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长生

第26章 林炎越来了

第二十六章 林炎越来了

就在这时,殿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转眼间,几个身着盔甲的护卫冲了进来,他们看到皇帝,急急一跪,“陛下,林炎越说要求见于您!”

这几人说话的声音实在响亮,在大殿中不停的回响,皇帝眉头微蹙,他看了欧亚一眼,挥了挥手,不耐烦地说道:“告诉他,朕今日累了,明天再接见!”

听到皇帝的回答,欧亚的脸上浮起了一抹笑容。

几个老臣并不知道离克在刚才把事情跟皇帝说过了,相互看了一眼后,一个老臣好奇地问道:“是那个新来天妖城的林世家的嫡子林炎越吗?听说那个孩子长得不错,几乎让天妖城的雌性都着了迷了”“应该就是那个林炎越。”

几个老臣的议论声中,单膝跪在地上的护卫却没有立刻退出,他们膝行一步,苦着脸说道:“禀陛下,因离克王子早有交待,林侯爵求见时,我们也是如此说来。只是,我们拦他不住!”

“拦他不住?这是什么意思?”皇帝不高兴了。

就在皇帝开口质问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喧哗声,而且那喧哗声是越来越响,越来越近。

这时,又有几个护卫冲了过来,他们满头大汗,一脸羞愧地朝着皇帝说道:“陛下,林炎越执意要入宫求见,我们拦之不住。”

皇帝怒了,他浓眉一挑,喝道:“好一个林炎越!朕还在这里,他就敢强行闯宫?朕倒要看看这个林世家的嫡子,是谁给的这包天的胆子!”喝叫到这里,皇帝衣袖一振,大步朝外走去。

看到皇帝走出大殿,众人一楞,连忙也跟了上去,欧亚微眯着眼,带着我也来到了殿门处。

而一出殿门,不止是欧亚,便是皇帝和几个老臣,都是一怔。

我见他们呆住,连忙伸起脖子,迫不及待地朝下看去。

下面,是上千层石梯,以及石梯尽头的广场,而让我们看呆了的是,那广场的尽头,竟是密密麻麻的,全副盔甲的护卫。

阳光照耀下,这些身着黑色盔甲的护卫一排排一列列,组成了一片黑色的海洋。

而那喧哗声,便是从那黑色的海洋中传来的。

见到这情景,皇帝沉了脸,他怒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满头大汗的护卫连忙来到皇帝身后,低声禀道:“陛下,林炎越执意求见,我等拦之不及……那些人,是第九军全军。”

“第九军全军?区区一个林炎越,你们竟然用五千人来拦?”

那护卫听到皇帝的训斥,更是汗流浃背,他还不知怎么解释时,只见那把广场堵了个结实的五千护卫,呼啦一声呈扇形散开。

不过这五千护卫,真不愧是守卫皇城的精锐,他们这一散,依旧队列整齐,在奔跑声中,他们变成两列,并随着整齐有力的脚步声,一直延伸到右阶上。

随着护卫们的移动,我们也看到了,在那广场的尽头,黑色海洋的浪潮中,正缓步走来一个身着白衣的人影。

让人惊愕的是,这般只着白色布裳,身无盔甲手无利器的林炎越,他每一步跨出,那些挡着他的皇宫精锐们,却只会握着枪连连后退!

他所到之处,是一片向后退去的黑色海洋!

只看了一眼,我身周的这些大人物便都不说话了,皇帝更是脸色非常难看,他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林炎越好大的胆子,连皇宫重地他也敢强闯?怎地无人把他拿下?”他的声音压得非常沉,不用看,我也知道此刻的皇帝震怒非常。

那个汗流浃背的护卫脸色更白了,他低声说道:“陛下,林炎越此番闯入皇宫,用的是“武辩之术。”

我还在好奇这“武辩之术”是什么意思时,众臣已嗡嗡嗡议论起来。其中一个老臣更是不敢置信地说道:“你说什么?他用的是“武辩之术?”

那护卫拭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回道:“是,林炎越用的是“武辩之术”,而现在广场上拦他的人,实际上是第三波人了。林炎越自出现在宫门处,第八军便开始阻拦,可,可林炎越他深不可测。他严格按照“武辩之术”的规则,没有用法术,没有用灵宝,没有穿防护衣,也没有凭神驹之力,甚至一招一式没有内力波动,他手里拿的也只是一根树枝,就这么一路走来,数千人中,无一人是他一合之敌……”

说着说着,那护卫的声音越来越低。

而就在这时,前方又是一阵喧哗声传来,众人连忙抬头看去时,却见那林炎越已缓步踏上了台阶。

看到林炎越白衣当风,这般一步步越来越近,皇帝沉声喝道:“拦住他!”

这一次,皇帝的命令下达后,台阶上的数百个精锐中的精锐动了,只见其中五个护卫同时发出一声暴喝,手中长枪一晃,四面八方的朝着林炎越刺去!

几乎是他们手中的长枪刚刚举起,林炎越右手便是一抬,他手中的树枝也轻飘飘地刺了出去。我还没有看清他的动作,便听到“哗啦啦”一阵兵刃落地声传来,转眼间,五柄长枪已然落地,五个出枪的护卫已被逼得退后了三步!

能够守在台阶上的护卫,都是真正的高手,他们的水平怎么样,众人自是一清二楚,他们长枪刺出时,枪尖上激发的刺目灵光,众人更是看得个明明白白。

可就是这样的高手,这样的灵光,竟被林炎越那平平凡凡的一拂,便轻飘飘地击退了!

一时之间,便是从不服人的离克王子等人,脸色也是一白。

那五人退下后,台阶上的护卫们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个个举着长枪,也如广场上的那些人一样,随着林炎越走来,情不自禁地向后退去。

不一会,林炎越来到了台阶下。

他缓缓抬头,双眼漫不经心地朝我扫过后,林炎越转头看向皇帝。

这时刻,一阵风刮来,它吹起林炎越身上的白衣,吹起他散在肩膀上的黑发,拂过他那刀斧刻出的俊美绝伦又淡漠至极的眉眼,不知怎的,所有人都有点恍惚:此情此景,依稀在哪里见过……

在一阵异样的静默中,林炎越临风而立,他开口道:“陛下,魏枝是我的女人。”

因林炎越出现的这一幕实在让人震动,皇帝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众臣也没有发应过来,所以无人回复。

林炎越的目光转向搂着我的欧亚,道:“欧亚,你是妖境少将,是一国柱石,我不想对你出手!你放开魏枝,让她随我回去。”

这时,欧亚清醒了过来,他僵着一张脸冷冷地说道:“陛下已为我和魏枝赐婚了,她已是我的妻子了。”

几乎是欧亚这话一出,林炎越双眼便是微微一眯。

他目光如电地盯着欧亚,盯了一眼后,林炎越提起树枝,向前走了一步。

而随着他这一步,挡在众人之前的几个护卫,情不自禁地向后一退。随着他们这一退,包括皇帝在内的众人,也身不由已地向大殿内退去……

做为帝国少将,欧亚在一退之后,脸色顿时黑沉黑沉,他一连走出两步,朝着林炎越冷笑着说道:“林侯爵,陛下已经颁布的事,你执意要推翻吗?”

林炎越没有回答,他看了一眼清醒过来,脸色也不好看的皇帝,抬了抬眼皮,便这么走到一侧,背靠着石柱一言不发了。

就在欧亚疑惑地看着林炎越的举动时,突然的,广场上再次鼓躁声声。

众人连忙转头,对上了十几个大呼小叫着跑来的权贵。

这些权贵有老有少,他们来得极快,不一会功夫,这些男男女女便冲上了台阶。来到皇帝面前,一个老头率先行了一礼后,大声说道:“陛下,欧亚不能娶那个女人!他们的婚约绝对不能成立!”

老头身后,一个中年贵妇也急急说道:“陛下有所不知,欧亚的婚事,世家里早就替他定下了,我们两家连婚书都发出了,只等这次欧亚回了家便举行婚礼的。”

说到这里,中年贵妇朝身后叫道:“紫月,你出来一下。”

随着贵妇的声音落下,一个长相清艳的雌性,低着头走了出来。

看来这些是欧亚的家人了。

就在众人同时转头看向欧亚,以及看向被欧亚紧紧搂住的我时,那中年贵妇再次说道:“陛下,欧亚行事实在太冲动了,他一定没有告诉你,紫家的嫡女已经怀了他的孩子!陛下,紫家也是天妖城十大世家之一,他们家的嫡女,绝对配得上我家欧亚,不说我们两家已交换了婚书,便是紫月怀有我沃家血脉一事,欧亚与林侯爵家雌性的婚约,也断断不能成!”

直到这里,欧亚才插得进嘴,他凌厉地盯向林炎越,叫道:“他们是你通知的?”转眼他又向那个中年贵妇怒道:“母亲,你在胡说什么?谁不知道贵族的生育最是艰难,平素里一个雌性要怀上孩子,少说也要十几二十年的努力,紫月她怎么可能这个时候就刚好有孕了?”