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0章 他的人

第二十章 他的人

叫到这里,我怕夷厉还不知道我的决心,朝着林炎越怀里紧紧一贴,顺便还用他的外袍把我盖得紧紧的,从头发到脚尖都不露出一点来。

我没有注意到,因为我这个动作,夷厉更是怔怔的望着我一眨不眨的了。

到得这时,我的头顶,终于传来了林炎越的声音,“很抱歉,我的女人不喜欢这个话题,我也是。”

他把我提了提,让我双腿搁在他腿上,整个人完全与他胸膛贴胸膛,脸贴着他下巴,再次说道:“她是我的心上之人,所以诸位,我是永远也不会用她来交易的。”

他说,我是他的心上之人!

我是他的心上之人!!

我埋在他的怀里,闻着他好闻的清新的体息,听着他的心跳,听着他说的话,一时之间,一种无穷无尽的快乐向我涌来。

我好快乐,真的好快乐。

因为快乐,我挣扎着从他的衣袍中钻了出来,顾不得头发凌乱形像不堪,我睁大我乌黑的眼,笑眯眯地仰着头朝林炎越表白道:“主人,我也最喜欢你了。”我大声道:“主人,你也是我心上之人。”

大声宣告后,我还是太快乐太快乐,于是我手一伸搂住他的颈,一边把唇凑过去“叭唧叭唧”亲着他的脸,一边笑得见眉不见眼地嚷道:“主人,我最喜欢你了,我最最喜欢你了!”

我把自己的脸磨蹭着他的脸,我弯着眼想着:好快乐好快乐。

我做这些动作时,林炎越握住我腰的手有点硬。

他微微垂眸,借由眼睫毛挡住眸中的神采,一动不动地任由我对他又吻又搂的。

……

因为林炎越这句话,我整个一天都极快活。在众人驶入天妖城后,我开始背靠着他坐在天马上,我边兴致勃勃的东张西望,一边时不时地扯着林炎越的衣袖,指着某处我看得有趣的人和物欢呼。

街道上人多拥挤,不知不觉中,众贵族挤得有点散。

在再一次被挤入人群,四周喧哗震天时,我的耳边,突然传来林炎越低沉悦耳的声音,“魏枝……”

我还在眯着眼睛欢乐的四处瞅着,听到他开口,便不在意地应了声,“恩。”

我的身后,林炎越却是沉默了一会,过了一下,他的声音才从喧闹中传来,“魏枝,你为什么说你最喜欢我?”顿了顿,他问道:“你为什么高兴成这样?”

嗯?

我转过头去,眨了几下眼,我奇怪地看着他,实是有点不明白他的意思。

林炎越见我朝他看来,他微微垂眸,“魏枝,你为什么说我是你的心上人?就因为我说了,你是我的心上人吗?”

他问得很平常。

我听到耳中,也不知怎的,隐隐有点不高兴,不过转眼,我便弯着眼眸乐滋滋地冲他一笑,用力地点着头,“是啊是啊,主人一说我是你的心上人,我就好象要飞起来了一样,我就是高兴呢。”我笑得见眉不见眼的,对上他的目光,我还把脸贴在他下巴上蹭了蹭,说道:“我一见到你,就好喜欢好喜欢的。主人,你不喜欢我喜欢你吗?”

林炎越的身子依然有点硬,他抬起头来看向远方,直看了一会后,他徐徐说道:“……倒也无妨。我只是不明白,我们不过相处了短短时日,你怎么就会因为我的话欢喜至斯?”

他这时的语调,有种特别的,与这妖境人不同的古雅,不过我也没有留意。我只是快乐地回道:“主人不知道吗?这就是命运,命运让我一见到主人就想亲近,命运让我快乐。”

“命运吗?”

林炎越低喃了这三个字后,接下来的路程,他都没有再说话。他不但没有再说话,甚至都没有再理会我。便是我再扯他的衣袖,便是我不停地跟他叽叽喳喳说着话,他都没有低头看我一眼……

在这种沉默中,林炎越面无表情地与众贵族作别,带着我来到了他在天妖城的家。

林炎越在天妖城的城堡,非常的宽敞也非常的气派,光是那树立在城堡前的巨大的,足有十米高的黄金狮子雕像,便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震撼。

我仰望着那巨大的雕像,还有那巨大的城堡,悄悄回头看向林炎越,直觉得这座城堡便如我眼前的这个男人一样,气派华贵,高得我不可攀越。

这时刻,饶是以我的厚脸皮,也没了半点自信。

这时,林炎越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进去吧。”

我低着头磨了一会足尖,悄悄斜睨向他,见他负着手站在那里静静地等着我,眉目间莹光如玉,阳光洒落间衣袂翩飞。

我突然生出一种惶然。

因着这种惶然,我不由抓住了他的手,努力地朝他灿烂一笑后,说道:“我,我牵着你的手进去好不好?”

林炎越定定地看着我。

他看得太久,就在我以为他会拒绝时,他手一反把我的手握住,温和地说道:“走吧。”

说罢,他牵着我的手入了城堡。

城堡大门口,站着一溜排上百个仆人,看到我们走来,他们恭恭敬敬地低头行礼,“见过少主人。”

林炎越理也不理,径直朝里面走去,接着,十几个身着贵族衣裳的男女走了出来,他们右手按在胸前,朝着林炎越行礼道:“古地扬世家诸子弟,奉令迎侯侯爵大人。”

林炎越这才止了步,他看了众人一眼,说道:“通知下去,没事不要打扰我。”

十几人低头应道:“是。”

林炎越又道:“都散了吧。”

“是。”

我一边跟着林炎越朝城堡里面走去,一边悄悄看向那些贵族,忍不住问道:“扬世家是什么世家,他们怎么在你的城堡里?”

林炎越回道:“他们是林世家的附庸世家之一。”

他显然不想再多说什么,于是薄唇一抿。接下来,他带着我走过一道又一道金光闪耀的走廓,来到了城堡的三楼。

我们进入一间很大的,布置华贵的卧房,也不知怎地,我一眼注意到的,便是那个占了卧房一半空间,可以睡上七八个人的巨大床塌……

就在我朝着那床塌看了一眼又一眼,脸越来越红,手心出的汗也越来越多时,林炎越低沉的声音传来,“盘坐好,运一遍功法给我看看。”

我一怔,呆呆看了他一眼,正准备说‘我不会’时,却又恍惚想起什么,便按他说的盘坐着,自发的五心朝上。

就在我摆好姿势时,一道无名品诀也出现在我脑海,自然而然的,我沉下心神,按照那功法运转起来。

这一运功,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和平和,又涌上我的胸臆,我在不知不觉中沉了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到水到渠成的我睁开了眼。

这一睁开眼,我便对上紧闭的房间,以及华丽房间的家俱上,那一层薄薄的灰尘。

就在我东张西望时,房门被推了开来。

林炎越双手抱胸,他懒洋洋地倚着门框朝我望来,“你这次入定了一个月。”他说道:“这一个月中,方圆数十里的灵气都吸聚到了城堡上空,幸好这里是林世家的地盘,天妖城修士也不多,异状无人发现。”

他走过来牵着我站起,又说道:“恭喜你魏枝,在吸收了寻常修士所需的灵气十倍有余后,终于入门了。”

我眨巴着眼看向他。

直眨了好一会眼,我才明白过来,顿时我双眼弯成一线了,我高兴地问道:“我现在也是天人了吗?”

“不错。”

我太高兴了,于是我嘿嘿傻乐起来。

我笑得开心,林炎越却依然是那么一副表情,他沉默地看着眉开眼笑的我,过了一会,他突然伸手抚上我的眼角。

他微带凉意的手指在我眼角轻轻摩挲着,问道:“你眼角这紫红色的渲染,是你醒来就有的?”

“是啊是啊。”我使劲地点头,高兴地说道:“尚米阿姨说,我是妖境的雌性,这东西是我祖先的血脉流溢于外的表现。”

林炎越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上次来天妖城,我对你使了一招梳洗术,那梳洗术平素使来不过与沐浴后的效果相类,可那时你的变化就不小,现在你的模样,与那日使了梳洗术后一样了。”

我有点迷糊。

林炎越说的这些话,我隐约有点印象,可再仔细想,却又似乎迷糊了。

我还在眨巴眨巴着眼看着他,林炎越已径自沉吟,过了一会,他自言自语道:“莫非是因为魏相府时你受刺激过度,情绪波动太大,激发了一点血脉之力?看来还得做一些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