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3章 黑发贵族的谎言

第二十三章 黑发贵族的谎言

那青年犹豫了一下,低声应道:“是。”他转过身吩咐几句,不一会,一个护卫便冲入人群跑了开去。

就这么一会功夫,蓝苏等人已堵在了我的前方。

这一群人约有二十来个,其中雌性就占了五六个,剩下的朝是一些贵族打扮的高大青年,应该是护花使者。蓝苏显然在天妖城很有名声,随着她这么一堵,我发现四面八方都有人向这里靠来。

蓝苏让**的大猫停止前进后,她昂起头,倨傲的朝着青年喝道:“扬中,你马旁边那马车里坐的是什么人?”她尖声问道:“是不是那个冒充真雌性的傀儡女人?”

冒充真雌性的傀儡女人?几乎是蓝苏这句话一出,我的四周便是一片沸腾。

青年扬中显然有点畏惧蓝苏,他嘴嚅了嚅,半晌说不出话来。

蓝苏这时也不耐烦了,她越过扬中,转头盯向我的马车,高声喝道:“喂,里面的!你是自己出来,还是我让人把你请出来?”

我当然只能自己出来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知怎的,随着这次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我的头脑也越来越清醒,如蓝苏这咄咄逼人的样子虽然可怖,可我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好象挺有应对经验的,竟是一点也不畏。

于是在她喝叫第二次时,我掀开了车帘。

几乎是车帘一掀,我便听到四周传来一阵小小的抽气声,我听得有点诧异,还转头朝众人瞟了一眼,对上他们一个个瞪大的,热情地直盯向我的目光,我实有点不惯,便连忙回头对上蓝苏。

蓝苏正在把我上下打量着,她越是打量,脸色便越是难看。

直打量了我好一会,蓝苏手中的藤条朝我一指,命令道:“滚下来!”

我睁大眼看着她,问道:“为什么?”

几乎是我声音一出,蓝苏的脸便厌恶地皱成一团,她呸了一声,骂道:“贱胚子,也不知偷录了谁的声音!一个傀儡还这么骚!”她似是更厌恶了,双眼淬毒地盯着我,高喝道:“我叫你滚下来,你听到没有?”

蓝苏现在的样子有点骇人。

我看着她,想了想后认真说道:“史姐姐,你这么好看,喜欢你的人一定有很多。我家主人其实一点也不好,你这么盯着他,还迁怒我,会让你的名声不好听的。”顿了顿,我从马车中拿出一面铜镜,好心好意地提示道:“你照照镜子,现在你的脸色都发青,五官也有点歪,这样影响不好。”

岂料,我好心好意的话一落地,蓝苏便气得直喘息,她握着藤条的手泛起了青白,目眦欲裂。

幸好,她虽是恼到了极点,可还是被我的话影响到了,不停的深呼吸,就是没有冲上来给我一鞭。

见到她悄悄看向四周的围观者,神态中有了些顾及,我松了半口气。

这时,蓝苏旁边的另一个长相清秀的雌性走了出来,她冲着我问道:“你叫魏枝?”

我老实点头,回道:“是。”

那雌性声音提高,喝道:“魏枝,听说你不是傀儡人,而是真正的雌性?”

她这句话说出时,街道中陡然沸腾起来,我没有回头也能感觉到,那一双双紧盯而来的目光。

同时,四面八方都有亢奋的议论声传来,“什么?这个可以媲美傀儡人的美人儿是个真雌性?”“她是真雌性?怪不得言行举止那般生动悦目。”“听说真雌性的身上自带一种让雄性心动的气息,而傀儡人造得最美也无法相比,从这点说,这个魏枝是像真雌性。”“什么时候,咱们天妖城又多了这么一个美丽的真雌性?”

这些议论声越来越大,越来越亢奋,连带的,那些盯着我的目光,也让我不自在起来。

我垂下眸,忍着缩回马车的冲动时,那个雌性再次高声叫道:“问你话呢,你到底是傀儡还是真雌性?”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就在我低着头寻思着对策时,突然的,一个有点温柔的雌性声音传来,“她当然是真雌性!”在四下一静,我与众人齐齐顺声看去时,那个雌性的声音继续传来,“这个魏枝美人不但是真雌性,她还是遗传了凤凰近亲孔雀一族的血脉……各位,她可是咱们妖境中罕见的,能生育出最强大最优良后代的孔雀一脉的唯一雌性!”

这话很恶毒!

我虽然对妖境了解不多,却也从旁人的闲话中早早明白,现在的妖境,其实处于一个相当危险的地步。

妖境中,担当着生儿育女功能的真雌性在减少,而且是近几百年来越发见少,伴随着雌性渐趋灭绝的同时,近五六百年来,妖境出生的后代是体质越来越弱,天赋灵根也越来越差……

他们在退化,在向原始的野兽退化!

在这种情况下,眼前这雌性一开口便说我是凤凰近亲的孔雀一脉,还说我能生育出最强大的后代……这样的话,光是听听便能引得四周的雄性燥动,而且这个传言流传出去后,它的后果会不堪设想!

我迅速地回过头,看向那个白白嫩嫩,五官虽然说不出多精致,却格外清秀温柔的雌性。

……这是一张陌生的脸,却不知我是从哪里得罪了她,让她说这种话来陷害我?

就在我盯着那雌性若有所思时,四周的众人,果然因为那雌性所说的话而燥动起来。

也不知是谁带头,人群竟是如潮水一样朝着我的马车涌了来。

扬中显然没有处理过这种场面,一时之间吓得脸色苍白,他急急地四下张望着,一副想要向谁求助的样子,可四周太吵激动的人太多,他哪里找得到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惊愕不信中带着妒恨的蓝苏和她的同伴们,我想,那个主意不是她们出的。

现在当务之急,是让众人平静下来。

我想了想,纵身跳下了马车。

果然,随着我这一跳,所以集中在我身上的目光,以及涌来的人群都有短暂的一止。

我爬上马车的驭座上站好,第一次站得这么高,承受着这么多人的目光,我忍着怯意,目光扫过众人,微微笑道:“诸位,你们可不要被人轻易愚弄了!”

我挑了挑眉,扬唇浅笑,“我是不是孔雀一族,这点根本无需猜测,看一看身上的血脉印记便能一清二楚。”

说到这里,我转头看向蓝苏等人,微微一礼后,语气挺客气地说道:“诸位姐姐,要是大伙不信,非要说我是孔雀血脉,你们能不能与我一道去看看我的血脉印记,给我做个证明?”

不得不说,我的这番话还是挺有力道的,一时之间,四周鼓躁的众人安静下来,他们一个个你看我我看你,低语声中,有人开始说道:“都说出这样的话了,看来不是什么孔雀血脉。”“那是丘家的小雌性?真是张嘴就胡说。”“看来真不是了。”

见我不是孔雀血脉,四周的人显得有点失望,连带的,看向那个白白嫩嫩,开口陷害我的丘家小雌性时,表情也就不好了。

而那丘家的小雌性,显然也是第一次应对这场面,她呆了呆,嘴嚅动了半晌,竟是头一转看向百步处的一家酒楼。

我连忙顺着她的目光朝着那酒楼看去。

这一看,我对上了一个有丁点熟悉的面孔……这是一个黑发贵族,他长相俊朗硬挺,身材挺拔,一身大贵族衣服,气势十分出众。

那黑发贵族正端着酒在慢慢品着,见我看去,他那双凌厉的目光从酒杯上透了过来,直直与我对视片刻后,他慢慢举起酒杯,朝着我露齿一笑。

然后,他站了起来。

随着这黑发贵族向我走来,四周围观的众人,自然而然地让开一条道来。

当他来到蓝苏身边时,以蓝苏的不可一世,竟也羞红着脸向他低头行了一礼,然后退到了一侧。

黑发贵族走到了我的马车前。

他看着我,举了举手中的酒杯,温柔地说道:“魏枝,几个月不见,你变得更美了。”他把手中的酒杯递给随从后,一手锢住我的右手,然后他重重一扯,在扯得我身不由已地跌下马车后,他右手顺势搂住我的腰,左手则摸上我的眼角,唇凑近我的脸,呼吸之气扑在我的口鼻间,低低笑道:“真好,这血脉印记的渲染纹路都出来了。”

这人从出现到对我动手动脚,都气势迫人,我猝不及防之下,竟被他震得动弹不得。

好一会,我清醒过来,努力地瞪了他一眼,我不高兴地问道:“你是谁呀?我可不认识你!”

我这话一出,黑发贵族明显一怔,他盯着我,微眯着眼睛说道:“你不认识我?”

“对!”

我本来就不认识他,这话自是回答得格外理直气壮!

黑发贵族凝视着我,片刻后,他微笑道:“那好,我现在自我介绍一遍。魏枝,这一次你可要记牢了哦。”

他放开我,朝后退出一步后,风度翩翩地朝我一躬身,右手放在胸前,双眼凌厉地直视着我说道:“我名欧亚,现忝为妖境上将军一职,年方二十有七,不曾婚育,魏枝小姐,你记住了吗?”

他说这些话,做出风度翩翩的动作时,那双眼却鹰一般地盯着我,这种眼里明明带着笑,可就是给人一种掠夺的气息,着实让人不安,我情不自禁的有点害怕。

我白着脸小小地退后一步,对上他紧盯的目光,我不敢移眼,只是心里焦急地叫道:主人,你怎么还没有过来啊?

就在我心里着急地叫着林炎越的名字时,欧亚已转过头看向扬中。

欧亚显然在妖境中地位很高,随着他看去,一侧的扬中已莫名的激动起来,他迅速地挺直身子行了一个军礼,恭敬地说道:“扬中见过上将军阁下!”

“不必客气。”欧亚朝着扬中浅笑道:“听说这位魏枝小姐是你们侯爵在无妄之森捡来的?真不好意思,数月前我去无妄之森打猎时,一不小心与我的未婚妻失散了……还请扬中你转告林侯爵,便说我欧亚很感谢他在这几个月中对我女人的保护和关爱,现在既然恰好遇上,那我就先带回去了,对于林侯爵,我自会登门拜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