,“嗷呜”一声,便咬了上去。

这时林炎越正要把手收回,我这低头一咬,没有咬中他的手掌,却咬到了他的小指。

我含着他的小手指,一不小心用舌头舔了舔……

林炎越浑然一颤,僵硬得一动不能动了。

含着他手指的我,突然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也窘迫得满脸通红,忙不迭地松开了口。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炎越冷漠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你不过变过一回狗,就真把自己当狗了?现在连咬人都学会了!”

我通红着脸,羞愧无比地听着他教训,就在我头越来越低,脸越来越埋得深时,头顶上传来一阵暖意,却是林炎越低下头,只见他在我耳边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没说你做得不对,只是这是大庭广众之下。”转眼他又道:“晚上没人的时候,我允许你把刚才的动作再做一遍。”

腾地一下,我的脸更红了。

我悄悄地抬眼看向他,结结巴巴地说道:“晚,晚上?”

林炎越这时已抬头看向前方,他似乎没有听到我的反问,依然是那么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远冷漠。

看来我刚才听错了。

我轻轻吁了一口气,放松下来。

这时,我感到有一双目光朝我盯来。

我抬头看去,这一看,我又对上夷厉的目光了。四目相对间,夷厉朝我一笑,他策着虎兽靠了过来,朝着林炎越说道:“刚才我看到侯爵的美人儿脸红了。”他感慨万端地说道:“想我从小到大,什么样的傀儡美人没有见过?也不知怎么的,自见到侯爵你的这位后,总觉得她一言一行格外生动,仿佛真与我辈一样是个天生生灵。”

说到这里,他拿出一个储物袋,从中掏出一柄扇子样法宝。只见他捧着那法宝,客气地递到林炎越面前,说道:“这是上品的风系法宝摇风扇,放在拍卖场上,它可以换得一百个傀儡美人。现在我想用它交换林侯爵怀中的这个。还望能够允许。”

随着他这话一说出,四周惊呼阵阵,有人叫道:“夷厉,你疯了?”“好你个小子,上次我用十万金币买你这摇风扇,你理也不理,现在为了个傀儡你就拿出来了?”“夷厉,这可是你满二十岁生辰时你世家给你的奖励,拿它来交易一个傀儡,你就不怕影响到你那家族对你的看法?”

指责惊呼声中,夷厉理也不理,他认真地看着林炎越,等着他的决定。

我突然生起气来。

为什么好好的,这个叫夷厉的老是把我当物品一样想要索过去?讨厌!这些妖境人真讨厌!

我忍着愤怒,抿着嘴瞪大双眼恶狠狠地盯着林炎越,说不出是迁怒还是不安,我在不知不觉中,还狠狠捻住了他内臂间的肉肉。

我掐!我掐!我掐掐!

饶是我用出了吃奶的劲,我手下的那块肉肉还是硬得像铁一样,它是那么硬,我压根就感觉不到林炎越被我掐疼了。

这让我更生气了。

气恼中,我转过头对上夷厉,对上他双眼放光,笑意盈盈望来的目光,我恶狠狠的一瞪,怒道:“我才不要跟你!”

我示威地抱紧林炎越的腰,一扭头在他颈上咬了一口后,也顾不得打量林炎越的表情,转向夷厉叫道:“你看,主人身上有我留下的印记,我的身上也有他留下的印记。我不许你再打我的主意!”也不知为什么,第一眼见到这个林炎越,我便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一种想要亲近的渴望,一种在他面前可以放松可以信任的感觉。再说,我现在连自己为什么在这里都记不太清了,我当然要死死巴住林炎越这个可以亲近的人,而不是跟这个什么夷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