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1章 末婚妻

第二十一章 末婚妻

我听到这里,插嘴道:“主人,你的话我听不太懂。”

林炎越抬头看向我,他也不答,径自从怀里掏出一本书递来,“你先学习这上面的符箓之术。”

我接过后,他强调道:“这本书与众不同,除了你自己学习之外,不能让外人知晓。”

我连忙说道:“好。”

“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得透露。”

我听出了他话中的慎重,又重重点头道:“好。”

林炎越看了我一会,再次拿出一个精美的,如凡间首饰一般无二的储物手镯套在我手腕上,道:“这里面有修习符箓所需的材料,你先用着,少了就跟我要。”

我弯着眼高兴地应道:“好。”

见我笑得开怀,林炎越摸着我的头轻声说道:“幸好那时多删了一些……也只有现在这种迷糊心性,在这妖境才能让人不太怀疑。”

这时我忍不住打断了他,我颇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主人,我身上好痒,我可以去沐浴了吗?”

林炎越,“……可以。”

自来到这城堡,我还是第一次体验这种贵族的奢华,这一次,侍侯我沐浴的傀儡足有八个之多。

她们恭敬地跪在我左右,一双双小手把我从头捏到足,连指甲缝都给我洗得干干净净。

如此足足洗了一个时辰,我走出浴殿时,乌黑的擦得半干的头发披到了臀部,她们还给我穿了一套白色的衣裙,我走在光可鉴人的过道上时,直觉得自己飘飘欲仙。

我连跑带跳地朝着主人的房间跑去,来到卧室里,那里空空如也,我还在寻思,突然闻到了一股极浓的饭菜香。

主人说,我已入了天人的门坎了,按道理我也可以不食人间烟火了,可我毕竟当了十几年的凡人,这一闻到这浓浓的饭菜香,便连咽了几口口水,不由自主的身子一转,朝着楼下跑去。

我转过一道又一转半环形的黄金走廊,刚刚瞅到楼下那华丽的大殿,刚刚看到我的主人,便见到一个美丽的女子抱住了我的主人。

我双眼瞬时睁得老大。

我以极快的迅速,宛如旋风一样飘了下去。这时的我,也顾不得殿中人来人往,乐音四起,我一冲入大殿,便冲到那一对紧紧搂抱的男女。

我在离他们一尺远时猛然刹住,我睁大眼一瞬不瞬地看着我的主人,这样呆呆地看着他,也不知怎么的,我的眼睛就湿了。

我眨了眨眼,努力把落入鼻腔的泪水吸回去,我看着我的主人喃喃说道:“我都没有这样抱过你……”

我的话音一落,明明看到我来了都面无表情的林炎越朝我抬起了头。

与他搂在一起的美丽女人,这时也转头看向我。

四周好象也安静下来了。

众人的目光,这时我都顾不得了,我看着我的主人,看着他搂着那女子腰的双手。

四周似乎更安静了。

我还在盯着林炎越的手,呆呆地盯了一会,我朝他们走出了一步。

我低着头,用手指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背。

然后,我细白的手指抓上了他均匀好看的指节。我用我的手指,慢慢与他的手指相扣,扣完了左手,我又伸出右手与他的手指相扣。

这般十指都扣上他的手指后,我呆呆抬头,我看着林炎越,小小声地说道:“上次我只碰了你手几下,你都怒了,你还抓疼了我……”

我努力地睁大眼,努力地不让他发现我声音有沙哑,小小声地问道:“林炎越,你为什么会搂着她?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从我开口后,四周出奇的安静,直安静得让我忘记了周围还有人在看。

林炎越这时的表情变得奇怪起来,他定定地看着我,直看了好一会,他低叹出声。

他慢慢推开怀中的那个女人,转头看向我。

他低下头,凝视了我的脸一会,伸出手在我的眼角拭了拭。就在这时,一个惊叹声从我们身后传了来,“她就是林侯爵那位傀儡美人?天!你们看到她刚才流泪的表情没有?实在是太生动太让人心痛太美了!”

那声音一出,大殿里的人都纷纷说起话来,热闹中,那个被林炎越推开的美人走了过来。

她走到林炎越面前,板着脸说道:“林炎越,做为将要与你联姻的人,我拒绝你的身边有这么一个傀儡美人。”她看向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她的存在,是对我的羞辱!”

美人的语气咄咄逼人,这种态度配上她张扬艳丽的美,给人的感觉真是她天生就应该如此。

我悄悄看着四周,自这个美人开口后,四周的众人表情都不同了,他们温柔宽容地看着美人,一个个的眼神中,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倾慕和默认?

看来这个美人,是个真雌性了?一个生在妖境的美丽的真雌性,也难怪了。

在美人开口时,林炎越依旧一言不发着,只是他那眉峰,似乎隐不可见的蹙了蹙?

我悄悄看了他一眼,又悄悄看了那美人一眼,在对上美人的目光时,我吓得脸一白,不由缩了缩身子,饶是缩着身子,我还是感到害怕,于是我连忙藏到了林炎越的身后。

美人却是越发生气了,她青着脸,转头盯向林炎越说道:“林炎越,这个傀儡做得着实不错,你如果实在不愿意销毁,我也可以做主把她送人。我大哥对你十分欣赏,他得了你的傀儡,一定会善加对待的。”

销毁?送人?

我脸越发白了,我揪紧林炎越的衣角,整张脸都埋在他的背心,整个人不受控制的瑟瑟发抖……

就在我紧张得眼泪又向外直流的时候,林炎越终于开口了,他抬起头看着那个美人,说道:“联姻之举有点多余。”

在那美人嗖地抬头,不敢置信看来时,林炎越嘴角扯了扯,淡淡又道:“你既不能容她,那以后就不必来了。你我婚约一事也可取消。”

这一下,不敢置信的不止是那个美人,甚至还包括了举大厅宴乐的众贵族。

在一片鸦雀无声中,那美人突然笑了起来,只听她尖着声音叫道:“林炎越——”她右手朝着我一指,含着怒意地笑道:“你就为了这么一个制造出来的玩意?一个傀儡物件,想要取消你我之间的联姻?”

林炎越挡在我面前,依然是那般闲闲而立,冷漠刻在骨子里的模样,他说道:“不错。”

美人的声音更尖利了,“好你个林炎越,你可真是不错,真是不错啊!”她又尖笑了几声后,右手几次扬起却又放下,最后还是选择怒不可遏地跑了出去,而随着这个美人一跑,四下的贵族们面面相对一会,也一一上前告辞,不一会功夫,刚才还热闹着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扬世家的一个青年这时来到了林炎越身侧,他低下头轻声说道:“侯爵大人,史世家的第一雌性蓝苏,是在整个妖境都出了名的大美人,一直以来追求她的贵族数不胜数。这一次她见到大人你后马上就同意了婚约,还引起了帝都青年一代的震动……你这样拒绝了她,还是因为一个傀儡而拒绝,只怕会被很多人认定是对蓝苏和史密斯世家的羞辱,只怕以后会有一些麻烦。大人,你可有什么指示?”

听到青年的问话后,林炎越低头揉了揉眉心,隐隐中,我似乎听他嘀咕了一句,“凡人真是麻烦……”

沉吟了一会后,林炎越抬头,“你是扬秀?”

青年恭敬地应道:“是。”

林炎越,“这件事你去处理吧,只要能够不影响到我与我的女人就可,事情办成,我会给你奖励。”

杨秀马上应道:“是。”说罢他躬身走了出去。

我和林炎越都没有想到,扬秀对这件事的处理方式,竟然是向外界宣布说,我魏枝,并不是林炎越定制来的傀儡美人,我是货真价实的真雌性!这个消息一出,虽是最大程度的消除了林炎越对蓝苏和其世家的羞辱,却也把我魏枝,推到了风尖浪口。

不过这些,现在的我并不知情。

在扬秀离开后,林炎越便把我带到了他的寝房。

他站在那里,负着手背着阳光,静静地看着我。

我被他看得有点心慌,便低下头用足尖磨啊磨,时不时的鼓起勇气悄悄打量一下他的脸色。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炎越的声音传来,“魏枝。”

我连忙应道:“在。”

林炎越却又不说话了。

他沉默时,双眼还是锁定我的,被那双仿佛含着无尽星空的眸子盯着,我的额头上有点沁汗。

就在我咬着唇,眼珠子转来转去,打不定主意是扑过去抱着他的脚撒娇还是什么也不管就先请罪求饶时,林炎越的声音再次传来,“魏枝,你刚才看到我与那个女人在一起,为什么会哭?”

他盯着我继续问道:“你我不过刚刚相识,我也对你不过如此,你为什么看到我与别的女人在一起要流泪?还用那样的眼神看我,要说出那样的话?”

他伸出手锢着我的下巴,逼得我抬头看向他,再次问道:“魏枝,你为何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