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5章 赐婚

第二十五章 赐婚

我仰望着那雕像,低声回道:“我看到了天君的寂寞……”

不等我的话说完,欧亚已是笑出声来,他揉着我的头发,乐道:“世间生灵都能在这座雕像中看到自己想看的,唯有阿枝与众不同,在替无所不能的天君操心!”

在欧亚与我说笑之际,宫门已然洞开,众人开始严肃表情,端正姿态,跳下坐骑,朝着前方的皇宫走去。

一进入宫门内,我才发现皇宫并不都是金碧辉煌,应该说,这般近看时,皇宫的建筑黄蓝相间,根本看不到外面那种刺目的金光了。

见我纳闷,欧亚在我耳边低声解释道:“外面看到的皇宫,并不是皇宫的真面目,它只是一种震慑住庶民们的手段。”

在欧亚凑近我的耳朵低语之际,长相俊秀的离克靠了过来,他掏出令牌交给护卫后,转向欧亚说道:“欧亚,现在你反悔还来得及。”

他瞟了我一眼又道:“你实在犯不着因为一个雌性……”皇子离克的话还没有说完,欧亚便打断了他,“我没有轻忽,也不是一时被美色冲昏了头脑。”欧亚深深地凝视着我,徐徐说道:“我也永远不会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

见他到了这个时候还这样说,离克叹了一口气。

众人跟在皇宫护卫的身后,转过一条又一条金碧辉煌的走廓,穿过一座又一座城堡样建筑,不一会,离克说了一声,“到了。”

话音一落,他抢先一步冲入一个大殿,接着,离克响亮的,回音阵阵的声音从大殿中传来,“父皇,上将军欧亚求见。”

大殿中,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欧亚?他不是在西南边道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恩,让他进来。”而在皇帝的声音落下时,大殿中隐隐还有别的声音传来,很显然,里面坐着的,并不止有皇帝一人。

欧亚提步,朝着殿中走去。

他刚走了一步,便回过头来,看着紧紧抱着柱子,死也不肯提步的我。

他朝四周瞟了一眼后,退到我身侧,微微低头,欧亚凑到我的耳边说道:“魏枝,我并不介意娶一个哑巴妻子的。”他的手,缓缓扣上我的肩,一边在其上摩挲,他一边低语道:“人体的这个部位有一个神秘的窍门,我只要在上面轻轻一按,我美丽可爱的魏枝,以后就再也说不出不愿嫁我的话来了。”

他说这些话时非常冰冷,明明这一路上都温柔备至,可这话一出口,我却丝毫不敢怀疑他的狠辣。

我僵了僵,慢慢松开了抱着柱子的手。

欧亚把我的手握住,他低头说道:“真是个乖孩子。”他在我耳边亲了亲,又道:“可是这样还不够,魏枝,我对这一刻实是盼了太久了!”几乎是他话音一落,他的手便从我的唇上划过,就是那一划,我清楚地感觉到下颌一松嘴巴一张,然后我咽下了一粒丹药。

欧亚听到我的吞咽声后,这才转过身,牵着我朝大殿中走去。

大殿的正中,摆着长长的餐桌,主位上坐着一个面目俊朗威严的中年男子,而在两侧,各坐着二三个年迈的臣子。他们显得非常闲适,正一边闲聊一边喝着美酒。

离克早已站在了那中年男子身后,见我们进来,他凑近皇帝低语了两句,然后风度翩翩地退到一侧。

欧亚大步走到那中年男子身前,他单膝跪地,右手在胸前一按后,欧亚说道:“陛下,臣有心上人了,臣非常喜爱她,想娶她为正妻,因她地位不显,还请陛下赐婚。”

说到这里,欧亚命令道:“魏枝,跪在我身边向陛下行礼。”

我想说不行,我更觉得自己这样站着挺好,可不知为什么,欧亚的命令声一出口,我的脚便有了自己意识一样,老老实实走到他身侧,伴着他跪下。

陛下看着我们,笑了起来,“好些年了,我一直以为欧亚冷情冷性,绝不会为女色所动,没有想到今日竟亲耳听到你说出这种多情的话。”他转头看向我,又道:“这个小雌性确实生得美,恩,看起来满温驯的,欧亚好眼光。”顿了顿,陛下慈祥地说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我张了张嘴,轻声说道:“禀陛下,我叫魏枝。”说出这句话后,我觉得我应该表明立场,便又张了张嘴,想说:陛下,我与欧亚不是这样的,我与他没有感情。可没有想到,我的嘴一张开,说出的话却是,“我很喜欢欧亚,还请陛下赐准我们结为夫妇。”

几乎是这句话一说完,我便僵在了那里。

我说什么了?

我竟然说我很喜欢欧亚,我还主动求陛下赐下婚约?

不,不是这样的,一定是哪里出了错!

一时之间,我脸色苍白,欲哭无泪,可就在我泪眼汪汪看向陛下时,陛下却感慨地向着几个老臣说道:“这个孩子也太脆弱太柔软了吧?我还没有拒绝呢,她就紧张得要哭了。”

众臣哈哈直笑。

我对上笑着的众人,看着一张张打趣的面孔,张了张嘴,几次话到了嘴边又只得咽下,几次泪水涌出眼眶,也只得忍回去。

慢慢的,我低下头,有气无力地趴在地板上,我知道,这个世间多的是奇门异术,我这个刚从闺阁里出来,修习仙术不过几个月的小女子,没有人相助只怕是无力招架。

呜……林炎越你在哪里?你还不快点过来,我就要嫁给别人了。

到得这时,殿中气氛大好,皇帝更是哈哈笑得不停,我也注意到,站在皇帝后面的离克王子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过了一会,皇帝说道:“欧亚!”

欧亚应声站起。

这人不愧是一国上将,这一站一应,便有一种凛然之威,我悄悄看了他一眼,突然想道:这样一个男人,就算他嘴里说着最喜欢我的话,只怕也会管辖严厉……呜……我不要嫁他……

这时的皇帝已板起了脸,他看着欧亚,严肃地说道:“欧亚,你想求得我的赐婚旨意,可我听离克说,这件婚事,你家里人并不知晓?”

欧亚伸手入怀,他掏出一样纸包着的物事后,双手捧着它,恭而敬之地送到皇帝前面,然后退了开来。

皇帝伸手拿过那纸包,打开看了一眼。

便是这一眼,皇帝脸色微变,他腾地站了起来。刚刚站起,皇帝对上众人的目光,察觉到自己失态了,便又坐了回去。

只是这时的皇帝,已是红光满面。他这种溢于言表的振奋,令得几个臣子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看了一会后,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都看向那个被皇帝收入口袋的纸包。

皇帝满脸笑容地对欧亚说道:“我们的上将军真是有心了。”说到这里,他又道:“你给朕寻来这么珍贵的礼物,可还有什么要求?”

欧亚恭敬地回道:“臣与魏枝相知相恋,只望陛下能够赐婚。”顿了顿,他强调道:“除此之外,臣再无所求。”

皇帝有点诧异,他再次问道:“你就这么一个要求?”

欧亚果断地回道:“是,臣别无所求!”

皇帝叹息一声,笑道:“原来我们上将军还真是一个难得的痴情种!”皇帝朝我看了一眼,“魏枝吧?你这孩子是个有福气的,能得到我们上将军这般倾力相待,你这辈子也算是值得了。”皇帝说到这里,哈哈笑道:“行!这一次朕就替你做主,让你们这一对小**结为夫妇。来人,拿纸笔来——”

随着一声响亮的应答和一阵脚步声远去,我软在地上的身子一歪。

就在这时,我的腰间一暖,却是欧亚不知何时走到我身侧,把我搂在了怀中。

他身量高大健壮,我饶是不矮,也没有到他下巴,他这般搂着我,我几乎是整个人挂在了他身上。

把我搂住还不算,欧亚还顺手脱下外袍披在我身上。他抱着我就在殿中坐下,一边低头梳理我的头发,一边凑近我,唇贴着我的耳后肌肤,轻轻摩挲低声说道:“魏枝,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也许是欧亚献给皇帝的那样东西实在贵重,贵重得皇帝对他的容忍度大大提升,贵重得欧亚可以在这大殿中,肆无忌惮地与我耳鬓厮磨,“魏枝,你相信么?自从几个月前与你见过一面后,我每夜每夜都会梦到把你压在身下,我曾经想过,如果再找不到你,我只怕会癫狂了去……幸好,上天对我不薄,我的准备也没有白费。”

就在欧亚吐出的气息,绵绵地吹入我的耳洞,令得我又是难受又无处躲藏时,皇帝促狭的笑声响亮地传来,“行了,圣旨拟好了。”

皇帝的声音一落,我便是一僵,欧亚也迅速地抬起了头。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更是让我浑浑噩噩,因为直到陛下宣读完这份赐婚的圣旨,我的主人还没有出现。

也不知过了多久,皇帝的笑声再次从空茫的远方传来,“婚也赐了,女人也到手了,欧亚你现在也满意了吧?行了行了,你快拿着这圣旨带着你女人滚出皇宫,再这么腻歪下去,朕都要砍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