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2章 她诱‘惑我

第二十二章 她诱‘惑我

我呆呆地对上他冷冷的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打了一个寒颤后,喃喃说道:“因为你对我好。”

林炎越挑高了眉头,“我对你好?”他似是想笑。

我用力地点头,抽了抽鼻子,小小声续道:“我,我在妖境就只认得你,而且你还说了,我是你的女人,还还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你就心生欢喜,看到你与别人在一起,心就堵得慌……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只记得你了。”你都是我唯一记得,唯一在乎的人了,我便是用手段,也要让你也多在意我一些,不过这句话我没有说出来。

林炎越沉默了。

他直直地盯了我一会,衣袖一甩大步走了出去。

我知道林炎越不高兴了。

我想了又想,虽是觉得自己不应该跟去,可双脚却有了自己意识一样,还是悄悄跟了上去。

林炎越走得很快,他在转过几条黄金走廓后,来到了一个空旷的天台上。

站在天台上,也不知他怎么划拉了一下,过了一会,一个声音突然从他前方传来,“咦?怎么是你?哦哦哦,你现在是叫林炎越?好吧好吧,凡人林炎越,你别用那种冷冰冰的眼光看着我,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天台上的风有点大,吹起林炎越的衣袂,让他看起来如剑如玉。

他盯着那个声音传来的方向,虽然那是什么也没有的虚空,语气冰冷又僵硬地说道:“我那个女人……她诱‘惑我!”

林炎越的语气十分奇怪,似是咬牙切齿,又似是迷惑不舒服,他继续说道:“我明明与她结识不久,对她也不怎么好,她却蠢相百出,对我使尽各种诱’惑之术。”

林炎越说到这里,冷着脸问道:“你对女人经验丰富,说一说吧

。”顿了顿,他又疑惑地说道:“是不是这凡间还有一种隐藏的魅‘惑妖术,是我所不能探查无从发现的?”

“不可能!”

对面的人斩钉截打地说道:“以你的博学,凡人界不可能还有能躲过你探查的法术。”

顿了顿,那人耐心地问道:“你且说说,她是怎么诱,惑你的?”

林炎越蹙着眉,淡淡说道:“刚才我住的地方举行了宴会,来了一大堆的凡人贵族,我正周旋着,一个据说是与我现在所在的这个林世家有婚约,可以由她自主在世家中挑选联姻者的叫什么来着的女子向我投怀送抱,就在我抱住那女子的时候……”

他刚刚说到这里,那人打断了他,“等等等等,你说有一个女人向你投怀送抱,而你还真抱了她?不对呀,这不是你的性格啊?啊啊,你别这样瞪我了,我明白了,你是想你已经到了凡人界体验这些,所以不妨体验多一些,不说别的,便是有个比较也能心里有数对吧?”

那人的声音又多又快,再加上口音有点怪,我竖起耳朵也是听了个迷糊。

这时,那人似是谄媚一笑,忙不迭地说道:“行行,你继续说继续说。”

林炎越这时蹙起了眉,他沉吟着说道:“就在这时,那女人披着一头湿淋淋的长发,穿着一件白裳飘了下来……”

对面的人却再次打断了他,“等等等等,你确定她是湿着长发穿的白裳?”

林炎越鄙夷地看着前方,淡淡说道:“这点记忆我还是有的。”

那人嘎了一声,道:“不,不是记忆的问题,关健是你什么时候竟然注意到女人的穿着打扮了?而且你还用了一个‘飘’字,莫非你当时觉得那女人的姿态非常美丽?”

林炎越一张脸冷了起来,他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要不要继续听下去?”

那人连忙说道:“好好好,你继续说继续说。”

林炎越这时明显有点不耐烦了,他说道:“那女人一冲下来,就看着我,还一副想要流泪的样子,她还不经过我允许就上来牵我的手,还胆敢向我抱怨,说什么我上次抓疼了她,还问我是不是不喜欢她了!”

林炎越脸色相当难看,他淡淡说道:“当时我看了她那蠢样子,心里不舒服,就都顺着她了。”

说到这里,林炎越闭上了嘴。

直过了好一会,对面的人才问道:“完了?”

林炎越,“完了。”

对面的人却是不敢相信,他又问道:“就这样?”

林炎越不耐烦地说道:“你啰不啰嗦?”

对面的人却是长叹一声,说道:“这可怪不得我啰嗦,实在是你刚才明明说过,你那女人诱‘惑你

。可这一点从你刚才的描述中听不出啊。”

对面的人沉吟了一会,想是在仔细寻思林炎越说过的话,过了一会,他叫道:“莫非你的意思是,她对你流泪,对你说出那样的话,就是在诱‘惑你?”

林炎越没有回答,他只是面无表情,一副你是在说废话的表情盯着虚空中。

虚空中那人又沉默了良久良久,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声音传来,“林炎越。”

林炎越回道:“有什么话说直说吧。”

那人叹息一声,道:“也没什么话,我的意思是,世间的因果也好,宿缘也好,命运也好,都是早就注定的,你我都是修仙之人,自当明白在天道面前,很多时候还是要顺势而为才好。既然你已到了那里,不如就什么也不要想,顺其自然吧……你是知道的,你那一关要渡过去,首先就得真正的沉入。”

林炎越听完这一番话,沉默起来了。

我悄悄看到这里,有点担心他回头给撞上,便连忙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在巨大的床铺上打了一个滚还是觉得无聊,于是我又准备入定,可我刚从入定中醒转,下意识中觉得这样继续入定没有好处,便又睁开了眼。

我跑到窗口,掂着脚朝外面瞅了一阵,还是觉得无聊后,决定再到楼下看看。

当我小心翼翼,见人就陪笑脸地走下一楼时,一楼大堂空荡荡的,直到我要出门了,才有一个扬世家的青年走了过来。

那青年朝我行了一礼,客气地问道:“小姐要去哪里?”

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我眼珠子转了又转后,小声问道:“你看到你们侯爵没有?”

那青年回道:“侯爵大人刚才出门了。”

啊?他出门了?我扁了扁嘴,有点不高兴地说道:“那他怎么不带我一起?”

见那青年拿眼瞅着我,我有点郁闷地瞪了他一眼,嚷道:“那我也想出门!”

让我诧异的是,那青年竟然没有阻拦,他微笑道:“小姐要出门?我马上派几个人保护小姐。”

说罢,他转过身大声命令起来。在他的命令声中,迅速走来几个高大的护卫。

他们在我身后站定时,青年严肃地说道:“刚才的事你们也看到了……主人对小姐是个什么样的态度,你们应该心里有数。”

几人低头,应道:“我们知道

。”

青年又道:“现在小姐要出门,因侯爵对小姐的行动没有过限制的命令,所以我也没有办法阻拦。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护好小姐,不让她受到伤害。”

几人又应,“是。”

青年点头,道:“行了,让小姐上马车,你们出发吧。”

“是。”

我好象不是第一次来到天妖城。不管是来来往往的人流,还是一个个骑着蛮兽,大摇大摆从街道中穿行而过的骑士,还是那衣着华丽却明显带有动物特征的男女,都让我感到眼熟。

坐在马车里,我一边悄悄掀开车帘打量外面,一边暗暗寻思着。

走了一会,我召来一个扬世家的青年,问道:“你知道尚米阿姨和郭里叔叔他们家怎么走吗?”

那青年一楞。

对上他的目光,我惭愧的一笑,颇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在那里才呆了几个时辰,只记得他们的镇子叫离云镇,麻烦你替我查查好不好?”

做贵族打扮的青年,骑着狮子的青年听到我的解释,连忙笑道:“小姐不用向我等解释的……他们叫尚米和郭里?我马上派人去查。”

我点了点头,轻声道:“多谢你了。”

“不用不用。”青年连忙回了一声,他看着我,忍不住问道:“小姐,你其实不是傀儡雌性,为什么不直接言明呢?要是在上午那场宴会上你直接说了,会少很多麻烦的。”

我不是真雌性?

这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吓了一跳,睁大眼楞楞地看了青年一会后,我奇道:“这个是林侯爵说的?他说我是真雌性?”

青年回道:“不,这件事是在半个时辰前,由扬秀向外公布的。”他不解地问道:“难道这不是侯爵大人授意的?”

当然不是!

我呆了呆,过了一会,我连忙说道:“不走了,我们回府。”

青年一怔间,我认真地说道:“我们马上回去。”

青年连忙应道:“好。”

就在我们的马车急急转头时,前方一阵喧哗声传来,我抬头一看,顿时暗暗叫苦。

却是上午那个什么史世家的叫蓝苏的大美人发现了我,正招呼着一群人朝我的方向堵来。

我连忙说道:“是蓝苏,你快想办法通知侯爵,说蓝苏盯上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